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老衲要还俗

1180.第1170章 猴大师

    方正可不知道猴子在边上偷艺呢,忽悠走了壮汉,他又开始悠哉悠哉的品茶看热闹。

    不过一梦黄粱不能常开,所以又看了一会,这才悠哉悠哉的回后院去了,换来了真正的红孩儿去前面维持秩序。

    方正一走,猴子看了看方正坐着的桌子和蒲团,立刻凑了过去。

    这时候,坐在菩提树下的咸鱼抬起眼皮,道:“师兄,你不会要学师父,给人答疑解惑吧?”

    猴子哼哼道:“咋了?不行么?”

    “可以,不过我要提醒你,这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咸鱼用一种,我不是提醒你,我是瞧不起你的眼神看着猴子。

    猴子一听,顿时一股火气上来了,哼哼道:“我没师父渊博,不过我有我的办法!”

    说完,猴子就一屁股坐在了蒲团上,也学着方正的样子,品茶,看人生。

    不过茶都被方正喝完了,他只能再去弄一壶白开水放在这,倒也像那么几分样子。

    “师父,三师弟在学你呢,呵呵,可厉害了。”松鼠兴高采烈的跑进禅房,献宝似的说道。

    落后一步进来的红孩儿一听,咧咧嘴,摇摇头,转身就走了,心道:“果然,这小东西就是个奸细!他以为他是在唠家常,实际上等于是告状啊!可怜的三师兄,要惨喽……”

    果然,方正一听,顿时愣住了,猴子学他去给人答疑解惑?

    方正倒不是种族歧视,而是,猴子自己都没背过多少经书,至于领悟的东西,就更少了,这样的他去给别人答疑解惑?这要是被问住了,岂不是要丢人了?

    “师父,你要去看看么?”松鼠一脸兴奋的问道。在他看来,猴子这么做是真的厉害,值得吹嘘的事情。

    方正看着眼前的松鼠,摸摸他的头道:“净宽啊,出去后,别跟你师弟说你跟为师说过这事儿。”

    “为啥?”松鼠一脸天真的问道。

    方正道:“怕你被打。”

    松鼠一愣,问道:“他为什么要打我?”

    方正一本正经的道:“你可以去试试。”

    松鼠陷入了沉思当中,然后犹犹豫豫的走了。

    松鼠回来了,但是方正却没出来,红孩儿就纳闷了,难道方正不管这事儿么?就任凭猴子胡来?

    不过松鼠没吭声,爬上树,就蹲在树上看着下面的猴子,一脸犹犹豫豫的样子。

    红孩儿见此,眯了眯眼睛,还是没忍住,跑过去问方正了。

    方正笑呵呵的问道:“有的时候,经历过比千言万语管用,就让他去试试吧。贫僧也好奇,他如何去回答那些香客的问题。”

    红孩儿没想到方正竟然是这种态度,扁扁嘴,嘀咕道:“师父,那你真不管?早知道,我也去试试了。对了,师父,师兄要是捅出漏子咋办?”

    方正笑呵呵的摸了摸边上的棍子道:“没事,晚上可以多点运动项目,还能省点米。”

    红孩儿一听,想想一指寺的头号运动项目:咸鱼球中咸鱼的悲惨模样,赶紧打消了自己试试的念头。

    听到方正这么说了,红孩儿也平衡了,有底了,笑呵呵的出去了。

    结果真的看到有香客坐在了猴子面前。

    不过猴子和方正不同,方正是不吭声,后发制人。猴子则是率先开声,先发制人,干咳一声道:“施主,可是有什么事放不下?”

    对方一愣,想了想后,苦笑道:“大师真是慧眼啊,没错,我是有些事情放不下,哎……”

    猴子一听,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立刻拿过茶杯,递了过去:“喝茶么?”

    “嗯。”男子点头,接过茶杯。

    猴子拿起茶壶,开始给男子倒茶,果然,茶水倒冒了,男子被烫了一下,惊呼一声,松手,正要发怒。

    猴子老僧入定一般,淡淡的道:“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疼了就放下了。”

    对方一愣,再看看猴子,再想想自己,随后恍然大悟道:“多谢大师开导。”

    看着对方美滋滋的扔下香火钱,然后走了。猴子得意的撇了一眼其他的几个师兄弟。

    红孩儿和咸鱼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样也行?这根本就是忽悠么!有事放不下?天底下谁来问,不是有烦心事放不下?这简直就是通杀啊!

    松鼠则是真的为猴子开心,啪啪啪啪的鼓掌,叫道:“三师弟,厉害,再来!”

    至于独狼,他还在外面巡逻呢,这里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道。

    猴子旗开得胜,无比的得意,身子坐的更加笔直了。

    这时候,又来了一名女子坐在了猴子的对面,一脸痛苦的样子。

    猴子故技重施:“施主可是有事放不下?”

    “嗯,还请大师指点迷津。”女子道。

    猴子拿起茶杯:“施主喝茶么?”

    女子看了看猴子,再看看茶杯,摇头道:“抱歉大师,我不喝茶。”

    “噗……哈哈……”躲在远处看热闹的红孩儿一听,顿时乐了,他倒要看看,猴子如何破这个局!

    猴子也懵逼了,这不喝茶的怎么破?还有,这家伙怎么这么不上道呢?大师给的茶都不喝?还想免费指点迷津?

    不过猴子也是机灵,马上反应了过来:“没事,贫僧这是白开水。”

    结果女子一看猴子发愣,以为自己得罪大师了,跟着开口道:“喝点茶也行。”

    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猴子想哭了,你喝,你倒是早说啊!

    那边的红孩儿快要笑炸了,咸鱼坐在供桌上,也是哼哧个不停。没办法,他要装做宝相庄严的模样,自然不能捂着肚子,张嘴大笑,但是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让他有点忍不住。于是,只能哼哧哼哧的在那笑的十分古怪。

    女子也愣住了,没有茶?那大师还让他喝茶?这猴子有病吧?

    猴子马上道:“是茶也不是茶,不是茶也是茶,一切由心。”

    女子听的玄乎,不过也觉得玄乎中好像有点道理,这才点头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猴子案子擦了一把冷汗,总算将这一关混过去了。于是,将茶杯递给女子,女子接过,猴子给女子倒茶,茶水溢出,女子却不为所动,而是好奇的问道:“大师,倒满了,可以了。”

    猴子则懵逼了,这是咋回事?这家伙也是妖怪么?竟然不怕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