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无宠不欢

第九百二十三章 除夕(之三)

    “小睿,木宝,我记得爹地说让你们一起去散步啊,你们怎么散步把衣服都弄湿了,还带着小草回来呢,小草的妈妈知道吗?”宁冷之笑着逗他们。

    “我们,我们是去散步了啊……”小白睿大声说着,明显就是心虚,声音越大证明他越心虚。

    至于小白睿为什么不敢跟宁冷之说实话,是因为宁冷之明确说过冬天低温低,外面草地上都是露水,沾湿了会着凉生病,也是小白睿有过这样的前科。

    那天气温比今天还要低,小白睿就在外面玩玩具,因为贪玩,又懒,不想进屋拿个凳子,就这么在草坪上坐了一个下午,也就是说他坐在草地上,草地上全是露水,衣服湿了一个下午,然后那天就成功感冒了。

    宁冷之开始问的时候他还理直气壮地就说出来“妈咪,我在玩,走不开,坐在草地上方便!”把宁冷之气得不行,转念一想想,这孩子也真是不怕冷,就这样裤子湿了衣服湿了还能在外面坐着玩一个下午,不感冒才怪,后来好了以后宁冷之狠狠训了他一顿,这才没出现这种情况了。

    倒也不是季陌尘和宁冷之偏要让孩子出去玩,但这是小白睿的小习惯,他玩不同的玩具做不同的事情会喜欢在不同的地方,季陌尘和宁冷之秉持着不去干涉孩子天性发展的原则,只要孩子不是特别的不好,就不会去管,所以才出现了那样的情况。

    今天看样子,显然不只是坐在草地上,而是滚过了吧。

    小白睿一听自家妈咪问起来,然后感受到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警铃大作,心虚地摸了摸头发,看了看吃得欢快的一无所觉的木宝,小白睿求助地看着季陌尘。

    因为妈咪和爹地教过,不能对最亲近的人说谎,而且如果弄不好反而还会伤害到最重要的人,所以小白睿在季陌尘和宁冷之面前一直是很诚实的,这也就是他刚刚为什么只敢否认但是不敢找借口的原因,眼看着自己妈咪明显已经洞穿一切的眼神,小白睿不能说谎,木宝不会说话,会说话但太单纯了估计也靠不住,只好求助自家爹地了。

    季陌尘接到了儿子求助的眼神,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帮帮儿子,结果就看到了老婆大人看过来的四肖法系略带警告的眼神,最后还是决定跟老婆站在一边,于是季陌尘装作没有看到小白睿的眼神,只看着盘子里的煎蛋……

    小白睿见求助无果,最后只能低着头,说了实话:“我和……我和木宝一起玩,后来我就跌倒了,木宝过来扑我,然后我们就闹起来了……”

    “恩,所以爹地叫你们回来吃早餐看见你们这样了吗?”说着,宁冷之瞥了季陌尘一眼。

    “恩……”小白睿诚实地点点头。

    “别怕,妈咪不会打你,但是以后真的不能再这样了,要是过年再感冒多不好?今天还是要罚一罚你们……”宁冷之想了想,说:“就罚你和爹地一起替木宝洗澡,洗完澡去看爷爷好吗?”

    父子俩认命地点点头,宁冷之这才不逗他们了,好好吃早饭,准备等一下去季家老宅看看季丛阳。

    这个其实是宁冷之提出来的,按照季陌尘的想法是,既然季丛阳不喜欢宁冷之,那就不带着宁冷之过去了,就带着小白睿去就行,毕竟为人子,季陌尘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去的,但是考虑到宁冷之去了可能又会不好受,所以是决定自己带着小白睿过去,坐一会儿就回来,团圆饭就分开吃了。

    但是宁冷之想了想觉得实在不太好,要是季陌尘母亲还在的话至少还有个伴,但现在只有季丛阳一个人了,就算这个老人在怎么刚愎自用对她有成见,但再怎么说也是季陌尘的父亲,所以她才从来不会约束小白睿去他那里,季陌尘也跟小白睿说过,可以去陪陪爷爷,但是不要随便听他的话。

    纯洁毕竟是一个传统的重大的节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只一个老人孤孤单单地过年,怎么样也说不过去,宁冷之也觉得不忍心,她没有办法左右老人对自己的成见,但是她还是愿意为了季陌尘而去努力一下,让老人感觉到自己的偏见。

    宁冷之也没有一定要季丛阳对自己的看法有多大的改观,想要他突然一下就对自己很亲热就像女儿一样,那也不太现实,更何况季丛阳这样对于家世背景要求这么苛刻的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所以宁冷之的用意只是不希望季陌尘和小白睿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和亲人疏远了,自己也应该和季陌尘一样对他尽一尽应该尽到的孝道,但是也就仅此而已,宁冷之不会去为了得到这个老人的认同而违背自己的原则,只要做到应该做的,问心无愧就好。

    疏远宁冷之提出来除夕这天一起去季家老宅坐一坐,必要的问候完了就好,季陌尘一开始不同意,但是宁冷之又跟他好好说了一下,表示自己没关系,然后季陌尘才同意的。

    后来季陌尘就打电话过去说今天要带着妻儿一起去坐一坐,季丛阳虽然嘴上说着带宁冷之过去干什么,是过去给他添堵吗,但是语气还是有些松动,毕竟老人嘛,谁又不想看着儿孙过得好呢?

    等季陌尘和小白睿折腾着,帮木宝洗完澡了,这一家人才收拾收拾换衣服,准备出门,木宝也想去,眼巴巴地看着小白睿,一直跟着一家人来到玄关这里。

    小白睿换好鞋子,连忙蹲下去抱着木宝说:“木宝乖乖在家,我们看了爷爷就回家了,要听话哦……”

    季陌尘和宁冷之看着这紧紧相拥不舍得分开的一人一狗,无声笑了,等到木宝理解小白睿的话了,乖乖坐在一边看着他们换鞋子,然后摇着尾巴送他们离开。

    小白睿在后座上还在向外面的木宝挥手再见,宁冷之好笑地说:“好了,出发了,很快就回来了。”

    小白睿这才收回手,一家人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