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陷害

    温言的事情才刚刚过去没多久。

    柳筠果然就对赵烨下手了。

    赵烨在朝堂之上有一个死对头,叫做陈远承,因他品行不端,赵烨曾在温岭面前数次弹劾于他,赵烨为人清廉,又是个死心眼,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他也从不怕会与人结仇。

    他们二人的关系不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这么多年,朝中大臣对两人的明争暗斗早已看习惯,也就不愿再去费力的去调解二人之间的矛盾。

    但凡谁家有什么喜事,定然是不敢让这两个人碰上面,曾经有一个与两人关系较好的朝臣,邀请过他们两个人去参加自己孙子的百天宴席,可二人却公然的大吵了起来,将好端端一个喜庆的日子给搅和的乱糟糟。

    谁也不想让自己家的什么重要日子被这两个人给搅黄了,于是但凡是谁家设宴,定然是有赵烨就没有陈远承,有陈远承就没有赵烨。

    而就在这两个人的关系愈加僵硬的时候。

    陈远承却死了。

    柳筠见赵烨无法拉拢,只能想办法去削弱他手中掌握的势力,而着重扶植自己的父亲,柳太尉。

    陈远承的官职不大不小,况且又到了快要退休的年纪,他的死对柳筠来说有利无弊,而这事本来和赵烨是没多大关系的,自己的死对头死了,说起来倒也算不得是一件值得让他伤心的事情。

    可这件事情却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陈远承的身子骨硬朗的很,虽然已是一把年纪,可精神头却是不比赵烨差半分。

    可一天夜里,陈远承却忽然生了重病,整个人高烧不退,又吐又泄,就是身子骨再硬朗,可怎么说也已年过半百,这般折腾下去,半条命都要被折腾没了。

    大半夜的,街里的药铺都关了门,府邸里的大夫又告了假,太医院又离的太远,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别的大夫前来诊治。

    陈远承的府邸和赵烨的府邸不过才隔了两条街,陈夫人急红了眼睛,当下也顾不得他们二人的关系如何,当即便派人去了赵烨的府邸去借大夫。

    赵烨虽然也不大情愿,可毕竟人命关天,也就没再计较那么多,就让自己府里的大夫过去给陈远承瞧病了。

    不借还好,这一借就借出了事情。

    陈远承死了。

    那陈夫人反咬一口,在葬礼上一边哭,一边控告说是赵烨指使那大夫害死的陈远承。

    除了没有去参加葬礼的赵烨,半个朝廷都知道了这件事,不论是同僚还是宫里的太监宫女,私底下都在议论纷纷,让赵烨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赵烨一生清廉,老实本分,何曾受过如此不明不白的诬陷。

    沈君临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柳筠。紧接着就是赵烨府里的那个去给陈远承诊治的大夫。

    这事情太过蹊跷,那陈远承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越国情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死,很明显,这件事就是冲着赵烨来的。

    ………

    赵府。

    沈君临还未等走进厅堂,就听闻里面传来一阵阵瓷器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赵烨的愤怒的喊声:“酒呢!还不快点拿酒过来!”

    有婢女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见到沈君临后,微微欠身行了个礼,又急急忙忙的往酒窖跑了过去。

    沈君临兀自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步的走了进去,屋里的地上满是摔破的花瓶和酒坛,铺了一地,沈君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硬是寻了半天。

    赵烨像是没看到他一样,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泛白的发丝有些凌乱,一张脸喝的通红,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

    “好酒是用来庆祝的,而不是用来浇愁的。”

    沈君临的语气平淡,他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种类似的事情发生,可没想到赵烨愤怒起来,竟然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几分。

    赵烨闻声抬头,冷声道:“庆祝?我赵烨一生清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所有人,他陈远承生前就与我处处作对,如今就连死了也要让我背负骂名,谋害朝廷重臣,这一罪名,要我以后如何有脸面再去见王上!”

    赵烨老泪纵横,手重重的拍向桌面,有些无力,也有些无助,往日那般神采奕奕的模样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夜之间,他似乎老了许多。

    沈君临微微皱眉,对于赵烨来说,一个臣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这点他是理解的。

    “赵老先生,这件事情其实是明摆着您是被人陷害,您为何不去查找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

    赵烨听罢,眼前似乎一亮,随后又暗淡了下去,轻道:“沈公子,老夫虽然年岁大了,可还不至于看不明白事理,我岂会想不到此事与谁有关?可那个人是存心要除掉我的,就是我将此事调查出来,她也有各种后招在等着,什么贪污受贿…什么欺君罔上…若是再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那老夫全家人的性命都会赔进去。”

    沈君临猛觉得不对,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莫非是要打算放弃?

    沈君临没有拐弯抹角,直接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却见赵烨淡淡一笑:“朝堂之事,老夫早已厌倦了,就这样告老还乡,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沈君临心下一沉。

    “您就甘心如此?在还未真相大白的时候,您就这样离开了,便是畏罪,此事记载在史书,您就是一个有着污点的罪人,遭后人唾骂,赵老先生,您一生清廉公正,就甘心如此吗?况且,你若是就这样离开了,就随了柳皇后的愿,就算日后她篡权夺位,将这越国江山易主,您也不在意吗?”

    沈君临有些急了,这件事明显不在他所预料的范围之内。

    倘若赵烨真的离开了,那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无法弥补的巨大的损失。

    单单靠他自己,还有韩风和楚依,是根本没有办法将温言扶植起来的,赵烨一离开,等于给了他们一个重重的打击。

    如今沈君临虽入了内阁府的文华殿,可却是因为赵烨的这层关系,赵烨若是离开,那就意味着他部署了这么长时间的计划都将白费了。

    他还要去重新拉拢关系,重新去制定计划,更重要的是,柳筠的势力又向前扩张了一大步。同时他帮助楚依和温言夺权的计划也将又难上了许多。

    许是沈君临的话说到了赵烨的软肋,赵烨听后许久都没有说话,而是沉思着,模样极为哀戚。

    沈君临见赵烨的模样有些动摇,忙趁热打铁,说道:“柳皇后既然已经对您下手,那就说明她对您是极为忌惮的,王上子息克乏,只余一子,柳皇后已经要将其铲除,届时若是王上也糟了她的毒手,那她必定会从旁系血脉中领养一位世子,手握大权,您的存在对越国和王上来说极为重要,倘若您就此离开,那便是帮助柳皇后篡权的帮凶,倘若您不在乎,那在下也再没什么可说的了。”

    沈君临的语气透露着些冰冷,他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若是赵烨还是坚持要离开。那沈君临也只能认栽了。

    沈君临的话明显说到了赵烨的痛处,背负杀人的骂名他可以忍,可背叛王上,背叛国家的罪名他却是如何都不能忍的。

    “赵老先生若还是固执己见,那沈某也再无话可说,只是寒心,在下身为一个突然出现的外人都不忍看到越国的这种未来,没想到越国如此重臣,竟连我一个外人都不如——罢了,就当沈某看错人,祝赵老先生,能够度过一个安稳的晚年。”

    说完,沈君临就作势转身要往外走,他看出了赵烨的动摇与踌躇,这番话其实是想要刺激一下他的。

    不出沈君临所料,还未等他的脚往前迈上一步,赵烨果真便叫住了他。

    “沈公子留步。”

    赵烨的声音有些沙哑,随后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沈君临回头,却看见赵烨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自己,紧接着,他却双手作揖,朝沈君临郑重的行了个礼。

    “赵老先生您这是做什么,如此岂不是要折煞在下!”

    沈君临也忙回了一个礼,这赵烨怎么说也是一个长辈,况且他以后还要有许多的事情要求他帮忙,这个礼他是万万都受不得的。

    赵烨却摇了摇头,沉声道:“这礼沈公子该受得,老夫惭愧,竟还不如你一个年轻人有责任有抱负,遇到了事情一心只想着逃避,惭愧惭愧。”

    赵烨一句话里连着说了三声的惭愧,听的沈君临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别的不说,至少赵烨应该不会打算离开了。

    “那您的意思是……”

    沈君临有些试探的问。

    赵烨叹了一声,随后无奈了摇了摇头道:“罢了,罢了,让你这么一说,老夫就是离开了也无法安心过日子,王上未苏醒之前,老夫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心离开的。”

    沈君临点了点头,末了恭敬道:“先生请恕罪,刚刚在下多有失礼,但您能如此想,在下终于是安心了。”

    赵烨没有说话。

    沈君临又道:“关于陈远承之死一事,就交给在下来查便可,只希望您日后能多多支持一下九殿下,虽然九殿下现在还尚未年幼,可却是王上唯一的子嗣和继承人。”

    赵烨的模样似乎有些疲惫,他沉思片刻,随后点了点头:“此事我心中有数,只是陈远承的事怕是要让你多多费心了,柳皇后怕是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的。”

    沈君临却是毫不担忧:“放心,此事在下必会处理妥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