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放手,我成全你们。(三千字)

    “静知……”孟绍霆眼见没开,眼底不由得跃入一抹喜色,他赶忙走过去,轻轻叫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没走?”静知一抬头,却看到孟绍霆仍然站在门外,她眉心一皱,脸色就黯淡了下来,她漠漠看他一眼,转过脸去直接向楼下走。

    她的态度,要他原本刚刚升腾起来的喜悦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孟绍霆强忍了心中的不快,走到她跟前拉住了她:“你脸色不太好,不要下楼了,我要苹苹拿粥给你。”

    静知推开他的手,倒没下楼,而是转身向卧室走;“二少,你走吧。”

    “静知,我知道你生我气……”

    静知忽然转过脸来,她竟然还带着笑意瞧着他,但那笑意却是冷的嗜骨:“谁说我生你的气了?”

    “静知……我,我保证再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不要说了。”静知开口打断,她转过身子不再看他,心中却是怒火难平,“孟绍霆,你知不知道,这样子的你,让我觉得你真的很愚蠢,很幼稚,很可笑。”

    静知双手轻轻的抚着隆起的小腹,她不想激怒他,不想再生出什么事端,但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让她着实难以咽下这口怒气,若她当真担了这个虚名,当真是他的情妇,被骂也就骂了,可她不是,她根本不想待在他身边,是他硬将她禁锢在这里,她什么都没做,她凭什么要被人指着鼻子骂?

    他说她生他气,真是可笑!他孟绍霆玩这样稚嫩的把戏,真让人汗颜,他以为他找几个女人,有几个相好的,她傅静知就着了慌了,就会服个软和他重修旧好?他以为这样就刺激到了她?她就会乖乖的服服帖帖做他的女人,然后讨好他?

    静知想到这里,不觉冷笑:“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不会生气,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你想找什么女人,悉听尊便,想找多少,也随你心愿,只要别让那些人来搅我的清闲,毕竟,我从未想过做你的情妇,何苦抓着我不放?说真的,你女人再多,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不要再用这样拙劣的手段了,我根本,不会在意,也根本不会因为你又有了新欢,就会惶恐不安的回心转意。”

    她说完许久,却并不曾听到他的声音,静知背对着他站在那里,走廊里寂寂无声,她也不开口,又等了片刻,她就抬脚向卧室走,而孟绍霆的声音,方才缓缓响起。

    “如果我说,我没有和那个女人发生任何亲密的关系,甚至牵手都没有,你信不信?如果我说,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跑来这里闹事,你又相不相信?”

    孟绍霆声音渐渐提高,他趋前一步,双手在她身后按住她的双肩,他低了头,呼吸渐渐有些急促,而声音却是带着隐约的暗哑:“因为我曾经犯过无意的过错,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结果,所以你恨我,怨我,这些我都知道,我都不介意,但是傅静知,你可不可以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想一想?当初大哥逃婚,我被逼着娶你,而我那时根本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谁却要娶你做我的妻子,我心中怨恨无比,对你更是嫌恶冷淡,所以婚后我从未给过你一点点的好脸色,包括一直到最后我们离婚时,我不怕对你说真话,我那时候心中除了一点点愧疚,并没有其他。”

    他感觉到掌心下静知的肩膀渐渐僵硬,他原本从未想过和她说这些,但是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想要将他心里压抑的那些,都尽数的说给她听。

    “我出差去美国时,妈打电话告诉我了一些事,她说你和大哥,三弟……”

    孟绍霆声音微顿,感觉到静知的身子瑟瑟发抖,他不由得更紧抱住她:“她说你和大哥三弟有染,又说你和那个叫安嘉禾的画家不清不楚,甚至还要他画了你的裸画,我怒火中烧之下,又听闻傅家破产的消息,就预备趁此结束我和你的婚姻,而那时我见了从小相识的沈曼君,为了要你死心,从而答应和我离婚,所以我就让曼君和我一起回国做了那一场戏给你看,再然后,我从妈那里听说,你曾经跑来家里闹了一场,又说怀了我的孩子要重回孟家,我妈自然不肯,就说只要你打掉孩子就给你五百万,你听了这话,果然毫不犹豫的打掉了孩子,换了五百万……”

    “胡说!她胡说……”静知眼泪滚滚而下,她脸色苍白的一片,她从来不知,那个人前像模像样的孟太太,竟是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那时去找你,见孩子果然没了,就信了妈的话,我不想再待在国内,就去了美国,而曼君也跟了去,我和她顺理成章的订了婚,在美国的日子里,没人和我提起你,我也刻意的不想知道你们的消息,静知……我不知道我们离婚后你爸爸就去了,我也不知道孩子是在那一晚上没的,我被人骗了,一直都蒙在鼓里,若说我有错,就错在不分是非,而你要知道,自始至终,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你做那些事,虽然我那时候恨你和大哥三弟都勾缠不清,但是我也只是想和你离婚就此罢休,并不曾存过别样的心思。”

    “你家破人亡,遭遇那样多的事,你恨我我毫无怨言,若是当初我知道这一切,一定不会让那些事发生,可是静知,不知者无罪,你也折磨我了这样久,难道还不够?”

    静知听他最后这句,渐渐止了眼泪,她将他推开,转过身望着他:“好,就当不知者无罪,那么我问你,我和绍轩在一起你知道不知道?我和绍轩领过证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

    孟绍霆一愣,却还是重重点头:“是,我都知道。”

    “可是你在我和绍轩的婚礼上这样对我我,绍轩被你逼走,我的孩子无法见到爸爸,这些罪孽,你该怎么还清?”

    她激动的有些发抖:“孟绍霆,我真是想不明白!不要我的人是你,逼着我留在你身边的人也是你,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上帝可以无所不能?是,你可以将我禁锢在这里,你可以神通广大的将绍轩赶到美国不得和我见面团聚,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的心永远都在绍轩那里,你别想得到!”

    他听她这句话,瞬时脸色惨白,他说不出话来,就是那样直勾勾的望着她,他的眼底像是挂着一层的寒霜,他的目光也像是那十一二月的冷月,他望着她,望着那个让他变成了疯子的女人。

    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诉他,她的心给了别人,他别想得到。

    “傅静知,我也想问问你,如果我说,如果我对你承认,我这样不择手段的非要把你留住,我这样卑鄙的拆散你和三弟,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要和你重新在一起,你相不相信?”

    他缓慢的开口,一字一句都像是费力的想了许久。

    “凭什么你说喜欢了,就可以将人家夫妻拆散?孟绍霆,你这样做,和那个恶霸败类,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你问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接受你的喜欢,愿不愿意和你重新在一起?”

    他不语,只是眼底冷冰的墨色越发的凝重深沉,他瞧着她,像是要把她给深深的镌刻在自己的心底一样,他看着她,又轻轻笑了,“好,我明白了。”

    他笑意越来越深,渐渐弥漫到眼底来,他随手抹了额上的血,指腹上的鲜血渐渐氤氲开来,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刺痛,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像是做了一场自欺欺人的梦,而现在,是该醒了。

    她说的对,他是个罪大恶极,罪不容赦的恶魔和罪人,他这样的混蛋,配不上她清高干净的灵魂,好啊,他放手。

    “我成全你,我退出。”他笑笑,眼眶间却觉得有些酸楚,额上的伤口开始疼了,他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却摸到了粘稠的鲜血,他也不在意,就随手甩了甩:“等你生完孩子,你就去美国找绍轩吧。”

    “你说什么?”静知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他额上的鲜血一路滑过他高挺的鼻梁,又掠过他的唇畔,她愣愣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ps:其实等到最后结文,再纵观全文,就不会觉得这些情节拖沓了,嗯,基本上就要高.潮了,今天凌晨有加更,支持二少三少的都出洞吧,啊啊啊啊啊,二少三少我都喜欢,支持热烈讨论,但不支持人格侮辱,其实我要说句公道话,二少犯的最大的错,不是五年前,而是五年后**了静知,拆散了她和三少。那些父亲和孩子的仇恨不该片面的加在他身上,不知者无罪,他只是那时不爱静知而且被那些绯闻蒙蔽了眼睛而已,猪猪就事论事,不存在包庇和故意的洗白。

    想要高.潮,就砸月票和鲜花吧!昨天目标米达到,今天继续加油呀姑娘们!!

    话题投票改了,亲们去投票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