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危险上司

番外:与君初相识(七)

    番外:与君初相识(七)    昏厥前,好似还都有意识的,彻底陷入黑暗的那一秒,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都神情惊慌的朝她奔来,噪杂声一片。

    这会儿眼球微转,视线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其余老师一个不在,只有坐在床边椅子上的校医务室孟医生。

    孟医生在学校的医务室工作多年,年纪也颇大,马上到了快退休的年龄,加上学校一般处理的都是一些小孩子的毛病,她也落得轻松,每天都优哉游哉的。

    而此时,孟医生脸上有着丝凝重。

    “我……”艳阳动了动,想要支撑着自己起来,却浑身没劲。

    “你终于醒了!”孟医生高兴的低呼,忙伸手扶着她。

    “我怎么了啊?”艳阳表情茫茫然的问。

    “小潘老师,你忘了啊,你在办公室里昏倒了,他们把你送来的,你都昏睡两个小时了,一块都要下班了!”孟医生笑呵呵的说着。

    艳阳点了点头,也不知当时是怎么了,虚弱的问,“我没什么事吧?”

    “没事,只不过——”孟医生摇头,却顿住了。

    “孟医生?”见状,她不由的紧张了。

    “看来你应该还不知道,虽然我平时都是照料孩子,可我的医术也绝对不差!根据经验可以肯定出来,你……怀孕了!”孟医生说到最后,停了半秒,才说完整。

    学校老师虽然不少,但除了实习的,其余同事大家都处的很熟,所以艳阳是单身,基本认识的人都会知道。这也是医务室里没有其他老师留下的原因,她查出来后,就让原本打算没课陪着的老师先回去了,怕对她影响不好。

    “小潘老师,你其实自己应该多少能有感觉。咱们这里设备有限,你还是尽快去医院做个详细的化验,我看你挺虚弱的。”

    艳阳呆呆的瞅着孟医生,对方的话实在太有爆炸xing,她还没消化掉。

    怀孕?

    谁,她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就是时常会眼前发黑,人变得虚弱一些,不像是其他孕妇有什么呕吐的症状啊,不过……月经好似上个月一直就没来。

    她下意识的身后摸向自己的腹部,可摸来摸去都是平平坦坦的,哪里会有个孩子呢!

    窗外夜色很浓,靠坐在床头的艳阳咬着唇,低头直勾勾的瞅着,仍旧不敢相信,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目光微转,手不经意的去摸起了手机,指腹在上面触摸着,很莫名的,停在通讯录的某个号码上,无意识的情况下,就那么拨通了出去。

    那边响起的男音,才让她惊觉回神。

    “喂。”低低沉沉,听不出起伏。

    “我……”一向巧言善辩的她,结巴了起来。

    似乎是才听出她声音一样,他顿了顿,半响才问,“有什么事么?”

    不紧不慢的一句,客套又疏离。

    “没什么,只是打错了。”匆匆说出这句,艳阳就将线路切断。

    单手捂了会儿脸,她拎着薄被,身子软软的滑下去躺着。

    手机还握在掌心里,她轻触了下,屏幕又再次亮起,上面通讯录号码最前面,还附着照片。

    放大开来,男人侧脸的线条深刻俊朗,即使是抓拍,也依旧是那样夺目。

    孩子……

    在她的人生里,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词。

    艳阳木木的瞅着屏幕上的男人,想着如果真的生了,男孩还是女孩,应该都是特别好看的。

    这个意识让她微惊,晃了晃脑袋,一点点都不敢再想下去。

    ************************************************

    中午,太阳光浓烈。

    商厦门口,艳阳快步往前走着,不时的回头瞪一眼身后男人,恨的直磨牙。

    “艳阳,你没事吧?”许樊跑上前,紧张的问。

    “喂!”艳阳嫌恶的甩开他的手,愤愤道,“许樊,你是不是有毛病,你总跟着我干毛啊!”

    她今天的课都在上午,所以跟主任请了假,想要下午去医院检查一下,这会儿是午休时间,她想着逛商场去耗时间,可出了校门,就被许樊撞到,然后就有了现在的情况。

    “艳阳……”许樊眉头微皱,似是电影里的深情男主。

    见状,艳阳浑身顿时一阵鸡皮疙瘩,她抖了抖,“你是不是听不懂中国话啊?上次说的很清楚了吧?怎么这么没完没了的啊,癞皮狗一样呢!”

    之前那顿饭后,她摆明了态度,他也是好久都没来找自己,还以为天下太平了。

    “艳阳,你怎么这么说话!”许樊不高兴了。

    “觉得我说话难听,你倒是争点气啊!你要是真缺爱了,我给你介绍介绍我们学校老师,成不?”艳阳翻着白眼,几近无奈着。

    许樊没有立即回,而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瞅着她看。

    直到将她看的眉毛竖起,才阴测测一句,“艳阳,你怎么变成这样!”

    “你没事吧你!”她惊到,头皮发麻。

    “艳阳,你可真高尚啊!”许樊冷笑,面部表情也有些狰狞,“当初我们在一块时怎么你都不肯,怎么跟别人就肯了,真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的事我都听彤彤说了,你知道她说的有多难听,你宁愿给别人当情/人,也不愿意做我女朋友?”

    “许、樊!”艳阳睁大眼睛,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她真的很想骂人,连带着那个什么周彤彤,看着挺好个姑娘,怎么背后放冷箭呢!

    许樊也毫不示弱,同样瞪着她,眼里有着讽刺和鄙夷。

    嘴巴张了张,沉住气想要反击时,罪魁祸首竟然出现了。

    “呀,许樊!又这么巧呢。”

    “是啊,可真巧。”许樊看过去,脸上堆起了笑容,同时和周彤彤身旁男人点头示意,“贺副总。”

    贺元朗淡淡点头,表情不明。

    “今天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们还有事。”周彤彤嫣笑的说完,扭身很亲昵的挽住贺元朗的胳膊,甜腻着声音,“元朗,我们走吧,爸爸还在家里等我们呢!”

    “嗯。”贺元朗应上一声,完全是听话的恋人。

    擦身而过时,眸光淡淡扫过她,没有多停留一秒,艳阳手指紧握。

    “艳阳,看到他们有什么感觉?”见两人走远,许樊冷不防的出声问。

    她一眼横过去,皮笑肉不笑道,“有情人终成眷属。”

    “艳阳,你……”许樊叹了口气,脸上染着苦涩,似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对着她继续道,“我想过了,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去追究,你怎么样我都可以原谅你。艳阳,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不会嫌弃你!”

    艳阳睁大眼睛瞅着他,气到发笑。

    “呵呵呵,真是抱歉啊,我嫌弃你好、吗?”

    说完,怕自己火气会发展到抑制不住的状况,所以她扭身大步往路边走,拦住一辆计程车,一屁/股坐进去,直接扬声让司机开车。

    两边车窗都开着,阳光依旧浓烈,她的心头越来越凉。

    ************************************************

    下午,医院,妇产科。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低头看着化验单,再一次给出肯定的答案,“潘小姐,你确实怀孕了。”

    “真的?怀孕了,我吗?”艳阳盯着医生的嘴巴,重复着问。

    “是的。”医生点头,露出坚定的笑容,随即见她低下头,还是有些微微慌乱的样子,不jin笑了起来,“这个结果很开心吧?”

    闻言,艳阳抬起头来,眼神涣散的瞅着医生。

    开心吗?

    从校医务室孟医生那里得知消息时,惊又慌,还很乱,好多复杂的情绪。

    可现在被面前这位医生如此问,好像那么多复杂的情绪里面,也隐藏着一丝喜,似是每个女人的天xing。

    见她如此,医生也是明白过来,见怪不怪的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电梯下了一楼大厅,往门口走时,消防栓上的反光镜子里,自己的面容略显苍白,幸亏是在白天,不然晚上的话,不知会吓到多少人。

    从电子门出去,阳光直晃晃的,她下意识的伸手挡住,可有阴影却先她一步遮挡下来。

    “你……”艳阳吃惊的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男人。

    不到一个小时前,她还听那背后放冷箭的姑娘说,要和他一起回家的。

    贺元朗眯了眯眼,眸底闪过一丝敏锐,直接朝她右边探过去手。

    “喂!”她只来得及低喊,手里来不及藏起的化验单就被他抢了过去。

    然后,她看到他神情顿在那里,盯了半响后,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跑车在楼下刹车停稳,火没有熄,引擎声细微的响。

    艳阳在这样的死寂当中险些死掉,剩下最后一口气时,一旁终于有声音响起,“没有什么可说的?”

    “好囧啊,竟然被你给发现了!我还琢磨着神不知鬼不觉呢!”她努力让声音欢快。

    “然后?”他犀利的看着她。

    艳阳低下头去,声音有些哑,“……对不起。”

    不知道说什么,发出声音,这三个字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了。

    应该是要道歉的吧,俩人已经没有关系了,即便是以前有关系,也不应该有孩子的出现。

    贺元朗没有回应,任何动静都没有,她虽然没去看,可她知道,他的目光紧攫在自己身上。

    “哎,你说我是不是该抓住这个机会,拿这个孩子讹你一笔钱花啊。电影上是不是都这么演的,不过现在就被你发现了,好像有些早了,我还没琢磨好呢!”她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后,沉默了下来。

    “我……”等着继续再发出一个字,嗓子就忽然堵住了。

    “你什么?”他反问,又沉声的质问,“跟我说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她抬头,朝他看过去,下一秒又很快别开目光,似是很怕看清楚他眼里的情绪是如何。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未扑捉到,他眼里那一丝叹息。

    “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好像耗尽了半生的力气,她最终道。

    “什么意思?”贺元朗问,瞳孔频频紧缩,有些急躁的语气,“你到底是要留下它,还是不想留?”

    “我刚说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要的,不会给你、给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添麻烦。”

    嗯,它就是个麻烦。

    艳阳一口气说完,声音又忽然低了下来,像是被烟熏过的嗓子一样,“就算不被你发现,我也真的不会要的。我不是跟你讲过嘛,我妈妈就是未婚生女,小时候过的有多惨多坎坷啊,被人嘲笑被人欺负……所以,我不会要的,我会将它处理好,我不会让它跟自己一样那么惨那么不完整……”

    “它好讨厌,来的这么突然,又这么莫名其妙,我一点都不喜欢它,一点都不!恨不得它马上就消失!”说到最后,她完全是临近崩溃的边缘,所以她推开了车门跳了下去,想要给自己留一些自尊和潇洒。

    “艳阳!”贺元朗还没反应过来,怒声着瞪着她。

    艳阳背部的线条微微一僵,用力的吸气,等着转过身来时,已经镇定下来。

    她捏着车门,明艳艳的对着他微笑,“大后天我上午没课,到时我会去医院处理的,你真的别担心。”

    像是怕他不信,所以将确切的日期都告知,语气又很保证着。

    说完后,一秒都不敢多待,甩上车门,她就朝着楼里面跑去,等着上了一层楼,她的眼圈才敢放肆的泛红。

    ************************************************

    明天,后天,大后天。

    甚至不到三天的时间而已,应该很快的,又应该很慢的,艳阳很矛盾,每一秒都在这两者之间挣扎,希望快一点,又希望慢一点。

    都说妇产科很忙,人很多,可即便这样,才排队半个多小时,怎么就轮到她了呢。

    因为挂科时就是要进行手术,所以先被安排了医生做着检查,她换了拖鞋,在护士的帮忙下躺上去,仰头是医院专属的苍白色棚顶,侵鼻的是消毒水的味道,入耳的是仪器运行的声音。

    医生拿着仪器在腹部上,她目不斜视,紧紧盯着棚顶,不敢乱动一下,生怕看到一旁电子屏上显示的画面。

    因为看了也没用,再等个十多分钟左右,它就会消失掉了。

    排队等在那里时,她摸着平坦的小腹,心里有丝怯,又有丝恨。

    “好了。”医生话音落下,一旁的护士已经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你先跟着护士去换衣服,然后就可以直接进行手术了。”

    正放下腿穿鞋的艳阳,听到那个名词时,浑身瞬间僵硬掉,唇色尽失。

    见状,医生还以为她是害怕,温着声音安抚着,“放心,打了麻药后什么感觉都没有的,一点都不会痛,而且时间不会很长,很快就会结束的!”

    艳阳点了点头,穿上了拖鞋,脚下却很软,像是踩在棉花上。

    医生挥手示意着护士下去准备,没走两步,立即传来低呼,“潘小姐,你没事吧你?”

    “我……没事。”艳阳被护士及时搀扶住,侧头看过去,吃力着回。

    “潘小姐。”医生叫住了她,经验丰富的问,“你是不是不舍得?如果是的话,就回去再想想,没关系的。”

    艳阳站在原地怔了几秒,随即发出微弱的声音,“好……”

    没错,她不舍得了!

    她撒谎她骗人,它一点都不讨厌,它好惹人喜欢!

    临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又再一次被医生叫住,她脸色还是纸一样白的回过头来。

    “这个给你,超声波照片,里面的黑点就是宝宝喔!”医生亲自起身,将照片给她递过来。

    “谢谢!”艳阳抖着手接了过来,鼻尖酸涩。

    走廊里,排队等候的人还有好多,她眼里没有其他,只是盯着手里的超声波照片,跌跌撞撞的朝着电梯方向走着。

    隔壁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出,却不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西装笔挺的像是从会议里逃出。

    眼眸微紧的眯,黑亮的瞳仁里,满的只能装下那抹倩影。

    眼底的情绪,有着抹无奈,有着抹宠溺,有着抹心疼,又有着一切在握……

    “贺先生。”刚刚给艳阳检查的医生走过来。

    “嗯。”贺元朗点头,目光却半分没移。

    医生笑了笑,随即将放在白大褂里的同一张超声波照片拿出来递过去,“快六周了,胎儿的一切都很健康。”

    贺元朗这才收回目光,伸手接了过来,表情细微之处,竟有些颤。

    他凝着,和刚刚的那抹倩影一样,认真且仔细的凝着。

    然后,薄薄的唇角勾起,是从心底发出的温柔笑意。

    …………………………

    明天有事,回来晚,可能更新也会很晚,提前知会一下大家。下一章应该《与君初相识》就会结束了。然后还会写两到三个温馨终结篇。周一也许会更上万字,然后全本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