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寒天帝

851.第842章 天帝遗留

    第842章 天帝遗留

    若为晗,无救你之力。

    若为天,无爱你之心。

    江寒默默听着,心中不由长叹,他转头望向了远处那一株红色花朵,如果他没有猜错,自己如今并非真身,而是意识降临,这里的场景应该是某种幻境投影。

    那朵红色花朵,是昔日‘不死花皇’的本体模样。

    这里的一切,皆是天帝离去前意识投影而成。

    “三次化形,如三世重生。”江寒喃喃自语,无限唏嘘,他望着那朵红花,仿佛看到了昔年发生在这片花海世界前的惨烈大战。

    第一次,皇境层次的晗皇,为了心爱之人,拜别族人,单人持剑,如一柱擎天,挡住了诸天降临的皇者,杀伐果决,一战名扬八方。

    可又有谁知,他本不欲杀戮。

    晗皇知道,第一次后便再无安宁可言,第二次,至高至上的帝者们必然降临。

    太古圣灵犹有尽,人皆一死短长同

    但是,在追逐永恒的路上,倒下的帝、皇何其多,只要有一线希望,那些帝皇便会杀来,直到他们生命的终结和天地的落幕。

    这是修行终极后一种必然的选择。

    从皇到帝,多少古老者直到寿元终结都跨不出这一步,短短千万年,晗皇成为了晗帝,他做到了,无人知晓他经历了怎样的艰难,更无人知晓他付出了何等代价。

    晗帝只知道,他有能力守护心中的爱人。

    “花皇第二次化形结束时,不朽花谷之战已结束。”古混低沉道:“花皇走出花谷,问晗帝如何?晗帝只笑道‘剑在手,战八方,百年,斩三帝七十二皇’。”

    江寒默然。

    花谷前,晗,初入帝境,剑在手,战八方,百年,斩三帝七十二皇。

    何等简单的描述,如许多古典中记载的一样,那一段艰难岁月,那一段厚重历史,最终只剩下那个纵战千域无敌的晗天帝,只剩下那个站在岁月最高峰的伟岸男子。

    这简单描述中,略去了多少血雨腥风,抹去了多少生死险恶,留给世人永远只有那难以企及的神话传说。

    挡住所有艰险,只想为所爱之人遮住一片天,这或许就是晗天帝之愿。

    只可惜。

    这终也成了奢望。

    时也,命也,浩劫降临,纵横天下的晗帝为了爱人,更为了族群,踏出了最终极的一步,变为了最终的天帝,镇压千域,横推万界,再无生灵敢与之争锋。

    什么古魔,什么妖盟,什么浩劫,一剑横扫,他是人族中的至高天帝,亦成为无数异族谈之色变的至高天魔。

    天帝,天魔,不过一念间。

    “世人皆羡天帝之威,但又有多少人知天帝心中之苦?”古混低沉着声音叹息道:“一步踏出,此生再无法回头,救下了爱人,救了苍生,他也不复为晗帝。”

    “最终的那一步,到底是什么?”江寒询问道。

    江寒很想知道,老妪口中的‘它’到底是什么,天帝最终又去了何方,天帝和花帝的结局又如何?

    “天若有情天亦老。”古混轻声道:“这里离去前天帝给我的答案,那时,我在天帝满是冷漠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悲凉,但也仅仅只有那一丝。”

    天若有情天亦老。

    江寒听着,他从古混的话能听出,天帝在‘最后时刻’定然做出了某种选择。

    只是,天帝站的太高了,高到甚至无人能够接近,同代中无人可与之对等交流,纵观历史长河也仅有一两位至高存在能媲美,但又处于不同历史中。

    故而,无人知晓天帝最终面对的是什么。

    “天帝曾言,万古之下,无不谢的繁花,无不落幕的盛世。”古混望着江寒:“为人族计,天帝离去前留下了这一恢宏秘境,留下了我这一颗禁地星辰,亦在禁地核心中留下了几道传承。”

    “人族后辈江寒,你可原接受天帝之传承?”古混严肃道。

    “传承?”江寒不由屏息。

    晗剑峰之战、在云天大陆中耗费数百年,乱古禁地中接连大战,为什么?不就是为了那可能存在的天帝传承吗?只是,当古混真正开口时,他亦有种不真实感。

    “天帝传承,难道不需要考验吗?”江寒询问道。

    古混露出了一丝笑容:“如果我没探查错,你的体内世界中载种了界木,肉身融合了永恒真血,神魂融合了大道之源,可是对的?”

    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看出融合永恒真血这不算难,毕竟肉身最容易被看透,而自己展露的基础生命层次确实逆天,但界木和金液大道之源,一个身处体内世界,一个融于神魂。

    即使师尊兵主,应该都没有看透。

    “别奇怪。”古混摆动着自己黑色的尾巴,笑道:“炼制我时,可是天帝最巅峰时期,天帝斩杀诸帝诸皇近半的宝物都用在了我身上,我的全部威能一旦爆发,一砸,就能砸死皇道极境,一吞,便能吞掉一个大世界。”

    “论探查之功,即使昊天境都不如我,若你在核心之外我还看不出,但你都进了核心我想看自然能探查到,当然,若你跨入神灵境开辟神界,我全力探查估计也看不出什么。”

    江寒不由暗叹。。

    天帝手段莫测,就如东帝站在最巅峰时连大道之源都能从神魂中直接剥夺,对他们那等存在来说,这些外在恐怕都不算什么。

    毕竟,他们已是修行终极。

    “太古界木碎裂后,一些本源碎片虽化出了一些新生界木,但被生灵炼化镇压体内世界却闻所未闻。”

    “大道之源、永恒真血、命运之果,此三者,皆是无尽岁月自开天之前流传来的逆天宝物,能有一种便是无上机缘,你有两种何等难得。”古混唏嘘道:“即使是天帝都没能耐赐予你如此多机缘。”

    “你能成功炼化融合此三样,证明了你的天赋,你能以圣境之身安然抵达禁地核心,说明你的实力,你能得到另一位的认可,证明你的气运,三者皆有,我又何须再考验?”

    江寒默默听着。

    “一处大能传承出世,无数修行者齐聚,为何还会设有考验?”古混笑道:“只因没有真正惊艳绝伦者,若真有绝世者,何须太多考验?”

    江寒不由点头。

    确实,就像多少圣境、神灵渴望拜入大能门下,但大能者还要设下种种考验,可在诸界域会上时,如武绛、黑衍风,皇境大能都是直接收为弟子。

    至于站在巅峰者,如天帝,如东帝,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外物,也无须管什么气运之说,因为任何传承,任何宝物,若是需要,他们便能直接夺来,谁敢违逆?

    “敢问前辈,天帝之传承,该如何获得?”江寒问道。

    古混扬起蹄爪,指了指远处的那朵红花,笑道:“吃掉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