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画兽

第709章 他要死

    那家伙说在他死之前,他要对一个人进行超度,这个情况很巧合地符合现在的情形,一个死尸,一个念咒的人,和陆风妖要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难不成这具佛尸真的就是陆风妖要做圆满的事情?

    不对啊。

    我转念一想觉得事情不是巧合就能一概而论,里面还有别的因素。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呢,佛尸跑了?还是……

    还是——

    我联想起一个恐怖但也情理之中的可能:这座山,如我所见其实是可以动的,而且可以移动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么它的位置就不算固定,陆风妖用的那张图纸上的那座山确实是他要去的那座山,那座山也确实在那里,只不过过了一段时间,那座山飘走了,然后,陆风妖就找不到了,而陆风妖还会按着地图走过去,最后只能扑了个空。

    这种可能占据的比重很大,那人对佛尸正在进行超度,而陆风妖连个门儿都没找到,显然陆风妖已经晚了,真等他来的时候那人也把佛尸给超度完了。

    可怜陆风妖,他说过自己快要死了,临死前就想把这件事情办完,没想到这件事还让别人提前截了个胡,不知道陆风妖看到这个场景会有什么想法。

    我继续观察着那个人的念咒,忽然发现此人念咒的声音变小了,身子也一晃一晃的。一会儿前倾,一会儿后仰,好不容易控制住身体,念咒的情绪就会被干扰,导致往生咒根本念不完,阴神派的往生咒看样子很长,这家伙恐怕只念到一半,他的往生咒确实有威力,刚刚对我就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我若是没有防备地听上四五段肯定连身体都回不了,直接就下地狱了。

    那人的状态在我发现有问题之后越来越虚弱,他不得不坐下来,忍住精神的压迫继续念诵往生咒,我忍不住用凤凰靠近一点,在这里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部,反正那家伙无力分身,根本顾及不到我这里,而且我也大致能抵抗他的往生咒了,毕竟我的精神能力可不是一个人随便念个咒就破开的。

    靠得稍微近了一些,我看向那个人的脸,一看可好把我吓一跳,也没过多长时间,那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在渗出血液来,佛尸果真不是凡物,居然不仅能抵抗往生咒,还能进行反噬,这家伙有点危险啊。

    我眼睁睁看着那个人流血,从流血更近一步,那人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他的皮肤开始干涸,不再有人的灵性所在,我虽然看不出来,但有一种无形的阴冷之意正在侵蚀那人的身体,从皮肤进入,渐渐深入进去,那人似乎知道,也似乎不知道,这个节骨眼他还在念咒,一点也不犹豫啊。

    赌命的事情,谁死谁生都是未知,而作为旁观者的我如果加入其中的话,虽然说不上能扭转局面,但说不定如果我援助一下的话,压在那人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就会被去掉,虽然不至于解救那人,至少还可以让那个人少点苦痛。

    我咽了口唾沫,虽然对此人我抱有很强的敌意,因为这具佛尸是让狐狸快速苏醒。我们本就是竞争的人,不应该相互帮助。

    一条人命,就死在眼前吧。

    我这么想着,注视着阴气包裹那人的身体,那本该透明无形的阴气愈发浓郁起来,渐渐现了形,用凤凰也能看到了。

    接下来再过几十秒的时间,那个人就会被阴气完全腐蚀掉,我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因为我身有凤凰火,阴气入体从来都是美事儿,但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受到阴气的侵蚀的话,会不会有一种被冰冻的感觉,那种生生冻死的感觉、

    慢着。

    我愣住了。

    这阴气若是全都灌输到那人的身体里,那人会不会变成一个新的阴气聚合体呢,这家伙貌似对阴气很苦手的样子。

    我不想在让阴气继续侵蚀那人的身体,我琢磨了一下,这人要是被阴气侵蚀后依旧保持清醒,而且还能行动的话,我需要干的事情就多了,一个我要背负佛尸,把佛尸背出这座大山,另一个我还得把这个人也处理处理,更要名的是这人还能保持清醒的话,他身上的手段可是数不出的啊,对方实力未知很有风险,我若是让他得手,自己那岂不就是把嘴边的肉送给对方吗?

    这样子可不行,我得把阴气和这个人撇清,让阴气回到佛尸里面,眼下正是这个人虚弱的时候,我好把佛尸带走,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说来这也是个大好时机。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命令凤凰吐出凤凰火,凤凰火呕出巨大的气势,一瞬间将佛尸包围,那阴气也被迫与火焰相互消融,一边减退,一边与火焰对抗,注意力集中在我的火焰中,那么我的火焰稍微慢下来一点,那些阴气也自然就会收摄一部分,渐渐地,阴气回归佛尸中,。火焰也回归我的凤凰中。

    好时机,这个时机要是错过了那我可真是傻子了。

    我驱动凤凰朝着佛尸飞过去,那个阴神派的人仍然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他眯起眼睛,看着我驱动的凤凰,血迹未干的脸上因为隐隐的愤怒而再度扭曲,血液再度流下来,旧伤未干,新伤又出,他的脸上仍然对凤凰多有恨意,我警惕的看着这个人,他显然是生气了。

    这家伙要动用自己的手段了吗?

    我观察他手边的阴神笔,那家伙目前的状态不能让他多做动作,他咬牙切齿地把手牵伸,想要画出什么,可惜什么也画不出来,我被阴气侵蚀过,对阴气有所了解,那东西先侵蚀脑海,所以我的感觉从来都是先从脑海里感到清凉,然后再是身体,那家伙身体被侵蚀就说明一点,那家伙的脑海意识已经被阴气侵蚀一遍,被阴气影响后,怎么动笔?恐怕这人没有那么强的定力,我清楚意识不清醒时的感觉,那种情况下不可能做出什么。

    这下子恐怕这个人无计可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