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第1164章

    第1164章

    左护使这才伸手一招,几十个大罗傀儡从身后陆续走了出来,身上也不在隐藏着气息。

    一个个滔天的气势从身上升起,在上空形成一道实质的云压,合成一起朝着对方压了过去,直接形成一道巨大的飓风。

    原来这些傀儡一直隐藏在后面,幸好他们没有上当,要不然对方瞬间出手,这边未战就要陨落一个人。

    熊老冷冷的伸出手一捏,变把那无形的气势捏碎,略过耳边的时候只剩下一缕清风。

    石塔内部的众人脸色都苍白起来,这么强大的战力,比自己强了一倍有余,怎么能挡的住。

    “大家不要心慌,对方只是傀儡,必须人为操控,根本发挥不了他们完美的实力,整体上最多和咱们的实力差不多,你没看到咱们这边人都没有觉得困难。”秦夫人看到忍心晃动赶紧安慰道。

    确实如此,大家看过去,没有一个人露出为难的神色,反而全部是愤怒的表情,没有有一点担心害怕。

    “你们想想,对方两个大罗巅峰,打的过熊老吗?所以我们安心守护好我们的退路即可。”秦夫人生怕自己解释不能打消大家的年头,干脆把熊老太抬出来。

    熊老的威力确实不一样,大家这一听,大家的脸色确实好了不少。

    仔细一想,也确实如此,要不然之前自己这边都已经被攻破了。

    而且现实中太多的例子,厉害的人可以打两个同等级都不在话下,甚至还可以越小阶击败对方。

    大家的心思纷纷稳定下来,一个个开始准备准备防守,在里面他们大部分无法攻击,只能加强水幕的防护。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背水一战,其他的想法只会让自己更乱,一点用都没有。

    而纪义和吴晓峰和其他金仙巅峰,还有一些强力人物则站在水幕边缘,他们手中握着专门准备的武器,如同美玉一样的长剑,可以让他们的法术攻击穿透水幕攻击到外面。

    而秦夫妇看到这一幕,总算稳定大家,要不然这一乱起来,事情的走向还真不好说。

    他们眼前有四个滴溜溜的法宝,是秦老他们专门留下来,专门让他们两个操控。

    这四个法宝可以完美投影在外面,专门帮助他们抵御敌人。

    接下来就看自己这边弄否挡住对方大罗,要不然这边做的再好都没用,关键点就在他们身上。

    “可恶,你该死。”等到这边看清楚对面大罗傀儡的面容,熊老这边一个个咬牙切齿起来,愤怒的面孔在所有人脸上展现。

    原来里面有一部分人,竟然是当年主动投降过去的大罗,甚至熊老还看见自己埋下的旗子。

    现在统统已经沦为这幅模样,成为了别人傀儡,人鬼不容。

    听尤兴说,他们当年投降过去,所有人都被分散分别带走,除了自己能接触到那在一起的人,谁也不知道其他人的下落。

    一直以来,熊老以为他们他在血海里面,就像生活在这里傀儡,卑鄙的活着,却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如此样子。

    “这些有着逆反心思的奴隶要他干什么,我们要得是从心里到身体全部听从我们,只可惜,大部分人虽然表面臣服,但是心里深处还是有一点不满。”

    左护使脸色这时候才有一些笑容,拍了拍身上一个的脸颊。

    “我记得他也是你们的同伴吧,所以他们最好的用处就是用来试验我们伟大的计划,只可惜他们没有撑过去,你们最后也是这些下场,”左护使的脸色猛然一狰狞。

    所有的大罗傀儡在他的操控下,毫无征兆直接扑了上去。

    早已经有准备的众人,再也按耐不住,直接对冲了上去,每个人选好自己目标,和对方大罗傀儡对打起来。

    基本上这边都是一个打对方两个,自己这边根本不怕,只是傀儡而已,一时间强暴的气流瞬间在周围爆发。

    如果一对一傀儡根本打不过这边,只能用人数强压,甚至三个傀儡,才能压住对面,这才表面看起来双方势均力敌。

    其实真要拼命起来,熊老自己这边最多不会损失一半就能把对方全部杀死。

    可是之前熊老反复安排过,以保全自己最为重要,不到非常时刻不要拼命。

    自己这边这样拖到传送阵开启,他们就可以强行出去,那时候他们根本不能拦住他们。

    这边开打起来,双方很有默契,一边打着,开始远离着中心。

    熊老这边怕自己对面趁机控制几个大罗,直接突破水幕的防护。

    他相信自己这边能够坚持到离开这里,那水幕用了海量的晶石,在加上秦夫妇坐镇,对方只用那些强大的杂鱼,是很难突破水幕防御。

    而左护使当然怕对方直接对着他们修罗族人出气,只要稍微找个机会,自己族人根本挡不住。

    一旦自己这边死伤过多,哪怕对方没有成功逃离,自己的责任也十分巨大。

    这其实太让左护使为难了,怎么做都有可能犯错,只能把他们拉远些。

    即使让对方逃离,也不能再死去更多的族人,要不然自己以死谢罪都难以澄清身上的罪责。

    他相信自己的族人带领那么多金仙傀儡,一定能攻破对方的乌龟壳,一旦远离这边,这样对方发现,也来不及救援。

    双方都相信自己的同伴,他们的战斗一时半会根本分不出胜负。

    就看看谁先撑不住,如果修罗人在对方开始逃离之前突破水幕,那么对方可以说一败涂地。

    反之,那么自己在多的人也挡不住对方撤离,只能尽量留下对方一些人。

    而等到周围修罗人全部到位,所有人控制傀儡,齐刷刷的上前接近过去。

    而在这指挥大家作战的竟然是欧阳修,没想到他得到了证实的充分信任。

    他没有去参加那边的大战,多他一个少他一个,也不会影响战局。

    而且他还真怕那些人看见自己,拼命把自己给宰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指挥战斗。

    而负责人专门组建一个小队,负责传递下达各种消息。

    只见在欧阳平的指挥下,所有人开始行动起来,金仙傀儡招出一个个黑色野兽的虚影朝着对方冲过去。

    欧阳平不用测试,都知道对方的护罩不是轻易能够打开,说不定会陷入旷日持久的战斗。

    所以必须消耗对方,一点点消磨对方,才是最好的方法,正好自己这边有绝佳的人海战术。

    自己要在对方的传送阵开始工作之前,打开这个乌龟壳。

    瞬间在四周出现许多各种各样的猛兽,全部都是傀儡法力所化,里面还参杂着一些修罗人独自释放的法术,只不过颜色并不是黑色,每个方向出现几百条,同时向着这边进攻。

    看起来非常有震撼力,那黑色野兽面貌十分狰狞,统一排成一个队列,疯狂的冲了过来,特别有冲击力。

    “幸好熊老早有准备,知道对方会拿出傀儡,这边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法宝。”秦长老轻哼一声,和自己的妻子对视一眼,立马祭出了法宝。

    秦长老面前有一个玉蝶,上面放着两个迷你打法宝,一个是葫芦形状,另一个是青濛濛的飞剑。

    秦长老抬手打出几道法决,只见玉蝶上的飞剑和葫芦开始颤动起来。

    一道极光闪过,在水幕的外面直接出现了两个法宝的实影。

    两件法宝在外面轻鸣不止,身体表面一阵流光闪过,一股惊人的气势从中涌现出老。

    葫芦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转,直冲上空,抬起葫底让葫芦口对着那些野兽,只听‘咯噔’一声轻响,堵在葫芦上的塞子直接掉落下来,然后被系在葫芦身上的绳子给栓在一边。

    一股褐色的气团从里面流出,在流出的一霎间,直接化为无比狂暴的阴煞狂风,直接冲着对方吹了过去。

    这褐色阴煞,带着阴冷的气息,对着那群野兽一扫而过,直接穿透过去,才缓缓消失,葫芦嘴直接自动盖上,立在空中不在动弹。

    而那些由法力所化的各种野兽,十之八九已经消融不见,偶尔有几个强力撑下来,没有当场被吹散,但是身上的光芒已经开始溃散,只剩下个虚影在地上。

    被早有准备的成员,几道气劲就直接消灭当场。

    另一面,只见小剑直接身体膨胀起来,在空中化为一柄巨大的青剑,无数的青色罡风在旁边旋转。

    只见青剑开始快速旋转起来,身边的罡风直接变成一口口青色小剑,数百道青色剑影直接出现在半空中。

    忽然青剑身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尖鸣,所有青色小剑猛然一停,全部剑尖对准下方,剑光闪动几下。

    ‘嗖嗖’漫天的剑影直冲而下,每一把小剑都对准一个目标。

    整片天空都被青色给笼罩,所有幻化的野兽,纷纷豆腐般被一射而过,然后再地面形成第二次爆炸,根本无可抵抗。

    这一片全部是一缕缕黑气徐徐上升,全部是那些野兽的残骸,一击之下,不管是什么全部被消灭。

    可以想象出小剑的威力,在这野兽群中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秦长老负责的两面,短短几个呼吸,敌方的第一次进攻就全部消灭的一干二净。

    而秦夫人那里也不甘示弱,同样是两个法宝在玉蝶之中。

    首先大展神威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画卷,只见这画卷在空中迎风涨大,直接如房屋一般。

    原本空白的画卷徐徐出现一副棉花,这上面所画的竟然沙漠的景象,

    只见换卷流光一转,画卷里的沙子无风自动,开始慢慢的滚动起来。

    只见漫天的黄沙从画卷里面飞舞而来,直接在在天上化为一片宽广的沙云。

    无数的黄沙一滚动流转之下,每一粒沙子都如同一把锋利的武器,在快速的加速下,所有的野兽直接被打成刷子,化为一缕黑烟上升。

    而另一边空中浮现的是一个桌子,看似平淡无奇,其实在秦夫人的操控下,直接化为几十丈大小,四角常上,往兽群无声无息的压了过去。

    就如同情人般一样,轻轻把他们压在身下,几乎没有发出一些声响,可是等它再次起身的时候,底下的却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仿佛下面本来就是一片空白。

    这四件灵宝单体算起来,威力不是很大,但是对付这种数量比较庞大,实力又比较弱一些,最好合适不过。

    对面全部都静了下来,仿佛被吓住一般,过了几个时辰后,第二波同样的套路又继续过来。

    欧阳平这是在测试对方法宝弄否持续释放。

    一连三波过后,果断放弃了继续试探,直接命令下面的自由行动,没三个人为一组,直接形成小规模的入侵。

    可是万万出乎了欧阳平的预料,接连几次之后,对方法宝依然生龙活虎的在场上来回游荡,丝毫没有一点停歇,而自己现在的连光幕的边都没有碰到。

    欧阳平在远方一脸忧愁看着石塔,里面白光涌动,不断的从里面释放更多的灵气给他们补充。

    里面的人只要稍微歇息一会,就足够在消耗的仙力回复过来。

    自己和对面在这一点上站在同一起跑线,至少简单的消耗是无法起到作用。

    等到了第二天,欧阳平再次改变了战略,既然自己无法通过消耗来消弱对方,那么自己针对对方无法出来的特性。

    直接命令所有人自由攻击,但是严禁任何人去近身靠近水幕。

    其他修罗人也不傻,看见那法宝的威势,谁也不愿意上前送死。

    于是修罗人开始各自控制自己的傀儡,零散着从不同地方开始突袭。

    还有的修罗直接发动远程攻击,这样消耗对于他们来说十分小,完全可以连续不断的进攻。

    反正他们每个可以控制的傀儡非常多,如果傀儡法力消耗完毕,那么直接就地补充。

    如海般的攻势连绵不绝的涌了上去。

    这一下的变化,让秦长老夫妇难以招架,自己只有这四件法宝。

    对方已经全部分散开来,虽然这边同样可以不计损耗拦截敌人,可是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无法照顾到,直接从侧面冲过来。

    尤其是那些修罗人的法术,更加防不胜防,从底下隐秘的钻过来,然后再突然袭击在水幕上,隐藏在野兽的旁边,趁机突破过去。

    战场外面全部都是法术碰撞,即使里面的人拼命在攻击那些,秦长老顾忌不到地方,也有不少的野兽靠近水幕边。

    那些法力所化的野兽别看在法宝下那么脆弱,但是本身实力十分强劲,每一下都能在水幕上留下大片的涟漪。

    有一些修罗人更加丧心病狂,甚至直接操控野兽自爆,那威力更加的巨大,搞的这边焦头烂额。

    幸好对方法力所化的野兽,并不能无时无刻出现,看起来需要一定时间,要不然自己这边的法宝也根本照顾不及。

    “秦长老,对方在西边又有一波野兽在集合。”一个声音打断了秦长老的思路。

    对方时不时也会聚集一波,试图偷袭这边,前几次要不是恰好被人发现,对方的计划都成功了。

    自己这边专门让几人观察对方的动静,效果非常好,挫败了对方几次攻击。

    他们还发现了敌方新的进攻方式,及时通报这边,大大减轻了这边的压力。

    秦长老默默等着对方靠近这边,之前有一次冲出去太远,差一点被埋伏的修罗人给击溃,对方更是趁势直接冲到水幕边。

    秦夫人见识不对,从那边赶紧来支援一波,才打退了对方的攻势。

    自此这边所有的法宝在也没有远离水幕边缘,就是死等对方,即使对方怎么引诱,哪怕派出真人,自己这边也不为所动。

    一连半个月,两边都是打的热火朝天,但是水幕的防御还没有突破。

    而且空中的圆圈散发的空间波动也越来越大,所有人都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打通这里与洪荒的链接。

    修罗这一边更是急躁,可是越是急躁越是出错,十几个人修罗不听指挥,想要靠着他们的聪明小技打开水幕,可惜全部惨死在对方的集火当中。

    就连大罗的争那边,修罗一方死掉六个傀儡,熊老这边也是损失两个人。

    基本上都是同归于尽而死,渐渐的大家也打出了火气,下手之间也越来越没有分寸。

    幸好他们的已经离石塔这边有很大的距离,动不动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时不时一股气浪就席卷过来,幸亏距离很远,到这边已经没有多少威力。

    要不然修罗人这一边都能哭死,要知道这种大范围攻击,首当其中的就是他们。

    甚至有偶尔几道攻击从远方袭来,路过这边战场的中心,有一次直接把修罗的一波攻击给打断。

    双方都有了新的防备目标,就是那边不小心打过来的攻击。

    虽然只是那边不经意间漏过来,但是对方双方都有很大的威胁。

    那把青色巨剑,身上已经有一道裂纹,就是为了阻挡那边攻击而留下。

    心疼也没有办法,上次一道攻击集中在水幕上,这边半数人被震的直接吐血。

    这边修罗人小半个月没有做到的事情,直接一击就被那道不知道谁的攻击做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