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仙药供应商

261.第261章 可惜 一番美意付流水

    第261章 可惜 一番美意付流水

    在县医院里,他小舅也在。

    “小舅,妗子。”

    “小耀来了,快坐。”

    “来就来,别带东西了。”

    王耀将礼物放下,坐了一小会,然后取出了熬制的药剂。

    “这是一副药,您可以试试看,有没有效果。”王耀将药放下,然后跟小舅和小妗子说了几句话,告诉了用药的量,嘱咐了以下,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爸您喝点试试吧?”他小舅道。

    “好,试试就试试。”老人也爽快。

    药尚且温热,并不难喝,喝下去之后腹内温热,然后这片温热以很快的速度传遍了身体的各处。

    已是夏日,只是未到时候,医院里只是开着窗户,未开空调,因此有些热。喝下了这药老人觉得有些燥热,身上发汗。

    “爸,您觉得怎么样啊?”王耀的小妗子在一旁道。

    她对自己丈夫这个外甥配制的药实在是没有任何的信心,生怕这病没治好,自己的父亲再出其它的什么意外。

    “还行,就是有些热。”

    很快,他觉得胸口也有些热,还微微有些疼,就像针扎的一样。

    “怎么了,爸?”

    “胸口有些疼。”

    “我去叫医生。”他小妗子听后急忙道。

    很快医生来到病房里,医生问了问,他们也没敢说服药的事情,只是突然这样,又观察了一会,老人觉得疼痛慢慢的削弱了,感觉没什么大问题。

    医生也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就回去了。

    “别乱吃药,这病啊,得听医生的。”

    “是,偏方可得慎重使用。”

    同一个病房的人都在劝王耀的小妗子,一个病房的,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也都看到听到了,这种情况发生在心梗病人身上是挺危险的,说不定就会威胁到生命。

    “学生物的怎么还会治病?”王耀小妗子道。

    而后,她便没再让自己的父亲用药,吃过午饭之后,她越想越不得劲,直接将王耀熬制的药倒进了洗手间的马桶里,然后冲进了下水道。

    可惜了那些野生的药材,

    可惜了那一叶灵草,

    可惜了这一副药!

    幸好王耀不在这里,否则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再让自己的父亲试一试,或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

    可惜,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王耀费心费力熬制的药就这样被浪费掉了,非但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倒落了一通的埋怨,当然他现在是不知道的。

    “妈,我回来了。”回家之后,王耀先跟家里的母亲打了一声招呼。

    “药送去了。”

    “送去了。”王耀道。

    “看我小妗子那样子,根本就不信我,您也别再多问了。”王耀道。

    “嗯。”王耀的母亲听后应声,并不是太高兴。

    王耀回家没多久,他父亲也从外面回来,吃过午饭之后,王耀便出了门,准备上南山,在经过前边胡同口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扶着墙活动的王丰相。

    “叔,好些了?”

    “哎,好多了,小耀。”见是王耀,王丰相急忙应声道。

    “别走得太远,适当的运动。”

    “哎,进屋坐坐吧?”

    “不了,我上山。”王耀笑着道。

    “好,有空来家里坐坐。”

    “行。”

    王耀上了南山,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京城。

    他先是在网上订购了去京城的飞机票,准备在后天出发。

    中午的时候,天气很热,王耀这片药田里却是很凉爽,适当的午休之后,王耀便拿出了个马扎坐在外面,手里拿着那本《自然经》,一杯清茶,一卷经书,一坐就是一下午。

    那土狗就静静的卧在他的身旁听他低声诵读经书。

    一直到天色昏黄。

    “三鲜,你听得懂吗?”他低头望着趴在旁边的土狗,笑着问道。

    汪,土狗叫了一声,算是回答。

    “呵呵,多听听,好好悟悟,说不定你能够成精呢!”王耀笑着摸着土狗的头,土狗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下午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又来了一位亲戚,他的小婶。

    “婶。”

    “哎,小耀回来了。”王耀发现自己这个小婶子的眼角还有泪水,看那样子似乎是刚刚哭过。

    而王耀的父亲就呆在一旁闷着头抽烟,看那脸色显然是在生气,王耀一看就知道十有八九又是因为自己小叔的事情。

    他是个晚辈,也不好多问些什么,只是在一旁倒了杯水,然后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过了没多久,他小婶子便离开了。

    “怎么了妈?”他出了房间问道。

    “还不是你小叔的事,四十多的人了,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不出去找工作不说,还乱发脾气,现在更好了,还要去胶南,他去那里做什么?”张秀英道。

    王耀听后揉了揉额头。

    自己这两个叔叔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摊上这样亲戚,也真是没办法。

    “我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给他找个工作。”

    “等等,胶南,王众是在胶南吧?”

    他父亲弟兄四个,王耀的二叔四十多岁的时候在外面打工出了意外,去世的早,他的二婶带着当时已经十几岁的堂弟改嫁到了胶南,往年里,那位堂弟每逢过年的时候还会回来看看家里人,自从王耀的爷爷和奶奶相继去世之后,他就很少回来,连电话打得也少了,联系逐渐就断掉了。

    他想要去胶南该不会是想要找那位许久都没联系的趟地吧?

    人家在那边生活还不知道过的怎么样,再跑过去麻烦人家。帮忙这事,宜早不宜迟,王耀的那位小婶子已经说了,这日子她过够了,他三叔那边的事情还没了呢,不要在弄得这家子也要离婚。

    王耀想了想,这事还得麻烦别人,上次他三叔的事情他就是麻烦的田远图,这一次不能再麻烦人家了,于是他给魏海打了个电话。

    “亲戚,找工作?没问题!”电话那头魏海答应的十分痛快。

    他的买卖做的挺大的,虽然比不上田远图,但也差不那么多,在连山县城就有两个冷藏厂是他所创办的水产公司建设的,安排个人工作,养个闲人,这都不是问题的。

    过了也就十分钟的功夫,王耀接到了魏海的电话,活已经安排好了,两个冷藏厂保管,让他自己挑。

    “行,谢谢。”

    “嗨,多大点事啊!”魏海笑着道。

    王耀将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爸,您抽空跟我小叔说一声吧?”

    “行。”

    “劝劝他,别再跟我三叔似得。”

    又在家里待了一天,第三天上,王耀带着准备好的东西,跟家里说了一声,重点还是药田的事,然后直接打车去了海曲市机场。

    登上飞机,直飞京城。

    京城,大气依旧,繁华依旧。

    下了飞机之后,王耀直接打了车,准备赶往上几次来这里的时候住地方,半道上想了想。

    “去希尔顿酒店。”

    早就听说了这个连锁酒店的名号,今天正好去看看。

    “好的。”司机道。

    在出租车上,王耀见识到了京城司机的能说会道和知识渊博,从国际经济形势到索马里海盗,从明清野史到国内秘闻,当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让王耀自叹弗如啊!

    在车上,王耀也再次见识到了京城的“堵”。

    就算是单双号限行,依旧无法解决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堵塞”。

    从机场到酒店的时间足足王耀开车从海曲到连山县城走一个来回了。

    下了车,王耀望了望身前这座数十层高的酒店,到底是国际化的集团,很气派,典型的现代化风格。

    服务员非常的漂亮,标准的职业装扮和笑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