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偏偏只有你

第279章 宣誓主权

    可他过来看到的是什么?

    程慕言帮她揉着脚,她笑着不知道和程慕言在说什么,那娇羞的笑容以及程慕言微抬头露出的幸福神色,简直就是一对情侣!

    他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你侬我侬的一幕。

    更甚的,程慕言看到他之后还和我作出那样亲密的行为,而我居然还不躲开。

    顾靳森的话听在我耳朵里是那样的讽刺,他顾靳森的未婚妻?嗯,是我听错了?

    死死攥紧手,我脸上带着不亚于他的冷笑嘲讽:“原来顾总还记得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我以为顾总早就忘记了。”

    如果记得,又怎会那么对我,他带着如此愤怒的脸色,是完全把利用我、害了永恒的事情抛到闹够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顾靳森脸色一变,他凝视着我,唇瓣微掀:“景小冉,我们的事情自己解决。”他不想看到程慕言。

    “我们有什么要解决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我对顾靳森嫣然一笑,心里却是滴血的痛,有些事情做了就无法解决,就像有些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顾靳森皱起剑眉,我的脚踝还在程慕言手里,他拉起我的手就要走:“和我走。”

    我猛的甩开他的手,在他爆怒的目光里忍着脚下剧痛站起,脸上依旧是灿烂笑容:“顾总,你把我景小冉当什么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吗,你要记住,我们之间的”

    我顿了顿,殷红色的唇瓣里一字一句吐出四个字:“血海深仇。”

    血海深仇几个字,让顾靳森眼底迸发出暴怒,他那冷傲的表情终于破了功,黝黑的眸子深深的盯着我:“景小冉,不要牵强的笑了。”他想撕破我脸上的假笑,却又心疼,心疼得不敢动手,也不知从何动手。

    一句话,把我心里的脆弱打破,让我想立刻崩溃。

    可我不能,我不能再在他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脆弱,不能让他再有机可乘。

    “牵强?”我直直迎上他深邃的眼神,又是灿烂一笑,“我一点儿都不牵强,看清了你的真面目我很高兴,为什么要牵强。”

    看清了,可也看清得晚了,我要守护的一切都离开了。

    我想顾靳森说得是没错的,此刻的我是那么的牵强,用尽一切力气摆出的笑容却是漏洞百出。

    顾靳森幽深眼底迸起骤芒,似风雨欲来的前兆。果然,下一刻他猛的钳住我的下巴:“景小冉,你到底看清了我什么真面目?我有什么真面目?”

    我依旧笑得灿烂,眼底却是毫不遮掩的恨意,想把他千刀万剐的恨意。

    顾靳森虽然钳住我的下巴,却没有用力,我眼底的恨意让他涩然勾唇,然后便是暴怒神色。

    他并没有钳制我的下巴多久,不是他放开的,而是程慕言把他推开的:“顾靳森,你还算不算个男人?居然这么对她。”

    程慕言把我护在身后,像个护犊的母鸡一般,我想他可能不太会喜欢这个比喻。

    一向以温润如玉著称的程慕言此刻怒意勃然,瞪着顾靳森毫不示弱。

    一想到那天在机场看到我的样子,程慕言眼底卷起狂风暴雨,他想都不想对着顾靳森的脸就是一拳:“顾靳森,这是你欠她的。”

    顾靳森没反应过来被打了一拳,嘴角居然溢出了血,可想而知程慕言这一拳下手多重。

    看着他嘴角的血,我心里一阵窒息,紧紧抓着不知道皱成了什么样子的裙子。景小冉,程慕言说得对,这是他欠你的,不要心疼,只有恨。

    顾靳森呸了一口血出来,他眼底是不羁傲色,冷冷看了程慕言一眼,把嘴角血擦掉:“我是不是男人,她知道得最清楚。”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忘宣誓主权。

    砰。

    又是一拳,却被顾靳森躲开了,程慕言打到了栏杆上。

    顾靳森看着我,眼底是霸道和狂烈的占有。

    “顾靳森,你不要太过分!”程慕言又挥拳想要打顾靳森,他不准他这么侮辱我。

    “别打了。”此刻的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叫住了程慕言,淡淡的说出事实,“你打不过他的,这里是宴会,你们想丢脸恕我不奉陪。”

    虽然是舞池,可有顾靳森在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人,已经有人朝这里走过来的。

    在顾氏周年庆上动手打顾氏总裁,程慕言一定会落人口实,我不想他被人这么说,亦不想影响了他以后的前途。

    程慕言堪堪的收回了拳头,眼底的怒意却是怎么也消散不去的。

    顾靳森还是那一句话:“和我走。”他盯着我,那占有那般浓烈。

    程慕言已经冷静下来了,这是顾靳森的地盘,我们再占理也讨不到什么好。况且,我的事情也不是能拿出来说的。

    “顾总。”程慕言道,“刚才小冉已经答应了和我跳舞,真是不好意思了,恐怕她不能和你走了。”

    我淡淡的看着顾靳森,勾起冷讽的弧度:“顾靳森,你让我走我就得和你走?”我满身是血的求救的时候,他在哪里?他留给我的是一个抱着杨初心决绝离去的背影。

    顾靳森没有再说话,说不通的事情他喜欢用行动来证明。

    下一刻,他突然出手把我抱了起来,直接转身就走。

    我不停挣扎,却挣扎不过他的桎梏,被他抱得死死的。

    “顾总,就算小冉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能这样妄顾她的意愿,你没看到她现在很难受吗?”

    未婚妻三个字刺激到我,我不是一个杀害我弟弟的人的未婚妻,想都没想冲着顾靳森的手臂咬下去:“你放开我。”

    参加宴会穿得本来就薄,我力气又狠,一口下去竟然有血腥味蔓延在我口腔里。我愣了愣,却没松口。

    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怕不过也是这样吧。

    顾靳森只是微微一颤,反而更加抱紧了我,像是我咬得一点儿都不痛的样子。

    顾靳森停下了脚步,是因为程慕言的话,他眼底是不屑的深邃,唇角冷勾:“程医生觉得让她带着崴伤的脚跳舞,她就不会难受了?你这样的医生让我有些不敢去医院了。”

    程慕言脸色一变,他没想到会在这件事上给顾靳森抓到把柄,为了留下我,他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我还在不停挣扎,顾靳森讽刺完程慕言大步就离开了,抱着我直接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程慕言想追上去,却被拎着我高跟鞋的方彦拦住:“程医生,这是总裁专用电梯。”

    “那我走旁边。”程慕言想去按旁边电梯。

    “总裁并不想看到你。”方彦很是干脆的拿出自己的磁卡在电梯上一滴,程慕言竟然就按不开了。

    程慕言深吸一口气,他现在积累了一肚子的怒火。

    “程医生,我虽然不练跆拳道,但是我当过几年兵。”方彦脸上写着你不要妄想动手几个字。

    程慕言后退了一步,淡淡道:“方助理把我想得太暴力了,我要打也是打顾靳森。”他不会迁怒其他人,不管打得过打不过。

    方彦对程慕言扬了扬手,做出请的手势:“程医生,今天的模特秀很精彩,我们一起去看吧。”

    “好。”程慕言握拳的手缓缓放松,在这里至少还能得到我的消息,可出去了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程慕言被方彦带到了模特秀上,现在已经到了压轴的秀,出来的是傅宣,他穿着顾氏订做的大红西装,在一群黑色西装里简直不要太显眼,一出来就博得了众人眼球。

    只是,这西装怎么没有领带?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顾氏这款西装是有领带的啊。

    傅宣并没有被影响,他的台步很稳,风流的对着台下的妹子们暗送秋波,不,是明送。

    走到t台最前面的时候,他手在领口处一勾,那扣得不紧的扣子立刻松开,一边斜开,一股邪肆不羁却迷人不已的浪荡子弟气息立刻从他身上漫了出来。傅宣还把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在唇上微微一贴,拇指加入对台下作出了一个心形手势。

    台下女人一阵惊呼,虽然没有向普通女人那样尖叫,却也是捂住自己的心脏不能自已。

    太帅了,太帅了。

    做完之后,傅宣转身立刻,女人们恨不得大叫不要走,这是你的舞台你怎么能走。

    众人一阵感慨,果然不愧是首模,虽然没有领带却也完美的走完了这台秀,怕是很多富二代看了都想买这件衣服了吧。

    最后所有模特再出来打个招呼,模特秀就谢幕了。

    后台,林酒怯怯的站在傅宣经纪人旁边,她一脸的绝望。

    完了,完了,她这次又要在五百万的债务上多加个几百万了。傅宣让她送领带,她居然拿了皮带过来,呜呜呜。

    经纪人狠狠的剐了她一眼,如果不是傅宣反应能力够强,他首模的称号估计就要丢在今天了。

    “皮带领带都能听错,你是怎么进景氏的?还是策划部。”饶是知道现在抱怨没用了,可经纪人还是忍不住说了两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