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步步为营

    傍晚的时候,楚轩跟着暖春一起来到了竹然居。此时的温偃正在院里静观天边的夕阳下落,残阳如血,染红了半边天,像是有些凄凉,却又很是壮阔。

    温偃的身子就沐浴在这泛着橙色的光晕里,乍眼一看,仿佛初落尘间的仙子,美艳不可方物。

    楚轩本不欲打破这片美景,于是刻意放轻了自己的步子,只是温偃却早已察觉到他的到来。

    “你来了。”低沉婉转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空灵,令人莫名的有种恍如隔世之感。“进去坐吧,我有事同你商量。”

    “嗯,”楚轩轻轻应了一声,二人便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收买人心和蓄积势力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虽然有国规不允许皇子和大臣们私底下经营自己的产业,但在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几乎一大半的产业都跟楚国的各个皇子和大臣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楚轩从一出生下来就是个不受宠的皇子,无人去巴结他,讨好他,所以他一直只能靠着微薄的禄银来支撑起他的生活,虽然经过好几年的暗中部署,他的处境已经好上了许多,可比起其他皇子来,楚轩还是差得远了。

    所以当温偃提出要拿自己的嫁妆在皇都里开铺子的时候,楚轩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铺子想要做大做强,没点人脉是不行的,这方面的事情就需要你暗中去打点了,我只负责将生意经营好,届时铺子里的收入,我可以分你一半。”温偃如是道。

    楚轩点了点头,眼中异彩连闪,他的势力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其实跟囊中羞涩也有很大的关系,至少如果有官员喜欢古玩字画之类的东西,他就算是想投其所好,也是有心无力,所以温偃此番提出这个建议,着实是帮了他的大忙了。

    “好,嫁妆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无论你想怎么安排都可,届时我会安排沈君临来协助你,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背后有我撑着。”楚轩清朗俊逸的面容上又涌起了那并不常见的豪情壮志。

    温偃见之,脸上也不由得挂起了丝丝笑意,虽然她对权势并无太大的执念,但不知是否是受了楚轩的影响,心中竟也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在叫嚣着她,仿佛她生来就是适合拼搏和战斗的人。

    无论是以何种形式的战斗,她温偃,绝不会认输。

    在同楚轩说完这件事后没两天,温偃就在皇子府里见到了沈君临的身影。

    “嗯,不错,态度很积极。”这是温偃见到沈君临后说的第一句话,结果自然是惹来了沈君临的白眼。

    乔装打扮后,因着她这次是出去办正事,所以便没有让暖春跟着。

    “说吧,想要从什么样的铺子开起,小爷我给你出谋划策。”沈君临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身旁人认真起来确实让人感觉到靠谱,可一旦不认真的时候,也是实在没个正形,于是乎,温偃又原封不动的将沈君临今早给她的白眼还了回去。

    “先不找铺子,我想先买栋宅子。”温偃的目光在街道上扫量着,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她又补充道:“要偏僻一些的。”

    待温偃说完这话之后,沈君临忽然神色古怪的上下打量了温偃一眼,“你该不是跟楚轩关系破裂了,所以想要买栋宅子专门养男人吧?”

    温偃顿时满头的黑线,没好气地道:“你回去,叫楚轩给我换个人来。”

    温偃这话一出,沈君临总算是正了容色,摆摆手道:“玩笑玩笑,不必当真。”

    一路上沈君临果然恢复了正常,又帮着她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了一栋不错的宅子,温偃见此,一直绷着的小脸总算是透出了一丝笑意来。

    她出嫁那日,温岭暗中差人告诉她,送亲的队伍中,有十来号人是假装成侍卫的护卫队,那些人都是温岭精心培养出来的,无论是武功还是各个方面,那都要比普通侍卫强得多,安排这些人给她,也算是她嫁妆里的一部分。

    这些人过来之后,温偃只能安排这些人暂时在皇子府里的下人房落脚,现在总算是有实力安顿他们了,自然想要给他们好一些的环境,毕竟在楚国,只有这些人是真正忠于自己的。

    解决完宅子的事情后,温偃就跟沈君临一起在街上闲逛起来,而这只是因为连她自己也没想好究竟要开个什么样的铺子。

    小的格局她是看不上的,若说真正能够快速回收成本并且得到回报的行业,恐怕只有青楼和酒楼比较容易了。

    “这附近有大一些的门面吗?”楚国皇都这么大的地方,温偃只出来过一次,对于地形地势自然没有沈君临清楚,所以这也再次间接证明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就是比她这个外地人要有优势。

    沈君临像是已经明白了温偃的想法,目光惊异地扫了温偃一眼,缓缓道:“你若是想开个大点的酒楼我还有办法帮你实现,但你若是想从那些风花雪月的场所入手,我劝你还是放下这个心思吧。”

    “为何?”温偃有些不解。

    ‘唰’的一声,沈君临打开手中的折扇,脸上霎时间又浮起了得意的神色,“让小爷来……”沈君临这话还没出口就硬生生被温偃的眼神给盯得逼了回去。

    “……”沈君临一阵无言后,这才又收起来折扇,正儿八经的开口道:“青楼如你所知,绝对是个一本万利的行业,只是这皇都里的青楼已经被人给垄断了,所有的青楼背后的主人都是一个人,普通人若是再想开,几乎是开一家倒一家,而且我们毕竟身份特殊,若是引起那背后之人的注意,对我们形势不利。”

    温偃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样的秘辛,一时间又有些好奇的道:“谁这么有本事,居然连整个皇都青楼都给垄断了。”

    原以为沈君临又会带着些许鄙视兴致勃勃地给她讲解,可令温偃没想到的是,沈君临的面色却忽然沉了下去。

    良久,就在温偃以后沈君临都不会开口了时,却听沈君临用几乎微不可觉的声音说了三个字,“不清楚。”

    沈君临深得楚轩器重,这也间接说明了他是个极有能力的人,可连他都没有查出这背后之人是谁,这只能证明,他他们的实力与这背后之人比起来,实在是相差得太多。

    这也难怪沈君临会如此沮丧了。

    二人好半天都没有开口,静走了半晌,温偃忽然见到前头有个酒楼正挂着出售的牌子,她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