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九百九十九章 被抓了

    说完最后一个字,罗云山的两只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黄一天赶紧大声喊:“医生!医生!快来啊!”

    医生进来看了看,摇摇头说:“已经确认死亡了,请你们想办法通知病人家属吧。”

    人走了,事却没有完。

    黄一天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见了罗主任临终前跟他提到的信,这是一封没有署名的挂号信,信封很厚,捏在手里感觉到里面有不少的东西。

    虽然,这信并没有署名,可黄一天认识罗主任的字迹,黄一天拿着罗主任留给自己的信,带着无比伤感拆开了信封。

    信里的内容吓呆了黄一天,这是一封详细的收支表原件,上面还有刘清和罗云山的亲笔签名,这份内容详细的收支表列举了几年来,罗云山跟刘清配合收取的数百万元的资料费用,及其收支状况,如果事实真像表上所列,除了分发给相关人员的福利费用几百万,剩余几百余万竟然大多进了刘清的私人腰包。

    随信的还有罗云山的一封亲笔信,信里详细的说出了刘清逼自己帮忙陷害黄一天的事情,以及自己多年来的心理纠结,他在信里说,其实这一切原不是自己的本意,只是家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困难了,还希望黄一天局长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能在自己死后给自己的家庭一点点照顾,这也算是自己的不情之请了。

    黄一天握着这封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孤独,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找谁商量这件事的处理方法。

    刘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抽着烟。

    自罗云山跳楼一事发生后,他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是何等精明的人,跟在章飞后面混的时候,那么多人栽了,他都没有栽。不是因为他狡猾,而是因为他只跟自己能把握的人做交易,比如说罗云山,他是吃定了他的,老实,窝囊,最关键的事他很缺钱,这样的人最好掌控了。

    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说把人分成三等,三等人用钱就能买到他的心,二等人用权才能买到他的心,一等人用心才能买到他的心。

    他把罗云山归结为第三等人,平日里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偶尔撒点钱给他花花,分点好处给他就搞定了。

    每次带着他一起出去吃饭,喝酒的时候,看着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多少是有点生气的,可生气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是教研室的主任,更是自己进行资料买卖时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环节。

    当初,罗云山提出,买卖资料的账目由他保管的时候,他也曾经犹豫过,可是那种担心只在自己的头脑里停留了不到三秒钟,就被他自己主动给删除了,罗云山这样的老实人,借他几个胆子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他答应了。

    现在想来,祸根早在那时候已经埋下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罗云山会走这条路,这样一条不归之路。

    他曾经在第一时间到罗云山的办公室和他的家里,找那本他们之间合作多年的关于资料费用详细收支的账本,可他没有找到。

    罗云山的妻子彷佛知道的不少,他到罗家找账本时,罗的妻子跟他说了一句话,该在哪的东西就在哪里,就算是把天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听了这话他就知道,自己的心思,罗妻其实是清楚的。不然,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可他还是不甘心,他的心里有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他想着说不定,罗云山在自杀前已经把账本烧了,这样过去的一切就由已经死去的罗云山背黑锅了,自己的日子还是太平的。

    就像卖给市实验幼儿园的空调一事,当时黄一天想借这事摆平自己,可是自己没有留下什么字据,当然不能把屎盆子往自己的头上扣,他成功的把这事转到了章飞的头上,躲过了一劫。

    今天,自己又面临难题了,希望这次也能像上次一样,把事情全部推到罗云山的头上,这样一来,自己就安全多了。

    可是事情真的会像自己想的这样顺利吗?他已经几天没有看见黄一天局长了,听说,他这两天在二中过问二中的校长竞选事情。

    刘清心想,黄一天确实是有两把刷子的,就说二中的校长人选,明明他是一定要定他的人的,哪个领导人会不用自己的人,把好处让给不相干的人呢,可是黄一天就是会演戏,还搞什么竞选活动,在大庭广众之下,玩滑头,让对手都能输的心服口服。

    看来,自己从一开始就低估了黄一天的实力了,就因为这样,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才会处处被动。

    他想,等这次的事情过去,自己必须重新的思量一下对手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了,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现实却已经不允许他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刘清听到自己的办公室外响起有规律的敲门声,他最讨厌别人在他想事情的时候打扰他。

    他有点不耐烦的打开门,正准备发火,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却愣住了。穿着制服的检察院两位执法人员,正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

    站在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身后的是围观过来的教育局其他各处室的工作人员,他看见小唐也站在人群里,他的眼光停留在小唐的身上,小唐却稍稍的转身避开了。

    当检察院的两位同志拿出拘捕令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在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说,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一切都完了,名誉,地位,前途,一切的一切,自己这辈子也当不了普安市的教育局长了。

    人群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两名检察官一左一右的架着刘清,往楼下走,在这个自己工作了十多年的老楼里,从这个自己曾经无数次上下的楼梯上,刘清从这一天开始,彻底的告别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政治舞台。

    周全此时正陪着黄一天在二中的校长竞聘面试现场,手机发出了坚持不懈的震动,他只好拿起电话走到外面接听,电话是何锦程打来的,他用一种几乎快变调的声音,告诉周全,刘清被抓了。

    周全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盼望已久的事情突然之间成为现实,反而像是在做梦一样,他挂了电话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黄一天,他快速的跑回竞聘现场,他重新坐到黄一天身边,他早知道黄一天对刘清是很头疼的,现在的结果,他一定会跟自己一样的高兴,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件事对他来说,也实在是件值得庆祝的大好事。

    没想到,黄一天的反应竟然很平淡,他听完周全附在自己的耳边用兴奋的口吻把这个消息说完,只是沉稳的点点头,仿佛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是值得一谈的事情,这反而让周全觉的奇怪,黄一天这是怎么了?

    黄一天一直把目光集中在比赛的现场,从开始到现在,他很看好三号竞聘选手,他的就职演讲内容新颖独特,人也是年富力强的,而且,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三号是唯一一个至今没有人到自己面前帮他打招呼的说好话的。

    昨天晚上,他接到了市委汪大凯书记的秘书打来的电话,说1号选手是汪大凯书记的老朋友之子,希望在竞聘的时候,能酌情处理。

    纪委的黄书记也亲自打电话说,自己家的亲戚是抽中了6号,让黄一天在竞选的时候多留意他的表现。

    还有七七八八的好多不太熟悉的领导或者是朋友都纷纷打过来电话,不是请他帮忙照顾这个就是麻烦照顾那个,搞的黄一天基本上是无法对号入座了,倒是这三号。因为没有一个人帮他打过招呼,黄一天倒是把他的情况记得最清楚。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

    随着最后一位竞聘选手的面试结束,整个程序已经结束了,到了该统计结果的时候了,黄一天跟教育局里分管人事的何局长,以及来自各中学的校长代表一起做到了二中的会议室里。

    黄一天说:“大家都畅所欲言吧,根据十位选手的表现,希望各位能给出合理的最后得分,为咱们二中选出最优秀的校长。”

    众人都相互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虽然说,以前的黄一天大家是熟悉的,但现在已经是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的黄一天是在普安市教育局说一不二的人物了,谁知道当了局长后的黄一天有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决定的又是这样的大事,教育局的其他副局长都没有讲话的前提下,别人更不敢随便讲话了。

    这样一来,场面上就冷了,大家都埋头看手里的选手资料,等着静观会议的风向。

    周全一直在黄一天身边陪他一起看了选手竞聘的整个过程,他能够感觉到黄一天对三号的偏爱,于是首先开口说:

    “这几场演讲和面试几关下来,相信大家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选手之间的差异了,我个人觉的,有几个选手还是相对更加突出的,比如说,3号跟6号,这只是我个人的浅见,不知道大家的印象是怎么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