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维术士

2202.第2202章 沙暴殿下的病

    第2202章 沙暴殿下的病

    安格尔在拔牙沙漠待了两天两夜时间。

    第一天,告知了来意,并且将影盒转交给了智者苦铂金。

    第二天,安格尔在征求了苦铂金的首肯后,开始对这座据传远古时期就存在的宫殿进行探索。

    到了第三天清晨时分,安格尔则准备告别苦铂金,离开拔牙沙漠。

    在拔牙沙漠待的这两天,安格尔始终没有见到沙暴山德斯托姆。之所以如此,并非是安格尔没有求见,而是智者苦铂金给出的建议。

    两天前,苦铂金在得知安格尔的身份与来意后,没有立刻转告沙暴殿下,而是提出要先看影盒。安格尔想着先看后看都没差,于是将影盒放了一遍。

    苦铂金看完之后有什么感想,安格尔并不知道,但是苦铂金直接给出了一个建议,便是让安格尔最好不要去见沙暴殿下。

    询问缘由后,安格尔才明白苦铂金的深意。

    沙暴山德斯托姆,无论在马古、亦或者波西亚的口中,都被描绘成一个独断偏执且有些暴脾气的君主。甚至在丹格罗斯这种元素精灵的脑补中,沙暴山德斯托姆是一个一言不发就掀起恐怖沙尘暴的暴君。

    在苦铂金的讲述下,安格尔这才明白,外传的讯息其实基本属实,但沙暴殿下并不是脾气不好,也并非真的暴君,而是因为它有病。

    是的,这是苦铂金亲口说的。

    沙暴山德斯托姆的独断偏执,它设定各种奇奇葩葩的规矩,抵触其他地界的元素生物来访,所有的原因,就是它有病。

    它的症状,说文雅一点叫做居安思危、敬小慎微,说通俗一点,则是被害妄想症。

    沙暴山德斯托姆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受过影响,它总觉得随时会有恐怖灾变降临到头上,或者是自然灾害,或者是外部敌人。

    正因此,它开始效仿野石荒原的做法,将拔牙沙漠搞个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御阵线,但实际上拔牙沙漠光是本身的自然条件就已经是一种天堑,外部敌人很难侵入,没必要搞这一套。

    除了防线外,它还设了很多奇葩的限制,譬如任何非拔牙沙漠的元素生物,不得从沙漠上空飞驶,就是担心“空袭”。

    种种被害妄想导致的规则限制,不一而足。苦铂金说这些情况的时候,也一脸的无奈苦笑。

    正因为沙暴殿下有这样的病,所以苦铂金劝阻安格尔最好别与它见面。

    苦铂金甚至可以预见,一旦沙漠殿下看到安格尔这个非元素生物的“异类”,哪怕知道是和救世主同族,它最先想到的也绝不是亲近,而是戒备,并且戒备等级比其他属性的元素生物还要高,毕竟,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对于沙暴殿下而言,人类就属于它所不了解的未知领域。

    若是在这时,安格尔又将影盒呈递上去,当看到影盒里人类对元素生物的“捕捉”,还有人类巫师强大到毁天灭地的实力,不用苦铂金说,安格尔都知道,这位沙暴殿下的被害妄想症绝对会拉到满值。

    以这位沙暴殿下那神经质的思考方式,它根本不会去分析事情的利益得失,它也不会听安格尔的解释劝阻,百分百会变成正面冲突。

    沙暴山德斯托姆又掌控整个拔牙沙漠的元素生物,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全面围追堵截。

    在这种情况下,苦铂金给出了良心的建议,不要与沙暴殿下见面。

    至于说影盒之事,苦铂金明确告诉安格尔,等安格尔离开后,它会找机会告诉沙暴殿下。

    苦铂金非常的了解沙暴山德斯托姆,它知道该用什么话术去引导话题,诱使思考方向;再加上“灾难本尊”安格尔没在,沙暴山德斯托姆应该能够听进去苦铂金的话,

    安格尔在思考了半天后,同意了苦铂金的提议。

    因为他从洛伽那里得知,苦铂金说的全是真话,沙暴山德斯托姆是真的有病!当初就连洛伽前来留学,都受到了阻拦,若非洛伽也是土系生物,加上智者苦铂金在旁游说,言说“如果和野石荒原开战,洛伽在拔牙沙漠还能成为手中人质”,正因为这番话沙暴山德斯托姆才同意了洛伽的留学。

    要知道,野石荒原和拔牙沙漠可是“兄弟”邦交,比起对火之地域的情谊还要深,可就算这样,沙暴山德斯托姆都能去想“开战”事宜,可见其被害妄想症已经病入膏肓。

    面对这样的一个精神病人,还是交由专家比较好,他如果前去肯定会变成刺激病人病发的源头,所以安格尔同意了苦铂金的建议。

    ……

    在安格尔离开宫殿的时候,苦铂金郑重的告诉安格尔:“人类即将进入潮汐界,兹事体大,我会想尽办法说服殿下的,让它及早去见马古智者,对这件不可逆的大势,进行更深入的讨论。”

    安格尔点点头:“希望殿下能够尽早想通吧。”

    顿了顿,安格尔犹豫了一下,最终向苦铂金问出了他这两天心中最大的疑惑:“抛开殿下的想法,我很想知道苦铂金先生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呢?”

    苦铂金笑了笑:“我相信马古先生的判断,我也觉得与人类合作其实也不是一个太差的选择。”

    “为什么?”

    苦铂金:“如果没有大势在前,我肯定还是希望平静的生活不要有改变。但既然命运已经选择了这条道路,那我们也只能随着齿轮转动而滚滚向前。”

    “在潮汐界即将面对的未来中,我们的选择也不多,帕特先生给予的选项,在我看来其实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而且我对人类的观感,和殿下截然不同,无论是救世主,亦或者帕特先生,我觉得都很不错。”

    安格尔愣了一下,苦铂金说救世主不错也就罢了,突然提到自己……这是为啥?

    苦铂金笑了笑,看向安格尔的眼神里露出了慈祥之意:“因为,那群精灵很喜欢你呢。”

    安格尔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苦铂金说的是他一路载回来的那四十多只元素精灵。

    不过,这些元素精灵喜欢他?安格尔怎么没感觉出来,如果真喜欢,就别在贡多拉上吐沙子呀……

    告别了苦铂金后,安格尔特意去见了一面准备留在这里学习的洛伽。

    一为告别,二为感激。

    他对洛伽的观感很不错,因为一路见了太多熊孩子,难得遇到一个正常的元素生物,有了对比,观感自然水涨船高。

    再加上,洛伽帮助他先一步见到了智者苦铂金,避免他直接与沙暴山德斯托姆见面,这就值得安格尔特意见面告别,表达感激之情。

    在离开时,安格尔也给热爱学习的洛伽画了一个大饼。

    “等到未来潮汐界大门洞开的时候,欢迎你到野蛮洞窟来,那里有更多也更全面的知识,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告别完后,安格尔这才坐上贡多拉,缓缓驶离。

    看着远处那座庄严肃穆带着异域宗教感的宫殿逐渐消失在眼前,安格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拔牙沙漠的旅途算是结束了,唯一的遗憾,只有那座宫殿。

    或许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又或者是翻新重建的缘故,他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也没在宫殿中找到太多的信息。

    唯一可能有用的信息,是在宫殿正前方的石柱上找到的,那里有一个像是徽章的图案印记。

    图案是简画的柔波上,飘荡着一把七弦的竖琴。

    看上去像是某个音乐学院的院徽。

    安格尔是头一次看到这个图案,他也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只能将其记下,留待以后解答。

    在这个徽章的下方,则是冯画的一副前任沙漠君主的画。

    不过,冯的画没什么异常,安格尔检查了几遍,便略过了。

    ……

    贡多拉悠闲的在半空中飞驶着,在贡多拉的前方,有一只沙漠之鹰正展翅翱翔。

    这只沙鹰,正是苦铂金安排的伴飞。

    “飞累了吗?要不,你上船歇息一下吧?”安格尔向沙鹰传话。

    沙鹰却是拍了拍翅膀,得意洋洋的道:“不用,在拔牙沙漠我就算一直飞,也不会累。”

    安格尔张了张嘴,很想告诉它,其实之所以让它上船不是怕它累,而是你飞的太慢了!

    之所以贡多拉看上去是悠闲飞驶,就是因为这个“伴飞”太不给力。倒不是说沙鹰飞的不快,按照常人的看法,这只沙鹰已经非常快了,速度堪比桑德斯的宠物魔隼,但比起贡多拉的速度,就差了不止一截。

    贡多拉三个小时的正常飞行距离,以这只沙鹰的速度起码要全力飞行一两天。

    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飞,估计到拔牙沙漠的边疆,要凌晨时分了。

    看着沙鹰那得意的表情,安格尔实在不好意思打击它,沉默了片刻,还是没有开口,决定让它继续前方“带路”,就当是偷个闲吧,正好他也可以趁着闲适工夫,去一趟梦之旷野。

    安排托比来掌舵,又暗地里传下心念,让厄尔迷做好戒备,安格尔这才闭上眼,踏上了梦桥。

    梦之旷野,初心城。

    安格尔出现的位置是苍穹塔的顶层,踏过阳台,安格尔走进了内间。

    彼时,弗洛德正坐在桌前,手中拿着钢笔伏案工作。

    不过与以往的情况有些不同,弗洛德似乎没有那么专心,时不时的偏过头,看看左手边的小圆盘。

    安格尔进入房间时,弗洛德正看着圆盘,眼神很入迷,连他的脚步声都没有注意到。

    直到安格尔走到弗洛德面前,他才反应过来。

    “大人。”弗洛德脸上闪过一丝赧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行了一礼。

    安格尔点点头,目光扫过弗洛德放在桌面的两样物什。

    右手边是一个是正在撰写的研究课题,白纸黑字清楚的写着《死魂障目的应用报告》。

    想来,这是弗洛德对他第一个灵魂伎俩的开发使用手册。

    左手边放着的则是黑色小圆盘——母树互联器。

    屏幕上能清楚的看到,弗洛德正在和人私聊,气泡时不时的冒出来,之前弗洛德看的入迷,估计就是正在看别人说的话。

    “你这是在做什么?”安格尔疑惑看去。

    弗洛德:“我正在和乔恩先生聊天……”

    根据弗洛德的说法,他清晨的时候,和乔恩聊起了亚达的钢琴学习进度,聊到一半的时候,乔恩告诉他,铁甲婆婆来了。

    铁甲婆婆最近经常会去图书馆找乔恩聊天,所以弗洛德也见怪不怪,便准备中止和乔恩的私聊。

    然后,弗洛德开始了撰写死魂障目的开发报告,其中写到一些应用技巧时,产生了些疑问。他一时也找不到人解答,于是想到了乔恩那边的铁甲婆婆。他尝试着私聊乔恩,让乔恩帮他询问一下铁甲婆婆。

    本来只是抱着一线希望的询问,没想到,铁甲婆婆还真的回复了,并且非常耐心的全方面分析了疑问的解决办法。

    安格尔来的时候,弗洛德就正在看乔恩代铁甲婆婆发来的信息。

    “原来如此。”安格尔笑着看向弗洛德:“铁甲婆婆的知识储备,估计在整个野蛮洞窟,都数一数二,你倒是很幸运。”

    弗洛德嘿嘿一笑:“我也没想到能得到铁甲婆婆的回复……不过,这倒是让我发现了一点树群的特殊功能。”

    安格尔:“特殊功能?你是说,远程名师教导?”

    弗洛德点点头:“算是吧,不过比起名师教导,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这种功能的‘远程’性。如果当着铁甲婆婆的面,我可不敢提出任何要求,但隔了一层屏幕,我发现我的勇气大多了。虽然还是不敢不敬,但也敢求助了。”

    弗洛德说到这时,不禁笑了起来,看上去还挺傻。

    安格尔摇摇头,话是这么说,但弗洛德这次还不是让乔恩代为传话。铁甲婆婆是有树群的,弗洛德依旧不敢直接私聊。

    安格尔也不点出来,等弗洛德傻笑够了,才问道:“你那边情况如何?亚达与珊妮修行的怎么样了?”

    弗洛德恢复正色道:“我如今还待在那个山洞祭坛附近,亚达的情况暂时不用担心,他的情绪一直很稳定,已经完成了初步修行。珊妮的心性不如亚达稳定,稍微有些麻烦,不过,目前也还处于平静状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