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幽谷仙踪

第八十章 如梦初醒

    心明殿的荷花越发开得茂盛,印着温暖的日头水珠盈盈,钟离阜单手凭栏站在桥上,目视一处若有所思。

    红鹤候在殿前开始有些无聊的小动作,今日这样已经超过半个时辰了。仙尊近日来看书练字少了,入定时间少了,但是每日同一时辰还是会去太慧殿弹琴,每次弹完后都会像这样在树下静立片刻,也不知在想什么,偶尔还会接住掉落的花瓣凑到鼻边闻上一闻。

    “红鹤。”

    听到叫唤,红鹤一激灵,快步行至钟离阜身侧,“仙尊有何吩咐?”

    “桓翁终有一日会归山门,你不出百年亦会返桃园,自我入主阴山,这玄云宫的住客虽寥寥几人,总归是有一段过往,可我却记不起是何人了。”

    红鹤有些意外,“您今日怎会如此感慨?您曾教导红鹤不理凡事,不交心结友,不置情感,万事平心而处,方不受魔诱,不陷劫惑,得以长远修行。既是如此,何以要留忆?”

    “我教导你的亦是定清上神教予我的,我从未怀疑过上神的教导,可自鱼夜容出现后,我开始回忆过往,我与她同修于上神座下之时,她从未安分,以致后来犯下弥天大过,不想却至今无悔。”

    “红鹤虽化为人型不过两百年,可人心还是有所参悟,至少明白心之所向。或许鱼姑娘向往的是随心所欲,不受束缚的生活。”

    “那你的心之所向为何?”

    惊觉自己给自己挖了坑,红鹤咬了咬唇从实招来,“闲暇之余偶尔把玩人偶。”

    “凡间孩子的乐趣,你确是还年幼,也在理。”

    红鹤暗自松了一口气,原以为仙尊会责罚,料不到竟是如此轻描淡写。奇怪,真是奇怪,仙尊变得有些难以言喻……至少在此之前从未和他说过如此多的话。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又是因为什么?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灵感,红鹤傻愣愣问了一句:“那您有心之所向吗?”

    钟离阜煽了好几次眼睫,抽回凭栏的手负于身后,沉默片刻后,淡淡道:“三界太平。”

    这答案不意外,不过红鹤似乎壮了胆子,又接着问道:“若无关众生,您自身有其他期盼吗?”

    “扣儿想早点修得仙身永远伴您身侧”脑中莫名闪过窦扣说过的这句话,让钟离阜神色黯然下来,是啊,若无期盼,怎会留于心,近日来的沉思,回忆,参悟,他竟有了自己不想让扣儿留在祈山的念头,他想在弹琴之时,书写之时,阅习之时都有她相伴,他想听她唤他‘大叔’,想看她把蓝花楹花瓣从他发上捻下吹入风中,想抚一抚她睡在文案边那圆滚滚的脑袋,想帮她拨顺那被风吹斜的额前发,甚至如今少了扣儿欢声笑语的玄云宫会让他觉得甚是空洞乏味。

    难道……南华口中所谓的牵扯,原来是在自己身上吗?

    蓝花楹下的沙华,湚璃珠里的葵娘,都是他亲手惩处,如今要如何惩处自己?要如何才能忘却?要如何……斩断这‘牵扯’……

    看钟离阜许久无言,红鹤自讨没趣地退至一旁。

    过了一小会儿,他竟听到了仙尊叹气,伴随着一句吩咐而来:“你去南华宫把仙翁请来。”

    红鹤还是头一次看到钟离阜叹气,之前山下瘟疫死了好多人的时候,仙尊都只是微微皱眉而已,到底是为了什么?愕然之余俯身回了个‘是’,便退出殿去了。

    自把仙翁请来后,红鹤又被安排到宫门前,仙尊说今日不见任何访客,让他能解决的解决,能打发的打发,看来和仙翁是有重要的事相谈。

    心明殿一处雅间,黑白交子,二人对坐于蒲团,茶凉,静默。

    南华终是沉不住气问道:“仙尊今日找我来不会只是下棋吧?”

    “你曾说那孩子与阴山有牵扯。”钟离阜直切主题,“想来你一早便知所谓牵扯为何。”

    南华端起凉茶抿了一抿,似笑非笑道:“仙尊察觉到什么了吗?”

    钟离阜把手中黑子放回,指尖轻弹,只见凉茶又泛起丝丝白烟,他双手交叠于膝,坐得正式,表情肃然道:“她入山不久我曾去南华宫问过仙翁,当时您未告知,我亦不放于心。”

    南华吹一吹茶面热气,“仙尊的意思是如今把她放在心上了?”

    “落孤城中让魔人重伤,竟能以凡人之躯在第二日自行复原,青漠庄预言现世,她长于山野竟能驾驭两极麒麟坠,又是因为什么让你不惜耗损万年修为也要在她身上用禁灭封印。”

    南华挑了挑眉,再微微点头,“据我所知,这些事都过去已久,仙尊今日才来问定是还有其他原因。”

    钟离阜迟疑片刻,终是挑明,“她到底是谁?于我又有何渊源?”

    南华捋着胡须呵呵笑开了,“那丫头的紫薇星盘最近躁动得很,原来是某人开窍了。”

    看钟离阜一脸严肃,南华清了清嗓子,仍带着笑继续道:“既然仙尊将她放在了心上,那便说一些吧,我入仙籍前曾受恩于她祖辈,如今剩她最后一脉,自是多留心了些,谁知某一天看到她星盘预示大祸将至,我便做好最坏的准备向南极观音借来了玉瓶,果真不久后她被魔人所杀,我及时赶至用玉瓶保住了她的元神,为了避免天谴,我只能用最上层封印将其禁锢,以五世轮回作为代价换她回归本体,但这期间的境遇和造化就非我能控制了。”

    “仙翁说了那么多,似乎于我无任何关联。”

    “我刚说的那些虽未提及你,但确是于你有关联,其他的恕我不便多说,仙尊也莫要再问了。”

    钟离阜垂了眼眸,思索了片刻道:“仙翁入仙籍前,想必是上古时期之事了。”

    “仙尊耳聪目明,我再说下去怕是会泄露天机了。不过,素闻仙尊忌讳情事,不知万一落在自身,又该如何决断呢?”

    “许是长年相伴于膝,错生了骨肉之情。”钟离阜坦言。

    “仙尊确定是骨肉之情?”南华心里笃定得很,若是骨肉之情又怎会让红鸾星异常闪耀。

    “不然仙翁以为是什么?”

    看钟离阜一脸云淡风轻,处事不惊,南华心里嘀咕:也不像故意装的,难道真的不明白?话说回来这人情窦初开,搞混也正常吧。

    “仙尊既已把她视为己出,定是会对她疼爱有加,护于羽下,我年老体衰,法力又不及仙尊,万一将来三界再起纷争,还望仙尊莫要弃了她。”

    “何以言弃?”

    “我只是随口说说,仙尊莫要放心上,不过那丫头上一世死得冤,我只希望她这一生不要再委屈了。”

    南华说完起身理了理衣袂拱手告辞,钟离阜随即传音让红鹤进殿送客,这空档,钟离阜又试探问了句:“如何死得冤?”

    南华眯眼看向钟离阜,表情捉摸不透,二人相视,房内安静得甚至听不到呼吸声,直至门外传来红鹤轻唤,钟离阜这才一挥袖,开了门。

    红鹤俯身道:“小仙为仙翁引路。”

    南华捋了捋胡须,换上笑眯眯的表情朝红鹤点点头,行至门边时停了下来,长长一叹,“她呀,以命换命,却不为人知,你说。”南华侧过头用眼角余光看向钟离阜,“你说她冤不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