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维术士

808.第808章 启示大陆

    第808章 启示大陆

    水盾,2级戏法,通过水元素的排列制造一个防御力场。

    这是安格尔这段时间研究的一个戏法。这个戏法在所有系别的防御戏法中,都算是防御力度最差的那一拨。不过,它有一个特殊的用法,水盾对于水系压强的防御系数极高,在维持水盾的时候,哪怕在深海之中也不会受到压强的干扰。

    当初,那么多人被投入净化花园,在最后净化之海的时候。很多低阶学徒都是通过水盾,才能在海底行动。

    安格尔那时是靠着净化力场,才能在水底生存的。不过,净化力场并非是安格尔本人所会的戏法,而是附加在一顶帽子上的,如果在海底的时候,帽子被人打坏,那么他就会承受来自海底的恐怖压强。

    故而,从净化之海出来后,安格尔便有意无意的开始学习水盾。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安格尔从净化之海出来没多久,就因为意外去了魇界女巫镇,再然后他的右手突变,融入了投影血脉。虽然投影血脉没有带给他什么特殊能力,但他的肉体力量却强大了很多。通过一些防御戏法,加上本身的肉体力量,抗住深海压强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安格尔后来就放弃了学习水盾。

    如今他想要跨系修行水系戏法,一时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索性重新捡起学了一多半的水盾。

    原本他就有一定的水盾学习基础,如今通过海洋韵律,增幅了他不少的水系亲和,学习的速度十分快。

    他只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便能完整的释放水盾,不过想要将水盾应用在战斗中,还需要更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快速完成模型的构建。

    不过就目前的进度来说,海洋韵律的确让他缩短不少跨系修行的时间。

    但是安格尔在这期间也发现了一点,海洋韵律似乎只有第一次进入时,会永久增幅水系亲和度,以后都只是短暂时间内提升一部分水系亲和。

    所以,想要更多缩短跨系修行的时间,要经常进入海洋韵律之中去“死一死”。

    这个也算合理,若是不停增幅没有上限,那这就不是高阶炼金品,而是神秘之物了。

    在实验了海洋韵律的水系亲和增幅后,安格尔便暂时将海洋韵律收进了手镯中。这个幻境他原本是打算炼制给镜姬大人的,毕竟幻境中围绕在海之女神附近的半果男人鱼,就是为了镜姬大人“色而不俗”,有肉也有质感而准备的。

    ——这些半果男人鱼,也参考了镜姬大人《美男图鉴》,不过安格尔可不敢完全适用这些巫师界大佬的外貌,还是稍微修改了一下,不过依旧能隐隐看到他们的影子……

    目前来看,海洋韵律的效果还不错,在正式巫师之前对安格尔都还有用。他思忖着,等他晋级了正式巫师再交给镜姬大人应该无妨吧?

    毕竟镜姬大人现在还在沉眠,说不定等他晋入正式巫师后,她都没有苏醒。

    不过,海洋韵律效果中还有一部分是“对海洋一脉的巫师有极大启迪”,这个效果安格尔却是一筹莫展。

    他目前认识的海洋一脉巫师就俩个,一个是白贝海运公司的罗曼,目前已经死亡;另一个则是捷波,目前也不知道在哪里。

    所以,他现在是没有办法去实验海洋韵律的另一个效果了。

    不过……安格尔抬起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杜鲁,杜鲁此时正在开着贡多拉,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说某个方位下午有雨,最好换个方向。

    杜鲁过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安格尔正盯着他:“帕特大人,有什么事吗?”

    如今杜鲁已经拆了纱布,左耳的地方是一个黑黑的大窟窿,俊俏的小伙子也因此多了几分狰狞。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着。你对海上气候变化如此敏感,加之在海洋韵律里对水元素的领悟如此之快,说不定你的天赋,还真是属于海洋一脉。”安格尔托着腮,懒洋洋的道。

    提到海洋一脉,杜鲁之前还因为这是罗曼的系别有些懊恼,但随着他开始慢慢了解巫师界,目光也不至于太浅薄。对于海洋一脉,他也十分乐见。

    “海洋一脉的巫师,有什么特殊吗?”杜鲁不懂安格尔为何突然提起这一茬。

    安格尔勾起一个恶魔的微笑:“我在想,你如果是海洋一脉那就太好了。海洋韵律对于海洋一脉有很大的加成作用,当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你是不是会更后悔?”

    杜鲁神情一僵,然后满脸的悲戚。

    他还以为帕特大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他说,原来只是消遣一下他。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后悔中,这个心态要不得!

    看着杜鲁欲哭无泪的表情,安格尔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手镯里取出精美的餐具,其中还有魔滋肉与月铃兰精灵酿的花蜜。

    甜美的香气,传入杜鲁的鼻子中,他深嗅了两口,然后可怜巴巴的从自己的行李里取出干粮。配着几个快要坏了的玫瑰糕,勉强下肚。

    吃着无味发霉的食物,闻着安格尔那边传来的馨香,杜鲁只觉内心更加凄凉。

    他就那天拒绝了帕特大人的好意,这半个月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他心中苦啊!

    安格尔恶趣味的逗了杜鲁一会儿,正经的询问道:“按照这个速度,离启示大陆还有多久?”

    杜鲁虽然内心对安格尔充满了怨气,但他可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帕特大人,如无意外的话,明天早上差不多就到了。”

    明天早上?安格尔点点头,时间和他预估的差不多。

    他们是复苏之月下旬从费兰大陆离开的,如今是酣眠之月中下旬,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按照这样的速度,就算他在启示大陆浪个大半年,回旧土大陆时间也绰绰有余。更何况,他也不会在启示大陆待太久。

    他准备拿到梦海螺,就离开启示大陆。至于寻找天赋者的事……安格尔在费兰大陆经历过一次次的绝望,他已经决定随缘了。

    反正离引导者任务完成,只差最后一个天赋者。

    他的手镯里还有一瓶得自魇界的凛夜药剂,如果兄长的精神力能超过8点,他就有办法强行将兄长堆成一个天赋者。

    到时候,引导者任务不就完成了。

    安格尔冲杜鲁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从手镯里取出一段绿色的丝绸,三两下的裁成了一个头巾丢给杜鲁。

    杜鲁一时还没明白安格尔的意思。

    “我不想引人注目,用头巾缠一缠,可以把你左耳遮掩住。”

    杜鲁:“……”这荧光绿的丝绸,确定能不引人注目吗?

    安格尔若无其事的道:“没关系,反正我不会和你走到一道的。”

    杜鲁内心在咆哮:那我带不带头巾也无所谓啊!

    最后,杜鲁还是收下了头巾,他明白这是帕特大人的好意。毕竟,在凡人的社会,脸上有胎记都能收获大量异样的眼光,更何况他这样的情况。

    不过杜鲁还是觉得荧光绿太跳跃了,他趁着还没离开大海范围,通过一些经验判断,将贡多拉开到海面,跳到海里猎捕了一只奇怪的海鱼,从海鱼体内取出的墨囊,把头巾染成了黑色。

    这才戴在了头上。

    安格尔看着变为黑色的头巾,心中暗叹了一声:其实绿帽子也挺好看的。

    深夜。

    远方的海塔忽闪忽闪的亮光,把黑夜烫出了一个洞。

    杜鲁看到海塔的灯光时,眼里闪过喜色:“大人,已经看到指引的海塔了。这意味着距离启示大陆已经不远了!”

    杜鲁大概是头一次如此快捷的从费兰大陆抵达启示大陆,心情很是兴奋。安格尔表面上很淡定,但内心也是很高兴的,毕竟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第一个神秘之物了。

    在清晨来临时,他们在一个无人的海岸登陆了。

    悬浮在一片幽林之上,杜鲁停下了贡多拉,向安格尔问道:“大人,我们现在往哪儿飞?”

    “中央帝国。”

    安格尔轻飘飘的甩出了目的地,然后等待杜鲁开船。杜鲁却一动不动,等着安格尔指引方向。

    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安格尔才道:“你对启示大陆不熟悉吗?”

    杜鲁默默道:“我只是跟着云螺号去过凡尔赛公国的玫瑰港,但这里是不是凡尔赛公国,我也不清楚……”

    看着这荒郊野外的林地,安格尔在思忖了片刻后,“继续往前飞吧,飞到有人烟的地方,应该就能判断出方向了。”

    杜鲁得令后,继续开启了贡多拉,朝着内陆地区飞去。

    安格尔则靠着船舷,回忆着弗洛德曾经说过的话。

    弗洛德称,他将“月色海岸的梦海螺”寄存在他曾经的家,也就是启示大陆十九个公国的宗主国——中央帝国里。

    弗洛德既然是启示大陆的人,说不定他应该知道路。

    安格尔将精神力沉浸到手镯中的亡者教堂,他本想直接询问弗洛德,可当他目光放到弗洛德的房间中时,却发现弗洛德正拿着一杆笔,在快速记录着什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