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维术士

2200.第2200章 拔牙沙漠

    第2200章 拔牙沙漠

    乔恩的苦恼,安格尔能够理解。

    巫师世界毕竟不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根源性质都不一样。所有的情况,都按照自由开放的地球环境照搬,显然不合适。

    安格尔个人是倾向于先对聊天群设创建限制,后面如果出现契机,在逐步的进行开放。

    就正如乔恩所说的那般,一次性给太多太满,基调直接拉到最顶端,受众只会觉得所有功能都是理所当然,一旦放任就会变得不珍惜。

    所以先设限制,定下基调,以后如果树群的用户多了,再慢慢的开放。说不定到时候聊天群业务,也能成为利益交换的一段链条。

    安格尔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但并没有强行要求乔恩去做改变,他只是一家之言,最好还是先看看更多的用户反馈,再做决定。

    乔恩也表示同意,他要再看看反馈。

    等聊完了更新内容的反馈,乔恩开始说出他找安格尔的另一目的:关于树群的下个版本更新商议,以及母树论坛的改革方向。

    原本,树群与论坛的迭代更新,都是在乔恩的业务范围内,并且他已经对更新内容有了一个初步的规划。但是,他对母树网络的开发与变革,两成是基于开发组的能力,八成则是基于安格尔授予他的权限。

    如今,开发组的能力已经发挥到了最大,可母树网络的管理权限却还没有下发到位。

    正因此,乔恩才需要与安格尔进行商议。

    乔恩:“目前在我看来,表层网络最缺乏的一点,便是嵌入图片的功能。”

    “无论头像的编辑、表情的使用、美化页面,都需要美术素材的支持。不过,头像和表情其实都不是很重要,我之所以要先提出图片功能,是因为专业性质较高的论坛课题,很需要图片的搭配。”

    “就比如我编撰的《新城规划总览与细则》,丽安娜女巫经常在下面留言提出疑问与修改意见,单纯的疑问我还能用文字表达,但对图纸的修改,用文字很难去描述,再加上新城的风格完全不是巫师界既有风格,丽安娜女巫常常对于我的描述不能理解,最好能用图片来表达,更加直观明白。”

    关于图片的功能,之前乔恩就已经提过了,安格尔也通过文明母树进行了深入了解,确定了这个功能是可行的。

    而且,图片表达的方法还不至一种。

    譬如,和输入文字一样,用意识操控,所想即所画。又譬如,通过母树互联器内的枝桠粉末,去“拍摄”真实的图案,上传到表层网络,这也是可行的。

    但具体使用哪一种模式,安格尔其实还有点犹豫。

    意识操控,自然是更为便捷,但是,想要用意识绘画,对个人的精神表现力,要求非常高。绝大多数的人类,可以在脑海里想象出一张图片、一幅画面以及一片风景,但一般都专注于整体轮廓,以及少部分重点区域。

    想要完整的表达画面的所有细节,常人是很难做到的。

    就比如新城,新城有无数的建筑层叠,几乎所有建筑的砖块纹路、窗户形状、乃至于通风管道都是不一样的,一张新城的大致图案里,需要注意的细节起码百万、千万。

    常人能用意识想象出来并面面俱到吗?

    很难。

    除开意识操纵,第二种方法是通过“物理”的方式,用母树枝桠粉末,去感知真实的图案。这就有点像全息平板里的拍摄功能,实时记录当下的场景,将所有的细节不偏不倚的囊括进去,可以说最真实也最全面。

    安格尔个人是倾向用这种方式,但是意识绘画也有无法代替的地方,譬如想要将虚幻的场景表现出来,用拍摄的方法,就只能先自己画,画完再拍摄;但意识绘画,可以在脑海里迅速的构图,速度会更快。

    所以,安格尔现在也在纠结,该用哪种?或者,两种方法一并启用?

    安格尔想了想,还是决定交给乔恩来做选择。

    他将这两种方法的利弊都告诉了乔恩,乔恩在思索了片刻后,回了一道信息:“如果能通过母树互联器拍摄的话,那就先用这种方法。意识绘画,显然更需要技术,可以在以后的版本中,为能使用这种方法的高端人才,定制更新。”

    确认了选择方法后,安格尔立刻操纵树文明开放了相关的管理权限。

    不过,这也只是开放了相关权限,想要将其应用在表层网络,还需要乔恩与他的开发组,去进行研发与优化。

    这就等于凭空给封闭的迷宫开了一个出口,困在迷宫的人想要离开迷宫,依旧需要自己去找这个出口。

    “如今的版本就主打好友功能与私人聊天,下一个版本,可以围绕图片为主题,打造一系列的功能。”乔恩确定了下一步的研发方向后,又向安格尔提出了一些现有版本的问题,希望得到解决。

    比如说梦植妖精时不时会到树群与母树论坛里游玩。

    虽然梦植妖精大多很单纯,且对表层网络的兴趣不大,但突然出现还是有些不便,至少从隐私上考虑,就必须要迅速解决。

    这一点安格尔之前已经见识过,并且有了预案。

    解决方法无外乎两种,要么将表层网络从母树网络中孤立出来,要么就是让表层网络进入沉浸式网络的途径变得更困难。

    安格尔决定选择第二种,他并不打算彻底的将表层网络孤立出来,因为之前乔恩提到了“根源服务器”。

    母树网络总不能一直靠着他去下发管理权限,他想了想,打算按照乔恩所说的,在母树网络的深处,也就是沉浸式网络之中,构建一个根源服务器,用以管理表层网络的权限。

    到时候,只要不涉及到母树网络的根本,无论是想要添加什么功能,乔恩都可以自己到根源服务器里去操纵。

    正因为根源服务器事关表层网络的权限,却又被放在沉浸式网络深处,所以肯定不能将表层网络彻底独立出来。只能选择在表层网络与沉浸式网络之间,构建一个“闸门”,让梦植妖精想要进入表层网络变得比以往更困难。

    确定了这种方案以后,安格尔又和乔恩聊了一下对母树网络的未来展望。

    乔恩也趁此机会提出,让安格尔有空的时候,发表一些课题研究或者修炼心得在论坛上,增加母树论坛的权威性,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论坛。

    安格尔也同意了,等有时间就去发表。

    做完这一切,安格尔这才和乔恩停止了聊天。

    在安格尔准备下线的时候,一阵“叮咚”的琴声再次从母树互联器上响起,安格尔还以为乔恩还找他有事,结果拿起一看,发现收到的是一条好友申请。

    申请人:死灵救赎。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安格尔稍微愣了一下。

    他自然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是谁,尼斯.拜伦。

    之所以愣住,是因为在所有树群用户都使用真名的年代,居然看到了一个“网名”?!

    虽然这个网名其实是尼斯的外号,但当这个名字出现的一刹那,立刻与其他人的真名区别开来,显得独树一帜。

    “没想到尼斯那家伙,接触树群不久,就已经开始领会网名的真谛……”安格尔好笑的嘀咕一句,然后加了尼斯的好友。

    加上好友以后,树群的界面立刻跳出来一条未读信息。

    死灵救赎:“石板……石板……我要石板……”

    只是短短的几个字,安格尔总感觉似乎携带了尼斯的滚滚情绪。

    “你还好吧?”安格尔问道。

    半晌后,界面跳出来新的气泡:“没问题,只是这些天全都埋在破解石板上,稍微有点疲惫。”

    安格尔:“要不,休息一下?”

    尼斯迅速跳出新的信息:“不要!!!我感觉距离破解完毕已经快了,我现在就要新的石板。”

    安格尔沉默了下,还是同意了,回到现实中为尼斯拉了一块新石板进入梦之旷野。毕竟,尼斯难得有这么正经做研究的时刻。

    石板刚一送到,尼斯的气泡立刻沉寂下来,想来下一次亮起,估计会是催促新石板的时候。

    安格尔摇摇头,关闭了互联器,退出了梦之旷野。

    ……

    贡多拉继续悠然的飞着,安格尔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

    “现在飞到哪了?”安格尔见对面的洛伽紧紧看着自己,空气中尴尬在蔓延,于是他主动出声打破了沉默。

    “现在才刚刚离开第三道防线。”说话的是洛伽,回答了安格尔问题后,洛伽依旧打量着安格尔,好一会儿后,才问道:“帕特先生,你刚才是在……休憩?”

    安格尔明白洛伽的潜意思,为何休憩还能一会儿睁眼一会儿闭眼,还拿出一个奇怪的海螺和石板。

    这里面需要解释的东西太多,而且关系到神秘之物与梦之旷野,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于是说道:“是的,是在休憩。”

    “那刚才……”

    “梦游。”安格尔一口咬定。

    洛伽被噎了一下,眼里明显不信,但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还没有继续追问。

    丹格罗斯倒是不像洛伽那般敏感,虽然它也觉得安格尔行为有点怪异,但这也不是太重要,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趁着托比苏醒的时候,讨好托比。

    草草的应付了洛伽,安格尔呼出一口浊气,看了看离开的方向,操纵贡多拉进行加速。

    根据洛伽所说,离开野石荒原的中心区后,会有三道大防线,每一道防线都有驻点的执守者与大量巡逻者游弋,将野石荒原打造成了坚石之堡垒。

    安格尔亲眼看了几个执守者与巡逻者的实力,再看看遍地的石头生物,他也止不住在心里联想,如果他不是靠着小印巴的大地印记,单纯靠着硬闯,能抵达核心区吗?

    应该还是可以,但付出的代价肯定很大。

    这还只是野石荒原,就能一窥元素生物地界的恐怖之处,如果他闯入的是类似闪闪山脉的地区,想要找到它们的君主与智者,估计比野石荒原困难好几倍。

    又用了四个小时,安格尔才飞到了最后一道防线。

    听上去好像没用多久,但贡多拉飞驶的距离,换算成旧土大陆的距离,足以让他从极北之地到极南之地了。

    从这,也可以看出,这片大陆非常的大,不起眼的野石荒原已然堪比旧土大陆的全面积。

    越过最后一道防线,来到了边疆处。这里已经隐约能够看到,远处那波浪起伏的金黄沙丘。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洛伽,开口道:“帕特先生,拔牙沙漠的上空是禁飞区,除非有拔牙沙漠的土系生物伴飞,否则的话,会视为对拔牙沙漠的挑逗。”

    安格尔还没来得及吐槽洛伽的词汇乱用,它又接着道:“如果没有被发觉,倒也无所谓。但拔牙沙漠到处都是飞沙走石,这些全是沙粒生物的眼目,所以很难不被发现。最好,还是遵从这里的规范,从地面进入。”

    安格尔:“从地面进入,它们就不会发难?”

    洛伽:“如果是先生单独进去,肯定还是会被拦阻,但比起走空道,会让他们的受威胁感小很多。就算报到智者那里,只要能解释的通,智者也会网开一面。”

    当然,以上前提是安格尔单独进入,现在有洛伽在,只要被智者确定了身份,想来不会受到太多的为难。

    安格尔想了想,还是听从了洛伽的建议。

    每个地界都有各自的规矩,既然他没准备和拔牙沙漠开战,那还是遵守它们的规则比较好。

    在他们几乎要踏上沙漠外围的时候,安格尔将贡多拉降了下来,从陆路踏了进去。

    此时,黄昏已过,夜幕拉起。

    进入夜里,拔牙沙漠的温度开始骤变,在行路的过程中,安格尔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不停的降低。

    在来到拔牙沙漠的边疆处时,温度已经接近了零度。

    对于安格尔与洛伽而言,这种温度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但对于丹格罗斯而言,却是有些受不了。

    丹格罗斯几乎整只手都冻缩了一圈,抓着血夜庇护的两只手指也在发抖。

    安格尔见状,心念与厄尔迷沟通。

    在看不到的影子世界里,厄尔迷头顶的蓝灯花轻轻一摇,刹那间,丹格罗斯所在的位置附近,多了一片火焰的护盾。

    丹格罗斯在火焰的护佑下,这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体型。

    在丹格罗斯恢复的时候,与此同时,他们正前方的一片沙丘中,突然出现了流沙漩涡。

    在他们的戒备中,一只宛如神灯魔怪的沙漠半身人,从流沙里钻了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