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消遣你

    秦天哪里知道黄明这是要把自己在老板那受的气发泄在自己身上,可怜秦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黄明吓了一大跳。

    当晚,秦天应黄明的电话邀请到了烟雨佳人的时候,一进门就被一大盆冷水浇了个透身湿透,秦天刚准备发火却发现黄明正一脸坏笑的样子带着俩个人坐在包间的沙发上,而包间的门边上站着另一个人,端着一个空的盆正站在那里。

    秦天不知道黄明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勉强笑了笑说:“我忘了敲门了,你们看我的衣服都被他不小心弄湿了,我看我还是先回家换身衣服再来。”

    黄明仍然是一脸坏笑的样子说:“别那么着急吗,既然来了就先聊会吧,衣服等会再换。”

    秦天感觉到今天的气氛对自己很不利,他实在是太了解黄明这样的公子哥了,任性,做事情不顾后果。

    他小心翼翼的讨好说:“你看,我穿着湿的衣服,要是碰到你,你的衣服也会湿,到时候就都不舒服了,是不是,我看还是我先回家一会再来好吧?”

    表面上秦天是在征求黄明的意见,实际上心理却已经打定了主意,脚步就一步步的往外挪,黄明说:“你想回家也可以,把桌上的酒全部喝完就让你走。”

    秦天一看,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四瓶高度白酒,他强撑着脸上的笑说:“兄弟,你真是会开玩笑,这怎么可能呢?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酒量,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直接跟我说吗,何必这样呢?”

    黄明脸上挂着蛮横笑着说:“你可真是客气,你请我钓鱼我请你喝酒,礼尚往来而已,你也不用这样谦虚。”

    这话一说,秦天已经知道今晚黄明叫自己来的目的纯粹是消遣而已,他很后悔今天自己一个人谁也没有告诉就来到了这里,今天这个公子哥要是对自己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情,只怕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来救自己。

    他心慌了,拔脚就往门外走,一直站在门口的那个年轻人立即上前拦住他,几个人都上来了,有点抓住他的手,有的抓住他的头硬是把他拉回了包间里。黄明恶狠狠的说:“我请你喝酒你竟然也敢不给面子,你可真是够胆的。”

    说完,拿起一瓶酒,对准秦天的嘴巴猛灌下去,高度白酒的强烈味道刺激的秦天痛苦不堪,但是他根本就不敢张嘴喊人,因为只要一张嘴巴,酒就更会全部的进入自己的嘴里。

    接连灌完了四瓶白酒,黄明才让左右的人放开秦天。

    此时的秦天已经被猛灌一通的白酒灌的头昏脑胀,他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站起来却控制不住的摔倒了。

    黄明用脚踢了踢倒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的秦天,嫌恶的说:“你小子给我记着了,敢跟我玩的人还没有出世呢,奶奶的,我一直拿你当成是兄弟,可是你就这样对待我的,就凭你这条狗,也敢帮别人来整我,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说完,黄明对其他人挥挥手说:“咱们喝酒去。”

    临出门又对秦天说:“秦校长,今晚这个包间里的所有花费就麻烦你自己结账了,反正你现在有个教育局的副局长做靠山,这点小钱应该不成问题吧。”

    说完,几人抛下躺在地上的秦天扬长而去。

    就在黄明打电话找人收拾周全的时候,周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自从上次他把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黄一天后,他感觉到黄一天对自己的态度有了细微的变化,周全明白,黄一天的心里也在激烈的斗争着。

    因为在单位里没有什么事情,周全最近的下班时间就比较的准时,周全住在老丈人给自己家买的商品楼里,老丈人家就只有一个女儿,周全的家又是农村的,家里经济情况不是太好,虽然老丈人没有明说,但是所做的事情已经表明,自己虽然是女儿出嫁却也当个儿子一样,不仅买了房子还把周全两口子结婚的一切费用都包了,好在周全很懂事,平常待老两口非常的孝顺,没事的时候就经常陪老人聊聊天,抽空还带着老人出门到处旅游,一家人的日子过的和和美美的,最重要的是周全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不仅懂得心疼孩子,对自己的女儿也是好的没的说,有这样的女婿老人也是经常在外人面前说,自己这辈子真是满足了。

    平常每次回家前,周全都会带点老人爱出的小吃回去,今天有点心思走着走着就忘了,等到想起的时候,发现已经走过了买小吃的地点,于是就懒得再回头,抄了条近路就往家走。

    经过一个通往自己家的小巷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一阵风,刚想回头,自己的脑袋已经被什么东西猛的击打了一下就躺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一天是在当晚八点左右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原来有人发现周全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就报了警,周全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只有一*作证还留在上衣的口袋里,警察就通知了单位。

    黄一天接了电话,并不知道到底是谁,他还一路打周全的电话,想让周全和自己一起去看看情况,没想到周全的手机一直都没有打通。他只好一个人急匆匆的赶往医院,到了医院一看,躺在床上的人不正是周全吗。

    此时的周全满身是血,人已经进入昏迷状态,黄一天立即安排人把周全送进了重症监护室里,医生说周全的脑子受了重伤,估计即使是醒过来,大脑也会受到一定的损伤。

    普安市教育局副局长被暗算的事情迅速在大街小巷传播开来,连朱副市长都得知了这件事情,他给黄一天打来电话,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一天只能告诉他,自己也在等待公安调查的结果。

    这天,郝天威的秘书打来电话说,黄局长今晚请他到烟雨佳人吃饭,黄一天答应了,他想自己应该和郝天威好好的谈谈。

    晚上,在灯火辉煌的包间里,只有两个人,郝天威亲自到场给自己请来的客人黄一天的敬酒。

    黄一天就说,郝部长,你这是骂我还是怎么的,我和你之间似乎不用那么客套吧,你给我敬酒,说明我那个方面做的不到位,你尽管指出来,我一定做的让你满意。

    郝天威就笑着说,黄局长,我和你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现在就我们两人,长话短说,我就是要问问周全为什么要陷害我的人,黄明?

    黄一天知道,要说自己不知道,那就是显得见外了,很是直接的说,我也是昨天知道这个事情,真准备和你沟通,可是今天周全就出事了,我想周全的事情一定你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郝天威说,下面的人做事就是他妈的不懂规矩,我再三警告不要胡来,可是下面的人就是做了,你说怎么办,所以我想我们兄弟该见个面,说说为甚出现这样的情况,闹下去对你我的影响都很大。

    黄一天说,本来周全给我汇报说他也被人在红灯区摄像了,我一段时间在分析这个事情究竟是谁做的?周全汇报说,因为秦天那天带他去的,而秦天和黄明的关系似乎很好,所以就认为你的作为,目的就是朱佳玉。

    我分析认为如果真要是你对付朱佳玉,直接找我啊,为什么要用那个方法对付一个小小的周全,后来我又想到是董勤河,可是老董也没有必要那么做啊,为了证实此事情,最近我找可一个人,终于弄清楚是谁要那么做了。,

    “谁?”

    “覃爱君!”

    黄一天很是不屑的说,奶奶的,这人还真的不是个东西,为了把朱佳玉赶走,自己没有本事就从这次不上台面的地方入手,现在闹成这样,我想此人是最大的祸害。

    郝天威说,如果真是此人,看来老覃也是要滚蛋了。不过下面的人闹成这样,希望我们尽快的解决,不要给外面很多议论的机会。

    黄一天说,周全现在在医院,你省里有关系,找点专家来看看吧,至于说发生过的什么事情,只要我两在普安,一切都不再存在,发生的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当然谁也不知道。

    郝天威说,好,一切都是偶然。

    两个人知道,不管怎么议论,周全被打只能是被社会盲流误伤,寻找凶手,也许无法找到究竟是谁?至于说黄明的什么红灯区的事情,那就没有发生过,怎么可能存在,谁都没有看到。

    至于说覃爱君要周全做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覃爱君也不敢在继续,否则,那就是覃爱君的责任了。

    这几天周全的情况在好转,可是当地的医疗条件有限,郝天威作为分管教育的常委部长,从关系下属的角度,他出面已经请了省城的专家来给周全会诊。

    黄一天说,郝部长能把专家请来就已经是让自己很感激了,等周全醒过来,一定再当面感谢。

    黄一天很是官话的说,关心下属,责任所在。

    专家很快就接到了周全所在的医院,在替周全做了全面的检查后,专家的诊断出来了。

    专家的诊断就跟原先医生的诊断差不多,说醒来后,由于大脑受的伤压迫了某些神经,有可能一些功能会受到影响,专家告诉黄一天现在有一中新研究出来的药对周全的伤势很有帮助,就是价格太贵,一粒就达到三千元,每天都要吃几粒才有效果,而且要连续服用三个月,花费大概在近几十万。

    周全的媳妇听了专家的话,刚刚升起的希望又破灭了,这么多的钱,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不够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