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画兽

第728章 爆炸

    我奋力抱住何云,何云正是无法收手的时候,画兽不同于普通的画画,精神集中在笔上,力气也用在笔上,那家伙花了百分之八十的力气在画,陆风妖的突然起身又分散了他的百分之十的力气,那么接下来他能应付我的只有剩下百分之十。

    一个浑身凤凰血即将爆炸的槐树人,面对一个只剩下百分之十精力的阴神派少主,谁会赢呢!

    体内的凤凰血流速加快,整个身子的温度陡然飙升,何云凡人之躯不可能战胜这种热度,刹那间贴着我的身体的皮肤被直接蒸发干净,我的身体爆发出强烈的炽热感,还远远没有停止,强烈的温度在体内熊熊燃烧,由身体外部包裹,整个身体变成与*一样的水准,几乎片刻就能把何云给炸成肉块。

    “你死定了!”我对何云说道。

    何云的身体已经被烫化了一部分,他的眼神从惊讶变成莫名奇妙的表情,奇怪,一个人被这种场景袭击到肯定会很惊讶,愤怒,恐惧,可何云只是一开始惊讶了一下,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另一种情绪,可这种情绪,起码不是恐惧。

    从他的眼珠里,我看到自己身体的影子,我的眼睛变得通红,皮肤变成更为浓烈的深红色,看模样早已不是正常人的范围,何云应该知道我马上就要被引爆了的情况,为什么还是这样风轻云淡的模样?

    “忘了告诉你了。”何云的表情重新回归平静,他说起话来不咸不淡,所有的音调都保持在正规且方正的水准上,与*相比,何云显得冷静太多,冷静到我都无法看准他的实力。

    什么?他要说什么?

    我动念,将凤凰血的热度提高到自己能达到最高的温度,皮肤开始裂开,细细的裂痕透发出强烈的照耀感,我身体内的热度在槐树心与凤凰血的共同作用下达到巅峰阶段,一秒钟我就把他炸成肉块!

    “我可以活一千年,就是因为我肉身不腐,神志不昏啊。”说完,何云淡淡的勾起嘴角,那淡然是所有敌人面对何云时的绝望,也是战局失败的开端。

    我神情一冷,登时脑海里出现一股强烈的挫败感,我的身体不可逆转的开始爆炸,可我却没有丝毫成功的兴奋,脑海里只有茫然,以及隐隐的被欺骗的感觉。

    一声巨大的响声传响在整个茫茫山区之中,巨大的滔天的火浪直扑天空,正片山区,无论从哪个方位,哪个角度都能看到这场火焰的爆发,低沉而剧烈的声响扩散开来,如同一层巨大的结界,随后而来的便是无力感,后续的无力导致爆炸没有得到相应的反馈,最终沦为昙花一现,悄悄地又没有了声息。

    我双脚支撑不住,马上就要跪在地上,这下意识再也支撑不住了,就算眼前是敌人,我也没有力气去面对这个敌人了,我很困,我要沉睡一段时间。

    此时的我浑身上下都是槐树血与凤凰血混合的痕迹,看起来很恶心,受到爆炸影响最大的首先就是我,我的胸口被完全炸开,皮肉外翻,内部被火焰烧得空空荡荡,血液所到之处都是熟透了的血管,整个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位于胸口的槐树心没有受到影响,准确的说,是受到了影响,但立刻恢复了过来,如今功能完好,也只有这个心脏功能完好,毕竟身体所有部位的恢复,心脏是最快的。

    我重伤不支,连喘气的能力都没有,精神被痛苦到麻木的感觉占据着,我意识不清,竟然艺术家分不清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现实,连自己在哪儿,到底在干什么也一时间忘记了。

    槐树心催动血液流转,身体进行恢复,我将死不死,随着槐树心的重新运作,我的眼睛最先好转了一些,我下意识地抬起头,望向站在眼前的那个人。那人被炸的整个胸口不剩下什么,一条胳膊直接被炸飞,身上仍然在燃烧,被烧灼产生的味道扑入我的鼻腔里,告诉我眼前发生的的的确确是真实的事情,那人只是一条尸体,站着的尸体。眼看着这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除了尸体还能站着之外没有任何作用,我多少心里安生了一些。

    我的安生不是杀死这个人,而是能让这个人暂时失去行动能力,我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我给得逞,我也算是清楚了自己和何云的差距,没法比的,以现在什么都不剩下的我来对抗何云,没有胜算。

    何云的脸部被火焰烧灼,皮肤早已被烧成灰色的碳质,爆炸过后,我与何云所在的地方掀起一片飓风,飓风把我们都要吹飞,好在我们的身体都已经千疮百孔,风没法带走我们,虽说是风助火势,但是我和何云身体外层的火焰并没有随着大风而进一步的生长,只是大风吹走了我身上的破烂,也吹走了何云脸上,身体外包裹的这层灰质,大风过去,何云狰狞的脸部露了出来,那是褪去面向的狰狞面孔,颜色诡异的肌肉纤维好不体谅地暴露在外面,眼睛只剩下两个窟窿,没有眼珠,那个尸体是一座失去了窗户,失去了墙纸,失去了地板,失去了所有粉饰的高楼,一切都在往最本质的方向回转,那人是何云,那人是人,那人是尸体,那人还活着。何云,正在死,也正在复活。

    我亲眼看着何云的身形变化,他僵硬地低下头俯视我,牙齿蠕动,嘴角微微勾起,那形象十分可怕,我几乎要窒息,倒吸一口冷气,却也吸不到什么,我的状态和他差不多,比起他,我甚至还要狰狞。

    我……失败了吗?

    何云仍然保留意识,而且貌似他的意识比我清醒多了。他的身体……似乎也在恢复当中!?

    发现了这个特点无疑是在绝望上增加一层更为浓烈的毒药,然而我早已麻木,就算何云还有很多手段,也不过如此,最多是把我和陆风妖杀死,然后呢,他用多少手段都是把我们杀死,我们都打败不了他,那么我还在意他的手段吗,没什么用,结局已定,没有可以遗憾的了。

    我的腿部正在修复,虽然外表上修复得差不多了,但里面的血管还是没有恢复成功,我移动不了,现在可不是什么安分等待恢复的时段,就算很痛,就算失去控制,随时都会发生意外,就算我的每一步都在对方的算计下,随时被对方将死,就算我的这一步也在他的算计之内,我也得拼着命向对方走过去。

    意识朦胧,握成拳头的手时而紧绷,时而溃散,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身子后摇,前倾,随时都有可能摔在地上,我若是这次也摔在地上,恐怕我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我要尽力维持好自己的平衡,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我的极限。

    对准何云的脑袋,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了,我不想再磨蹭下去,速战速决,就这一次,我要完全把何云的脑袋给扯下来,脑袋扯不下来,就扯他的心脏,我看他还怎么恢复。

    何云的身体在恢复,但他的恢复没有我千年槐树心的恢复强烈,我清楚的认识到一个道理,经过这一天身体数次的恢复与磨合,我明白槐树心会随着磨合次数的增加而产生更为强力的磨合效果,越是严重的创伤,越是能激发槐树心的治愈效果,我的身体正在恢复,而且恢复的速度很快,我的一只手已经恢复完毕,两只脚也快完成,我离着何云的身体越来越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