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无敌战斗力系统

1926.第1922章 屠伦!

    第1922章 屠伦!

    与此同时。

    虫族!

    一处偌大的虫洞之内。

    “该死!嗑幽老怪的本命精血牌,竟然碎了!”

    一名老者满脸不可置信。

    他实在不敢相信,刚刚出关的嗑幽老怪,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陨落了!

    虫族命丧一位宇宙之主,损失不可谓不重,尤其,是在如今的多事之秋,更甚之!

    墨羽门?

    不可能!

    宁天林?更不可能!

    他远在黑市,不可能提前预知的,更何况,区区墨羽门,老者不认为宁天林会为其出手。

    难道是...!

    嘶!

    老者浑身一颤,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传令下去,彻查嗑幽死因!”

    “唰!”

    留下一道森然的口令,老者陡然转身撕开空间,消失不见。

    他心中的不安的越来越浓烈,有一件事,他必须要印证了!

    他可是知道,那墨羽门是怎么创立的!

    不仅如此,神兽穷奇,墨羽门宗主,可是他的“老熟人”了!

    噼里啪啦!

    当他离开之后,第一道雷劫之雷劈下!

    片刻之后。

    人族,秦家。

    “回家主,查到了!”

    “五位,就在墨羽门所在的星球,一下诞生了五位宇宙之主!”

    一名侍卫跪倒在地,声音颤抖,他的内心震撼无比!

    一日之内诞生五位宇宙之主!

    这是什么概念?

    亿万年了,宇宙之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五位?!”

    闻言,秦家家主瘫坐在座椅之上。

    方才的能量波动,他可以断定是有人突破至了宇宙之主,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五位!

    现在宇宙之主的门槛这么低了吗?

    随便一突破,就是五位!

    就算是生五个孩子,都没有这么简单痛快吧!

    “查!是何族何人?”

    秦家家主紧皱眉头,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必须查清楚这五人的底细。

    是敌是友,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过,他也自知,友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秦家,短期之内连一人突破的迹象的都没有,更不要说五位了。

    敌人?

    那一定要及时扼杀掉!

    宇宙的蛋糕总共只有那么大,敌人的壮大,就预示着他们秦家要弱小,这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要是散修的话,那可就再好不过了,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拉拢过来!

    “雷劫!”

    “哼!”

    “你们先扛过雷劫再说吧!”

    秦家家主一脸阴沉,这新晋升的五位宇宙之主,能不能幸存下来,还是个未知数了!

    ...

    不仅仅是他们秦家,机族,木族,兽族等等,也都陆续派出了探子,前往墨羽门所在的星球。

    不过,也都远远的驻守在外面,不敢深入。

    宇宙之主的雷劫,他们碰之则死!

    与此同时。

    九转轮回塔内的宁天林等人,对外界的情况,并不知情。

    这里,众人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宁天林在这里,划拉出了一处广阔的区域,名为“死亡地带”!

    在黑殿众人眼里,这里有三处,异常凶残。

    其一:黑殿训练营!

    这里是狠人的诞生地,他们按照武者级别,被分割成很多小队,每个小队有一千名武者。

    同一时间进入这里的他们,要相互厮杀,血腥成长,到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够存活!

    而那千人之中,能够存活下来的最后一人,则是这批人中,最为强大,凶残的家伙。

    没有休息,只有战斗!

    再次凑够一千人之后,就会进入下一轮的死亡淘汰!

    其二:黑殿生死擂台!

    从他们之中,挑选出凶残嗜血之辈,进入这里,进行血腥角斗!

    在这里,只有战斗,要么在战斗中生长,要么在战斗中死亡!

    采用的是最为原始粗暴的方式,毫无规则可言,可以不择任何手段,只要胜即可!

    每一名对擂者,都要求身经百战,劈杀同级,翻手之间!

    其三:黑殿角斗场!

    培养以一敌十,以一屠百的存在。

    每一个角斗士,要么被十人所斩,要么被十人所屠。

    要么,就是以一己之力,力斩十人,刀屠百人,成为真正的角斗之王!

    可以说,宁天林定制的三种规则,让这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是在极端的血腥之中,洗礼成长的狂人狠人!

    功法,丹药,唾手可得,前提是必须去战斗,为战斗而生,为杀戮而来!

    此刻的宁天林,静坐角斗场上方的房间之内,面前是宽大的落地玻璃,下方景色一览无余。

    “屠伦!”

    “桑鸣!”...

    看台周围的武者们,一个个激动的面色涨红。

    这,是狠人的终极对决!

    啪啪啪!

    二人的支持者,疯狂的拍打着掌心。

    声音整齐划一。

    震耳欲聋。

    他们的名字一浪高过一浪。

    这一场,注定要异常血腥,惨烈!

    二人都是从百人厮杀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每一人手中,都是沾满了鲜血。

    “继续!”

    随着一道森然声音的落下。

    唰!

    唰!

    屠伦,桑铭二人体内的精气疯狂调动起来!

    桑鸣的目中之中,杀机一闪。

    “屠伦,胜生,败死!”

    话音落下,他犹如苍蝇搏兔一般,向着对方扑杀而去。

    “死!”

    轰!

    疯狂的劲气,在他的铁拳之上暴涌开来。

    他要一拳,将屠伦轰砸成肉酱!

    看到这幕,屠伦的支持者,面色大变。

    只有屠伦,笑的那般凶残。

    “来得好!”

    随着话音落下,屠伦的铁拳一挥,直迎上去。

    嘭!

    瞬间,两记铁拳交撞在一起。

    咔嚓!

    骨裂之声响彻。

    简单粗暴,以拳对拳!

    看到这幕,屠伦的支持者,一个个面色担忧到了极点。

    跨级而战!

    屠伦星荒五段!

    而桑鸣星荒八段,距离巅峰,仅差一小阶段!

    所有低级别的强者,几乎都以闪避为主,最后瞅准时机,绝地反杀,一举成功!

    想过种种可能的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屠伦一上来就直接硬碰硬!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屠伦是同级别之中最强的狠人,但那又如何?桑鸣亦是同级之中,最强的狠人!

    当下,所有人看到屠伦竟然以拳对拳,尽数面色一变。

    “狂妄,白痴!”

    桑鸣的支持者,一个个嘴角泛着浓浓的狞笑。

    明明相差三个小阶段,尤其,对手还是一名横练肉身的战斗怪物。

    屠伦竟还敢正面对抗,这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咔嚓!

    当他们听到那道骨裂之音,桑鸣的支持者,嘴角尽数泛出一抹狞笑。

    似乎,早有预料。

    完了!

    那些屠伦的支持者,一个个面如死灰。

    他们想不到,他们认为最有潜力的屠伦,竟然第一招,便被废掉手臂。

    这简直让他们不能接受。

    好歹,躲避迂回,寻找破绽,施展最强杀招呀!

    噔噔噔!

    在众人各有所思的时候,战台上的两人瞬间分开。

    桑鸣后退一步。

    而屠伦则是蹬蹬瞪,暴退四五步!

    果然!

    当众人看清楚站台的场景,亦喜亦悲。

    他们看到,桑鸣站在原地,毫发无伤。

    而屠伦,他的那记铁拳,软绵绵的垂落下来。

    一道道森白的指骨,刺穿了肌肤,显露在外面。

    森白刺眼,虽是铁拳,却生生碎裂!

    看台之上的宁天林,不喜不悲。

    一滴滴冷汗,顺着屠伦的额头浮现出来。

    但他不仅没有胆怯,眼眸之中反而泛着浓浓的嗜血般的疯狂!

    他做到了!

    桑鸣全力之下,不能做到一击必杀,那他就还有机会!

    “该死!”

    而对面桑鸣的脸色,没有稳占上风的沾沾自喜,反而有一丝丝凝重。

    刚才,他无往不利的一拳,足以废掉屠伦战斗力,可却失败了。

    耻辱!

    这是对他实力的亵渎!

    “屠伦,真是小看你了!”

    当下,桑鸣恼羞成怒,身影一闪,一记鞭腿,向着屠伦爆踢而去。

    呼!

    战台上的整个空间,放佛都要被狠狠踢爆一般,那狂暴的威势,在站台之上,掀起一阵飓风!

    只是,众人惊愕的看到,屠伦面对这一记杀招,竟然不闪不避,不攻击!

    这...

    所有人都懵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已经失利的屠伦,竟然在这关键时刻,突然间脑袋短路。

    这不是找死吗?

    “快闪!”

    屠伦的支持者对这他疯狂的嘶喊。

    只是,屠伦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站立。

    “啧啧,找死!”

    桑鸣狂喜至及,当下鞭腿的去势,越发狂暴一分!

    呼!

    转眼之间,那记鞭腿距离屠伦的脑袋,仅差一米。

    快了!

    仅需百分之一秒,便可踢爆屠伦的头颅。

    哗!

    所有屠伦的支持者,面色死灰一片。

    只是,在这时!

    屠伦动了!

    脚步后退,一只手臂向上横档!

    没有闪避,又是硬碰硬!

    轰!

    一道闷声脆响响彻,屠伦手臂应声断裂,鲜血崩散,森森白骨露出!

    “死!”

    屠伦强忍剧痛,嘴角之上一抹得逞般的残忍笑意,一闪而过。

    他的机会来了!

    唰!

    屠伦后脚用力,不进反退,如鬼似似魅般拔地而起!

    什么?

    桑鸣眼眸之处的冷笑更浓,屠伦此举在他看来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白痴!

    两臂被废,不想着躲避逃避,还要欺身再战?

    凭何而战?有何战资!

    只是,被必胜之念冲昏头脑的他,没有察觉到屠伦的动作。

    呼拉!

    屠伦另一条下垂的手臂之上,原本鲜血淋淋的手掌,瞬间诡异的凝聚出一根寒光凌冽的骨刺。

    锻骨成器,以骨为刺,几乎是瞬间完成。

    这番变故,实在是太快了!

    快的让人无法相信,竟会有人这般残暴,硬生生的凝骨为刺,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做到?

    哗!

    桑鸣以掌凝拳,直击屠伦挥砸过来的断臂,他自信,这一击之下,后者手臂必将齐根断裂!

    “嘶!不好!”

    桑鸣脸色顿时大变,猛然紧缩的瞳孔,赫然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断臂,而是一根骨刺!

    然而,为时已晚!

    电石火光间,那根森茫闪烁的骨刺,已挥至其眉心之处!

    避无可避!

    咔嚓!

    一抹血雾迸溅。

    桑鸣拳心直接被骨刺透穿!

    这,还不止,骨刺锋利无比,趋势不减。

    屠伦凌空旋转,骨刺一拧,狠狠的刺进桑鸣的额头中心!

    刺拉!

    又是一道脆裂之声响彻。

    在众人惊骇的视线之中,桑鸣的额骨瞬间破裂。

    那很不起眼的骨刺,在屠伦手中则如杀伐利器一般,无坚不摧。

    “啊!”

    桑鸣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轰然向后倒飞,重重的砸落在站台之上。

    咚!

    用尽全力的屠伦,近乎虚脱,落地之后的他单膝跪地,仅凭右手之上的那根骨刺,死死撑住。

    哗啦啦!

    额头之上渗出的冷汗,成片的滴落在身下。

    痛!

    他强忍着手臂上钻心的疼痛,牙关一咬,起身站立。

    趁你病,要你命!

    此刻,是他击杀桑鸣的最佳机会,他不能倒下,他还要继续战斗!

    一步!

    三步!

    屠伦强拖着右臂,如凶狠至及的饿狼一般,一步步向着桑鸣走去。

    右臂再次举起,骨刺狠狠刺下。

    “该死!”

    桑鸣想要躲避,但他做不到!

    刚刚对方的那一击实在是太过于刁钻狠辣了,直击要害,他没死都算是命大了。

    刺拉!

    在他惊恐的目光之中,那根令他心颤的骨刺,狠狠的此在他的胸膛之上。

    又是一处要害重创!

    “啊!”

    桑鸣趴在地上,惨叫嘶吼!

    震撼!

    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的震撼无以加复。

    没有人能够想到,屠伦竟会选择以这种方式,对阵高于他三个级别的桑鸣。

    比谁硬!更比谁狠!

    一刺额头,二刺胸膛!

    两招!

    毫无花哨,招招要害,刁钻狠辣!

    仅仅两招,便将一出场就占据上风的桑鸣,打成了一条凄惨哀嚎的死狗。

    整个看台周围的武者,此刻压抑到了极点。

    只是,屠伦还未罢休!

    桑鸣的惨叫,戛然而止,他整个人仰面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因为屠伦的骨刺,不知何时,已然抵触在了他的脖颈之处!

    只要那么一下,便可一击毙命!

    “不!”

    桑鸣惊恐,不甘,他怕了,他生怕对方右臂用力,便将他的脖颈刺穿!

    这让他恐惧到了极点。

    他是狠人,可对方比他还凶狠,如狼与狗有着本质的区别!

    “屠伦,我...我败了,我认输,快把手拿开,拿开!”

    那种死亡的危机感,让桑鸣浑身发毛。

    只是听到这一句,屠伦嘴角泛出一抹残忍的狞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