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偏偏只有你

第280章 一辈子给他还钱

    林酒咬唇,无言反驳。这件事的确是因为她出的错误。

    现在不是错误的事情了,她得算一算她欠了多少债了。上次的五百万,加上这次经纪人说傅宣走一次秀几千万,甚至上亿。

    药丸药丸,林酒觉得自己可以放弃挣扎。

    不对,还有一个办法,她可以去碰顶级富豪的瓷,拿到钱之后顶多在牢房里待一辈子。呜呜呜,她不要。

    而且顶级富豪有谁,顾靳森?

    不不不,一想到顾靳森那冰冷的脸色和方彦的面无表情,林酒打了一个颤儿,颓败低头,算了她还是放弃挣扎比较现实一点。

    “经纪人,有刀吗?”

    经纪人还在念叨质疑景氏的选人能力,突然听到这么一句瞥了她一眼:“没有,你要想谢罪自己去八楼跳下去。”

    呜呜呜,不要了,跳楼没有全尸,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太惨烈了。

    林酒像个焉儿掉的花一样满无生息的待在那里,静等着傅宣回来宣判她的死刑。

    模特们都慢慢回来了,傅宣也回来了,他瞥了一眼脸上歇着绝望二字的林酒一眼,道:“亨利,卸妆。”

    经纪人立刻指挥着人帮傅宣卸妆,林酒咬唇站在那里被经纪人嫌弃:“你别在这里挡着路行不行?”

    不行!她都要死了,连个路都不让她挡岂不是太过分了。

    呜呜呜,妈妈爸爸,恕女儿不孝,不能给你们养老。不过你们放心,在去地府报到前,我一定会把这笔巨债还清,不让你们担心的。

    傅宣眼底满是戏谑,他到要看看,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才会和他说话。是和他哭着求情还是怎么样。

    傅宣除了来走秀之外,也被方彦发了请帖,他干脆穿着那走秀的西装,也懒得去换了。

    模特们也都出去玩了,整个后台就剩下傅宣和林酒几个人。

    见没有人了,林酒才凄凄艾艾的挪到傅宣身上,用着视死如归的语气:“傅宣,你把我卖了吧!”

    她想过了,如果把她的器官都卖了,说不定还能还上傅宣的巨债。

    傅宣差点没坐稳,他沉吟道:“你值多少钱?有谁愿意买你?要卖也得给你先找个愿意的买家吧。”

    林酒道:“我听说活体器官可以卖很多钱的,我唯一的优点就是健康,你可以把我的所有器官都卖了,我只有一个小小的的请求,能不能在摘取我器官的时候多打一点麻醉药?”

    林酒可怜兮兮的看着傅宣,她只有这么一个遗愿,傅宣不会那么残忍都不满足她吧。

    经纪人差点没笑出来,卖活体器官还钱?也亏得她想得出来。

    傅宣支撑着下巴,打量着林酒全身上下:“我为什么要给你多打麻醉药,这可是你自己要卖的。”

    这句话就是不答应的意思了,林酒怒了:“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和我之间有多少恩你自己算一算,你竟然连个麻醉都不给我打,你太可恶了!”

    这句话是林酒想都没想就吼出来了,说完之后她才想起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傅宣戏谑的眼神里她立刻僵住了。

    哦不,她刚才说了什么?

    扭头看向旁边的经纪人,林酒弱弱的问道:“你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对不对?”

    经纪人回以一个蜜汁微笑。

    林酒想找个强撞死,怎么能不按套路出牌。算了,反正她都要死了,丢脸就丢脸吧,更丢脸的应该是傅宣才对。

    “林酒,你这不是想还钱,是想要我犯法。”傅宣带着邪肆笑容,“你难道不知道贩卖活体器官是犯法的吗?”

    “我,我是自愿的。”除了这个,她真的不知道有什么能还钱的法子了。

    “自愿也不行,只有法律意识稀疏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酒瞪眼,能不能给人留点尊严?她都要死了,居然还嘲笑她的学识。

    “那你要怎么办?”反正欠的钱是他的,林酒打算破罐子破摔,他要怎么样就任他摆布好了。

    傅宣站起来,玩弄着化妆台上的东西:“你可以去和景小冉借,她一定会借给你的。”

    “我才不要。”她已经麻烦小冉姐那么多事了,怎么还能继续麻烦小冉姐,尤其是这种事情。

    而且,她有点怀疑小冉姐和顾总之间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小冉姐今天有些不对劲。

    “你确定不去借钱?”

    “确定。”要杀要剐都随便,反正她是不会去借钱的。

    “行,那就拖着吧。”傅宣点了点头,就差没鼓掌说有骨气了,“这辈子就给我还钱吧。”

    林酒一瘪嘴,她这辈子是还不清的。而且一想到未来几十年她都要还债,她就觉得人生一片黑暗。

    林酒并没有听出傅宣语气里面的意味深长,反倒是经纪人一脸骇然的看着傅宣:“少爷。”

    嗯?少爷?林酒看了傅宣一眼:“你竟然作威作福到让人喊你少爷。”

    经纪人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完了他居然喊出来了,不过林酒的话让他安心不少,没有多想就好。

    傅宣看了一眼经纪人,又看着林酒:“那又如何?我就喜欢作威作福。”

    林酒没说话,算了,她一个将死之人管这么多干什么。

    只希望傅宣可以对她温柔一点,不要每个月把钱都搜刮去了,给她留一点吃饭啊。

    “走,陪我去外面。”傅宣拉起林酒往外面走,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停下,打量了一下林酒的装扮。

    粉红色的劣质礼服,还有这画得超级难看的妆,她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亨利,去给我找身适合她的白色礼服来,真难看。”傅宣打了个响指,“先化妆。”

    林酒莫名其妙的就被按到了化妆台前,她一脸愣然的看着化妆师给自己卸妆然后飞快化妆:“傅宣,你要干什么,我化妆化好的,我这样挺好的。”她没觉得自己这一身哪里有问题,这套裙子还是她去借的,虽然是借的也快一万块了。

    “丑。”傅宣坐在化妆台的斜角处,睨了林酒一眼。

    “我不化。”她不想化。

    林酒要起身,傅宣一勾唇:“嗯?是想还钱了?”

    一句话让林酒彻底焉儿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实在是太倒霉了。

    化妆师十分快速的在林酒脸上挥洒着各种化妆品,林酒的皮肤不错,不用打多少底妆。

    亨利很快找到了一身一字肩白色礼服,是束腰的蝴蝶裙摆,纺纱的材质,光是看上去就十分的漂亮。

    “傅宣,这身怎么样?”

    傅宣看了看:“你首先要确定她能穿。”

    这身衣服可是从模特身上扒下来的,要是林酒穿不起来那就糟糕了,不要到时候弄个画虎不成反类犬。

    亨利道:“林小姐应该能穿,要是不能我把下面的裙摆简单裁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化妆就算了,还换衣服,林酒是彻底不明白傅宣要干什么了。

    不过,不明白也得乖乖去换,谁让自己欠了一大笔债。

    林酒平时都是牛仔裤白衬衫,也不怎么穿裙子,她也觉得很忐忑。那可是模特的衣服,她会不会一穿就跨了,那样的话就太尴尬了。

    所以,穿好之后林酒在里面犹豫了很久,都不敢出去。

    最终,是傅宣敲了敲门,才让林酒出来的。

    林酒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出来,刚才发型师给她简单的绑了一个两边发丝绑到后面,黑发披肩的发型,现在一出来,简直是绝配。

    柔顺的黑发倾泻在如玉一般白嫩的肌肤上,那身模特的白色礼服穿在她身上也丝毫不显得差,配上她忐忑的眼神,反而有点无辜小鹿的感觉。

    亨利眼底闪过惊艳,他倒是没有想到,林酒居然有这么大的可塑性。

    傅宣眼底闪顺光芒,他招了招手,语气温柔:“过来。”

    林酒很乖的走过去,说实话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应该不错。

    不怎么穿高跟鞋的她走路有些别扭,走到傅宣身边微笑:“怎么样啊?”

    “一般般。”论打击人傅宣是一把好手。

    不过林酒很是高兴,要知道傅宣是首模,她又不是专业训练的模特,能被他说上一般般她已经很满足了。

    知足常乐不是嘛。

    “对了,你让我换成这样是干什么的?”难不成是他需要一个高大上的跟班?

    傅宣把手臂勾起,示意林酒挽上她的手臂。待林酒挽上之后,他吐出一句话:“我差一个女伴。”

    擦。

    林酒差点崴脚,还好傅宣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一把扶住了她,不然她真的会摔个狗吃屎。

    他他他,自己的债主居然让自己当他的女伴?

    不是林酒看不起自己,而是场合不一样,这里是顾氏周年庆,自己一个籍籍无名又长得不出色的人当他女伴,岂不是拉低他的逼格。

    不,档次。

    “怎么,看不起自己?”傅宣像是能料到她所有的想法一样,对她一问。

    当然不是,就是也不能承认。

    “不。”林酒很有骨气的说了一句话,“我怕被人误会。”嗯,就是这样,和看不起没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