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好(三千字)

    她就是败在心太软了,若是也任性一些,哪能让傅静知就这样骑到她的头上?

    “我没事,伯母,我们回去吧。”曼君轻轻的笑了一下,她说完,竟然直接转身就走了,孟太太看着她的步子有些虚浮,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也怪她自己不争气,五年多的时间,竟还赢不过当初狼狈下堂的傅静知。

    “绍霆……”孟太太心有不甘,想着自己绸缪多年,难道当真要便宜了老大?

    虽说老大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那个孩子自小和她就不亲,她对他也总有一种难以掌控的无奈感,这也是她自幼就偏向绍霆,一心的扶植绍霆的原因。

    孰料这孩子听话了三十来年,一旦叛逆起来,竟然比老大还让她寒心。

    “你该知道妈是为你好,再好好想想吧,你想和静知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但好赖总要给沈家个交代,面子上也不要让你沈伯父沈伯母太难堪,这些人,曼君家怎么待你,你比谁都清楚,绍霆,做人不能不讲良心……”

    静知听孟太太这般冠冕堂皇的话语,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她现在教训自己儿子,做人不能不讲良心,那么当初呢,当初对傅家那般刻薄的赶尽杀绝之时,为什么不问问自己的良心?

    静知从来不肯真的忘记,那些人说出的那些话,像是永远无法拔去的刺,就扎在她的心上,直到如今,依旧是鲜血淋淋。

    孟绍霆却是有些动容,她这些话说的未尝有错,沈家自始至终待她不薄,曼君也从来不曾让他有过一丝一毫的不快,他可以帮着静知出口气对付自己的父母,但是却没有办法真的不去顾及曼君……

    可是,真要让他娶她,心里总归还是不甘心。

    “绍霆啊,更何况傅小姐现在还有了绍轩的孩子,你就这样不顾人伦的将她留在你身边,这外人知道了,该怎么说咱们家?”

    孟绍霆一听这孩子的问题,瞬时脸色暗沉下来,静知只感觉他擒住自己肩膀的手掌骤然的收紧,单薄的肩胛骨似乎都被他捏的咯吱作响了,不由得轻轻锁了眉心,抬眼望他……

    却见他眼底薄薄愠怒之下却似藏着淡淡的失落和痛苦,闪烁不定,变化莫测,一时之间,静知竟然有些辨不出,他眼瞳深处到底写着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渐渐的,似乎看到他瞳孔闪过淡淡的阴狠,静知心脏不由得被掐紧了一般,几乎连轻轻的呼吸都不敢。

    她的孩子,她和绍轩的孩子,生死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这世上不公平和黑暗实在是太多太多,这是她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她唯有拼尽自己的一切来保住这个孩子,不管是什么样的代价。

    “这件事,我自有论断,也不劳妈你费心了,静知和我之间已经签了协约,所以,这孩子在我眼里不是什么问题,再说,我和静知都离婚五年了,这五年来她身边有谁我都不计较,就是嫁人生子也是她的自由,只可惜,我发觉自己还是喜欢她,所以才费尽心思将她留在我的身边,既然留她在我的身边,那就说明以往一切我都会一笔勾销,只要她从此以后没有二心,这个孩子生下来也就生下来罢了,毕竟,三弟也是我的亲弟弟,我也不好太赶尽杀绝。”

    他一边阴沉沉的说着,一边似沉吟一般伸手在静知的脸上一下一下轻轻抚着,他背对着孟太太而站,一双眼睛就望着静知,孟太太看不到,静知却清楚明白的看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底警告的神色,还有那唇边笃定嘲讽的笑意……

    她的心一阵一阵的发冷,只感觉自己陷入他一手建造的陷阱里,渐渐的无法自拔。

    她斗不过他,她早该知道,她做的一切,在他的眼里都是小孩子赌气一般的小打小闹,他喜欢她,宠着她,所以她可以做一些无伤大局的任性的事情,一旦他厌烦了她,看够了她,掐死她,不过像是掐死一个蚂蚁!

    静知渐渐觉得如坠冰窟,这个孩子也是一样的,因为他现在算是有些在乎她,所以讨好她,害怕她寻死,一旦哪一天,他的兴趣忽然淡了,或者是忽然就醒悟过来了,这个孩子对于他不啻于是最大的羞辱,他绝不会留住!

    静知只感觉双腿一阵一阵的发软,她真是愚不可及!

    孟绍霆是什么样的人?像他这样素来没有定性的男人,又会对一个女人喜欢多长时间?

    美艳性感如同大明星罗菲丽那般,他也不过是几日就厌倦了,当初被他宠上天,恨不得将心都剥出来给人家看看的大美人儿从云,也不过是被他弄到手就弃若敝履,而她傅静知有什么?

    她没有美貌,没有好的身材,没有俏皮可爱的性子,没有他喜欢的那一类女人所具备的任何一个优点,她甚至还怀着他弟弟的孩子,她凭什么来讨他的欢心,换得自己孩子的平安?

    她越想越觉得一阵阵后怕袭来,脚底一股寒气渐渐的沿着她的双腿上涌,她的故作聪明,她那些冷漠和心机,聪明如他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现在他还对她有几分的兴趣,只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厌烦她,所以才会一笑置之……

    如果,如果他的兴趣被磨平,如果他忽然对她翻脸,心狠如他,绝不会对她再有一点点的心软和怜悯……

    他会将那些自己现在心甘情愿承受的羞辱十倍百倍的加诸在她的身上,她和绍轩的孩子一定活不下来!

    静知只感觉自己双腿一阵发软,竟是一下子跌在了孟绍霆的怀里,她脸色发白,双腮赤红,手心俱是冷汗,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孟绍霆吓了一跳,慌忙扶住她在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一手搂住她在怀中,另一手腾出来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她的唇边,见她紧咬了牙关,唇也是灰白的一片,不由得一怔,轻轻唤道:“静知,你怎么了?来,喝点水,你的脸色很不好……”

    静知咬紧了牙关轻轻摇头,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前,她可以很轻松的嗅到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淡淡的,带着丝丝的凉,她怕了,她不是一个人,如果她没有这个孩子,她死都不会屈服,可是她现在没有办法,没有路走,她才刚刚想明白,她和孩子都攥在他的手里,他要是让她死,她就不能活。

    孟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人。

    天色已是薄暮十分,热气完全的褪去了,渐渐的汗湿的身上就感觉到了冷,静知试着将自己更紧的向他怀里靠了靠,就听到他低低的笑声……

    他搁了杯子,双臂将她圈住,低头吻她的额发:“到底是怎么了?全身都在抖……”

    他的下颌轻轻蹭着,就蹭到了她额上那个伤疤,动作微微一滞,心底的疼惜就涌了出来,他伸出手撩起她的刘海,看那伤疤好似颜色有些淡了,但还是依旧很突兀的凸起在那里,他低低叹口气:“怎么想尽了法子,还是下不去?”

    静知细白的小手轻轻捏住了他的衣袖,她像是小猫一样又向他的怀里钻了钻,声音柔柔的似乎带着乖巧的讨好:“是不是很丑?”

    他有些讶异的笑了笑,但那一双原本写着戾气的眸子里却有了淡淡的微光和一丝温柔,他低头吻吻她的疤痕:“谁说的,不丑……”

    静知两手在轻轻的发抖,身子也控制不住的哆嗦,但她还是闭了眼,强压了心底的悸动和对他的抗拒厌恶,两只纤细的手臂唤住了他劲瘦的腰,她小小的身子就完全的陷入了他的怀里,静知鼓足了勇气,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心底翻腾着说不出的厌恶和对自己的鄙视,她发出的声音却是轻轻柔柔的:“绍霆……你什么时候会厌倦我?”

    孟绍霆这次倒是真的愣住了,他低头,手指擎住她尖巧的小脸,缓缓的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他看到她眼眸紧闭,双颊带了红晕,甚至连那白玉一般的颈子都染了红色,她羞怯的眼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两只小手死死的攥紧,骨节都发白了,他唇边渐渐泛起笑靥,声音里的轻柔自己都不曾察觉:“怎么,怕我不要你了?”

    ps:两更喽~~~~~祝亲们一夜好梦,猪猪也爬去睡觉了,话说,熬夜真的太难受了,皮肤差的要死,没脸见人了啊啊啊啊啊啊~~~~~

    继续求月票,乃们有的给猪猪,没有就无视偶这个唠叨的死女人吧~~~~~反正偶已经被你们无视到了极限了~~~555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