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第1063章

    第1063章

    同意的全部在南方那边,那里有和这面积差不多的空间,修罗族人准备在那开辟一个基地,一个历练可以休息的地方。

    同意的虽然被迫签下来血契,一辈子都突破不了当前等级,可是还能保留着自己的思想。

    不同意的全部被这些所谓的煞气包裹在一起,慢慢侵蚀着这些人的意识,从身体到灵魂,一旦成功,那彻底成为了修罗人的傀儡。

    就像一件兵器,可是这样,大部分人和妖兽都不屈服,即使被变成傀儡。

    古争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密密麻麻的圆球,恐怕都是依然在抵抗的妖兽和人类。

    那中间还有一些圆球已经空了,看来是已经转化完成,自行前往南面去了。

    然后那位修罗族大佬把怎么把外界的任何妖兽抓进来的方法传授下去,又在修罗族地开辟一个空间点链接塔的内部,这座宝塔变放在一个防护重重的地方。

    虽然这座塔是六层,在其中只有第三层是这片空间,因为这座塔身下方浸泡着血海的一部分,那是从血海中取出来的,而上方是由无数灵气涌入,塔的位置本身就是一个超大的聚灵阵。

    下方经过两层过滤一些,使得能量更加的精纯,那大殿里面的水池就是血海的过滤般。

    那天地灵气从塔尖吸收也是经过层层过滤,然后流入血池之中,补充血池的消耗。

    要知道,每次修罗族人进入,或者召唤都会消耗血池的能量。

    那血池的能力维持着个世界的基本运转,还有一些和天地灵气混合变成了天空中的雾气。

    如果你在恢复仙气的时候,也会连带着一丝煞气入体,最初你清理很容易,到后来会越来越难以清除,直到扎根于你体内。

    到后来的,你的身体操控权慢慢会被煞气所控制,等我去你全被控制吼,第一层就是你所看到的,被控制一方的眼睛绿油油的。

    这个时候虽然身体控制失陷,但是神识还在脑海中,看着身体本能去做一些事情。

    能听,能看,却像被锁住一样,控制不了自己,一切都交给身体的本能。

    下面煞气就会开始侵入你的神识,一旦你的神智被完全侵入,那么你就赤裸裸当一个傀儡。

    除了你的身体,你的记忆,你的灵魂,包括你的一切都消失掉了,那时候你的眼神就会变成绿色。

    可以说眼睛的颜色就可以区别出自己的身份,而且修罗族人对于傀儡和奴隶是一套感应防备的,你自己伪装的一看就知道,

    要知道来这里的修罗人手中有那个六色圆环。

    那些被奴役的妖兽和人类,都无条件服从,那些人的眼神是蓝色的,不过他们一旦伪装起来你还真心不好看出来。

    古争在一旁说起来最初遇到的那条蟒蛇,那条蛇为什么在外面游荡呢。

    熊姐依旧温柔的解释道

    “刚才不是给你说了,现在外面的那些修罗人依然在抓着一些人投放进来,比如金仙等级修罗最高可以传送回来不超过本身等级的,只要对方反抗不激烈就行。”

    “那么说来,比如地方比打昏迷或者就是处于不设防的状态下,都可以带回来吗?”古争又咽下了一些口水,这消息太惊悚了。

    鬼才知道这么多年到底抓了人和妖兽。

    “是的,不过他们抓回来的是直接投放在随机整个区域,运气不好在那边直接被抓起来强制转化,运气好的就像你这样来到这边,慢慢受到腐蚀一步步转化,虽然不需要吃喝,但是总是需要一些能量来维持自己吧,只要吸收天地灵气,早晚都会转会成功的。”

    “难道没有特殊的吗?”古争忍不住问道

    “没有,除了你之外,现在你身上的圆环可以模拟任何等级,不知道是不是那大殿的缘故,从来没有像你这样的,竟然被人强行把圆环烙印你在身体里。”熊姐意味深长的说道

    “简单来说,你现在在那些奴隶面前冒充阿修罗人一点问题,稍微改变一些那些奴隶也不知道,甚至你伪装好的话除了大罗以上谁都看不穿,因为你体内就是纯正修罗族人印记,在这里只看圆环印记。”

    古争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黑衣人那么好心,按理说不是盼望着自己早点死吗?

    这可误会了那黑衣修罗人,按照正常来说,如果那位修罗人死了,那么体内的圆环也对应的消失掉。

    可是黑衣人在自知死亡已经确定的情况下竟然看到古争随身的葫芦,陆压的本命法宝,斩仙葫芦。

    谁也不可能从陆压那抢夺过了,除非陆压死了,可是现在陆压没死,那么说明肯定是陆压的同意下借给古争的。

    黑衣人想的是把古争送去试炼之地,不管怎么样,早晚一天那个葫芦会到修路族人手中,因为那里出口只有一个,除非圣人谁也无法演算出那层空间的所在处。

    这圆环也有很强的防御之力,可是在强也挡不住那飞刀,黑衣人直接放弃了防御,也放弃一丝逃生的机会。

    一切为了修罗,这时每个修罗族人出生就铭记在心。

    即使古争死了,那葫芦自行回到陆压身边也要经过必经之处,那里常年有两位大罗巅峰坐镇,根本不会让这个葫芦跑掉。

    自己已经毁灭所有的痕迹,即使陆压也不知道自己的葫芦去哪了,黑衣人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而且圆环上面也有自己一点残留信息,根本无法去除掉,很容易被同族人寻到,谁能想到,被中心的大殿那么一洗礼,自身的痕迹也全部洗掉,完全是属于古争的了。

    “难道没有特殊的存在吗?在这里都逃不过去吗?”古争看着熊姐“难道连强大的你都逃不出去吗?”

    熊姐的脸色已经开始有了疲惫,熊姐打了哈欠,“我本来是有机会的,但是被我放弃了,这里必须得要有一个为他们分担煞气的存在,我在这里就是为那些仍然在抵挡的伙伴们,当做第一个桥头堡。”

    “说起来,你的那颗果实就当年有朱雀血脉的家伙,以自身为养料,培养出来的,可以暂且压制煞气,还可让那些还在第二阶段的恢复神智,说不定你还能碰见更多的其他的东西。”

    “是这个吗?我还有几个,你先拿去用吧?”古争把剩余的全部拿回来。

    熊姐把眼前的果子推了回去,“这还是你留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用到,而我。”熊姐苦笑一声,“我还是躲在脑海中才是最好方法,这样下面伙伴才能坚持更长的的时间。”

    不知道为何,熊姐总觉的自己包括在这个世界内所有人的命运都在这个小家伙手里,在他身上,熊姐看到一丝曙光。

    “我快要压制不住了,你也别浪费果子了,该说的我都说,该了解都让你了解了,还不明白的话继续去问其他人吧?”熊姐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对了让这小家伙带你出去”熊姐想了想,随手一抓,一个细小大概只有五十公分的虫子出现古争面前。

    “小虫,接下来你就陪着古公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熊姐高大的头抵在小虫头上,直接把小虫头上的天空都遮挡住了。

    小虫连忙点头,快的都连成一道幻影了。

    “保证完成任务。”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痛起来像人类十五六岁的孩子般。

    熊姐满意的点点了头,此时大殿们又开始缓缓关闭,熊姐眉头一紧,“你没时间了,赶紧走。”

    熊姐大手一挥,古争精神一振恍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山峰的地下,前面就是最初上山的羊肠小道。

    看着个一柱擎天的山峰,古争觉得刚才好像一切都是幻觉。

    古争感觉腿部有什么东西在碰撞自己,转眼一看竟然是刚才的那个虫子,一身天蓝色的身躯晶莹透亮,这小虫现在用那身上的头撞着古争的腿部,来显示自己的存在。

    熊姐在山顶上朝远处眺望,眼睛仿佛能穿透那无形的结界,呢喃自语道:“你依然还在坚持着。”

    眼神的绿色看是从眼底浮现,一点点上升,同样的一种巨大的痛苦从身体浮现,熊姐强忍着依然看着远处。

    绿色超过一大半的时候,熊姐也坚持不住那挺立的站姿。

    趴在地上,用那硕大的拳头拼命的捶打着那坚硬的地面,嘴里也止不住的开始低声嚎叫着,一丝丝鲜血从嘴角溢出,可是仍然不肯大声发泄,只是不让那些伙伴们担忧。

    绿色眼球最终还是打败了那明亮黑色的世界,成功的把那原本的世界染成绿色。

    眼睛恢复到绿色的熊姐,又变成古争来时的样子,现在此刻正在回到以前的状态,在宫殿们关闭的时候巡逻起来。

    熊姐没有告诉古争,其他人忍受不了这种痛苦,使得不少人和妖兽受不了,自我了断或者投降了,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每一个都对着修罗人有着刻苦铭心的憎恨。

    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折磨和奴役,已经在牢牢在心中形成不可磨灭的仇恨。

    小虫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倒霉的蚕虫了。

    本来小虫生活在一个极寒之地,有着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们,过的生活不说多么富足,但也是比较小虫幸福的。

    没有成年的小虫被带着一起在雪地里,雪底下寻找一个吃的,还要躲避着自己的天地,那是一个有五米长的大鸟。

    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哥哥妹妹被抓走,自己也无可奈何,因为小虫的家族唯一的攻击力就是吐寒气,多么低级的手段。

    可是生活在极寒之地,每个小虫生下来都有相当于三层内径,成年后最高可以达到五层,也算是天赋异禀一组,但在这里也是最底层的生物,有限甚至都有成年后变成大妖,那真是让小虫羡慕。

    因为有了那么高的修为,至少自己就不会被抓走吃掉,可以安安稳稳享受生活,那冰凉可口的雪水,那散发着香味的植物根茎,多么向往的生活啊。

    可是一场意外是的小虫的家庭支离破碎,一群庞大的鸟群,袭击了自己家,父母为了保护孩子,双双阵亡,而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也纷纷四散而逃。

    当时小虫也是慌不择路的一直跑着,然后在对着地下硬邦邦的土壤开始打洞。

    小虫家族天生会打洞,其实就是用那无坚不摧的牙齿要出来一个和自己身躯大小差不多的洞。

    直到自己筋疲力尽的时候,前方的洞竟然打通了,自己掉入一个明亮宽大的洞穴。

    洞**一枝明亮亮的花,散发这惊人的寒气,要知道那时候自己生活的地方已经非常冷了,已进入这里,小虫感觉自己都要冻僵了。

    看着回去的道路,小虫想着那漫天飞舞的大鸟,和自己兄弟姐妹临死前的惨叫。

    胆小的小虫,决定就在这里避难,宁愿冻死在这也不愿意出去。

    忍受了好几天,饥肠辘辘的小虫想要出去才发现那自己来的道路已经消失不见。

    想要再次打洞出去,可是自己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了。

    没办法的小虫只好慢慢靠近那明亮亮的花朵,越是靠近越是寒冷。

    可是冻死也比饿死强,那种饥饿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难受了。

    瑟瑟发抖的小虫,艰难的一拱一拱来到花的下面,看着比自己还要大好几倍的花朵。

    小虫爬上一个垂下来叶子,慢慢的爬了上去,小虫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冻僵了,可是饥饿使得自己狠狠的咬了上去。

    小虫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牙齿,被崩掉几个。

    只好用剩下牙齿一点一点往下磨,磨了好半天,已经没有意识的小虫终于蹭下来一点粉末,下意识吞下去的小虫,瞬间冻成了冰块。

    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外的冰块才掉落,小虫才哆嗦的心里喊道冻死我了,可是体内却不感到饥饿了。

    小虫的意识还停留在冻之前的想法,每一次小虫的饿的时候都会吃那朵花,每次都会被冻成一坨冰块,反正小虫没有时间的概念。

    饿了吃,吃完就睡,小虫的身体从最初的青色慢慢这种半透明的水晶。

    小虫的身体缺没怎么变化,但每次吃掉的茎叶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这只花从根茎到花朵全部被小虫吃进了肚子。

    而这一天,小虫正式成仙渡劫了,漫天的乌云在小虫上方的天空开始聚集,小虫心里也十分惊慌,感觉留在这里就死定了。

    因为小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小虫就钻破那曾经自己无法打开的冰壁出去了,那时候小虫可惨了,没有一个法宝,没有人教导小虫该怎么做。

    那身后的劫云一道跟着一道劈向小虫,幸亏小虫皮肉结实,在那朵奇花的改造下,劫云竟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随着最后一击,小虫也被劈晕了过去,正巧被这动静吸引过来的一个修罗人引了过来,把小虫收了起来,又找到了小虫之前藏身的洞穴。

    把小虫之前的蚕丝给拿了出来,那是小虫生长过程把自己缠绕起来,等出来的时候又缩小了一圈,小虫只知道反正吐丝之后身体会变得更加纯净,从青色变成蓝色,有变成这水晶般的透明。

    之后小虫就被这个修罗人带回了他家。

    话说这个修罗人家里还不错,一度让小虫找到了天堂的感觉,什么好吃的,千年灵芝啊,万年人参啊,每天不重样。

    后来发现小虫不吐丝就开始威胁加利诱小虫,小虫最终还是乖乖的吐丝,但是一天只能吐一定量,在后来小虫朦朦胧胧过了几百年,被送给一个小孩子,当然每天吐丝的任务还是必须要完成的。

    那时候小虫才真正意义上接触这个世界,跟着这小男孩一起学习,一起长大,不断的灌输着这个奇奇怪怪世界的知识,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叫洪荒,也明白了自己原来是一个饲养的宠物,有吃有喝也没什么不好,只要把那些没有消化完全的垃圾吐出去就好。

    虽然知道自己吐出来的丝是一件宝贝,可是对于小虫来说,还不如换取一些好吃的,比如说万年灵芝什么的。

    后来随着这小修罗慢慢的长大了,小虫还跟着这个修罗一起开始冒险,这个修罗叫小楠,小虫也是这个小楠给自己起的名字,自己非常喜欢。

    小虫在战斗中也帮助了小楠屡次化险为夷,一口吐息是熟悉不能再熟悉了,然后关键时候还可当肉段,别看小虫只有天仙的修为,可是肉身金仙后期破开也很费劲。

    再加上一手得心应手的幻术,这是小虫无声自通学会的。

    寂寞的时候小虫还可以陪着小楠说话,那些时候真是快乐,两个的关系也变成了可以依靠的伙伴,真的可以同生共死。

    后来一天,小虫看着小楠一脸阴沉,对着自己说着好多不舍自己的话,说绝对不会把你交给什么人,让我去试炼之地待着,等着他去找小虫,还没等小虫说什么,于是小虫一脸不情愿的扔了进来。

    刚一进来的时候小虫并没觉的不习惯,自己以前的所处的环境比这还要糟糕,可是没有吃的要小虫犯了难,虽然在外游历的时候也吃不好,但总比这些奇奇怪怪的大树和石头好吃吧。

    虽然自己不吃也行,可是习惯吃东西的小虫还是出去寻找吃的。

    本能的,小虫就向着着离自己最近的山峰,那里上端有自己喜欢的食物的气味。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