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画兽

第729章 逃跑

    我看着何云的身体,何云也在用那两个窟窿看着我,明明外表是死尸,动作幅度僵硬,几乎处处都不行,可那人绝对的自信依旧能从这虚伪的壳子里冒出来,我讨厌那股自信,那股自信便是我绝望的来源,只有击破那股自信,我和陆丰要才能得以脱身。脑袋,脑袋,就是脑袋好了,我来攻击他的脑袋!

    在心里发出最后的怒吼,我三步并两步地朝前走过去,同时将恢复好的那只右手用力伸向何云的脑袋。

    那微笑没有停止,似乎是凝固了,也似乎是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心,我的脚步走得太急了,两三步走到何云的面前时,我的身子已经无法调控地向着前方倾倒,我无法恢复自己的平衡,只求能把手钻进何云的大脑,搅乱他本来就所剩无几的*,我们之间的恢复速度,我肯定占在上风,如果我这一招成功了,那么我们恢复速度的比拼将会不可逆转的压倒在我这边,到时候我们都晕过去,最先醒过来的肯定是我,我恢复身体后立刻赶往陆风妖那一边,带着他逃跑,这便是我现在的目的。

    与何云的战斗中,我和陆风妖都在有意地强行把何云的水平拉低到我的地步,然后用最笨重的方法来比拼胜利与失败,那就是恢复速度,在这方面,我有信心,很强的信心,我想,我要赢了。

    我的手指触摸到何云的眼眶,食指和中指分别插进两个眼眶中,持续深入,只要成功搅乱何云的*,为身体的恢复带来更多时间,这场战斗就算是我赢了。

    胜利在望。

    这是我现在对局面的一个相对客观的判断。然而我还是低估了何云,我低估了他很多方面,也包括他的心思。

    一只手冷不丁地出现在我的胸口处,更确切的说,他直接捏住了我的心脏,槐树心冷不丁地被一握,整个身体都精神了一下,我的命脉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掌握住了,而对方的手段,只是因为他比我快,他的恢复速度没有我快,但对方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恢复一只手上,以静待动,等待我一边消耗力气,一边全力去恢复自己的手,等到必要的时机,这只手鬼魅般突出,他的恢复能力还是不如我,所以握住我的心脏后,那只手便不能再动了,可是我正在前倾,正要摔倒,心脏被牵制住,而我的身体正在向前倾倒,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继续前进,我猜想,这颗槐树心被剥夺后我的下场是什么,我不会死,也不会失去槐树心的恢复能力,因为数次的磨合,我的槐树心早已和身体融为一体,但失去这颗槐树心后,我的恢复能力会衰减,直到我下次再恢复出一颗槐树心为止,我的恢复能力都会变得异常缓慢。

    这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在对方上,槐树心在他的手上也会起到恢复的作用,那家伙不是傻子,如果等到他有力气了,用意念去吸收这颗槐树心,他肯定是不会也变成拥有槐树心的人,但是会因此恢复得更快,更有效果,这要是让他得逞了,我和陆风妖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心里苦涩,身体却不听使唤,绝望的情绪再次滋生起来,我的视野正在向下移动,时间似乎在变慢,慢到整个世界都要寂静下来一样,我的两根手指顺利插入何云的眼眶里,*子被我的两指大力地搅动着,何云身体僵硬,没有任何反应,同一时刻,我的心脏被撕扯,越来越厉害,那种失去凤凰血后的失落感在这个场景上再次出现了。

    我闭上眼睛,心中一个无声的撕裂声淡淡传过,似乎并没有太多痛苦,然而我已经知道,我的槐树心被剥夺了,整个被撕扯下来。

    我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趴在干涩的泥土上,恶心的黄土被扑出一团烟雾,模糊我的视野,我无力地小声咳嗽着,倒在地上,等死。

    完了。

    真完了。

    交给时间,时间一到,就是死期。

    我想要抬起头来望望何云,然而我动不了了,索性也不想再看。

    失去槐树心的我意识昏沉,马上就要昏睡过去,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我都陷入一个巨大的重伤状态中,连续的透支让我无法继续支撑下去,我闭上眼睛,再过几秒,我就睡着,至于什么时候醒过来,不知道,醒来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不管了,死就死吧。我已经尽力了。

    晕倒前的最后五秒钟,我听到了三个动静,那三个动静意义不明,我也没有意识去思考那三个动静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晕倒前的第一个动静,是脚步声,踉踉跄跄的脚步声,朝着我们走过来,不知道是陆风妖还是*,走得很慢,很累,也很认真;第二个动静是抽出长剑的声音,咔嚓一声,砍断了什么;第三个动静出现在我的身上,我的胳膊被拽起来,搭在某人的肩膀上,接下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经历了精神透支,身体燃烧,槐树心被挖掉的一系列状况后,我终于还是没有坚持住,完完全全地晕了过去。

    ……

    ……

    醒来时,我睁开眼睛。

    夜空,又是恼人的大雾天气,夜色朦胧,不辨方位,第一眼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阴川,还是人间,自己死还是没死,我只看到了一片夜空。

    身体很麻木,很难控制,不过那都是身体恢复的副作用,自己稍微缓一缓,慢慢得就好了。

    我试着动一下胳膊,动一下腿,嗯,没有问题。身体被再次修复好,应该是完整无损了。

    脑海里渐渐回想起一些记忆,之前惨烈的战斗影像以画面的形式在脑海里走动,我茫然地回忆着,无神的双眼渐渐清晰起来,我想我大概知道我之前经历什么了。

    想起之前的战斗,想起自己又是被挖心,又是被烧身,这种虐待式的战斗方式我现在想起来真实冷汗直冒,不过可喜可贺的是,我们好像安全了。

    我坐起来,看向四周,这又是另一个陌生地段,周围的环境比较陌生,不过还是在山区里,茫茫大山可不是说走就走的,况且是我和陆风妖两个该死不死的人,简直难于上登天。

    陆风妖呢?

    想起这个人,我不禁回忆起自己晕倒之前的那一系列的动静,现在想来,其实第一开始我感觉是*,他肯定没死,肯定没那么容易死,他的情况很诡异,当然肯定也受到了血蛇的干扰,所以他来杀我,不过被陆风妖干扰了,陆风妖可能是抵挡住*,而且还把何云的胳膊给砍了下来,面对*和何云,陆风妖在将死之际还能爆发出战胜两人的实力,很厉害。

    我之所以能这么快苏醒过来,肯定就是陆风妖帮我把那颗槐树心抢了回来,然后安回了我的身上。

    伸手抚摸心脏,果然里面的槐树心正在跳动着,凝结一颗槐树心需要的时间有多长,至少得半个月吧?我能醒过来全都仰仗着陆风妖的帮忙。

    我回头看向陆风妖。陆风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他侧倒在地上,身上的血液没有流出来,伤口结痂,似乎被灼烧过似的,他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治愈自己的伤口,只不过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看来是动了真格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