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九百七十八章 三封举报信

    齐达从一大堆的信件里,找出了那三封信,交到黄一天的手里。

    黄一天一看,是三封举报信。第一封是举报二中校长冯雨昂的。信中列举了,冯校长从去年年开始,连续几年期间从多少学生的伙食费里,克扣了多少钱,数额具体到几毛都写的清清楚楚。对于克扣的钱用途也写的很详细,甚至每个教师补助多少钱和名单和数目明细都附在后面,让人一看就明白这一定是熟悉情况的内部人写的材料。

    黄一天想,这封举报信看起来好像是在举报冯雨昂犯了经济错误,却从另一方面正好证明而来冯雨昂并没有私自贪污一分钱。但冯雨昂涉及挪用学生的伙食费却是不争的事实。

    第二封信里的内容是,揭发市实验幼儿园的李灿园长,在为幼儿园几十个班级安装空调过程中,私自接受商家贿赂,以高价买进了次品,并在幼儿园的账务管理上存在很大漏洞,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是一个人说了算,严重违反了财务制度。

    黄一天心想,这封信反映的问题如果是真实的,那么这位李园长犯的错误就明显比冯雨昂的问题要严重的多了,是不是涉及法律问题都很难说。

    第三封信的内容是反映教育局教研室罗主任,私自组织教研室相关人员,印发一系列辅导教材,质量差却卖价很高,收取了全市中小学生的大笔资料费,全部进入教研室自家小金库,任意挥霍,大笔现金去向不明。

    罗主任这个人,黄一天从其他的途径也是了解的,他是燕京大学的老研究生,平时爱写些小文章,很有些才气。黄一天很难将自己认识的温文儒雅的罗主任跟材料里反映的这个乱用职权,收取巨额资料费并肆意挥霍的罗主任联系在一起。

    黄一天想,看来,要真正的看清楚一个人,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敬大业见黄一天把材料轻轻的放在桌上的声音,从那堆卷宗中抬起头来,对齐达说:“黄一天同志,简单的情况,先让小齐给你介绍一下。”

    黄一天把身体挪一挪,让出位置给小齐坐到自己的身边。

    小齐说:“局长,您看,这几份材料从书面上看,都是有很大真实性的,您看,幼儿园的这个案子,连空调*的复印件都附在后面呢,纪检部门最近正要对这件案件进行核实。”

    说完,把手中的购买空调*的复印件递给黄一天看。

    黄一天看了一眼总金额一栏,赫然写着:200.000.00,这个数字让黄一天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齐拿起反映教研室罗主任贪污问题的举报信说:“黄一天局长,您看,如果这位举报人举报属实的话,教研室的案件有可能是全市今年又一数额惊人的贪污腐败案件,估计案件涉及的资金量不会比章飞案的少,涉及的人也许更多。”

    敬大业抬起头,看了看黄一天说:“黄一天同志,这次我专门找你单独谈话,也是迫于形势,有了前面案件的前车之鉴,我们纪检部门这次的调查一定要慎重又慎重,这样才能避免有些干部掌握任何风吹草动,我们已经失误了一次,绝不能让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否则就真的是无颜面对普安的父老乡亲了。”

    黄一天说:“敬书记,您放心,这些材料上反映的人和事如果是真的,我坚决支持纪检部门对于教育系统内的一些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一查到底。不管得罪多少腐败干部,决不得罪人民,得罪党!”

    此时的黄一天,已经多少明白这次谈话的重要性。

    敬大业说:“你能这样表态,很好,不过,我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于这个局面来说,你是个局外人。在市委常委会上,对于教育局局长人选安排进行讨论的时候,尽管有些阻力,但我还是坚持,必须找一个与原教育局的领导毫不相干的人来坐一把手的位置。”

    黄一天说:“谢谢,也许岁数相差比较大。”

    敬大业摆摆手,继续说:“从我们纪检部门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这次教研室案件的水,到底有多深,我们也没有底,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个案件波及的范围绝对不会局限在教育系统内部,很有可能,更高层次的领导层也有涉及,这一点,你的心里要做到有数,凡是涉及到案件中的人和事,出了这个门都要做到闭口不谈。”

    黄一天想,从敬大业书记的话里,可以听出来,组织上对自己是信任的,所以才会安排今天的见面,但是,他刚才的话,又像是在暗示什么。比教育局单位级别更高的部门,在普安市也是寥寥无几,难道,事情真的是已经到了这样复杂的程度。

    敬大业说:“黄一天同志,你是个老党员,上次的见面,你说的几句话,到现在还在我的耳边呢,设身处地替你想想,也知道你很难,带着案子上任,一上任就要查处一些干部,哪个干部都会有三亲六故,得罪人呀!可不得罪人又怎么办呢?不得罪这些腐败干部,就要得罪人民,得罪党!所以,我们既要做事,又要讲策略,查处可以外松内紧,不要声张,对分管教育的朱佳玉副市长先不要说,以免他误解,一定要拿到事实根据后再和他通气……”

    黄一天诧异的追问了一句:“连朱副市长也在保密范围吗?”

    敬大业愣了一下说:“是的,非常时期,必须采取非常政策,有些事情案件查处的需要,可以跟市委王大魁书记或者金市长通气,不必再经过朱副市长那了,毕竟她是分管教育的,章飞是她推荐的,案件没有水落石出之前,都要当心。”

    黄一天说:“可是,刚才再来的路上,碰到朱副市长的司机,我已经告诉他,我来您这里了。”

    黄一天说:“这只是个小问题,你随便说点什么也可以把他打发了,但从今以后,记住有什么情况必须先跟我汇报,我不在的时候找覃爱军副书记也可以,至于其他的人,一定要做到保密。”

    黄一天心想,难道朱副市长身上也有可能沾了泥。这样的话只能在心里嘀咕,却不能对任何人说出来。

    在官场行走,“少言慎行”四个字一直是为官者的护身法宝。

    谈话结束,黄一天走出市政府大楼,如他所猜想的一样,朱副市长的司机正在不远处向他打招呼。

    黄一天只能走过去,问,朱佳玉副市长还没有下班,她的办公室是不是还有人?

    司机看着黄一天,说,早上听朱副市长说,上午接到文化节的领导谈论什么洪泽湖旅游节的事情,之外接见几个反映问题的同志,具体的情况你自己上去去看看吧,这样你也能及时汇报工作。

    黄一天想了想说,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还是明天找个时间吧,否则,太晚了,把领导饿坏了,我可承担不起责任。

    最近一中的副校长薛琴最近经常跑到教育局来请示工作,老是跑来跑去,担心别人发觉她的目的不够单纯,就跟办公室主任周全说:

    “这教师节的活动大事小事一大堆,搞的我每天都要往教育局跑,明白人知道我是为了工作,不明白的还指不定是怎么想的呢,哎,周全,咱们是老朋友,你听说什么可得提醒我注意。”

    周全心想,你这已经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一中校长是个正处级,因为县长但是是章飞兼着,现在章飞跑路了,你来这边无非是为了一中校长的位置,倒到我面前装起来了。

    嘴里却打趣说:“这还不简单,你要是怕别人误会,你下次再来就说是来看我的呗,我不在乎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的,谁让我心疼你呢。”

    薛琴说:“好你个周全,我跟你说点真心话,你倒调侃起我来了,看我不收拾你。”说完,拿起桌上的报纸往周全的脸上扔了过去。

    周全躲避不及,被扔了个正着。把薛琴乐的哈哈大笑。

    正巧,刘清和自己的司机小吴经过办公室门口。

    小吴说:“刘局长,您看这都成什么样子了,把咱们教育局的办公室都当成他们自己家的后院了,还有那薛校长,整天不在一中上班,反而跑到教育局来,算是怎么回事啊?”

    刘清说:“小吴,以后这话可别乱说,这些人都是谁的人,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没有人给他们撑腰,他们也不敢这样。”

    小吴说:“您是不知道,气人的还不止是这些呢,今天早晨我正准备开车去接你呢,周主任给我来了个电话,说是过两天教师节让我的车去参加接特级教师的车队,我还说呢,刘局长家住的远,我必须得先接了他上班再参加车队吧。 可你猜周全说什么,他竟然说,教师节那天特级教师才是最重要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刘清皱了皱眉头,没有出声。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他都会在自己的内心说,忍耐!百忍成钢。我就不信他黄一天能猖狂一辈子。

    周全从办公室的窗户里,看到刘局长刚刚走进自己的局长室,赶紧跟了过去。进了门,刘清问:“周大主任,到我办公室来有什么事情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