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第九百四十章 舞弊

    一个青年老板让冯志宏这么一讲,委屈的说:“我有把握的,自己的企业发展如何以及发展方向我有规划,比那个得到补助的飞红企业强多了,如果说飞红企业有发展前途,那一定是舞弊!”

    “话不能乱说,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冯志宏一番呵斥,义正言辞,完了话锋一转,道:“当然了,虽然你们的行为是有些不对,但党和政府还是充分考虑到了你们的难处,不再追究你的过激行为,回去吧。”

    冯志宏说完,就准备离开。

    青年人见冯志宏像个领导的样子,跟他说了自己心里的怀疑,本来以为领导出面能说几句公道话,没想到冯志宏轻描淡写的几句,就要把自己打发走,青年人赶紧冲着冯志宏奔过来,拦着冯志宏道,我要看到你们的标准和评价的结论,只要我亲眼看见了我的企业不如人,我绝对不会再闹了。

    见冯志宏被年轻人拦住,门卫赶紧过来,抡起手中的电警棍,向年轻人的后背狠狠的打了过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黄一天大喊一声,住手!

    冯志宏猛抬头,一眼看见黄一天正在牛大茂的保护下,从人群中挤到前面,心里不由一抖,心里知道此事闹大了,他在心里暗暗埋怨,自己手底下一群笨蛋,狗日的 ,怎么黄一天过来,也没有人向自己汇报呢。

    冯志宏脸上带着尴尬的神情,冲着黄一天叫了声,黄局长,您来了。

    脚底下想要抬腿走过去,无奈被拉着,冯志宏只好原地不动,一副等着黄一天发落的情形。

    黄一天走到小伙子身边说,你也是老板,也是管理很多工人的企业家,要做好形象,有什么问题,咱们尽量解决。

    小伙子见冯志宏看见黄一天的样子,表情相当的拘谨,心知必定是碰上了能制得住冯志宏的人,于是找到救星一样,说:

    “这位领导,我真的确定这次补助的标准和过程有很大的问题,就说飞红企业和我做一样的产品,他们的质量和规划都没有我们的强获得补助,我们的却没有,所以才会过来讨个公道。”

    黄一天对小伙子好言相劝说,你和一起来的几个企业,把企业的名字和相关情况留下来,你放心,你们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尽快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关于说飞红企业不行的事情,让我派人调查好吗?

    之后,黄一天走到冯志宏身边说,冯主任,你现在暂时放下手里的所有工作,先把这件事好好的处理好,如果中间有什么差池的话,立即停职检查。

    小伙子和群众走的并不远,听了这话,都忍不住回头欢呼起来,冯志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黄一天不待见,脸色一下子憋的通红,

    黄一天并没有多说,而是转身上车,继续自己的目的地,冯志宏看着绝尘而去的小轿车,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句,狗日的,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人了?

    骂归骂,毕竟黄一天交代过了,要他尽快处理好这件事,他还是不敢怠慢,冯志宏一下子犯了愁,这里头的种种猫腻他是最清楚的,现在问题出现了,黄一天那里又该怎么交代呢?

    冯志宏赶紧回到办公室,给自己的靠山单德道汇报情况,否则,黄一天真的发起脾气来,弄个停职也是很有可能的。

    晚上,武达打来电话问,黄局长,你在市区吧?

    “在,什么事?”

    武达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武达,你他妈玩什么虚头,一个男人不就是遇到那么点大的事情,有什么就说!”黄一天不知道武达叹什么气。

    “黄书记,你是老领导,我现在想找人喝酒,有些事情给领导汇报!”武达在电话里说,声音似乎没有往日的那种霸气。

    “怎么了?似乎不对劲吗,还为那事操心?”黄一天想到武达的婚姻,就考虑到他找自己是有什么事和自己商议还是要自己为他做什么。

    “没有,已近离了!”

    离了?

    听到武达的回答,黄一天一愣,想到武达和王心怡的事,看来终于分手了。以前听到武达说起那个事情,希望他们尽快分手,这样每个人都没有痛苦,真的听到离婚了,心里很难一下子接受现实。

    “离了就离了,双方都解脱,也许这是最好的,说吧,在哪儿,我今晚真好有时间,去陪你,很快就到。”

    到了武达的家,黄一天伸手敲门。

    过来开门的竟然是王心怡,看到王心怡,黄一天很惊讶,武达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她怎么还在这儿……。

    不知道狗日的武达说的是真还是假,他妈的,武达以前似乎不是这样的个性,说话很直接的,看到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电影电视上说的离婚要死要活的场面,进了屋看到武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很平静吗,真还是假?”

    “真的,下午到民政局换的证。”武达似乎没有痛苦,很随意的说。

    “漂亮的美女就放弃了,可惜啊!”黄一天看了一眼王心怡,心里一阵痛,砸了一下嘴,对武达说。

    后来,武达转换话题,说:“今天和王心怡吃最后一顿夫妻饭,想到应该有人陪,在这个城市想了很多人,最后两个人都想到了你,她说我们两人的领导,也是朋友。”

    黄一天就说:“看来和你们有缘。”

    后来,三个人就开始吃饭,喝酒,几两酒下去,话就没有顾忌,开始不上思路。那天晚上,三个人主要是武达跟黄一天说了很多的话,一直谈到11点多才打道回府。出门的时候,王心怡对黄一天说:

    “等等我,黄局长,把我送回去。”

    武达在后面对黄一天做了一个分开的手势,开来他们真的分开了。出了门,王心怡和黄一天一前一后下了楼,站在楼下,黄一天问王心怡:

    “怎么回去?”

    王心怡说:“走走吧。”

    路上,王心怡对黄一天说:“自己和武达已经分开住,离婚的时候想到武达的经济能力,就把房子给了武达,自己在外面又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不想回去和父母在一起,父母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肯定不开心。”

    两个人按照王心怡的指向,拐过几条马路,终于进入了一个小区大门,到了一栋看上去很有些年头的房子后面,王心怡说到了。到了楼下,对黄一天说:

    “上去坐坐吧,认个门,看到黄一天没有动,就说是不是怕什么?”

    黄一天说:“怕,我怕什么,和你单独在一起也不是第一次,以前作为下属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加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