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画兽

第711章 山顶大战

    我把佛尸带到凤凰的后背上,随即让凤凰用最快的速度飞向井外,那人绘画的速度极快,等到他完全画出那凶兽并且运用起来的时候,我没准儿还真不能和他抗上,只有梼杌能与那凶兽一战,我现在要紧的是快速离开,并且驱散无关人士,避免波及到他们,这次我要将梼杌原原本本的状态释放出来,真到逼急了的时候我就把全力都用上,也不管别的了。

    陆风妖,你要是知道我现在遇到的是什么麻烦,估计你都得笑疯了,我现在帮你保着一头尸体,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提前给它念往生咒啊,你现在还有大把的机会,你可得努力。等你来了,我也算解脱了。

    我在心里如此呐喊着,心中也有意先把胡静他们送出去,我没有办法了,这家伙看似已经完成了凶兽的绘制!

    下一刻,我驱使着凤凰,载着佛尸飞出门户,门户也巧合地正在关闭,我和佛尸出去后门户正好完全关闭,我不敢留给自己一个喘气的机会,因为我清晰地感受到周围空气的震动,那股震动是我不曾遇到过的,最初绘制便有这样的气势看,恐怕不是好对付的。

    凤凰仰起头来朝天一叫,同时身形加快,翅膀挥动之间,凤凰将要振翅飞上井,这个时候凤凰身形一停,紧接着被狠狠地拽下来,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冰冷感,随后,大脑充盈着一股几乎窒息般的恐怖感,我忍不住加速呼吸,凤凰体内的血脉正在因为紧张而暴动,那怪物只是一两秒的时间,从怪物的肚子直接冲刺到井底,它很狠绝地把凤凰的脚步给拽下来,受到如此的控制,凤凰想要飞高也飞不高。

    糟了,被拽住了!

    这无疑是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坏消息,我赶紧催动凤凰向上飞动,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怪物站着身子,一只手立刻抓住凤凰的另一只脚,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只前爪就开始发力,大脑精神一紧,我动用凤凰血脉,在最后一刻以凤凰为引子进行引燃,同时意识离开凤凰,快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那佛尸先放在一边,保命重要啊,我现在是灵体,那凶兽不能把我怎么样。

    一声剧烈的如同地震般的响声震撼了整座大山,山石翻滚,气浪滔天,那井口被炸得粉碎,回到身体之后,我的身体和胡静都被气浪震得飞出几十米,轰到半空中,我可没有闲情感慨,进入身体之后催动阴神笔召唤黑狏,意念一动。黑狏出现在现实中。

    “先把胡静带走,朝着山下走,别回头、”

    对黑狏如此叮嘱道,我把身边的胡静扔给黑狏,黑狏乃是能在阴川河水中玩耍的妖物,自然也不会尊重自然法则,在空中灵巧的一变向,身体调转把胡静扛在肩膀上,飞身在空中游动般的向山下飘去。它的速度很快,我一点都不担心它会被那疯狂地怪物袭击,因为这里还有我在照应着呢。

    这么想着,我挥动古剑,用力向前挥动,有一种预感是经过多次生死之间的危机引导出来的,我的估计没有偏差,前一秒前方还只是稀薄的空气,天空中大量的井石碎片,鼻腔中浓重的血腥味,忽然,一瞬间,所有的事物都在静止着,而那头怪物冲刺出进口,看到我的那一刻,还没眨眼,那怪物就像瞬移一般地出现在我即将挥下来的剑身对面,正面硬撼我的攻击,我只觉得大脑被震动得几乎麻掉,全身都快废掉了,然而我的槐树心在艰巨时刻也开始发挥巨大的作用,心脏高速运转的情况下身体发生超强的恢复能力,上一秒还被击溃,下一秒就能安然无恙的复苏,怪物的实力太强,我被震飞了出去,我运出阴神笔,在空中毫不犹豫的开始绘画梼杌的模样。

    那阴神派的人是被我激怒了啊,看样子是真的想杀死我,终究一场夺宝的游戏还是要往着生死相杀的结局发展,亏我还犹豫了好一会儿,想着杀不杀这个人,没一会儿就开始恩将仇报了啊。

    梼杌在我坠落的过程中绘画好,一声苍天怒吼,梼杌强势加入战局,一落地,整座山都有微妙的颤动,比起梼杌,那怪物似乎不占优势,个头小,看上去也没有梼杌那样张狂的霸气,实际上两者绝对分庭抗礼,我落在远处的草地,险些摔出山顶,挥动古剑朝着那个人跑去。

    两头巨大的猛兽正面硬撼,巨大的气浪在两者的斗争中不断回荡,我无法近身,而是远远的在边界寻找那个阴神派的人,四脚兽应激反应,将我的身体包裹上一套由槐树心做出来的战甲。大战在山顶之上正式拉开帷幕。

    对付这个人绝对不能用复杂的东西,把一切复杂的因素都简化成一种方式,那就是直接硬肛,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我的槐树心是一个巨大的支撑,如今这场战争只能把它往久了拖,我已经知道这座山的情况了,就算不知道也大概能猜测出来,再过六七分钟,这座山应该会降落在湖水旁边,我要把战斗延长到六七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利用槐树心和他死磕,等他手段都用尽了,我再把他给制服,这样就行了。

    目前能想到的情况就是如此,我目前要紧的是先找到那个人的身影,那家伙把自己给藏起来了,我围绕两头怪物的周身竟然找不到任何关于那个人的线索,那个人竟然就像是蒸发了似不见踪影,这无疑是对我不利的局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家伙要是藏在阴暗处,冷不丁地给我来一下,我可会吃苦。

    我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手腕,原本的伤口已经悄然消失,恢复后的皮肤与周围皮肤没有什么区别,一切的证据都在消失,每一次的凤凰血都是一次消耗,也是一次拯救自己的机会,如果必要的时候,我还得用凤凰,这个阶段,不拿出全部实力是不行的,嗅觉灵敏的黑狏已经离开,如果寻求有用的帮手,只有凤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