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九百八十六章 教育模式

    汪大凯书记见余老提到具体事宜,也就不在客套上花时间,直接问余老:“不知道,余老先生对于咱们普安市目前的教育现状有何看法,今天在场的诸位都是教育界的人士或领导,您老有什么高见,咱们洗耳恭听。”

    余老说:“高见谈不上,不过我在台湾生活多年,看到台湾的教育模式也还是有值得大陆借鉴的地方。比方说,台湾的学习是分为几种类型,有些平民学校只要交很少钱就可以享受很好的教育,而也有一些专为有钱人的孩子办的学校,教学内容会有一点点的不同,但是无论哪类学校都会跟国际教育接轨,使台湾的学生能够更好的适应世界的大环境,学校培养学生的目标也是能够适应国际标准的。”

    汪大凯书记边听边微微点头说:“余老可能不知道,咱们普安市虽然地处偏远地区,教育方面却是一直在国内的排名不算差的,咱们当地的百姓生活相比较而言比其他发达地区贫困些,大多数的家长都会把读书当做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的重要途径,所以在这方面的投入反而比发达地区要大些,思想上也更加重视。”

    余老感慨的说:“是啊!越是穷人家的孩子越是把读书当成最好的出路啊。彼人这次回来就是想跟家乡的几位父母官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大家一起出点力,把普安市的教育事业的发展脚步加快步子,让咱们的子孙后代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条件。”

    汪大凯书记说:“不知道,余老的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好的想法?”

    余老说:“我也是有点自己粗陋的看法,今天说出来,仅供大家参考。”

    汪大凯书记说:“您过谦了,余老,今天趁着教育行业有关的各位都在场,还请余老不吝赐教。”

    偌大的会议室里,除了汪大凯书记和余老的交谈,四周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

    黄一天虽然坐在角落里不起眼的地方,却还是浑身冒汗,他看了看坐在汪大凯书记旁边的敬大业和朱副市长,都摆着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专注的眼神就像是自己上课时看到的最用功听课的学生。

    其余的人,少有几个熟悉的面孔,但大家无意例外的都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除了负责记录的秘书偶尔用笔写字换个姿势,其余人都一动不动的坐着。

    余老说:“我计划投资部分资金,对普安市发展最好的一中进行更好的改造,让咱们的孩子也享受到最先进的教育资源和器材。”

    汪大凯书记问:“您的意思是改进一中?”

    余老说:“也不全对,一中是个很好的基础,我打算在原有一中的基础上,把普安市的教育资源统一整合起来,组成一个非常强大的教育集团,可以通过提高学校的办学档次,从外地吸收更先进的教育资源来弥补普安市的教育不足,另外,我还想在一中设立一个教育基金,专门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以资助他们更好的完成学业,说的通俗点,我计划在普安市以一中为基础,打造一个附近几省市都没有的大规模的教育航母。”

    此言一出,汪大凯书记带头鼓起掌来。

    汪大凯书记说:“余老真是好气魄,让我们这些晚辈有些无地自容,您这个提议真的是太好了,在座的教育界人士,不知道对余老的建议有什么看法?”

    黄一天看到汪大凯书记一副挖到金矿的表情,心想,汪大凯书记最高兴的应该是这次余老的投资又将为他的政绩添了显眼的一笔。

    现在的政府都更看重能见得到的政绩,就像普安市最近正准备动工的飞机场,本来附近的几个市都已经建了或大或小的飞机场,建好后还不是因为客源的缺乏荒在那儿,可汪大凯书记还是坚持要在普安建自己的飞机场,为了集资,竟然行政命令扣发了教师的一个月工资,搞的大家怨声载道。

    现在,有人主动为他添加政绩工程,他真的是求之不得了。

    汪大凯书记问在座各位的意见,在坐的却没有人应声。

    还是黄一天机灵,见冷了场,赶紧说:“余老的建议实在是太好了,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要是办成了,不知道普安市的老百姓要怎么感激您呢。”

    黄一天一边说,一边用闲谈的口吻对朱副市长说:“咱们朱副市长主抓了那么多年的教育工作,对这方面是懂的比较多的,余老的建议真是把普安市的教育事业一步带进了最先进的行列了,朱副市长,您说,我说的话在理吧?”

    黄一天把话头成功的交给了朱副市长,朱副市长赶紧接下说:“是啊!是啊!教育系统一直是个清水衙门,这么些年,虽然咱们普安市的教育各方面发展的不错,可是遇到添置点硬装备的时候,就有些头疼,余老这次提出的建议真的是解决了咱们普安市教育事业的燃眉之急啊。”

    黄一天想,这俩人一说一搭的配合的倒是不错,外人又哪能看出来俩人其实因为教育局的事情正在不和谐,做官做到这样,也应该是修炼到一定的层次了。跟这俩位比起来,自己演戏的道行就差太远了。

    朱副市长的话看样子真是说到余老的心坎上了,老爷子的脸上堆满了笑。

    余老说:“大家过奖了,我的建议再好,要是想实施起来,还是需要诸位一起努力才能成功实现啊。”

    汪大凯书记说:“您放心吧,余老,这几天我就让人按照您的意思吧大致的合作方案拿出来,只要您一点头,我们马上开始实施。”

    余老说:“汪大凯书记真是个痛快人,这事就拜托各位家乡的父母官了。”

    汪大凯书记说:“是我们应该感谢您才对啊!现在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了,余老要是不介意,今天中午的饭就由我来请,请余老来尝尝家乡的特色菜味道变了没有。”

    余老笑着说:“好啊!好啊!在台湾的时候一想起家乡菜就流口水,今天总算是尝到了。”

    汪大凯书记大笑,其余人也一起适时的陪着笑。

    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等汪大凯书记陪着余老出了门才相继往门口走去。

    黄一天趁机会走到敬大业身后,陪着笑对敬大业说:“敬书记,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

    敬大业轻声说:“今天到场的都一起去陪老爷子吃饭,你也一起跟着来吧。”

    黄一天说:“我知道了。”

    黄一天问完这句话就在心里暗骂自己的虚伪,明明自己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就为了能跟敬大业拉上话,可仔细一想,不如趁今天的机会把对刘清的事情找机会跟他说一下,只要黄一天能表示支持,就不怕朱副市长到时候阻拦了。

    主意打定,黄一天跟着一行人一起来到市政府隔壁的红星饭店。

    黄一天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尽管头痛欲裂,他还是拿起了枕边的手机。电话是周全打来的。

    周全先问他:“黄局长,现在头脑清醒点没有?”

    黄一天问:“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酒?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周全说:“你今天没有上班,出了点事情,你先不着急,我慢慢讲给你听。”

    黄一天一听说出事了,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黄一天把电话放到自己的耳边,用脑袋和肩膀架着,边听电话,边穿衣服。

    周全在电话里说:“不知道一大帮退休老教师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下个月的工资全部扣掉,用于市政府修建飞机场,老教师们意见很大,要求市教育局先把去年扣掉的一个月工资补全,并表示坚决反对再扣教师的工资,如果,教育局的领导不为他们做主,他们就用教师法为自己维权,到省城去告状,省城不行就去北京。”

    黄一天一听是这件事,穿衣的速度慢了下来。他心里有些纳闷,这件事情并没有行文,昨天自己也只是在市政府里,听人闲聊说起过这话,怎么竟然这帮老教师的消息是如此灵通,竟然连下个月执行都打听的一清二楚了,还一大早的跑到教育局来闹事。

    等黄一天赶到教育局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炙热的阳光烤在人身上,像要把人晒焦了一样,尽管一大早,周全已经给他通过电话汇报了情况,可来到现场,他还是大吃一惊。

    大约百余名老教师,三五成群的坐在教育局的楼梯上,大门口,把教育局本来不大的地盘围得水泄不通,想进去办事的人出不来,想出门的人也出不去。

    他看到周全正满脸大汗,声嘶力竭的在喊话:“我们黄局长,今天真的开会去了,请各位先到楼上会议室就坐,喝杯水凉快一下,这大太阳的站在外面等,在座的就是有一位中了暑,我也没法跟局长交代啊。”

    底下有人喊了一句:“把问题解决了,去哪歇都行,现在什么话都没有,就想把我们打发了,你小子还嫩的狠呢,我说大家既然来了,就一定得得个准话才能走,要不今天这太阳不就白嗮了。”

    黄一天看到二楼刘清的办公室窗户里,冒出个脑袋,是秦天,正对着喊话的人所在方向,做了个手势。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阵疑惑,难道这件事还有人在背后搞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