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VS亡母(五千字大章,求鲜花月票啦啦)

    静知这一夜甜梦不断,却苦了自己的枕边人,睡到日上三竿才倦倦的睁开眼睛,却不料刚一抬眼帘,就看到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颜,一双漂亮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静知脑海里空白了半天,方才想到昨晚他们已经……

    不觉一张芙蓉面羞的通红,捂住脸就钻回了被窝中。

    “老婆,早安。”孟绍轩抱住她,在她额上印下滚烫的一吻:“老婆,还累不累?”

    静知缩在他的怀里轻轻点头:“身上疼……”

    “哪里疼?”孟绍轩关切的轻喃,却还是无法控制的去吻她,静知忙地躲开:“还没刷牙呢,不要亲……”

    “你又不臭,再说,我也没刷,我不嫌你……”他坏笑,乐呵呵的抱紧她。

    静知大窘:“不好吧,都白天了……”

    “谁说只有晚上可以啊。”孟绍轩很赖皮的又凑过去,仔细审视她的脸,果然眼窝里还有点发青,只得无奈的叹口气:“那,我们今天晚上好了……”

    静知噘了嘴捅捅他:“你就知道这个。”

    静知知他心疼自己,心里也不由得觉得安慰喜悦,又躺了一会儿才起床来,两人洗漱完毕,出去客厅,却见宋如眉已经早早起来,坐在了餐桌前。

    静知脸色烧红,昨晚闹腾的动静那么大,也不知道妈妈听到了没有,偷眼看宋如眉只是含笑看着他们两人,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吃了早餐,宋如眉忽然提出要去傅正则的墓地,静知有些愕然,这些年来,妈妈从不肯去爸爸的墓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静知几次想要妈妈去看看爸爸,她都拒绝了,这一次,怎么会主动提出要去墓地?

    收拾了一番就出门,孟绍轩开车送他们到墓地之后,他率先在傅正则的墓前跪了下来,墓碑上那人儒雅而又敦厚,含笑慈祥的望着他,绍轩辅一看到他,就觉得亲近心酸,他将墓碑上照片擦拂干净,方才低低开口:“爸爸,我虽然没见过你,你也没有见过我,但是现在,我却成了你的儿子,你也成了我的爸爸,谢谢你爸爸,谢谢你把静知养育的这样好,谢谢你给了她生命,让我和她遇上,我们已经结婚了,以后,也会一辈子在一起,不离不弃,爸爸,您在地下,安歇吧。”

    他说完,庄重的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来。

    宋如眉面色有些灰败,她怔仲的望着墓碑,那照片上的人,有多少年没有见了?而今天人永隔,就算是梦中都不曾得见过他的容颜,这么多年爱他恨他,此刻再见到,却发现所有的一切爱恨恩怨,不过是过眼云烟,所有的悲愁酸甜,都不过是生命的云卷云舒……

    她终是要放下了,在生死面前,才知道爱恨之下,在永别面前,才知晓相守的珍贵。

    她滑动轮椅过去,“静知,绍轩,让我和你爸爸单独待一会儿。”

    静知看她一眼,有些担忧,孟绍轩却是拉了她的手离开,两人牵手远远的走开,却还能看到宋如眉料峭的背影。

    静知眼眶红了,伏在孟绍轩的怀中低低呢喃:“如果爸爸活着该多好?”

    “不要难过了老婆,还有我会陪着你。”孟绍轩紧紧的揽住她,不知过了多久,才发觉墓地那里有些异样,静知和绍轩慌地过去,却见宋如眉已经办昏半醒,静知吓的泪如雨下,一把握住她枯瘦的手使劲摇晃:“妈妈,妈妈,我是静知啊,你醒醒……”

    “静知?”宋如眉迷茫的睁开眼,好久,才缓缓摸了摸女儿的头发:“我看到正则了,知知,你爸爸来接我了,来接我一起离开这里……”

    “妈……”

    静知心中感觉到不祥,却只得慌乱的摇头,泪如雨下……

    “等我死了,不要仪式,不要棺木,只把我烧了,烧成一捧灰,就洒在你爸爸的墓前,我们生不能在一起,死了,我也要守着他……”

    她艰涩的说完,就开始大口的倒气,静知哭的说不出话来,孟绍轩却还冷静,忍住心酸答道:“妈,你放心,我和静知会照您说的做。”

    宋如眉吃力的睁开眼帘,目光散乱落在孟绍轩脸上:“好孩子,你要待静知好,不要伤害她。”

    孟绍轩忍不住落泪,使劲点头:“妈你放心。”

    “我该走了……”宋如眉依依不舍的又看一眼墓碑上那人的容颜,仿佛生时,他在声声唤着她的名字,阿眉,阿眉,我们静园里的花都开了,你来看……

    她唇角含笑,眉目安然,最后看了女儿女婿一眼:“我还没有看到你们的婚礼……”

    静知握住的那一只手骤然的一沉,宋如眉缓缓阖上了眼帘……

    风吹过,发出呜呜的声响,静知茫然的站起来,复又重重的跪下,“妈……”

    她嘶声低喊,眼泪簌簌而落。

    宋如眉,小家碧玉女,一生未嫁,却育有一女,享年四十八岁,病逝,死后葬在西郊墓园傅正则墓旁,碑上只有寥寥数字:傅正则爱妻之墓。

    到她死时,方才得偿所愿。

    这一世,爱过恨过,却痴心不改,这世上,又有多少痴情女子终其一生都执迷不悟,困了她们一生的,不是自己的心,不是爱的那个男人,困了她们一生的,只是一个情字。

    *******************************************************

    ************************************

    宋如眉葬后一周,傅家静知和孟氏三少为慰藉亡母在天之灵,举行婚礼,出席宾客寥寥。

    静知端坐在楼上的新娘休息室中,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着一袭简单的婚纱,头发整齐的绾在脑后,头纱飘拂极长,却又遮住一张芙蓉面,楼下的喧嚣似乎听不到,却又好似很近,她就那样望着自己,终是,又嫁了一次。

    希望这一次,她可以长长久久和自己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得偿所愿,求得方寸安稳。

    孟绍轩在楼下招待宾朋,林诗和乔子锡也一起来了,在楼下帮忙,她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因此并未让人在身边作陪。

    ——————————————————————————————————

    ps:啊啊啊啊啊,月票鲜花要给力呀,支持三少二少的人都跑哪里去了?月票月票亲们,偶又加更了,多多撒花冲榜啊!提前预告一下,明天就没有温情了……

    还有啊,亲们要淡定一下,我看评论区好多人都太偏激了,其实人到死时,才会顿悟许多道理,在生死面前,爱恨根本就是浮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