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幽谷仙踪

第八十八章 重修于好

    从刚进城一直到客栈落脚,窦扣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祈山此次众多弟子一并下山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拜师大会需要比试的算窦扣在内总共二十八人,分别由隋何带九人前往牡丹城,龙幽潜带九人前往余城,剩下十人则随辜子淮入落孤城。

    就是这么巧,窦扣迷迷糊糊一路跟着大队回到了这个让她说不上是家乡却又充满亲情和童忆的地方。

    原本是两人一间客房,可这一行人就窦扣一个女子,理所当然独占了一屋。

    她把行李放下,走到窗边推开望了出去,楼高视广,城景尽收眼底,奈何物是人非。细细想来,那时她极少出门,匆匆外出也从未认真看过城里的一街一巷,难怪找不到熟悉的感觉,反倒是那刻在心底的影子,明明是回忆中最为温暖和深刻的部分,如今睹物思人,却又蒙上了一层不堪的过往。

    季大哥,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对小扣子……

    突然一阵阴风扫脸而过,掀起了她的鬓角发,窦扣闪身退了两步,警觉地看向床帘突然放下的卧榻。

    “何方高人!?”

    帘后斜躺之人修长身形若隐若现,一清美男声随之而来。

    “美人不必惊慌,本仙只是来会会相好的女子。”说完伴了几声轻笑。

    窦扣越发觉得耳熟,猛然一惊,哭笑不得,三并两步冲过去想都不想直接掀起帘子,吼道:“你要吓死我吗?嗜鬯。”

    “没意思。”

    嗜鬯坐直起来,鼓瞪着眼睛。

    窦扣却欣喜不已,“你怎会在这?”

    好几月不见他,心中很是想念。

    嗜鬯嘴角一掀,逗她道:“冥冥之中注定我们在此相遇。”

    窦扣捶了他肩膀一拳头,“说正经的,大叔不是罚你下山历练吗?难道……”她突然想到某个人,窦扣伸出食指,“啧啧啧……你该不会一直都在城里和戚怪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吧。”

    嗜鬯露出受伤的表情,“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如此不务正业,耽于享乐之人?”

    窦扣耸肩,“那你做何解释?”

    嗜鬯伸出手戳了戳她的额头,“小丫头片子还会管我的事了。这不有瘟疫呢嘛,仙尊一早便让我下山查源头,才在此逗留。”

    “那查到了吗?”

    “查到我还在这干嘛,查到还接二连三那么多人被传染啊?”

    窦扣揪起眉,“刚进城的时候,护城河和林道边好多临时搭建的安置棚,不过尸体比活人还多,看着甚是心酸。”

    “幸得你们有功法护体,不然非得被城外那些感染之人活剥了不可。”

    “有祈山结界,他们近不了身,只是这一路看到的景象颇为心惊,难免不畅快,难道连个给病人送食物的人都没有吗?”

    嗜鬯无奈道:“活不过五日,送了也浪费,再说没人愿意冒险。”

    窦扣看着他,“你不是可以吗?这些日子在城里,你为何不去帮帮他们?”

    “我又不是菩萨,才不管这些麻烦事,万一弄脏了我这一身云锦多划不来。再说了,我是仙,插手凡界生死乃是大忌,如果哪一个病患吃了我送的食物,本来会死的结果不死了,那不就犯天规了。”

    窦扣有时候挺佩服嗜鬯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明明是举手之劳,却硬拗也要拗一个塘塞的借口。

    这就是他的为人啊,天底下除了他嗜鬯还有谁会把外表看得比人命重要。

    思及此,窦扣释怀一笑。

    “你呢?怎么跟着祈山的人来这里?又是为了……”

    嗜鬯话音未落,敲门声响起。

    门外传来凌央的声音,“师叔,师傅让我来问你,午膳您是在房内吃还是下楼和弟子们一起?”

    嗜鬯看着窦扣纳闷道:“师叔?”

    “说来话长,我暂时还要在城里呆上几日,慢慢同你说,你先走吧。”

    窦扣边说边把嗜鬯往窗边推。

    “对了,怎么不见我的翠青蛇!你该不会拿去煮汤了吧!”嗜鬯跳窗前回过头来紧张兮兮的问道。

    窦扣抬起袖子晃了晃让他安心,“我要是把它放出来招摇过市,估计早被祈山的人拿去煮汤了。”

    嗜鬯这才安心的化烟而去。

    凌央这点察觉能力还是有的,他上前猛地推开门,眼神机敏的扫过房内每个角落后,方问窦扣道:“师叔刚与何人交谈?”

    窦扣也无谓隐瞒,“你见过的,阴山瀑布山洞内的那位蛇仙。”

    凌央不解,“仙君怎会在此?”

    又是这个问题,窦扣不予理会,径直走到行李旁,道了句:“你出去吧,我换身衣服就来。”

    “小豆子……”

    窦扣停下动作,讽刺道:“怎的不唤师叔了?”

    “我在想,你和我的关系何必变得如此生硬。”

    窦扣回过头看着此时面容微带忧伤的凌央,牵强笑道:“是啊,为何我和你是这样,和季大哥也是这样,想了想,好像错的人居然是我,到底是我辜负了你们的心意。”

    “此前一直觉得被你轻视了才会对你态度如此冷淡,想来你也从未对我表示过什么,全是我一厢情愿,何必怨你呢,不过也多亏了你才让我知道原来最好的就在自己身边。”

    “你的意思是你和敖吟……”窦扣有点意外。

    凌央点点头。

    心中仿若连着十几日的乌云暴雨退去,突然艳阳高照一般,窦扣高兴不已,她冲过去抱住凌央,激动道:“我的好朋友,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料不到窦扣会是这样的反应,凌央愣了一愣,身子僵直着。

    感觉气氛又有点尴尬,窦扣赶忙松开手。

    她吞了吞口水,转了话题,“我们出去吃饭吧,可别让人觉得我师叔架子大,要请那么久。”

    凌央轻咳一声,回过神来,“你不是要换衣服吗?”

    “不想换了。”

    正值商贸繁盛之季,客栈却冷清不已,小二坐在门槛上撑着下巴发呆,掌柜的在柜台前打盹。

    城门被封得死死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何况是商队,就连窦扣她们也是略施术法才得以进来,还差点和守门的卫兵起冲突,也不知辜子淮去说了什么,马上就化干戈为玉帛,一行人顺利进了城。

    大家伙安静的在二楼吃饭,此时门口突然传来小二大嗓门的吆喝声:“二位客官里边请。”

    众人目光纷纷投到那两个刚踏进门的蒙着面纱的女子。

    和窦扣同坐一桌的桓奕看得出了神,他身边一起跟来凑热闹的尤璃同样若有所思。

    接着尤璃用手肘碰了碰桓奕,低声道:“你觉不觉得她的身形很像一个人。”

    桓奕收回视线,转过头继续夹菜,沉默不语。

    只见二人行至柜台跟掌柜的说了些什么,然后便由着小二也引上了二楼雅座。

    凤来客栈算得上是落孤城最大的一间,即便是祈山一行十余人也不过占了二楼的四个桌子,空下来的少说也有二三十桌,可见兴隆时期高朋满座之景,便更突出如今的冷清。

    也就是这般冷清,才使得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侧目猜疑。

    窦扣有些看出了神,这两人总让她想到当初在青漠庄看到的西域优伶,虽说简朴了些,到底是不同于中原的服饰,应是从西域之国而来吧,可如今没点本事怎么进的城来,想到这,又让窦扣不禁多瞧了几眼过去。

    只是那其中一人虽说蒙着面纱,却让窦扣脑中没来由的跳出一个记忆深刻的名字。

    继而轻声呢喃了出来,“于书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