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第759章 你好,白樱

    第759章 你好,白樱

    如果天道时雨真是主角,那把他丢出去就完事了。

    但很显然并不能。

    人柱封印……即使是最为可行的做法,也是残酷的,虽然比起超度的牺牲要低但也毕竟是需要牺牲,而且不治本。

    现在把这方法传达给灵庭,可以解决祸神吗?就算能够解决,在做到之前会死多少人?

    读档的话,再次传达情报给灵庭,能及时阻止天道家吗?如果成功阻止,祸神就不会出现吗?

    种种问题在晴司脑中回旋。

    “最后还有个方法,虽然我不太想说出来,但你应该也想到了。”朝香看着他,“就是杀光天道家所有成员。”

    晴司:“!?”

    “除掉天道家所有人就是断绝罪孽,断掉祸神的根源,从而使它崩溃消灭。”朝香平静道。

    “但这并不容易做到,况且祸神消灭也可能存在一个过程,在此期间的变数是未知。”

    “所以这虽然是个治本的方法,但会导致的牺牲可能比超度更甚。”

    这无疑是最糟的解法。

    杀光天道家所有人……说不定难度比击溃祸神更高,不可能办到。

    晴司决定当做没听到这个方法。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朝香说出结束语,然后看向了君护。

    “还有问题,你死后以那种形式存留下来是因为什么?那个城镇究竟是怎么回事?”晴司追问道。

    “不知道。”朝香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按理来说我应该在死的时候就消逝才对……没有恢复生前记忆前,我曾以为那一切是神的恩赐,现在看来可能不算错,那是祸神造成的,但为什么会那样,完全不知道。”

    神的恩赐……晴司顿时想到了白樱神!

    祸神是天道家罪孽的化身,那与之相对的白樱神又是什么呢?

    难道是功德的化身?

    在罪孽化身的祸神现世的同时,作为功德化身的白樱神也同时现世了,并且庇护了天道朝香以及其他被害者,让他们能以那种形式存活在樱花之境中……吗?

    晴司目光闪动。

    “天道小姐,我还想问你,你觉得祸神跟你是什么关系?”

    “祸神跟我的关系?”

    “祸神被引发出来,也就是诞生的时候,你是主持者,是当时在场的跟它联系最为密切的存在!”晴司看着对方,“那么可不可以认为,你跟祸神其实是类似创造者和创造物的关系,就跟你和君护的关系相似?”

    这个问题让朝香陷入沉默。

    “我不这么认为……但是,不能否定有这种可能……”她喃喃道。

    晴司的心脏跳动变得有点剧烈起来。

    他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关键!

    “天道小姐,如果祸神的出现只是纯粹的灾难,那么你现在不可能仍然存在于这里。”

    “那时候你活了下来!跟当时的其他人一起。虽然存在形式变得虚幻了些,但你们真的幸存了下来,直至我去到那里时都在活着。”

    “所以祸神的出现并不只是灾难,有着跟它一起出现的另一面,另一个善的神明。”

    “她保护了你们,让你们免于毁灭,这可能纯粹是她的力量所致,但同时也有可能是祸神手下留情了。”

    “如果只是前者,那似乎没什么好说的,但如果是后者……如果你的存活对于祸神也有意义的话,那么这个意义是什么呢?”

    “我猜测这个意义是:你是它们的亲人!是相当于母亲一般的存在!!”

    天道朝香:“…………”

    “而要求证这一点,我们可以去见她。”晴司嘴角泛起弧度,“白樱神——跟祸神相对的善意之神,我是这么称呼她的。”

    ……

    精神世界,樱花树下。

    天道朝香在这里呈现的模样,让晴司看得呆了一下。

    长而柔亮的黑发,鲜红华贵的樱服,精致美丽的容颜,清冷的深紫双眸……气质高贵冷冽,即使衣着鲜艳也给人以圣洁观感。

    风儿吹来,樱花飘落,配上其美丽,秀色美景莫过于此。

    “有种微妙的感觉……”朝香看着樱花树,“你说的那位神,就在这里吗?”

    晴司也看向樱花树,正要开口,就听到声音——

    “我在这里……在看着你。”

    是白樱神。

    “我感觉跟你好像有着联系。”朝香对着樱花树说道,“你……到底是什么?”

    白樱神沉默。

    朝香也沉默。

    晴司默默旁观。

    “我……就是你。”沉默过后,白樱神的声音响起,“但我又不是你。”

    “嗯……我能理解。”朝香点点头,“你好像曾经是我的一部分,但现在已经不是我了。”

    “这意思是……”晴司展开折扇,上面是“真相大白”四个字,“白樱神其实是你的另一部分灵魂,天道小姐?”

    “大概是我曾经的灵魂以及其他某些东西的融合。”朝香回应道。

    “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位神算是我的造物,跟我和君护的关系相似。”

    “话说,我之所以有创造出君护的能力,也许是因为我先造出了这位神……只是我完全忘记了。”

    “会不会是你在濒死时候的自救措施?”晴司进一步猜想道,“你为了保住自己以及其他人的生命,在濒死之际造就了白樱神,让她保护你们,使得你们得以幸存下来?”

    “这个无法否定……不,应该就是这样吧。”朝香喃喃道,凝视着樱花树,“对不起……我只是为了自己活下来,才创造了你。”

    白樱神沉默了一会,然后发出了轻笑声。

    “不……是我自己选择离开,选择了成为神。”

    朝香顿时瞪大眼睛,随即释然。

    “原来如此……这确实是我。”

    “与其就那样死去,不如挣扎成神。”

    “然而成神之后,我便不再是我。”

    “我……明白了。”

    然后她泛起了微笑。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随意即可。”白樱神轻笑道。

    “已经有人给你起了名字,我就不多做什么了。”朝香看了一眼晴司,再看向樱花树,“你好,白樱。”

    “你好,朝香。”

    这是人与神互相认知,互相认可,互相独立的一瞬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