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第1205章

    第1205章

    此时斐公子正在粗喘着气,朝自己家方向逃跑着,自己生怕对方跟踪自己,自己一路沿着小路,直线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赶去。

    只要回到了家里,即便对方找上门自己也不怕,自己父亲可是重金请了一位长老,再加上自己的一位长辈,凉他也不敢上门。

    “呼呼”经过长时间奔跑之后,他终于从小巷子里钻了出来,很快跑到自己家的门前,风一般的掠过大门的守卫。

    “咦,今天斐公子怎么独自一人回来了。”一个人疑惑的说道。

    “是啊,好像看起来有些狼狈,而且他的护卫也不见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另一个猜测到。

    斐公子才不会问身后下人的想法,他没有习武的天赋,在加上不肯吃苦,和平常人差不多。

    直接跑入前院的客厅,不顾忌有一位新的客人到临,躺在椅子不断的喘着气,这激发潜力的狂奔,让他差点累死在这里。

    “怎么了,培儿,如此大惊小怪,成何体统。”一个中年人坐在主座上,身上散发着一股威严之色,看到自己的儿子匆慌的跑进来,面色不满的说道。

    自己好不容准备一件武器,正要以此为条件,让对方在自己家中当一位客卿长老,双方幸好已经达成了协议,要不然哪怕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也非要教训不可。

    “父亲大人,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一时之间无法停住脚步。”稍微喘了一口气,斐公子,这才断断续续把事情的经过给说出来。

    在自己父亲面前,自己没有丝毫的隐瞒。

    至于旁边做的其他三个人,也没有觉得什么,在这个地方不是说很平常,但是也不会引起多大的涟漪。

    在这里,除了无法对没有任何修为的人动手,和别造成很大的破坏,一般没有人过问,前两条是这里默许的规则。

    要不然这里一个人都不会有,还谈什么发展,谁要敢违反,这里的所有人都会一起讨伐。

    “嗯,你没事就好,下次多涨点心,没有几分本事怎么敢独自带人外出。”听到对方只是五阶修为以后,变放心下,语重心长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不要被别人傻乎乎当作旗子,刚才你说,对方一点都没有警惕的样子,肯定有所依仗。”

    “是,父亲大人,下次一定不会冒失行事。”斐公子受教的点头到,自己也真是昏了头,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令公子还小,犯点错误没有什么。”一个干瘦老者在一旁笑着说道,手里拿着一把长枪,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自己刚刚加如都对方家里,得到了如此重宝,正要好好的表现一番,现在恨不得那个人来到这里,用自己新的武器来对付对方,他大家知道自己的厉害。

    而且这武器还是裴公子在拍卖会淘到,真的是十分适合自己,要不然也不会答应对方的条件。

    现在讨好一下斐公子,说定再给自己带来一些运气。

    “不能让他养成这样的习惯,要不然以后怎么能接收一些产业。”中年人微微笑着,捋着自己短小的须发。

    “父亲,我先...”斐公子正准备先回去自己的房间,结果一声通报从外面响了起来。

    “进来。”

    “斐家主,外面有两个人打上门来。”随身声音,一个下人打扮的普通冲了进来,头也不抬的跪在地上,明显看的出来他有些惊慌。

    “怎么回事。”斐家主腾地一下从座位站起来,竟然有人该挑衅他们,谁人那么大胆。

    “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刚才门口的护卫阻拦对方,现在已经被对方一招给打趴下了。”下人战战栗栗的说道,主要是旁边那人给自己的压力太大。

    “哼哼,来的正好,斐家主,就让我展示自己的武器。”那个瘦小露头直接说道,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刚才还说着,没想到对方真的找上门,还真是想要自己露脸一番。

    “那有劳了墨长老了。”斐家主一点不担心,自己现在三个最强战力都在这里,怎么可能会输,既然对方找上门,那么就别想走了。

    在斐家主的带领下,他们四个人一同朝着前门走去,就连斐公子都偷偷的跟在后面,这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哪怕自己这边杀了对方,谁也无话可说,毕竟是对方已经来家里,如果自己不做出反击,可不是让人看轻了自己。

    四个人才刚刚走到前院之处,就看到几人下人从大门外面飞了进来,全部躺在地上哎呦叫着。

    一个年轻人施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神色淡然,后面跟着看起来十分聪明伶俐的小女孩,一步一施跟在后面。

    “你竟然还敢跟着过来,你胆子倒不小,真是不怕死。”斐家主对着古争喝道,不用看就知道他是跟着儿子过来,以他的修为不让他发现,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胆子本身就很大,至于你们能不能取我的性命,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古争淡淡说道,扫视一圈后,眼睛就留在瘦小老者的手中,紧紧看着对方的武器。

    “后生你也太狂妄点了吧,一点都不知道谦虚。”不阴不阳的声音从墨长老口中发出,“做人不能那么狂妄,要不然会有人帮你矫正过来。”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来问,倒是你手中的武器哪里来的,有点眼熟吧。”古争紧紧看着莫长老,皮肉不笑的说道。

    “嘿嘿,想知道,那就打败我再说。”莫长老嘿嘿一笑,朝前一步走到众人面前,长枪在手中舞个枪花,一丝丝闪电在枪尖不断闪烁。

    莫长老对着个武器十分满意,本身自己修行的就是雷属性的功法,可是在此前之前,他一个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和人交手时,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

    幸亏自己功法给力,一路磕磕碰碰到了现在,当斐家主找到自己,拿出这把武器的时候,自己知道,自己梦寐一球的武器终于找到了。

    所有很干脆利索的答应了对方的条件,这才拿到了这把武器,虽然总共才磨合几日,但是足以让自己实力多出三成有余。

    就让对方成为自己一次个磨刀石,墨长老心中想到。

    古争没有说什么,身形一闪,队长一点反应都有,直接把长枪给夺了回来,再次回到原地。

    而墨长老看着古争手中的长枪,疑惑道:“你怎么有一柄和我一样的长枪。”

    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上已经空空如也,说完还看向自己手中,想要对比一番,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武器已经没有了。

    “你使出什么妖法,竟然敢夺我兵器。”墨长老瞬间爆棚了,没有意识对方神不知鬼不觉,拿走他手中的武器是多么骇人。

    身形极速朝前,掌心一股骇人的气势出现,打向古争的手臂,想要从古争手里再次把长枪给夺出来。

    古争对此只是轻飘飘的一掌印过去,不管对方如何使出眼花缭乱的身法,来迷惑自己,手掌直接印在的对方的胸膛之上。

    “噗”莫长老身形虽然看清楚对方的动作,自己的身躯也在极力的躲闪,可还是莫名其妙的被对方打中。

    一口空中喷出,飞驰的身形直接把旁边的一座花廊给装的粉碎,索性古争没有下死手,至少他还活着。

    不过如此他也被这巨大的力道,打的直接昏迷过去,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斐家主可不是没有眼力之色,对方轻描淡写之间就把墨长老打的生死不明,要说之前还可以说对方功法特殊性,现在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和自己这边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另外两个人也不傻,看到这一幕,之前手中的武器也收了起来,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一副任由对方处置的样子。

    如果他们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肯定是仙人之流,再怎么着也有灭他全族的实力。

    “混账东西,还不赶快给我跪下。”斐家主直接把跟在身上的儿子,一把拉了过来,只听空中轻响一声,斐公子的小腿竟然被他父亲狠心的打断,硬生生的被按在地上。

    而斐公子之前看的清清楚楚,哪能不知道自己何止是踢到了铁板,简直是一个让自己绝望的钢板。

    不顾自己身体的疼痛,整个人直接爬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起来。

    “大人,家中不孝逆子人怒上仙,要杀要剐,请上仙随意。”斐家主大气凛然的说道,生怕惹怒了对方。

    看着斐公子,头发已经散乱,头上因为大力的磕头,也渗出点点血迹,古争淡淡的说道,“这把武器你们是怎么得到。”

    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还不赶快告诉上仙。”斐家主使劲踢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这把武器是他买回来。

    “回禀上仙,这把武器是我上次我去岸上,从一个外地商人那里买过来,其他我真的也不知道。”斐公子抬起头,连忙快速把得到的武器过程说了一遍。

    古争看着对方的眼睛,知道对方没有说谎,看来对方也不知道什么。

    心里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拉着香香直接出去了。

    斐家主看着对方一声不吭的离开这里,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身已经全部湿透。

    “来人,把逆子给我关起来,一个月不能出房。”斐家主大声的喊道。

    除了这档子事情,香香也没有心情在去逛街了,两个默不作声的沿着道路往城外走去。

    “这长枪的主人你认识吗?”香香看着古争一路上抚摸这个长枪,明显感受到他的一些失落。

    “嗯,这是之前一个朋友,这杆长枪当时也是我送给他。”古争还清晰的记得雪儿的那张俏脸,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随身的武器都出现在这里。

    不过经过这一点时间,自己刚才心里通过长枪演算,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联系,知道赵满此时至少还活着,让他稍微欣慰的一点。

    自己在见到斐公子的时候,就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当时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跟着来到他们家里,才发现是这把长枪。

    两个人来到城外一片无人的地点,古争双手打出几道青决进去。

    只见长枪外面的青辉越来越多,整个枪身给人的感觉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之前给赵满的时候,古争封印了一些功能,毕竟纯粹的人间兵器他是没有。

    古争掏出一把火红的长弓,现在身上并没有之前绚丽的造型,除了造型独特,一点气息都没有。

    古争瞬间激活了它,只见一股火焰凭空升起在弓身上,古争手中的长枪肉眼一般在缩小,很快就变成一个稍微大一点的箭矢。

    古争伸手勾住弓弦,对准上空,一点点缓缓的拉开,身边一股巨大的风浪开始出现四周,随着古争的注入仙气,红光越发的明亮。

    古争右手边突然出现一股红线,沿着手掌延伸到弓身两侧的晶石,一个小型的凤凰火焰在弓身上面出现,灵活灵现。

    “香香,把你的隐秘法术加持在这柄长枪之上。”古争突然开口道。

    “嗯。”香香手中一阵挥舞,几道淡淡的水雾附身枪身外面,让枪身看起来有些透明起来。

    那弓身的凤凰引颈高鸣之声,瞬间冲进了长枪身上,那枪身的纹络有多出几道红线在身上,于此同时,古争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嗡”空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古争周围收到一股强烈的气压,周围三丈之内的地面猛然坍陷下去。

    只见那柄长枪犹如一道闪电,瞬间就消失在空中,朝着远方飞去,但是附着香香的特意加强的掩饰,除非正面看到,要不然谁也法捕捉到。

    “走吧。”古争和香儿迅速离开了云飘岛,他们还要去继续寻找剩余的材料。

    在一间黑暗的地牢中,周围到处是片潮湿的坏境,幽暗的空间无时无刻折磨着人的神经,再加上不知道一直传来的滴水声,和偶然一只不知名生物跑来跑去的声音,没人希望在这里带上一眼,

    周围只有几根火把在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至于陷入永久的黑暗当中,也让这宁静的空间有一声响动。

    在地牢的中间有一个人影,成大字形,四肢被绑周围的铁链给挂在半空中,身上衣不蔽体,只有关键部位遮挡,其他全部变成一条条的碎条,身上遍布着各种血痕。

    有的已经结疤,有的依然通红,甚至有的还在缓缓的渗着鲜血。

    “吱”的一声想到,一个巨大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三个人形态各异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仔细看去,身上或多都有一些特异之处,只不过被一些东西稍加掩饰住,看不出来。看着昏迷的不行的人影,中间一个人身穿白袍,看着对面一会,这才发话。

    “把他给我弄醒。”

    看样三人以他为主,话音刚落,一条尾巴快如闪电从右边一个年轻人身后神了出来,像一个鞭子一样抽向了人影。

    “啪”

    一道血痕出现在人影的左胸上,深深的印了进去,可是人影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只是不自觉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哼,依然昏迷不醒。

    旁边那个人看到没有任何反应,脸色有些挂不住,身后的尾巴来回摇动,正要采取其他行动的时候,中间那个白袍人摇了摇头,“我来把他弄醒,照你这么做,估计他死了都无法醒来。”

    手上蓝光一闪,一团蓝色水球出现在手上,对着人影的头上,哗的一下浇了下去。

    只见人影猛然打一个寒颤,慢悠悠的醒了过来,老半天才看清眼前的人物。

    “赵满,我们的耐心已经消耗完毕,没有时间在给你了,告诉我,那个妖女跟脚到底是什么,怎么才能联系上他。”

    白袍人脸色苍白,双手在说话之间,只见齐刷刷弹出十只闪着寒光的利爪,连空气中都阴冷了不少,轻轻的拿出舌头来回在添,配合那有些妖艳的容貌,让人打心里感到发颤。

    “呸!”一口浓血混杂着口水像一道飞石一样,极速的射向说话男子的头部,“你们这些妖物,不要猖狂,会有人来收拾你们。”

    只见男子头部轻轻一扭,就躲过了对方的偷袭,直接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小口。

    男子轻轻一笑,没有在意对方的这些动作,反正今天就是对方的死期。

    自从几年前,有一对组合出现在这片陆地上,一男一女,专门和他们作对,已经杀了他们几十个人员,破坏了他们的许多计划。

    现在至少四个国家已经又脱离他们掌控,还有底下许多人,开始有所怀疑,幸好代理人用强硬的手段稳定了下来,才让一切勉强走上了正轨。

    自己这边无论隐藏的多好,甚至派人阻击他们,那个女人都能提前发现他们的踪迹,然后没等他们合围下来,就逃之夭夭。

    最后调集了几个五阶高手过来,才把这个人类给抓住,可是那个女人仍然逃了出去,这才发现,那个女人竟然也是妖类。

    可惜自从这以后,她再也没有出现过,反而自己这边又被对方偷袭了许多,导致大家人心惶惶,计划一拖再拖。

    可惜长老们还在和禁制作斗争,现在还无法出来,而且还禁止一些比较强力的力量出现,生怕引来其他有心人的关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