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老实交待,谁指使的

    拿着省政府出具的委托书,楚天齐当天便回到了沃原市。

    这件有些奇葩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沃原市公务员系统,人们都知道楚市长又多了个新名头——总衔接,而且是“省”字头的。

    对于这件事,赞赏的人有之,主要以支持修路的人为主。这些人觉得,省政府这是充分支持市里工作,是以实际行动回应人民关切,是把最合适的人用到了最合适位置。

    有赞赏就有讥讽,这部分人同样对修路并不热心,或是对楚天齐本人不感冒。他们觉得,这是省里给楚天齐下的套,是在使唤傻小子,成功了是省里功劳,失败了也有现成替罪羊。

    除此之外,事不关己者有之,说风凉话者有之,唱衰者有之,不一而足。

    刚开始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楚天齐思想也有过反复,甚至想要退回呈命,但经过交涉以后,他下定决心,必须要把这事办成。修这条路,既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人民的需求,同样还是自己为民服务的夙愿。现在省里不但同意启动此事,还认可由自己操作,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

    回到市里以后,楚天齐立即见了书记、市长,就有些问题进行了深入沟通,还制定了许多预案,以备不时之需。

    在楚天齐回市里的第二天,由秦怀亲自带队,肖云萍、刘福礼、楚晓娅等诸多厅、处级官员随行,共三十多人的定野市官员队伍到了沃原。

    如此大规模来访,既是两市关于打通定风山项目的重要对接,也是表示对楚天齐经办此事的绝对支持。

    在整个对接现场,两市主官再次表态,全力支持天齐市长的工作,并要求相关部门大力支持。对于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的部门和官员,将追究部门领导和当事人责任,如有阻挠、下黑手行为,更是严惩不贷。

    面对两市这样的支持,楚天齐别无选择,只能勇往直前。本来他就不准备退缩,也不打算中途改弦易辙,这样只是让他的决心更加坚定,信心也更足。

    两市对接以后,前期相关工作继续去搞,只不过不再先图进度,而是把相关基础工作再做扎实。同时做好本职工作准备,以备未来可以腾出更多时间。

    楚天齐除了安排定风山项目事宜外,还对分管工作进行了安排,专门找了下属部门领导,对一些重要事项进行跟进,还到几个重要现场进行视察。近段出差就耽误了一些时间,马上又要出去,势必还会影响日常工作,必须在出差期间,保证后院不能起火。

    利用一周时间,抓紧把相关工作安排停当,楚天齐踏上了奔赴晋北省的征程。

    就在出发的前一天,一个消息传来,又改变了楚天齐的计划。

    经过这几天思考,楚天齐打算去晋北省后,直接找省委书记。说起与省委书记的渊源,还要从就任安平驿县长说起,当时就是省委书记亲自过问的。在后来的时候,楚天齐还去拜访过省委书记,只是机缘不巧,省委书记临时出差。不过书记在出差的时候,专门留下话来,说是楚天齐随时可以找他。但这次的消息就是,省委书记调任沿海省份省委书记。

    既然省委书记调离,楚天齐便决定按对等原则去找。自己受省政府委托,那就是代表河西省政府,就直接去找晋北省政府好了。

    中午时分,楚天齐到了晋北省省会,住进了省政府宾馆。

    跨省找领导,想来不会一帆风顺,更不会一蹴而就,找个根据地很重要。这里离省政府较近,便于来回往返,也便于紧急赶路。另外这里也是众多政府机关招待之所,还便于了解一些动向,甚至与省政府领导偶遇。

    住下以后,楚天齐没有急着去省政府,而是细细的思考整个过程,推测着可能遇到的情况,准备一些实用的预案。

    来之前本来想着向一些人员打探情况,想想还是算了。自己在晋北省认识的人,要么已经调离,要么就是人微言轻,更重要的是不知其立场如何,难免弄巧成拙。既然自己有河西省政府任命,可以先按正常程序去找,只不过自己的身份有些尴尬,否则直接找上门去既可。

    ……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楚天齐到了晋北省政府。

    院门处的程序相对简单,例行的登记、出示证件、简单询问。

    通过院门,一路前行,楚天齐到了政府楼大厅,直奔安保登记处。

    “同志,请问你到哪里?”白脸安保人员说了话。

    “我找省政府孟副省长,这是我的证件。”楚天齐说着,取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接过证件看了看,白脸安保人员又说:“你是河西人,是公干,还是私事,是领导的亲戚,还是朋友?”

    楚天齐又把工作证递了过去。

    盯着工作证,白脸安保人员嘴唇翕动着,并没有出声,默念了上面内容。然后拿着证件,上下打量着对方,狐疑的问:“这个沃原市是县级市?”

    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明白对方意思,便耐心的回答:“沃原市是河西省下辖十二个地级市之一,以前设有地区,后来地市合并,只有沃原市。”

    白脸安保人员“哦”了一声,缓缓点头,却又继续询问:“你今年三十五岁,看职务就是副厅级,那么你是哪年参加工作的,就说你走仕途多少年吧?”

    都是年龄小惹的祸。楚天齐暗自腹诽着,耐心的回复道:“十二年。”

    “你从省政府起的步,做领导秘书?”

    “乡里。”

    “乡里?”疑问过后,白脸安保人员叨叨着,“一般人员、副股、正股、副科、正科、副住、正处、副厅,一年半升半级,这也太……”

    黑脸安保人员也插了话:“你认识孟副省长吗?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虽说理解这两人的工作,也理解他们的心理,但被这么审问和怀疑,楚天齐还是很不高兴,便沉声道:“这需要和你们汇报吗?对每个来访者都是这么询问吗?”

    白脸安保面孔一板:“同志,这是省人民政府,是全省最高行政机关,保护省政府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请你理解。”

    本来不准备在这里拿出证明,但看安保人员的样子,不调查清楚显然不能放行,于是楚天齐取出委托书递了过去:“看看这个。”

    白脸安保人员接过纸张,看到上面内容,便是一楞,随即张大了嘴巴。

    黑脸安保同样面带惊讶。

    怎么样?吓傻了吧。楚天齐嘴角挂上一抹笑意。

    与黑脸安保对望一眼,白脸安保说了话:“说,谁派你来的?”

    听对方语气,楚天齐不由一楞,但还是冷声道:“河西省人民政府,上面不是写着吗?不是有省政府印章吗?”

    “还有什么能证明是河西省政府派你来的?”白脸安保虎起了脸。

    “这还不够吗?”楚天齐也不禁带了火气。

    黑脸安保一脸审视:“如果是真的,当然够,可你怎么证明它是真的?”

    “还要怎么证明?”质问之后,楚天齐语气一缓,“你们可以和河西省政府联系,进行核实。”

    “与河西省政府联系?我们可不敢,我们都是本本分分的服务人员。”白脸安保摇摇头。

    黑脸人员只蹦出两个字:“不敢。”

    “那要怎么样?我现在可是证件齐全。”楚天齐脸色阴沉着。

    “怎么样……”话到半截,白脸一拉黑脸衣襟。

    黑脸会意,和白脸走出几步,却又瞟着楚天齐方向,低声耳语起来。

    过了一会儿,白脸安保回到了桌子后,说道:“这里是省政府,安检比较严格,请你多多理解。这样吧,你和孟省长联系一下,和他秘书联系也行,让他们放话,我就可以放你进去。”

    按说对方这个说法也不过分,可楚天齐并没和相关人员提前沟通,也就不知道这两人电话。便说道:“我没记他们的号码,你告诉我一下。”

    白脸安保摇摇头:“不能。”

    “那我问一下别人。”楚天齐说着,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对方关机。

    又拨打了一个,没人接。

    看着对方打电话的神情,白脸安保冲着东侧使了个眼角。

    黑脸安保接收到同伴信号,立即走到远处,对着对讲机喊话去了。

    联系了两个大楼里人都不通,楚天齐想到了找柯扬问电话,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虽说柯扬是县长,可未必知道副省长或秘书电话,尤其未必正好知道孟副省长的。再说了,自己打过去这样的电话,也未免太没面儿了。

    又重拨了一通那两个号码,还是刚才的情形。于是楚天齐把手机向前一递:“这是柳副秘书长和陈副秘书长电话,一个关机,一个无人接听。你告诉我一下号码,孟省长或是秘书的都行。”

    白脸安保根本看都不看,而是“嗤笑”了一声。

    正这时,一阵脚步声响,五个安保人员快步走来。五人手中都拿着胶皮棒,眼中满是警惕,黑脸安保也在其中,当先之人体格敦实。

    “老实交待,谁派你来的,谁指使的?”敦实安保的声音闷声闷气。

    看着现场的架势,楚天齐眼中顿现凌厉,冷冷的扫视身旁众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