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剑来

424.第424章 少侠遇见大侠

    第424章 少侠遇见大侠

    乘坐那艘核雕小舟变化而成的锦绣楼船,不过一个时辰,就破开一座云海,落在了水雾缭绕的峰峦之间。

    紫阳府到了。

    从稍高处俯瞰,这座仙家门派,规模已经不输世俗王朝的皇宫,居中地带,有一大片阳光下、泛起紫金颜色的恢弘建筑。

    在陈平安一行人下船后,自称洞灵真君吴懿的高挑女修,便收起了核雕小舟入袖,至于那些莺莺燕燕的妙龄少女,纷纷变成一张张符纸,却没有被那位洞灵真君收回,而是随手一拂袖,打入不远处一条潺潺而流的河水之中,化作阵阵氤氲灵气,融入河水。

    一位高瘦老者立即识趣地出现在河对岸,向着这位女修跪地磕头,口中大呼道:“积香庙小神,拜见洞灵老祖,在此叩谢老祖的大恩大德!”

    朱敛一巴掌拍在裴钱脑袋上,轻声道:“你的同道中人又出现了,不去把臂言欢?”

    裴钱翻了个白眼。

    吴懿神色淡漠,“无事就退回你的积香庙。”

    那位神祇赶紧起身告退,化作一股夹杂有点点金光的青烟掠入河水,一闪而逝。

    吴懿笑着解释道:“出门就是这点不好,很难有清净。”

    陈平安点点头,表示理解。

    吴懿随口问道:“陈公子,上次与你同行的众人当中,比如我父亲最喜欢的红棉袄小姑娘,他们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陈平安笑道:“都在大隋那边求学。”

    吴懿似乎有些遗憾。

    父亲曾经透露过,那个名为于禄的高大少年,正是隐姓埋名的卢氏王朝亡国太子!

    一身浓郁龙气,简直就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当年父亲不知为何没有下嘴,她是在父亲眼皮子底下不敢妄动,跟着错过了,就是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饱餐一顿,说不定就能够破开那个该死的金丹瓶颈。

    为了破境,能够跻身如今蛟龙之属的“大道尽头”,元婴境,弟弟不惜成为寒食江神祇,自己则勤修道家旁门术法,不能说无用,只是进展极其缓慢,简直能够让人抓狂。

    难不成真要以后百年千年,还要活在父亲的阴影当中?随时随刻提心吊胆,害怕父亲哪天饿了,或是与人厮杀,重伤了需要食补,就拿他们两个子女填肚子?

    当年自己与那可怜弟弟陪同父亲,见到了大骊国师崔瀺,那场经历就不算好,父亲被绣虎凭借一方古砚台,硬生生以上古神通打去三百年道行,事后父亲迁怒于她和弟弟,打得他们无比凄惨。不过结果还不错,父亲总算离开了黄庭国,她与弟弟再不用两人心头如压大山,毕竟数千年悠悠岁月里,被这位性情暴戾的父亲,吃掉的子孙,不计其数。而且紫阳府和寒食江也各自成了大骊朝廷认可的藩屏之地,卓然独立于黄庭国之外。

    吴懿当然只是一个化名,她身为紫阳府的老祖宗,真身更是古蜀之蛟后裔,如果不是父亲寄来的那封家书,哪怕是有远游境武夫担任扈从的陈平安,她一样懒得搭理,无非是独木桥和阳关道,各走各的,她何至于如此殷勤,亲自赶去迎接,还得拗着性子对一个年轻人挤出笑脸来?

    吴懿带着陈平安他们缓缓行走在河边大路上,平整异常,以大块大块的青色条石铺就,倒映其中,容貌清晰。

    手持行山杖的裴钱,就一直盯着亮如镜面的青石地面,看着里边那个黑炭丫头,呲牙咧嘴,自得其乐。

    吴懿先前在楼船上,并没有怎么跟陈平安闲聊,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为陈平安大致介绍紫阳府的渊源历史。

    陈平安应对得只能说勉强不失礼,在这类事情上,别说是风雷园刘灞桥,就是李槐,都比他强。

    大概是因为开辟出一座水府、炼化有水字印的缘故,踩在上边,陈平安能够察觉到丝丝缕缕的水运精华,蕴藏在脚下的青色巨石当中。

    陈平安环顾四周,心中了然。

    世间蛟龙之属,必然近水修行,就算是大道根本看似更加近山的蛟龙后裔,只要结了金丹,依旧需要乖乖离开山头,走江化蛟、走渎化龙,一样离不开个水字。

    想必整座紫阳府历代修士,打破脑袋都猜不出为何这位开山鼻祖,要选择此地建造府邸来开枝散叶。

    紫阳府是黄庭国头等仙家之列,却不似寻常仙家洞府,建造在山巅,而是放在了一条视野开阔的秀美河水之畔,由山林溪涧汇聚而成的河水名为铁券河,是黄庭国第三大江白鹄江的上游,算是浩浩荡荡白鹄江的源头之水,而白鹄江仅次于寒食江和御江,故而有黄庭国正统江水正神获得敕封,得以塑金身、建祠庙,帮助黄庭国洪氏历代皇帝坐镇八百里水运。

    要知道,浩然天下的诸国,分封山水神祇一事,是关系到山河社稷的重中之重,也能够决定一个皇帝坐龙椅稳不稳,因为名额有限,其中五岳神祇,属于先到先得,往往交由开国皇帝抉择,一般来说后世帝王君主,不会轻易更换,牵扯太广,极为伤筋动骨。所有隶属于江河正神的江神、河神以及河伯河婆,与五岳之下的大小山神、末流土地公婆,一样由不得坐龙椅的历代皇帝肆意挥霍,再昏庸无道的君主,都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儿戏,再小人盈朝的庙堂权臣,也不敢由着皇帝陛下乱来。

    只要每当国库丰盈,能够换成足够的神仙钱,再通过某座儒家七十二之一书院的许可,由君子现身,口含天宪,亲临那处山水,为一国“指点江山”,那么这座朝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为自家山河,多造就出一位正统神祇,反过来反哺国运、稳固气运。

    这就叫太平盛世之气象,肯定会被文武百官恭贺,举国同庆,皇帝往往会龙颜大悦,大赦牢狱,因为注定会在史书上被誉为中兴之主、英明之君。

    只是这种山下的风光行径,一贯被山上修士讥笑为“百姓棺材添一层,皇帝龙椅加木头”,嗤之以鼻。

    至于为何各国境内,经常会是淫祠林立、屡禁不绝的处境,真是朝廷孱弱,无力根除?

    其实很大程度上,其中许多朝廷默认的淫祠,是得不到儒家书院的承认,无法请出一位君子的金口一开,各国朝廷对于这类香火鼎盛的淫祠,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朝廷,还会背着书院,暗中资助淫祠源源不断的神仙钱,偷偷怂恿地方上的文人骚客,带头去烧香,以便当地百姓跟风而至,蜂拥相随。

    铁券河亦有一位正统河神,正是先前那位来去匆匆的卑微老者。

    数百年来这位金身供奉在积香庙的河神,一直是紫阳府的牵线傀儡,紫阳府下五境修士的历练之一,往往都是这位被同僚笑话为“死道友不死贫道,贫道帮你捡腰包”的铁券河神,派遣河水精怪去送死,那些可怜喽啰,几乎等于伸长脖子给那些练气士雏儿砍杀而已,运气好的,才能逃过一劫。一来二去,铁券河自然孕育而出的精怪,便不够看了,就得这位河神自己掏钱增加水运精华,碰上收成不好的年份,还得携带礼物登门拜访,求着紫阳府的神仙老爷们,往河里砸下些神仙钱,增补水运灵气,加速水鬼、精怪的生长,免得耽搁了紫阳府内门弟子的历练。

    听上去很跌价,差不多可以被说成是苟延残喘了,实则不知道多少黄庭国江河神祇,对此艳羡不已。

    道理很简单,铁券河不过是河神,其金身牢固程度,不逊色于白鹄江这黄庭国第三大江水正神。

    靠什么?自然是靠着每年从紫阳府指甲缝里抠出来的那点残羹冷炙,年复一年的积攒,加上借助于金身所在积香庙的香火熏陶。

    紫阳府修士,历来不喜外人打搅修道,许多慕名而来的达官显贵,就只能在距离紫阳府两百里外的积香庙停步。

    停步之后,自然要烧香敬神,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都需要铁券河神帮忙跟紫阳府通气,因为紫阳府生财有道,从三境修士,一直到龙门境修士,每次被邀请出门“游历”,都会有个大致价位,但是紫阳府修士一向眼高于顶,寻常的世俗权贵便是有钱,这些神仙也未必肯见,这就需要与紫阳府关系熟稔的铁券河积香庙,帮着牵线搭桥。

    在此期间,铁券河神绝对不敢从中渔利,一颗铜钱都不会赚,只是每次外边的将相公卿和达官显贵,给了钱去供奉孝敬紫阳府神仙,后者出山摆平,事成之后,一笔与紫阳府无关的香火钱,自然而然就送到了积香庙。

    临近紫阳府邸。

    府门外是一座白玉广场。

    已经浩浩荡荡站满了恭候老祖归来的紫阳府众人,紫阳府分内门外门,内门修士,是开山老祖吴懿这一脉嫡传弟子,以及历代紫阳府府主与他们的门生弟子,加上各位高寿的龙门境老供奉、以及执掌各事的观海境实权修士。外门则相对驳杂,除了资质一般的练气士,还有投靠紫阳府的山泽野修,纯粹武夫,以及世世代代为紫阳府效命的奴婢杂役等,泥沙俱下的外门,人数自然要远远多于潜心修道的练气士。

    将近千人。

    在广场上,所有人按照各自身份地位站立,位置不可有丝毫差错。

    大概是免得陈平安误以为自己再给他们下马威,吴懿微笑解释道:“我已经在紫阳府百余年没露面了,早年对外宣称是拣选了一块洞天福地,闭关修行。实在是厌烦那些避之不及的人情往来,干脆就躲起来不见任何人。”

    当吴懿从青石道路步入白玉广场边缘,所有人不约而同地跪地磕头,异口同声高呼“恭贺老祖出关”。

    落在裴钱耳朵里,就跟打雷似的。

    这么个阵仗,这么大排场,看得裴钱两眼放光。

    吴懿一抬手。

    看得裴钱啧啧称奇,明明是低头跪在地上的那千余人,这会儿又跟脑袋上长眼睛一般,哗啦啦站起身。

    吴懿径直前行,陈平安就要故意落后一个身形,以免分摊了紫阳府老祖宗的风采,不曾想吴懿也跟着停步,以心湖涟漪告之陈平安,言语中带着一丝真诚笑意:“陈公子不必如此客气,你是紫阳府百年难遇的贵客,我这块小地盘,位于乡野之地,远离圣贤,可该有的待客之道,还是要有的。所以陈公子只管与我并肩同行。”

    吴懿生性倨傲,是黄庭国以桀骜不驯著称的地仙,原本去见陈平安就是捏着鼻子行事,既然陈平安言语举止处处得体,并未因为仗着与父亲、绣虎和魏檗相熟,在她面前作威作福,也就让吴懿心里舒服不少,才有这番心湖言语。

    陈平安笑着摇头道:“吴真君是百年来首次返回仙府,若是平时,我也就斗胆跟着吴真君并肩而行了,今天万万不行,还望吴真君先行一步,我们紧跟便是。”

    吴懿笑了笑,不再坚持,独自先行。

    倒是个知晓分寸的年轻人。

    不过就是过于刻板迂腐了些,跟个学塾夫子差不多,不反感,却也不讨她的喜。

    随着吴懿的前行,广场上的人海立即分出一条道路来。

    只有陆陆续续五六人,有资格来到吴懿身后,在紫阳府地位越尊崇,位置就越靠前,比如来到陈平安右手边的中年修士,便是现任紫阳府府主,是位金丹境地仙,而与裴钱朱敛和石柔差不多身位的两位修士,是比紫阳府府主还要辈分更高的龙门境老修士,一个掌管赏罚,一个管钱,所以紫阳府的府主从来是虚设,并无实权,无非是个跟黄庭国朝廷与其它山头洞府打交道的门面人物。

    不过历代紫阳府府主,总计七人,只有一人是靠资质天赋自己跻身的陆地神仙,其余六人,像当下这位,都是靠着紫阳府的神仙钱,硬堆出来的境界,真实战力,要远远逊色于大宗门里边的金丹地仙,尤其是杀出一条血路的野修地仙。

    紫阳府的底蕴,当然不止如此,还有几位前任府主,或是吴懿早年收取的弟子,后世的紫阳府师祖,正在闭关,也有一些迟暮修士,大道无望,一颗金丹,已经被光阴流水冲刷得腐朽不堪,只能靠着躲在紫阳府灵气充沛的几座府邸,如病榻俗子以人参吊命,隐世不出。

    紫阳府所有人都在揣测那位背竹箱年轻人的身份。

    难道是洞灵老祖在外边新收的弟子?那么会不会是下一任府主人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