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再次面见张天凯

    本以为很快就会有回应,可是只到中午下班,手机也没有再次响起。

    楚天齐满腹心事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套间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满是一个个的问号。这样想了好久,他才睡去。

    就在迷迷糊糊之际,一阵铃声响起,惊醒了刚刚睡着的楚天齐。带着一丝期盼,拿起手机,屏幕上面是一串熟悉的数字,一个令他兴奋的号码。

    楚天齐赶忙坐起来,稳稳心神,按下了接听键:“您好,请问……”

    “你可以来汇报工作。”手机里传出这句短话后,紧接着就是“啪”的挂断电话声音。

    虽然对方仅说了几个字,但楚天齐已经听出来了,是张天凯的声音,而且那个电话号也是其办公室座机号码。

    不说去谈事,却说成汇报工作,看来张副省长随时都在端着官架子呀。楚天齐一边暗自揶揄,一边下床,并迅速到了外屋。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看着袅袅升腾的烟雾,脑子里思考着一些事情。

    一支香烟吸完,楚天齐也已又捋了一遍思路。他拿起电话听筒,在上面拨出了一串数字。

    “嘟……嘟……”回铃音连响了好几遍,没人接听。

    楚天齐这次意识到,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是自己太不淡定了,于是赶忙把听筒压到了话机上。然后,他先是换了件衣服,接着拉开抽屉,在里面找寻着东西。

    “叮呤呤”,桌上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楚天齐笑着摇摇头,拿起了电话听筒。

    电话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天齐市长,发生什么事了?”

    楚天齐略带歉意的说:“对不起,打扰市长休息了,我得马上去省城一趟。”

    “哦,去省城呀……”电话里停顿一下,又传来了声音,“明天正好是周六,不用急着赶回来。”

    对方没有追问所办事项,而且答复的这么痛快,楚天齐赶忙道谢:“谢谢市长!如果没什么特殊事的话,我明天就回来了。”

    “你自己看着安排吧。”说到这里,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电话听筒,楚天齐握紧右拳,使劲晃了晃,暗暗喊了声“耶”。然后拿起刚刚找出来的东西,向外走去。边走边拨出了电话:“厉剑,现在……”

    ……

    下午五点多,“桑塔纳2000”到了省政府门外。正要下车去登记,楚天齐又收回右脚,拿出手机回拨了那个号码。

    “嘟……”声响过两次后,里面传出一个声音:“等我电话。”

    “几……”刚说了一个字,楚天齐便停了下来,因为对方已经挂断了。

    报怨没用,肯定是现在不方便了,那就等着吧。于是,让厉剑把车停到不远处的车位,楚天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时间过的真慢啊,期间楚天齐睁开眼睛好几次,可手表上的时针还没到六点,手机也没有响起。

    一直等到了六点多,还是没有等到那个期待的电话。楚天齐意识到,可能对方忙的走不开,也或者去参加什么公务应酬了。那自己还傻等着干什么,先去解决肚子问题吧。

    楚、厉二人到了本周一曾经两次就餐的那个餐馆,要了几个菜,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由于还有事,楚天齐没有喝酒,只是就着白开水。尽管放慢了速度,但是吃完的时候还不到八点,期间手机也一直没响。

    从餐馆出来,继续到汽车上去等。等人的滋味太难熬了,时间就跟停滞了一样,楚天齐不由得一阵阵起急。忽然,他意识到,可能对方就是要达到这种效果,就是要自己急不可耐。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楚天齐决定不再这么翘首以盼,干脆放松心情,真正闭目养神起来,渐渐的还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响起:“市长,市长,电话。”

    楚天齐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厉剑在喊自己,而手机则是“叮呤呤”响个不停。

    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是一个隐藏号码,楚天齐略一犹豫,按下了接听键:“你好,你……”

    对方打断道:“你在哪?”

    听出是张天凯的声音,楚天齐忙道:“我就在离省政府不远的地方,几分钟就能过去。”

    “你别到省政府,现在来凤凰会所。”张天凯的声音清晰传来,“你知道在哪吗?”

    楚天齐迟疑着说:“凤凰……会所?以前理会过,就是忘了具体*位置。”

    “兴盛路上。兴盛路你知道吗?”张天凯提示着。

    楚天齐“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凤凰会所就在兴盛路北边,离北出口大概百米左右……”

    “到会所以后,你和前台说你姓楚,是和张先生约好的,就会有人领你进来。”张天凯继续提醒着,“你的车不要停在门口,离那里远一点儿,以免被有心人发现,对你不好。”说到这里,便没了声音。

    楚天齐收起手机,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零五分了。

    ……

    十点半的时候,楚天齐在离着凤凰会所不远的地方下了车,厉剑把“桑塔纳2000”开走了。

    快步走到凤凰会所门前,楚天齐看了看门头上的牌子,又快速四顾一下,走了进去。

    一位身穿红色绣金丝旗袍的妙龄女孩迎了上来:“先生,有预约吗?”

    “我姓楚,和张先生约好的。”楚天齐按着张天凯教的说了一遍。

    “天字八号。”妙龄女孩冲着旁边喊了一声。

    立刻有一个穿着粉色旗袍的女孩走了过来,这个女孩比先前女孩个子低了一些,她微微一笑:“先生,这边请。”

    楚天齐跟着粉旗袍女孩走,刚拐到右边,就嗅到了洗浴中心的味道,虽然不很浓,但却能感觉到,他不禁有些疑惑。

    这时,旗袍女孩停了下来,在她侧旁闪出一扇屋门,门头上面有霓虹灯字样:天字号。

    看到这三个字,楚天齐不禁一笑,他想到了古代的两个事物,一是考场,二是牢房。

    女孩手中多了一张卡片,她把卡片放到了屋门上的感应区。

    轻声的“刺啦”响过,紧接着“嘀嘀”两声,门扇分别向两侧缩去,屋门打开。开门整个过程和开电梯类似,只是这里是刷卡,而不是按按钮。

    旗袍女孩再次微微一笑,示意着:“请。”

    楚天齐略一迟疑,走进门去。刚才开门的一刹那,楚天齐还以为会进到类似电梯轿厢里,等他走进去,才注意到,前面是一个走廊。

    女孩也跟了进去,门扇关闭。

    在女孩引领下,楚天齐继续向前走去。他注意到,身旁闪过了一个个屋门,上面标着“二号”或“三号”的字样。

    来到走廊尽头,又是一扇门,门上没有字,女孩再次停下来。这次她没有拿出感应卡,而是按了一个红色小按钮。

    很快,屋门打开,一个穿着白色脱袖长裙的女孩出现在门里。

    “先生,请。”长裙女孩侧身、弯腰,做了个手势。

    楚天齐转身看看身旁粉旗袍女孩,对方冲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尽管这里层层屋门阻隔,感觉有些异样,但也基本符合一些休闲场所的设置。尽管楚天齐没去过较高档休闲场所,但他也听说过,应该就是要经过好几重门户。而且可是张天凯约自己到这里,既来之则安之。这样想着,他走进门去。屋门随即自动关闭,那个粉旗袍女孩被阻在了门外。

    相比刚才走廊里的光线,这里明显亮堂了一些。而且虽然走廊有一些距离,又有好几层屋门阻隔,一路走来,一直到这里,竟然没有丝毫憋闷感觉。

    “先生,请。”女孩右手做了个手势。

    楚天齐顺着对方手势方向看去,发现又是一道门,门上是几个金色字样:天字八号考场。看到“考场”字样,他先是一楞,随即明白了,这是为了与“牢房”区分,以免引起客人的忌讳。

    此时,女孩已经推开屋门,站立在门旁。

    楚天齐迈步跨进门里,他发现门里是一个不大的空间,摆放着两只衣柜,还有两个皮质带靠背椅子。这个空间的里侧墙壁上装着磨砂玻璃,墙壁边侧有带着门锁的屋门,似乎还是一个空间。这不禁让他想到了洗浴中心。

    “先生,请更衣,需要我的帮忙吗?”长裙女孩又说了话。

    “不需要。”楚天齐急忙摇头,然后又问道,“为什么要更衣,等我的人呢?”

    “所有客人都需要更衣,这是会所的规矩,沐浴后换上会所提供的衣物,再进入里面,就可以见到你的朋友了。”说着,女孩把一串钥匙递了过来,“这是衣柜钥匙,这两个是屋门钥匙,请问您还有其它事情吗?”

    楚天齐接过钥匙:“没有了。”

    “我就在门外,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呼叫器。”说完,女孩走了出去。

    楚天齐呼了一口气,反锁上屋门,然后里里外外两个空间都仔细检查一遍。发现没有监听、摄录设施后,才脱掉自己外面衣裤,换上了会所提供的衣物。尽管他检查没有发现异常,但他并没有洗浴,只是冲了冲脚,也没有脱掉自己最贴身的小衣物。

    推开淋浴间侧面屋门,楚天齐走了进去,再推开一道门,里面是一间屋子。他看到,屋子里坐着一个人,正是约自己前来的张天凯。加上周一的见面,这是第二次,如果连现场会那次也算上,就是第三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