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幽谷仙踪

第七十五章 真相大白

    “你若想回來,为师让落英把你当年住的地方整理出来。”

    尤璃刚被弟子领到云桧居所的门口,就听房里传出此话,还未来得及细想,领人的弟子一声:“师祖,人带来了。”被生生打断思绪。

    尤璃步履蹒跚,缓缓踏入,找了个靠门的位子坐下,眼光扫了一圈堂内之人后若无其事的抿抿嘴,看向门外。

    “璃儿……”云桧唤道。

    尤璃吊儿郎当回头,“这名字真是好久没人唤了,您要是不嫌字多,唤声老耗子便好。”

    气氛有些凝重,桓奕看了看尤璃不发一语,他听得出尤璃仍心中怀怨,想来这份怨也少不了他桓奕一层关系。

    此山他本无心归,此聚他本无心来,本想以往是非随风去就算了,谁知那日堂中邬落英那番捕风捉影的话完全在他意料之外,反正躲不掉,索性来看看云桧想怎么折腾,百年已过,人将入土,他虽仍心怀芥蒂可到底是淡去许多,倒也不是什么揭不了的伤疤。

    云桧站了以来,抬袖伸出手,指尖渐起光华指向尤璃,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下,手做结印瞬间把人从座位上吸附到跟前,紧接着一股强劲的法光打入尤璃体内后两人纷纷倒地,过程不过风驰电闪间。

    “师傅!”邬落英和隋何同时惊呼出声,两人快速闪身至云桧身侧将其扶起。

    桓奕亦奔至尤璃身侧查看。

    尤璃似乎无碍,自己能支撑而起,惊觉刚才云桧的举动后,错愕道:“你用最后修为愈合我的仙骨……”话音未落,尤璃满头雪丝如墨染,枯黄褶皱的苍脸瞬间变为红润细腻,好一副白面小生的模样。

    其他人自也是知道云桧所做为何,惊异的不是尤璃的变化而是云桧此举的原因。

    邬落英正要说什么,被云桧摁了摁扶着他的手。 “到底是因为为师没了仙骨,反正时日不多,不过早去几日罢了。”

    两人扶着云桧坐回原先的位子,隋何要帮云桧输真气也被止住了。

    一直不做声的桓奕终于开口了,不过非但丝毫不担心云桧的状况而且话中带讽,“你现在的样子和当年真是判若两人,难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还是你意识到自己错了?”

    “桓奕!”邬落英怒斥,“你怎能用这种口气跟师傅说话!”

    “是为师错了。”云桧反笑。

    此话一出,众人皆错愕不已。

    桓奕料不到是这样的回答,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他和尤璃互看一眼,心下五味杂陈。

    “为师知道禁术非你所偷,非你所练。”云桧又是语出惊人。

    “如何得知?”桓奕显然猜到云桧已知,问得也平淡。

    "你被钟离仙尊带走不过数日,为师偶然发觉姝遥周身之变化,适才恍然大悟,只是当时正处新弟子选试,你师伯又云游未归,为师已命姝遥暂代护教之职,不宜在此时闹出风波,故暂将此事搁置,打算等新人入门事宜皆处理好再来审问。后遇你师伯突然回山,于是为师便和你师伯商谈了一宿,本是想寻一良策弥补为师之过失。"说到这,云桧叹气一声:"却最终决定将错就错."

    "将错就错?!" 此话让桓奕难以置信。

    “其实为师早知你和姝遥心意互许,不过即便你功法精进,为师也不能答应你和姝遥双修,祁山祖训男女弟子之间不得结合,以免秽事乱门纲。再者你和姝遥分隔两地,山高水远也许过几年就淡去了,而且阴山乃修行圣地,为师之修为亦远不及仙尊,于你也算是因祸得福。”

    “所以你就是如此安慰自我,然后把一个清清白白的弟子挂上污名驱逐出山,美其名曰因祸得福。”桓奕突然觉得眼前那被自己唤了几十年的师傅是如此的道貌岸然和自以为是。

    云桧不予反驳,继续说另一个重点:"姝遥练的禁术本是祁山用以强健体魄,凝神聚气初级术法,后因一位祖辈擅自篡改口诀要领和修习步骤,使得此术不但能助练功者强身健体,还能使其功法迅速精进十倍甚至是数十倍,不过此法只能融合男子的刚阳之气且难以驾驭,最终导致多数修习者走火入魔,因此被列入禁术。"云桧眉锁愈深,语气无奈:"为师以为是你急于求成,想在新弟子拜师大会上让为师对你刮目相看继而成全你和姝遥才铤而走险。"

    云桧勉强扯出一抹笑,“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年为师问过姝遥为何要偷练那男子才能修习的禁术并且还嫁祸于你,她却沉默不予辩解。不久后姝遥因走火入魔生命垂危,此前并无治愈记载,为师只得每日用真气为她续命,幸得你隋何师兄在山下城镇中遇到一西域巫医,这才寻得救治之法。”

    “我刚去阴山的那几年寄给姝遥的灵鸽一直杳无音讯,我以为是她不想再和我这个罪人有任何瓜葛便不再寄了。”桓奕笑得苦涩:“所谓的救治之法难道就是在那寸草不生的国度靠着几颗果子续命吗。”

    “一开始为师以为姝遥是为了你去偷禁术,实难想到此严禁女子修习的禁术会是她自己意欲为之。你离山不久后璃儿也来告诉为师并非你所为,他告诉为师一次在廊间误撞姝遥,看到从姝遥袖中掉出白燕尾正是你腰封上的饰物也是当日禁术被偷的罪证。”

    说到这,尤璃似乎想到什么,插话问道:“我来告诉你之前你就已知不是桓奕所为了?”

    云桧点头,“也是刚发觉。”

    尤璃继而怒道:“那我在你面前自毁修为以证桓奕清白的时候你难道丝毫不内疚?!”

    “断不到你会做出此种意气用事之举,为师当时内心亦是极为痛心和愧疚,却已无法挽回,这么多年为师每每想起当年的过失,彻夜难眠,痛心疾首,也许这劫难就是对为师的惩罚,倒是终得解脱。”

    云桧说完猛咳一阵,脸色愈显苍白,历完劫本是修为大损,仙身已失无力回天,竟救了殷伯珩之后又用尽最后气力修复尤璃仙骨。堂中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云桧可能撑不过一日了。

    桓奕虽心中满是怨恨,却终是压了下来,细想过往,其实云桧确是对他疼爱有加的,只是到底要怎么才能越过百年冤屈那道坎,原谅眼前这个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将去之人?

    看着隋何和邬落英把人扶上榻。桓奕看向尤璃,两人相视少许,眼神同样的慌乱和无所适从。

    其实这些年在祁山算不上生活坎坷,反而逍遥自在,当初是自己冲动所致,云桧说到底并不亏欠他什么,今日的做法反倒让尤璃于心不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