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从龙记

第二百八十四章

    至于师父亲自出马能不能劝得玲珑师姐回心转意,晓冬可估不准。

    纪真人把那个……笼子塞给了他:“你先看管着吧,走的时候别忘了。”

    晓冬接过这个装人的笼子,总觉得有哪儿不太对。

    “不会忘。”

    忘了什么也不能忘了这个啊。

    不过把这个拿回屋,晓冬有点儿懵。

    放哪儿?笼子里这家伙应该跑不出来。不过晓冬也不想总看着他,感觉别扭。

    他找了块黑布,把笼子给蒙了起来。

    嗯,这样就差不多了。料想陈敬之也不想看见他,这么一来免得相看两相厌。

    至于要不要给他喂食,纪真人又没交待这个,料想他们回去之前饿几天也死不了,也省得麻烦。

    晓冬推开窗子,外面夜色正深。

    他把窗子掩上,回屋里坐下,盘膝,闭上眼。

    世人要看都得睁眼,闭上眼是什么也看不见的,晓冬以前也是如此。

    现在不一样了。

    闭上眼之后,仿佛心里又张开了一双眼,由近及远,象水滴落在湖面上,感知就象那水面上的波纹一样,一圈一圈的向外扩开。

    晓冬“看”到了整个谢家庄,一重一重的院子,看到庄子里的人,看到……唔,看到师父和大师兄了。

    去的正是刚才他们去过的师姐暂住的院子。

    唉,总觉得师父够委屈的,徒弟一个两个的不省心。换个别的宗门试试?哪有师父会对徒弟这么体贴的?

    晓冬很想凑近些,听听师父能不能劝服师姐。

    说真的他心里没底。

    师父不是个特别会劝人的人,师姐呢,又不是一般的倔。

    晓冬贴近了一些,他甚至看见大师兄后颈上有一颗很小的黑痣,以前他可从来没有注意过。

    后颈本来就比别处显得白,这么一小粒黑痣在发丛下,象黏了一粒黑芝麻。

    明知道那不是芝麻,还是想伸手给他抠掉。

    可不知道是不是莫辰后脑勺长了眼睛,又或者他感应到了晓冬这不良的念头,忽然转过头来。

    被那双明澈清亮的眼睛一扫,晓冬顿时怂了。别说不敢上手,都不敢离得太近。

    师父和大师兄进了屋,晓冬只能隔窗看着了。

    玲珑师姐一见师父就跪下了,眼圈儿红红的,不过一滴泪也没掉下来。

    晓冬心里也不好受。

    他转移注意力,看着谢家庄里的其他动静。

    在离师父他们不远的一个院子里,有一男一女在焦虑的争吵,如果愿意,晓冬能将他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看这两人没吵几句就抱到了一起,晓冬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看为妙。

    要转开注意力的时候,晓冬忽然愣了一下。

    他又转回去。

    那男的他认得,就是谢庄主的儿子啊,这几天下来,虽然谈不上有多熟稔,但是晓冬肯定不会把张面孔认错。

    但是,他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那个女子是妇人打扮,身上并无什么修为,就是个普通人。不过她容貌生得算是不错,涂脂抹粉,满头珠翠,年纪大概二十来岁。

    这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不象是夫妻。

    晓冬虽然自己没成过亲,可一般人家夫妻怎么过日子他是见过的,这两人的样子明显不象。

    呃,他们不光抱着,还互相啃咬起来了。

    晓冬赶紧移开目光。

    然后再远些的地方,谢家的下人围着灶台边端着饭蹲在那儿吃饭。

    还有……

    晓冬乐此不疲。

    大概每个人心里都有会有这样的愿望,或多或少,偷偷看着别人关起门来是怎么生活的。

    晓冬以前没有好奇过,不过现在……嗯,好吧,他也没有特别好奇。

    晓冬觉得没过多久,可是外面的一声门响提醒了他。

    他迅速醒过神儿来,那种感觉就象从高处俯冲而下,有一瞬间的晕眩。

    没等他站起身,莫辰就已经从外面进来了。

    晓冬被逮个了正着。

    “大,大师兄。”

    莫辰脸色郑重,晓冬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大师兄曾经告诫过他,不能一个人的时候滥用自己的天赋,也不可以在人多的地方无所顾忌。

    可晓冬今天两条都触犯了。

    “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他急着认错:“我当时就是想打个坐,可是没想到闭上眼睛之后……”

    就不受控制了。

    感知的扩张就象呼吸,就象睁眼闭眼一样自然而然。他根本没象第一次强迫自己魂魄离体一样那样艰难,那样刻意。

    他觉得自己解释不清楚,大师兄明明那样郑重的告诫过他,他这是明知故犯。

    莫辰并没有揪着他这点错处不放,对晓冬来说,前面十来年过的都是普通人的日子,突然发现自己不凡的天赋,并要求他立刻能从容掌控,收发自如,那有点强人所难。

    说实话,象晓冬这个年纪的少年人,性情叛逆张扬的居多,晓冬算是格外乖巧听话的了。

    “下不为例。”

    晓冬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连忙点头应诺。略过这一节,晓冬才想起来问:

    “师兄,那,玲珑师姐她……”

    “她已经认定了自己要走的路。”莫辰简短的说:“即使强迫她回来,废掉她修炼的魔功,她也不可能再走回原来的道。”

    晓冬已经隐约猜到了结果,可是听到大师兄这么说的时候,还是难掩失落。

    “魔道中人……好象没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莫辰没作声,隔了一会儿,才说:“她父母都是魔道中人。”

    “是真的?”

    “是,她已经查清了自己的身世,血缘作不得假。上一辈的仇,这一代的恩怨,她难以置身事外。”

    晓冬手指交错在一起,垂着头,心里有些难过。

    在他心中,师父、师兄,纪真人,都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即使是他们,也有那么多无能为力的事。纪真人自己被困数十年,和师父硬生生被隔。大师兄有着那么孤独又不凡的来历,自己呢,天见城那一趟吃了不少苦头。

    莫辰的手放在他的肩上。

    温和,有力。

    “修炼之路就是如此,不止修身,更是炼心。”莫辰轻声说:“世上没有哪条路是平顺坦途,也不可能所有人一直并肩在一起,会有人先离去,也会在不同的路口分离。”

    晓冬抬起头来。

    那他该怎么办呢?

    “保持初心。”莫辰说:“记住你想要的东西,想去到的地方,别半途迷失方向。”

    晓冬并不全懂,但是他认真记住了莫辰的话。

    “师兄。”

    “嗯?”

    “你也会先离开吗?会有一天和我分道扬镳吗?”

    莫辰回答他:“不会。”

    晓冬笑了:“嗯,那就行了。”

    他不懂那些太复杂的道理,但是他从来没有哪一刻象现在一样明白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他要跟从大师兄,一直,一直,走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