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偏偏只有你

第281章 发酒疯的林酒

    林酒还是不懂傅宣让她当女伴有什么意义,傅宣丢给她一个神秘的笑容,她想了一路都不知道那个笑容到底有什么意义。

    直到,她喝了第三杯酒以后。

    她才明白自己就是一个移动挡酒人!只要是傅宣不想喝的酒,她都得挡下来。

    虽然说顾氏准备的酒度数不高,但是也抵不住喝这么多啊。尤其是像林酒这样当白开水一样的喝法,她已经有些头晕了。

    傅宣正在和人说话:“张董啊,很高兴见到你,嗯,上次不记得了,应该是很久吧。”

    “贵人多忘事说得就是你啊。”

    “哪里哪里,我这是记性不好,从小就有的。”

    林酒想,傅宣不止是从小记性不好,他还有一个也是从小就有的,就是大尾巴狼,就会算计她。

    一杯酒又被递到林酒面前,林酒傻傻一笑,接过仰头一喝,一杯酒入肚。

    张董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你的女伴果然不同凡响,居然是一杯一杯喝的。”

    一般人都是抿一口做做样子,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一个人一个人喝还得了,到时候别说谈事了,能不能站稳都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了。

    林酒没来过宴会,上次去参加曼曼的婚礼还迟到了,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傅宣又不和她说。

    林酒隐隐约约听到了不同凡响几个字,她对张董一阵傻笑,然后被傅宣拉扯着离开。

    屁股沾到沙发,林酒晕晕着头很是奇怪:“怎么你不继续去打招呼了,我还能喝,真的我还能喝。”傅宣和她说,一杯酒抵一万块,她得多喝掉,争取今天多还一点。

    傅宣皱了皱眉,他不过是和林酒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她居然当真了,真的一杯一杯的猛喝。

    “好了,我没有认识的人了,你醉了。”她的酒量傅宣怎么可能不清楚,再让她喝下去估计他得背她回去了。

    “没有认识的了啊。”林酒一脸可惜,然后又抓着傅宣的西装瞪眼,“谁说我喝醉了,我没有醉,我可是千杯不醉!你,你,你不要小看我,傅宣,你不要动吗,总是晃头干什么?”

    林酒迷迷糊糊的看到傅宣的头不停的晃来晃去,她想伸出手去稳住傅宣的头,却扑了个空。

    “我和你说了不要动,你怎么不听话。”林酒嘟嘴,一脸不满,“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听我的话,这些钱我就不还你了,看你怎么办。”

    说着,林酒锲而不舍的去稳住傅宣的头,傅宣则是笑着看林酒发酒疯。

    她发酒疯,还挺可爱的。

    林酒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只知道傅宣不停的动,她很生气。好不容易砰到了他的头,他还动。

    想也不想,整个人趴到他身上吊着,还嘟喃:“你长那么高干什么,你看我要踮脚才能碰到你。”

    分明是坐着的,还踮脚,动都没有动。

    “林酒。”傅宣计上心来,突然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发酒疯吗?”一只手掏出手机,开启录像功能。

    要是林酒看到,一定会发疯。

    “什么发酒疯?”林酒不满的在傅宣的肩膀上乱噌,红红的脸蛋比苹果还红,“我明明,明明。”

    “看这边,林酒看这边。”傅宣引诱着让她看摄像头。

    林酒随着他的手势向摄像头看去,嘴里还不停在说:“我没有,我没有喝醉,你看,你看,我说我没有,没有喝,喝醉。”

    林酒指着屏幕里面的自己傻笑,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没有喝醉。

    “好,你没有喝醉,那这是几?”傅宣比出三个手指头。

    林酒摇晃着脑袋,很认真的掰着他的手指头数着,然后说出两个字:“二!一定是二!你看,这不就是二。”

    傅宣忍俊不禁,这个迷糊猫。

    “你还可以问我其他问题,我真的没有喝醉的。”林酒摇晃着傅宣的手臂,急于证明自己没有喝醉,实则眼睛都聚焦不起来了。

    “你叫什么?”

    “林酒。”

    “我是谁?”

    “我,我知道。”林酒挥舞着手指,“你是,你是死种马傅宣,呜呜呜,可是你以后就是我的债主了,要是被你知道我骂你,以你的黑心肝肯定又会说我损伤了你的名誉什么的,又要,又要赔钱。”

    让一个喝醉酒的人条理清晰的说出真的一大段话,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傅宣的脸色黑了一大半,原来他在林酒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有一点优点的黑心肝种马?

    “我有没有什么优点?”傅宣扶住林酒问。

    “没有。”林酒斩钉截铁的来了一句,傅宣的脸色更黑了。

    要是平时,他肯定和林酒算账了,可现在林酒就是一个醉鬼,和她说她也听不懂,有什么用。

    所以,他这是吃了一个闷亏吗?

    “不对,不对。”林酒又突然摇了摇头,一脸娇憨的笑了笑,“你有,你有优点的,你长得好看。”

    傅宣的脸色好了点,那是,他可是凭着这张脸成为国民少女里面的最佳男神老公的。

    “嘿嘿。”林酒嘿嘿直笑,“我,我和你说个秘密哦,当初老娘,看,看上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所以我,我睡了他。”

    说完之后,林酒像是一个怕被人发现秘密的人,她左看右看然后比出一个“嘘”的手势:“你不要,和他说哦,这件事你知我知就好。不对不对,还有小冉姐知道。可惜,他长得好看却是一个黑心肝,老是算计我,我跟你说,你以后看人不能貌相,不能,不能像我一个踢到铁板。”

    说着,林酒抱着傅宣哀嚎起来:“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惨,他奴役我,还让我给他挡酒,还,还说我醉了。”

    脑子一片模糊的林酒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抱着哭诉的人就是自己恨得咬牙的那个人,要是知道了,她肯定会哭死。

    傅宣原本恢复的脸色又沉了下去,这都怪他了?明明是她自告奉勇说能挡酒,在听到一万一杯之后就不停的拉着他到处走的。

    “他还有什么有点吗?”傅宣不信他就没有优点了。

    林酒傻笑:“有啊,我觉得他,他那里很大,比黄瓜还大。”

    还好他们是在角落,要是在人流中,林酒估计就要因为这句话而红了。

    傅宣脸上的阴霾一消而散,没有一个男人不乐意听这句话,尤其是这句话从林酒嘴里说出来了。

    傅宣盯着脸蛋红得和苹果一样的林酒,又开始引诱:“那你喜欢他吗?”

    可能是傅宣留给她的阴影太大了,哪怕是喝醉了,林酒还是分得很清:“我喜欢他的优点,不喜欢,不喜欢他的其他。”

    他的优点就是长得好看和大,林酒没心没肺的傻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酒后无忌给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他是一个整体,要喜欢就要一起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傅宣道。

    林酒偏头想了想,那嘟嘴的小动作格外的可爱,配上那醉醺醺的懵懂眼神,简直让傅宣想把她给吃了。

    怎么想就怎么做,这是傅宣一贯的行为准则。傅宣哄着林酒:“我们回去休息了。”

    林酒任由傅宣扶着自己走,她现在还在思考傅宣刚才问他的问题。喜欢还是不喜欢?

    傅宣长得决顶好看,可是他欺诈了自己那么多钱,他是个坏人。

    “我,我不知道。”林酒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她走路踉踉跄跄的,“我,我不知道啦,真的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

    “嗯,没事。”傅宣轻轻的嗯了一声,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牵着她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眼底闪烁精光。

    现在不知道没关系,以后总会知道的,不仅会知道,还会给他一个确定答案。

    亨利在后面直摇头,又是一个天真少女啊,少爷这孽一个造得比一个大,他得赶快回去和老爷说,得制止少爷的劣根性。

    一想到傅宣上次问他是不是有个女儿,她女儿才十四岁啊,一定不能被荼毒了。

    亨利去打电话了,傅宣也难得的无辜了一次,他上次只不过随口一问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

    林酒被迷迷糊糊的骗走了,刚开始她倔强的自己走着,到了后面她整个人瘫在傅宣身上。

    “我,我醉了,你,你背我。”耍起无赖来,林酒是最强的。

    不想走就承认自己喝醉了,完全忘记当初不肯承认自己喝醉的倔强样子。

    傅宣眼底闪过宠溺和复杂的光芒:“好,我背你。”

    林酒趴在傅宣身上,还到处揩油,嘴里话不停,傅宣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林酒被傅宣带回了别墅,她沾床就要睡,傅宣岂会那么容易让她睡过去,他可是被她撩得一身火。

    他吻上她的红嫩小嘴,红酒的味道加上少女的馨香,格外的好闻。

    林酒隐约感觉到有人压在身上,她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动,索性放弃,只是唔唔两声:“周连宣,你又压到我了,走远点。”

    傅宣身子一僵,眼底的欲望瞬间退掉,手紧握成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