离开你,心就空了一半(六千字)

    《怕不能遇见你》——秋殇

    从沁坊闸过留香亭,就听到流水从假山石上泉眼飞泻而下的轰鸣声,眼前溅起珠玉无数,而整块巨大湖石垒砌的假山宛若是名山缩影,向前行几步,有座石砌的三孔拱桥,而旁边又别出心裁的砌了个小小船坞,而那船坞中就停放了两只小船,竟是江南特有的乌篷船,乍一看到此情此景,竟像是从这风都觉得硬朗的北国到了江南岸一般。

    静园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所以这其中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景都带着一点尘封在沉香屑中一般的古旧和悠远,虽则那百年古园早已化作废墟和乌有,但这重建起来的园子,虽达不到百分百的乱真,却也堪堪有了以往七分的韵味。

    更遑论,这建园子的人花费了百般的心思,只恨不得将每一处都建的美轮美奂,只是好园虽美,却没了欣赏它的知己,不免显得有几分的寥落。

    行过船坞就是思醇堂,这是以往傅正则办公的地方,所以牌匾严谨,檐角雕飞禽走兽,直刺天空,粉墙黑瓦,颇是肃穆,一入思醇堂,迎面而来的就是偌大的葡萄藤架,架下摆了石桌石椅,还有一整套的功夫茶具,四四方方的小天井古朴而又不失优雅,精巧的细节都能瞧出来当年的主人品味如何,两扇院门半掩,伸手推开出去,就是一方小小花园。

    因是深秋,没了百花盛放的热闹却也有着应季的各色雏菊争相斗艳,一旁搭了花架,花架下是一张檀香木的摇椅,摇椅上放一本打开倒扣的书,有细细碎碎的阳光就从那花架之上穿过,摇摇曳曳的落在了书封上,斑驳光影颤颤幽幽,泛着古香的旧时光气息忽然间就扑面而来,让人一恍惚就似回到了从前一般。

    那走进来的人就颤巍巍的停了脚步,一手扶在院门上,一脚跨进花园,一脚还在门外,尖瘦的小脸在眼窝处透着暗青,额上也有些泛黄,但揪住大衣领口的一只手,却还是葱白一般泛着晶莹的光泽,只是指尖堪堪没有一点血色,衬在黑色羊绒大衣上,白的有些吓人。

    那人有一双好眼睛,端的黑白分明,虽则不是很大,但胜在顾盼之间颇有神辉,更难得是清透如水,不染一丝的杂质和尘埃,只是此刻,却流淌出浓稠的哀戚和挣扎,像是从沁坊闸的泉眼里汩汩流出,永不会消逝一般。

    静知是趁着苹苹去给她熬中药,孟绍轩疲累的刚刚入睡,孟绍霆有急事必须要出去一趟的片刻功夫,一个人悄悄的从小楼出来的,她躺了不过一周的时间,这静园似乎就变了个样子似的,披了厚厚的大衣出来,却还是觉得风吹来时,骨头缝都是凉的,捂住嘴又剧烈的咳了半天,才喘着气停了下来,肺部的疼痛越发的难忍起来,这一周各色的药都吃遍了,却还是不见好转,昨天开始开了中药方子吃中药,黑漆漆的一大碗是必须要被那两个人亲眼看着喝下去才肯罢休的。

    只是苦了她,每一次都像是死了一回一般,只觉得平生吃的药加起来也没有那一口难以下咽。

    不是药苦,实则是那坐在她床边,盯着她不放的两个男人,要她食不知味,难以下咽。

    她真的知道她不是个好女人,一个好女人不会让自己的生活乱成这样一团糟,但是她也自问自己做事无愧于心,但却不知为何,要她这半辈子吃了这么多的苦,到头来,得深情如许,却偏偏是同时两处,要她犹如站在独木桥上一般,向前是悬崖万丈,向后是万丈悬崖,她真是不知道怎么办。

    幸好这病来的巧,她也就拖着不愿意好,似乎只要一日不好,也就不用做出一个决定就可以让时间停留在这里一般。

    但其实是知道的,病总会好起来,抉择的那一天也终究会来,古往今来可只听说两女共侍一夫,却从不曾听说一女嫁两男的,她也不是那种前卫的小女孩子,觉得纠缠在两个男人之间乐趣无穷,真是证实了自己多么的有魅力,感情,复杂激烈的确实让人终生难忘,那种轰轰烈烈的美好年少时都曾经幻想过,但在渐渐长大之后才明白,美好的感情是最简单的,两个人举案齐眉,只不过是一个眼神一个笑意,就明白对方的心意,然后在相视一笑之后挽着手走到满头华发。

    但她的感情是一团乱麻,就像是这思醇堂的小花园里盛放的雏菊一般,看着是热闹的,好看的,但实则闹哄哄,让人心生烦乱。

    她又站了一会儿,走到躺椅那里坐下来,眼底却是有些呆滞的望着不远处,若是爸爸还活着多好,他一定会有他独到的观点,也会有他最公正而又客观的看法,她若是拿不定主意,只要听爸爸说上几句话,或是静静的伏在他的膝上片刻,就会觉得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

    那么,若是爸爸还活着,他会要她继续留在静园,还是要她和非同绍轩一起离开?

    当初和绍霆结婚的时候,爸爸和她促膝长谈过一番,那些话虽则过去那么久,但还是有只言片语时时萦绕在耳边,她还记得爸爸告诉她,孟绍霆这个人他是整整看了一年半才彻底的了解然后认可的,那时孟家和傅家联姻,初时是要静仪嫁过去,当初爸爸还心中无限唏嘘觉得失去了这样一个好女婿而遗憾,孰料造化弄人,孟绍堑逃婚,孟家要二少顶替,而爸爸也就顺势不顾静仪的哭闹,提出要她这个上不台面的私生女嫁了过去,她嫁过去时,满怀憧憬,却不从想过自己的婚姻会糟糕到这样的地步。

    爸爸为什么这么喜欢孟绍霆?又为什么千方百计要让自己嫁给他?她再也没有办法知道了,所有的秘密都随着爸爸的死亡而埋藏,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真相了。

    “静知,静知——”孟绍轩一下子推开虚掩的园门,一眼看到她端坐在那里,他才长舒了一口气,紧跟着秀挺的长眉却又一下子皱了起来,他几步走过去,弯腰就将她抱了起来,口中责怪,眼底却是疼惜:“你怎么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快把我吓死了你知不知道?我就刚刚闭会眼,你怎么就不见了,真是不省心!”

    他双臂紧紧的将她抱住,又腾出一只手将她敞开的领口掩好,口中又怪责了几句,见她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免叹了口气,就不再多说什么:“我们回去吧,医生说你见不得风,要不然这咳嗽还不会好,你昨晚刚好点,前半夜都没咳,可不能再犯了。”

    她默默点点头,出来的久了,身上被风吹的凉透了,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嗓子里发痒,忍了几忍,却还是咳了起来,她慌忙捂住嘴,绍轩的步子却已经停了下来,他看她一眼,抿了抿唇,终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加快了步子向前走。

    “绍轩……咳咳,我,我没事……咳咳……你不用担心我……咳咳……”静知一说话,却是喝了点风,咳嗽又厉害了几分,她咳的满脸通红,有些着急的看着孟绍轩越来越凝重的神色,孰料眼角余光微微一闪,却是忽然看到不远处穿堂那里站着一人。

    他目色幽深,似有千般的话想要说出来,却又生生忍住了一般,他手臂上凌乱的搭着风衣,内里的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料峭的秋风里,他的额上似乎隐隐的有着汗珠,他站在离他们数十步外的地方,只是紧抿了唇看着他们,确切的说,是看着绍轩怀中的她。

    他的目光那样的深,那样的浓烈,似乎是带着无边雾霭一般将她重重包裹起来,要她避无可避。

    咳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住的,她趴在孟绍轩的背上,捂着嘴看着孟绍霆,而他自始至终没有上前一步,就只是那样看着她,却要她的心撕扯着一般疼了起来,绍轩走的很快,一转弯,他的身影就渐渐看不到了……

    她许久之后才低下头,捂着嘴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牙齿紧紧的咬住,她看到自己手背上大片大片晕开的水渍,她有些慌的伸手摸了摸脸,一片的湿痕,她这才知道,她竟是哭了。

    回了卧室,绍轩将她安放在床上,又让苹苹端了药来,她一口气喝光,绍轩赶忙拿竹签扎了一颗蜜枣递给她,她接过来含住,却是屏息的听着楼下的动静,不一会儿,似乎听到了车子的引擎声,她心一紧,忍不住揪住了身下的床单,车子开动的声音渐渐远去,她整个人忽然像是被抽去了脊梁一般,倏然的软了下来,眼睛刺痛一片,她慌忙仰起脸来,绍轩站在一边看她许久,方才幽幽开口;“刚才找不到你,苹苹心急给二哥打了电话,许是知道你回来了,他就没上来,他今天有个重要会议……”

    “你别说了。”静知忽然打断他的话,房间里气氛怪异的很,她偏过脸去,深深吸了一口气:“绍轩,你不用说这些。”

    孟绍轩苦笑一声,弯腰将她被角按好,“好,你休息一会儿,我不打扰你了。”

    他转身出去了,门被轻轻的关上,静知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想到那天绍轩说的话,原来只是一些那么假那么经不起推敲的误会,但她却是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为什么会信?为什么也不恨他,也并不曾有太多的难过?

    是从来不曾相信自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还是因为没有期待所以没有失望?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她现在更担心的是,怎么答复绍轩。

    是,他不遗余力的几次提出要带她走,而非同更是一刻都离不得他,也许是父子天性使然,绍霆为他做了许多,非同也只是会一时的开心和他亲近,但绍轩只要一句话或是一个表情,非同都能乖的让人心都软了。

    她只要答应绍轩一起离开,她一直以来渴盼的幸福生活就触手可及了,但不知为什么,心却像是缺了一个角一样,总觉得说不出的不舒服。

    ******************************************************************

    非同正趴在桌子上描字,他胖乎乎的小手捏着一支铅笔,正皱了眉头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努力一笔一划的写字,爸爸给他布置了十个大字,他如果完成任务,爸爸就会给他奖励,非同写的可用心了,一点都不嫌累,也不闹着要吃零食,甚至苹苹要他歇一会儿,都将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苹苹看了不由得叹然,想前些日子,傅小姐和二少要他学着先写字背数字,这小家伙脸皱的苦瓜一样,死活不学,还为此赌气不搭理了二少一天,现在亲爸爸一出面,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苹苹暗暗为二少觉得不值,白费了这么多心思,根本养不熟。

    孟绍轩推门进来,苹苹就有眼色的悄悄出去了,孟绍轩看着儿子,一腔疼爱就泛滥而出,伸手把他抱住放在膝上,将他捏笔捏的发红的小手捂在手心里轻轻吹了几下;“儿子,累不累?”

    非同立刻摇头,乖乖的窝在他怀里邀功;“爸爸,我昨天写的十个字都记住了!”

    “非同真聪明!”孟绍轩抱紧他,只觉得惶惑不安的心就靠了岸一样,他不会放手的,知知愿意为他生下非同,一定是爱他在意他的,哪怕她现在矛盾游移,但只要有非同在,他们一家人就必须得团聚。

    非同不能没有爸爸,是的,这样小小的,可爱可怜的非同,不可以生活在残缺的家庭之中。

    他忽然就松了一口气,望着儿子那一双肖似自己的眼睛,只觉得一腔暖流都在心中流淌,忍不住抵在儿子光洁而又饱满的额上,孟绍轩听到自己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儿子,想不想以后永远和爸爸在一起?”

    非同立刻使劲点头,乌溜溜的大眼紧张的盯住他,小手也揪紧了他的衣袖;“爸爸,我想!”

    “那……非同想要和伯伯也在一起吗?”他试探的询问,紧紧的盯住了非同的眼睛。

    小人儿像模像样的蹙紧了眉,考虑了许久的样子,情绪似乎有点低落的摇摇头:“伯伯也会有儿子的,非同也有爸爸。”

    但心里却莫名的涌上不舍,小孩子心思最单纯,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都清清楚楚,伯伯很疼他,还给他建了小游泳池,还给他养了一头小马和奶牛在牧场里呢,他说了要去看的,但还没有来得及去看。

    他舍不得伯伯,也舍不得这个漂亮的大园子,但是爸爸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还是和爸爸在一起吧。

    “那……非同去和妈妈说,我们一家人离开这里好不好?买一栋漂亮的大房子,也建个这样漂亮的花园,然后妈妈和非同还有爸爸就住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非同几乎是把方才的一点不舍全部都忘记的干干净净了,他喜滋滋的使劲点头,一遍一遍的叫着好,好!

    见他开心雀跃的样子,孟绍轩按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知知最在意儿子,只要儿子开心,她一定是什么都会答应。

    来日方长,知知以前喜欢他,以后也会喜欢他,他对她好,她的心思总会转过来,总会,一点一点的把二哥给忘记掉。

    他这样想着,心中又涌起了无边的信心,方才的不快似乎也跟着烟消云散了,搂紧了儿子,忍不住在心中庆幸,幸好,知知留下了这个孩子……

    ************************************************************************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我警告你,老爷子还好生生的活着呢,这孟氏还不是他孟绍堑说了算!你再敢对二少无礼,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安城气的几欲发狂,他一把掏出了手枪就对住了面前那人,孟绍霆却忽然沉默着一下子按住了他的手,他默不作声,只是手上力气渐渐加重,安城额上冒出汗珠,却还是不甘心的将手枪放下来,有些悲悯的望住他:“少爷……”

    “我们走吧。”孟绍霆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但一双依旧锐利无比的眼睛却是扫过面前站着的两个人,看起来真是混的人模狗样了,当初在他手里没讨到好,只因他看着这两个人虽然有点能力,但人品不端,所以一直打压他们,却不料孟绍堑一接手孟氏,这两人立马就鸡犬升天了,他今天来公司找大哥,却先被这两个宵小给冷嘲热讽了一通,连大哥的办公室都没进去,这样的侮辱,他孟绍霆还从未尝试过!

    但他心里宛如明镜一般,若上头没有纵容,底下的人又怎么会无礼到这般地步,要知道,他可是孟家的二少爷,这孟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

    “二少!”安城见那两人阴阳怪气的得意模样,直气的银牙咬碎,却是梗着脖子不愿意走。

    孟绍霆冰冰一笑:“和他们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计较,不过是小我们的身份,走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明天又有什么变故?”

    他说着,阴沉一笑,目光冰魄一般滑过那两人,冷哼一声,转身就进了电梯,安城虽不情愿,却也只得跟了上去。

    “二少,大少爷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他只不过是暂代董事长的位子,还没正儿八经的坐上去呢,凭什么这样对我们?”

    “小人得志而已,安城,暂时忍一忍吧,总要等到爸爸身子好起来再说,现在和大哥斗,要爸爸看了,不免心寒,这件事就暂且不提,我们再想办法。”

    孟绍霆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半靠在了电梯壁上,他想起下午回去静园看到的一幕,心如刀绞一般,他竟是,连一点点亲近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绍轩变了,以往那个心无城府的大男孩终究是蜕变的有了自己的计较,他想方设法的阻挠自己见静知,而自己竟也真的在他和静知有意无意的互动中,生出退缩和无力感,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太美好,美好到了让他都自惭形秽的地步……

    他在看到他抱着她离开那一刻,竟是动弹不得,无法上前一步,好似,原该就是这样,原该是他远远的看着,看着他们一家人,团圆在一起,然后自己黯然退出……

    ps:周末不在家,更新不方便,只好一次性更新一个大章!谢谢亲们的月票和鲜花,昨天收到222朵,开心死了!!!猪哥会继续努力的,一定让大家都满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