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画兽

第816章 老太太

    女人晕了过去,那帮人还不罢休,还想殴打女人,可那个老太太说道:“都停下吧,再打也没有意义,真要是她死了,咱们就不知道那个老道士去哪儿了。”

    这句话看上去是给女人解围,不让女人继续受到伤害,可那老太太可没那个心思,我一听这老太太的口气,当时心里一冷,这个老太太怎么可能这么温柔,越是表面上原谅她,背后的滔天巨浪就是越是汹涌。

    “把她扒光了,拴在小广场前面的那个柱子上。“她用很淡然的语气说道,”这女人肯定不承认是自己干的,别担心,女人肯定是注重贞洁的吗,杀杀她的锐气,到时候自然就怂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老太太,怎么可能,同为女人,这个老太怎么这么恶毒,而且她这番话说的风轻云淡,仿佛像和人打招呼一样自然。

    这就是人性丧失后的面目。

    这一刻我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不是仿佛,是真的听到了。

    我有印象,最初进入这场梦境时,我曾经看到女人带着楚唐宇回家时小孩子在楚唐宇家乱跑的情景,原来只是几个巴掌的事情吗!

    我没想过竟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小事儿而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这老女人真是十足的心机婊!

    人们显然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他们被女人的言论影响,直接把女人的衣服扒光了,人们沉默着把女人的身体举起来,把女人送出门外,他们的目的地很简单,就是把那个女人送到小广场那里。他们只是在发泄怒火,甚至都不去动脑子想一想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人们把女人绑起来,像最开始吊楚唐宇那样把女人给吊了起来,做完这些之后,他们显得有些累了,老太太见众人都这模样了,也就不多加干预,说道:“老道士肯定会回来的,他不是说过吗,咱信他的话。”短短安慰众人后,她变出一张恶狠狠的嘴脸,对着女人说道:“像这样的恶心女人谁也别惯着,早晚得有她好受!”

    愤怒可以传递,人们都被激起了怒火,可他们还是累了,怒火没燃烧一会儿就熄灭了,人们走的走散的散,没一会儿,小广场只剩下一个人,那即是那个女人。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想立刻退出这场梦境,我想我已经到了自己的忍耐极限,我受不了了。

    面前是冰冷冰冷的绝望感,我无法解决这场掺杂着恶意与猜忌的争斗,这场争斗还在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视野一黑,紧接着所有的场景都黑掉了,直到一片漆黑。

    我以为这场梦境终于结束了,虽然无法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可我还是明显的懈怠了,我想醒过来,我实在太累,不想再继续看。

    “啊啊啊啊啊!”

    一声绝望的吼叫声刺穿了黑暗,紧接着,我听到挣扎声,那女人醒了过来,紧接着,我的视野从黑暗转化成光明,我没有躲开这场梦境。

    更诡异的是,这场梦的观察者是我,可看到这场梦的却不仅仅是我,还有别人。

    那个鬼吗……

    我想起自己手中的那块长生锁。那东西不是普通物件,如今我睡过去看到这个梦境,就是因为这块长生锁。

    我曾经在楚唐宇的身上发现过那块长生锁。

    “长生锁”也在看这场梦境。

    我感到彻骨的寒冷,可我无法做出改变,这是我最难过的地方。

    视野再次清明,我也再次看到那个小广场,小广场上,女人无力地挣扎着,这一天有不少男人围着小广场,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女人挣脱不开,这个结是死结,越用力系得越紧,女人感到人生中最大的耻辱,越是耻辱,越是无法得到解脱,她终于意识到这群人就是一群牲口,顿时眼睛流出泪水来,那双眼睛挣扎着,脑海里多年人们的欺辱统统聚到脑头,每个场景都是屈辱与恶心缠着的纯粹恶意,她绝望了,那双眼神最终还是失去了神采。

    那老太太有心眼,害怕女人死在这儿,把事情闹大,等到中午的时候,就叫两个壮汉把女人从柱子上弄下来,然后给她披上一身白衣服,把女人晾在原地,人们就散了,临走时,那两个男人还猥琐的和对方讨论女人的手感如何,以后要不要玩玩女人,那老太太也是一脸轻松得意,仿佛自己的仇给报了似的。

    女人已经彻底迷了心智,完全没有任何人性,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只是一团行尸走肉,她的脑海中忽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意识,只有神能保佑她,只有神能帮她除掉恶人。

    她不去上学了,也不去楚唐宇家里看他,只是偷走楚唐宇家里的那块长生锁。

    她把那块长生锁当成至宝,每次供奉都要双手合十,握住那块长生锁,在她的眼里,那东西就是她全部的希望,她现在才如此疯狂地喜欢长生锁,她在家里供养神明,开始是每天都要跪拜七八个小时,后来她甚至不吃饭,没日没夜地叩拜神明,希望神明能带她解脱苦厄。

    说来奇怪,再也不进食的她,不但没有饥饿感,而且也没有消瘦,只是那神色早已苍老,而且仿佛一夜苍老了几十岁,头上渐生华发,脸上皱纹细密,人们已经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一个月过去人们甚至都忘了这个人是谁,偶尔提起,便是一阵嘲笑。男人说几句猥琐的黄色笑话,女人则是嗤之以鼻地说是*。

    唯独老太太,那老太太偶尔有几次想进来看看女人什么样,她害怕女人报复她,可现在一看,这女人哪里还有半点报复心,已经活脱脱是一个疯人,老太太大喜,美滋滋地离开了庭院,从此之后,女人在外面的称呼便是疯女人,臭疯子。

    人们也不再搭理她,甚至刻意避免提起她,这里的人还是信鬼神的,少招惹成天与鬼神打交道的人,人们都懂这个道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