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绍霆想和傅静知一直在一起。(四千字)

    她开心的叫她的名字,他却是冷冷的看着她。

    她扑过去,对着他喊,绍轩,我是知知,我是知知啊……

    他却是退开了,嘲笑的看着她,搂紧了那个女孩子,一字一句的说,走开,我的知知在我身边,她才是知知,她才是!

    他说完,就走了,在雪地上留下两行脚印,静知在梦里说不出话来,她只看到他怀中的女孩子回过头来,对她嘲讽的笑,她的容貌渐渐被她看清,渐渐和她的,重叠……

    她记不清楚自己从睡梦中惊醒来的时候心中在想什么,那是冬日的清晨,天色阴暗的像是夜晚一样,她拥着被子坐在床上,身上是彻骨的冰凉。

    你能不能听到冬日下雪时雪花寂寥飘落的声音?闭着眼睛的时候,听力就好像越发的灵敏。

    静知披衣下床,一个人默默的下楼走出去,她闭了眼,让自己整个人都沁入黑暗之中,就像是绍轩那样,她也看不到了。

    她一步一步的缓缓向前,是谁说下雪没有声音?她明明清晰的听到雪花盛放的寂寞,她明明可以感觉到它像是烟花绽放一般短暂而又动人,却无法用手指捧住它的美好。

    她拢紧衣衫,在东方泛起蓝色曦光的时候,微微仰脸望着那微弱的光明,脑中渐渐浮起她和绍轩分别时,他在她耳边那句话,他对她那样认真的说,我一辈子都是你的,一辈子都是。

    她将脖子上的挂着的戒指取下来,缓缓的攥在掌心里,而颊边却是渐渐泛起浅浅笑意,我谁都可以不相信,唯独你,绍轩,你是我仅存的温暖,最后的依靠。

    她没有再去逼着自己休息睡觉,去看他们的孩子,小团子一天到晚二十四个小时有十七八个时辰都在睡觉,她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他盖着小被子,露出一张粉红小脸,他一只小手捏成拳举在自己的脸边,而透明的果冻样的小嘴儿却是含住自己的大拇指睡的很香,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酥软了,就那样恋恋不舍的看着他,她相信如果没人打断她,她可以看着她的宝贝儿一整天都不挪开眼。

    苹苹跑来跑去,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她准备好,静知就安静的坐在窗前,望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笑,她知道苹苹气什么,苹苹是一心一意的拥护二少,就算是在知道了宝宝不是他的之后,她还是说二少最配她。

    只因为她没有见过绍轩吧,若是她见过绍轩,一定不会再说出这样的话。

    孟绍霆这样性格的男人,根本和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他们的三观都完全不一样,根本无法契合在一起。

    静知端了杯茶,听到楼下车子响,苹苹立刻丢了手里的东西奔到窗前,下一秒,眼底的光芒又褪去了,她鼓着嘴,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瞪着静知:“姐,你真要走?”

    “嗯,已经决定了。”

    苹苹扭过脸去:“那你让二少怎么办啊?”

    她让孟绍霆怎么办?为什么她不问问她,留下来她该怎么办?

    还是太年轻,像是当初的她,疯狂的迷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等到长大之后才知道,能够让自己握住的幸福,才是实实在在的幸福。

    “苹苹,说真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她就那样冷漠的笑着,将杯子搁下来,长睫缓缓的垂下,遮住她眼底的光芒:“殊途,无法同归,也不过是曲终人散,人走茶凉。”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两个人都要这样固执,姐,我知道你决定要走了,可是我还是想要说一句,你当真要这样绝情吗?”

    静知笑不出来,手指却是一根一根的收紧,捏住冷却的杯子,她一字一句,说的真切:“苹苹,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同样,你不是我,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肯留下来,过去的事,我已经把它们都封存起来了,人这一辈子,不能一直回忆从前,我也不想回忆了,我该向前看,苹苹,你不觉得,只要我自己认为自己过的开心,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苹苹红了眼圈看着她,手指绞紧:“可我就是觉得二少好可怜,真的好可怜……”

    她以前还以为,静知的孩子是二少的,是呀,只要他们有孩子,就一辈子都斩不断关联了,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就连这个孩子都不是二少的,他一定早就知道了,可是他连这个都忍下来,她真是觉得他好可怜。

    她念书不多,却也自有自己的逻辑,她只认为一个男人连这些都能忍受,一定是爱的很深了,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静知姐一直都不肯承认这一点。

    静知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她既然已经决定了走这样一条路,就不会让自己的心在摇摆不定。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安城走了进来,他肩上的积雪还未消融,发梢微微的带湿,苹苹不做声的去拿干净毛巾,安城看她一眼,方才缓缓走到静知跟前。

    他手中躺着一张卡,黑色的。

    “二少要我把这个给你。”

    静知掀起眼帘,似有些不解:“给我?我不要。”

    她不要,等她和绍轩在一起了,两人自会工作赚钱养家,他的钱,她一分都不想要。

    “二少说,这还是几个月前太太给你的那一笔钱,小少爷出生了,就当做是爷爷奶奶给孙子的……”

    静知忽然冷笑,她抬起下颌,倔强开口:“非同没有爷爷奶奶,他只有爸爸妈妈,不,他的奶奶已经去世了。”

    安城不善言辞,见她不收,急的汗都出来,“傅小姐,您就收下吧,不然二少又要骂我了。”

    “安城,你转告他,我不会收的,我和他之间,从这一刻开始,恩怨全消,我不会再回来,这一生,我和他,生既不幸,绝情断恨,孤身远引,到死不见。”

    静知想起许久之前念书时看古龙的小说时,白飞飞对沈浪说的那句话,此刻,却被她脱口说出。

    时光像是飘飘扬扬的风筝,冷不丁的手一松,这一辈子竟就过去了。

    安城见她脸色雪白,而一双眸子却是乌黑澄澈,干净逼人,他心底喟叹一声,将卡收起来,复又拿出一个大信封,“你出国的手续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在美国待上两周,两周之后签证到期,您和三少爷可以选择留在美国或是离开。”

    静知忽然觉得喉咙堵的难受,她藏在衣袖下的手指捏的发紧的疼,她知道他那样骄傲自负的男人,肯做到这一步,确实太难,她若要说自己没有一丝的动容实在太矫情,虽然这一切的过错因他而起,但她还是想要真诚对他说一声谢谢。

    “帮我转告他,说我很感谢。”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她伸手接过信封,一模一样的信封,六年前他递给她,斩断她对他满腹情丝,从此天涯远隔,改写她的命运。六年后,又是他放她自由,给她新生,成全她的心愿。

    这是宿命。

    安城说不出话来,恰好苹苹出来,静知要苹苹带他下楼,关好了门。

    她站起来,走到妆台前,将信封搁下来,心中游移再三,终究还是将妆台下最底层的抽屉拉开,她捧出一个小小粗糙的木盒子,打开来,看到里面安静躺着一把桃木梳,她将梳子拿出来,半转了身举起梳子迎向窗外透入的亮光。

    没有阳光,可那雪反射的天光却是那样的刺眼,她眼眶一阵的酸胀,渐渐淌下泪来。

    那精致的桃木梳上,在手握的地方刻了两行又细又小歪歪扭扭的字,若她像以往那样,看也不看就把梳子丢在一边,若她今天不心血来潮的将梳子拿出来,若她不仔细的去看那梳子的每一个地方,若她就这样遗忘掉他送她的东西,就这样孑然一身的离开,她也许一辈子都看不到,看不到他亲手为她刻在木梳上的字。

    就像是没有离婚时,她过生日,她买给他的羊毛衫,她在一个细细的布条上绣上了他们两人的名字,就像是他出差离开那前一夜,她在雪地上写下的那一行大字,而今,他悄悄的学着她,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他是对她动了真心。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

    孟绍霆想和傅静知一直在一起。

    她就那样呆住,那两行字迹很难看,是真的很难看,可她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一遍,她把梳子重新收好,她重新关上抽屉,她想要站起来准备离开了,但她忽然间跌坐在椅子上,她就那样直愣愣看着妆镜中不停落泪的自己,这一生经了万般苦楚,但她是第二次这样汹涌落泪,她想起了爸爸的静园,她想起了静园化成平地的那一天,她只觉得她此刻就像是那一天一样悲伤,她很想狠狠的哭一场。

    她缓缓的趴在妆台上,肩膀渐渐开始耸动起来,终是再也忍不住的痛哭失声。

    窗外,雪下的纷纷扬扬,万籁俱静。

    这白色遮盖住了世界上所有的肮脏,让这天地看起来像是少女一样干净。

    静知哭了很久,她只觉得自己这一生的眼泪,总算是流尽了吧。

    她是真的预备原谅他,但是也是真的决定就这样离开了,对,离开,永远的离开。

    情深,向来不寿。

    *****************************

    乘车从西郊别墅出发,去机场的路上可以远远看到孟家老宅,爸妈的墓地都去看过,告别,托付安城要他清明节不要忘记来代她看一看父母。

    唯一的遗憾,她没有办法再看一眼静园了,哪怕是已经面目全非,变成了酒店,或者别墅,或者高尔夫球场的静园,她都看不到了。

    静知坐在车子里,紧紧的抱着她的非同,那小家伙还是憨憨的睡着,把口水流在她的胸前,苹苹给她收拾了一大堆的东西,但她都没有带,她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箱子一个手袋。

    手袋里有一个木盒子,木盒子里装着他送的梳子,她在下楼之后,又回去,带走了它。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带走它,只是脚步不受控制的回去,在走出别墅的那一刻,静知忍不住的回过头去,别墅渐渐变小,渐渐看不到,她闭了眼,在心里默默的对他说,孟绍霆,我不再恨你了,我会试着原谅你。

    你好好的待曼君,你也值得她这样深爱你,就像是我虽然这般不好,但绍轩也在深爱着我一样,她会深爱着你,一直一直爱着你。

    在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无条件的爱着另一个吧,绍霆,我学会珍惜,你也要慢慢的学会,学会珍惜你身边的幸福。

    ps;下一章有雷,请小心~~~~~没人给月票鲜花,哈哈,那就是没人要加更,偶再自在几天~~~~O(∩_∩)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