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老衲要还俗

901.第895章 第894 大师原来是这种人

    “这是什么声音?”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外地的医生、记者,并没有听过一指寺的钟声和鼓声。

    “这是一指寺的钟声和鼓声,你们难道不知道寺院有晨钟暮鼓一说么?”宋二狗听到,得意洋洋的秀了一把自己那仅有的一点知识量。

    记者们一听,老脸一红,有的记者叫道:“知道是知道,不过很多寺院因为居民投诉扰民的原因,已经取消晨钟暮鼓了。没想到你们这里还能听到,而且,这声音竟然如此好听。”

    “如果晨钟暮鼓都是这种声音的话,我只能说,那些投诉的人脑子有病。”有人嘀咕道。

    “那你想多了,我听过不少钟声鼓声,那些钟声鼓声可没有这里的好听。”有人解释道。

    这么一开头,不少人讨论起了钟声鼓声,同时也对一指寺有了第一个明确的印象,这是一个拥有好听的,发人深省的钟声和鼓声的寺院。

    就在大家讨论热烈的时候,有人喊道:“方正住持来了!”

    众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在山上冻了大半个晚上,终于看到正主了!于是一个个伸长了脖子,高高举起摄像机,想要拍摄第一手资料。

    虽然方正也上过几次电视,想要找他的影音资料也不难,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方正的出现,可是担负着拯救华夏中医的使命。这要是炒作好了,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当然,记者们也清楚,方正出不出来,中医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凋零的。中医就好比一棵茂盛的大树,在古代的时候那是根深叶茂,参天而立。只不过最近这些年因为许多因素,有自身的故步自封,也有外来的打压,国人的漠视,国家没有注重的种种原因,使得这棵大树开始凋零了。几乎每天都会掉下两片叶子……

    而这次的三圣手战败以及一大批医生的战败,就如同有人在这本就所剩不多树叶的大树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哗啦啦的落下一大片,加速了大树枯死的速度而已。纵然如此,中医也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但是,这无疑是一个警告,是一个信号,让全华夏的人都注意到了中医的窘迫环境。也第一次将所有人的心拉到了中医的位置,体会到一种文化即将消失的痛苦!那是文化在消失,那是荣誉在消失,那是尊严在消失……那种痛,痛彻心扉!

    更恐怖的是,人们惊恐的发现,一直没有注意的中医,不仅仅是凋零了,而是已经到了一种病入膏肓,几乎无法挽救的地步!一个断了传承,丢了无数秘方典籍的中医,赚不到钱的中医,学起来无比繁琐导致没人学的中医;面对蓬勃发展的西医等医学,如何竞争?

    众人忽然发现,中医凋零似乎是一个误解的难题!

    事实上,如果方正自己跳出来,估计也没人搭理他。但是有三圣手和一群名医的推荐,那就不同了。这些人的能量,足以将方正推到足够高的高度,让所有人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同样,如果他再失败了……信任并非是无穷无尽的,一旦信任消失,也就意味着不可逆转的毁灭!所以,此时此刻的方正,说是中医的希望并不过分。

    方正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本以为第二次讲课,来的人不会太多。结果却来了这么多人!黑压压的人头,看的他头皮发麻,赶紧用天眼扫了一眼,看看有没有倒霉鬼会掉下去,让他捡个漏。可惜,看了一圈啥也没看见。

    方正排开众人,走进人群,这一次,他没有再次上演水上漂。人太多了,装逼装大了容易出事。既然人都来了,他有真材实料,还担心别人说他什么吗?

    于是方正大方的来到了人群面前,红孩儿立刻拿过一把椅子放下,方正坐下后,红孩儿就站在一边,如同童子一般。这一对师徒的颜值极高,往那一坐,就如同一幅画卷一般。

    看着眼前的这对师徒平静的模样,众人也心有所感,跟着安静了下来。

    随着第一缕阳光升起,宋玉河的心也随着提了起来,他知道阳光落下的时候,就是方正讲课的时候!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果然,当阳光落在方正的身上的瞬间,方正缓缓张开双眼,没有客套话,直接开讲!

    “医者,仁者;仁者,爱也;世人之爱,爱于亲人、友人;医者之爱,博爱于世人!因此作为一名医生,当拥有一颗博大宽广的胸怀,而不是故步自封,只看眼前。自古以来,医不分中西,后面的中西之分,也不过是人为划分而已。同为救人之法,何必分东西,分高下?何为一家,救人济世,岂不快哉?……”

    方正洋洋洒洒的说了几句后,开始入正题,讲起了多种医学,包含了中医、西医以及其他国家地区的医术的原理,然后往前推,或者往后推,推出的结论,无不显示,这些医术要么同源,要么走向共同的终点。证明了他说的医法同根,无需划分东西。随后又以病例来解答,这些医术在各种疾病的配合之法。

    听到这里,许多医生的眼睛都亮了。前面的话,他们可以当做套话,不是太在意,看方正的眼神,宛若看一个神棍。但是当他们发现,很多棘手的疾病,通过多种医术的配合后,竟然可以如此简单的解决后,一个个顿时将方正奉若神明!

    上面一个个听的两眼放光,如饥似渴。而站在山路上的听众则苦逼了,方正的声音实在是不大,经过寒竹屏障阻隔后,传到他们耳朵里的声音就更小了,再加上西北风呼号,那就更听不清楚了。再加上,里面的人一言不发,一片沉寂,也没有个回应和掌声什么的,他们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到底咋样,方正讲的如何。

    既然进不去,听不清,再吹着冷风,心中不免有些郁闷,憋火。

    听了一两个小时,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有人不爽的道:“那和尚说啥呢?说是讲课,也不带个麦克风、音响来。他是诚心不想让我们听吧?”

    “里面连个掌声都没有,不会是都被他讲睡着了吧?”

    “没准真睡着了。”

    “这和尚怕是不靠谱啊。”

    “要不是人多堵住了山路,我真想回家了。”

    “我也是……”

    众人正议论着呢,山下忽然传来骚动,有人叫道:“嫖娼的带着他私生子来了!”

    众人刚开始还没听明白怎么回事,什么嫖娼的?什么私生子?

    一个个垫着脚往下看去,刚好看到朴昌明带着朴铭岱缓缓走了上来,不过走了没多远,就被人群堵在了下面!正在和前面的人理论着什么,可惜,根本没人给他让地方。师徒两个只能堵在那,跟着吹冷风。

    众人见此,嘿嘿一笑道:“让他们进来,堵在中间,一起冻着。”

    此话一传出去,立刻有人响应,朴昌明可不知道这些人怀着什么心思。以为这些人想开了,就黑着脸带着朴铭岱往前走,结果走了十几米,身后的人合围了,前面的人又不让路了。朴昌明和朴铭岱愣住了,这是啥意思?

    朴铭岱连忙和前面的沟通,结果前面的人根本不让。朴铭岱想退回去,后面人也不让路,于是师徒两个被卡在了中间。朴铭岱争论了一会,就被朴昌明拉住了,这个时候,和别人争吵没有任何意义。只能等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中,山下有人送上暖手袋,四周的人一人一个,暖呵呵的聊着天。

    而朴铭岱和朴昌明则冷的在那打哆嗦,朴昌明还好,闭着眼睛,虽然冷,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丑态。依然保持着大师的风范,看到这一幕,边上的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不过,他们马上又有新花样了。下面的人下山去弄了热水,一个个喝热水,用着暖手袋,刺激着里面冻的打颤的两个人。

    又等了一会,朴铭岱终于受不了了,大吼一声:“方正!我们来了!你有本事让我怀孕,就没本事和我们应战么?”

    朴铭岱是脑子一热,热血上涌,扯着嗓子吼出来的!这一嗓子,那叫一个洪亮啊,喊完了,朴铭岱就后悔了!意思是这个意思,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啊!

    果然,这一句话在山间回荡,直接传到了半山腰上!

    只听那声音不断重复着:“方正!我们来了,有本事让我怀孕……”

    后面的声音已经听不太清楚了,因为整个山上的人沸腾了,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句话,掩盖了后面的话。

    正在讲课讲的兴起的方正,突然听到这么一嗓子,顿时愣住了。别人不懂这话的意思,但是他懂啊!可是问题来了,别人不懂啊!这是要出事啊!

    果然,方正一停顿,下面的人也从沉浸中醒了过来,刚好听到那一声回音,然后一个个面带古怪的看着方正,仿佛在说:“大师,原来你是这种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