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危险上司

番外:与君初相识(五)

    番外:与君初相识(五)    艳阳高照,是个难得的好天,也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温馨浪漫的草坪婚礼,从婚礼来捧场的名流上来看,就知道这对新人的受重视程度。

    从车上下来,艳阳低头扯着身上的蓝色小礼服,看向从车子另一边绕过来的男人,挑眉声明道,“许樊,我可还得跟你强调遍,这礼服是你要买的,穿过之后我会还给你,别想让我给你钱!”

    “就当是送你的,还不成吗?”许樊好笑的看着她。

    “无功不受禄。”

    “你这不是陪我来参加婚礼了么。”

    艳阳瞥着他,嫌恶的说明着,“可拉倒,我也不是白来的,是你说的只要陪你参加婚礼,我同事小/姨子的工作就会给落实,可别说话不算数!”

    若不是隔壁班班主任不停的来求她,她也绝不对帮忙再去找上他。因为就参加场婚礼而已,考虑再三也觉得对自己没什么亏吃,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嗯放心,我都收好处了,会办事的。”许樊笑着点头,随即抬起了自己的一条胳膊,朝她示意着。

    艳阳见状,翻了个白眼,还是走上前挽住,跟着他一起往入口方向走。

    本就想当成是来混顿吃喝的,可看到入口那里招呼客人的西装男子时,她整个傻掉。

    “今天……谁的婚礼?”唾沫吞咽,她睁大着眼睛问向旁边的许樊。

    许樊见她的吃惊样,有些得意,“怎么样,排场不小吧?这可是纪氏和贺氏俩家子女的婚礼!”

    艳阳真恨不得一眼瞪死他,早知道是某人妹妹的婚礼,她是怎么也不可能来参加的。

    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很低调的黑色,里面白色的衬衫配同色的领结,虽然很凝聚焦点,却也不会抢走新郎的镜。

    清冽的目光不经意的瞥过来,瞬间冰下来,艳阳紧跟着一抖,忙别开目光,佯装什么都没看见。

    不时前来的客人很多,处处都是热闹一片,她挽着许樊的胳膊,很想顺大流的走进去,可偏偏一切不随人愿。

    “彤彤?”许樊直接带着她朝着冷气流走去。

    “许樊,是你呀,你也来参加婚礼?”周彤彤立即惊呼。

    艳阳抿了抿唇,这才发现,原来他身边还站着这么位姑娘,白色的纱裙装,靓丽的如同朵百合花。

    看着俩人在一起自然而然的状态,想起报纸上的新闻,她心里就忽然沉了几分。

    “是啊,这样的婚礼场合,我怎么能不来呢。”许樊语带奉承着。

    “元朗,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税务局局长的秘书,想必以后你们俩也会有很多机会要见面的呢!”周彤彤拉过贺元朗的胳膊,笑米米着,大有将自己的关系网也分享给他的意思。

    “你好,很早就想跟贺副总好好认识了。”许樊忙伸手。

    “你好。”贺元朗只是点了下头,随即目光掠过,就放到了一旁艳阳的脸上。

    周彤彤亦是注意到,有些计较,“许樊,怎么不介绍一下你女朋友呀?”

    “哦哦对,这位是艳……”许樊这才收回半空的手,介绍着。

    “抱歉,我不是他女朋友,我姓潘。”艳阳声音高了些,直接否认。

    “呵呵,是潘小姐啊,看来是误会啦!”周彤彤笑了笑,打着圆场。

    发现他眼底冷光没有丝毫减少时,艳阳替自己捏了把汗。

    婚礼走的是温馨感人路线,尤其是在两位新人宣誓和致辞的时候,下面几乎是泪海一片。仪式结束后,掌声雷动,紧接着就是选景着拍照,最混乱的就是新娘抛花束的环节。

    艳阳被挤入抢花束的行列,参加婚礼的人太多,单身的姑娘也是不少,叽叽喳喳热闹一群,即便是站在最后一排,还是会时不时的被人踩到脚,痛的她频频倒吸冷气。

    一阵高呼,花束就被新娘子背对着往后扔下来,艳阳眯眼看着,只觉得那花束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奔自己而来。下意识便伸手去接,只是拿到手里后,却惊怔的睁大眼睛。

    因为,一旁站着的人和她一样,也去伸手接,两人面对面的同握着花束。

    周遭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为这样诡异的场景。

    周彤彤咬着唇,瓜子脸上有掩藏不住的尴尬和恼怒,手指紧握着很不愿撒手。

    艳阳是完全的措手不及,茫然之间,好似透过重重人影,看到了男人微拧的眉心,心里忽然很涩。

    “抱歉呀,没看到你先抢到。”她手指松开,声音轻快着。

    完全占有花束的周彤彤,脸上瞬间转晴,嘴角的笑容止不住的扩大,周遭也恢复了热闹,全部都是羡慕恭贺之声。

    艳阳慢慢后退,双手都背在身后,掌心合拢,心却还是空的。

    *************************************

    夜。

    艳阳跪在床尾,低垂着脑袋,湿湿的发丝还滴着水,她用毛巾正胡乱的擦着,玄关处传来声响时,她动作顿了下,然后恢复如常。

    等着他脚步声走近,她也没抬头,直接问着,“回来这么早呐,没闹个洞房啥的?”

    半响都没人回应,她只好将头发都弄到后面,眨巴着眼睛朝他看去,那双黑色的瞳孔,比平时更为晶亮。

    贺元朗的眉头蓦地皱起,紧着双眸看着她脸上的妆容,除了湿哒哒的头发,又像是以前那样,脸上浓妆艳抹。

    他大步走上前,伸手就直接捏住了她的腰,带着往自己身上贴。

    很浓重的酒味喷过来,艳阳皱鼻,“干嘛啊,酒后耍流氓啊!”

    “要是呢。”他眯眼,俊容往下俯。

    “那我就得问问了,是要我配合呢,还是挣扎助兴好呢?”艳阳轻笑,眸里是不驯的目光。

    贺元朗面容倏然一沉,她的笑,有种让他想毁了她的冲动。

    低头衔住她的唇,加固在她腰上的手臂,劲道大的嚷她快窒息。

    “呵呵,移动?联通?”他稍稍放开,眼眸里尽是阗暗。

    “你还真生气了呀?”艳阳气喘吁吁,笑的更欢,“我就是陪他去参加个婚礼,有什么的啊!不过挺巧的啊,没想到是你妹妹的婚礼,老实说,你妹夫长的可真帅啊……不过比你还是差那么一点点滴!”

    贺元朗也笑,栖身将她压倒,“就参加个婚礼那么简单?我怎么闻到的都是旧情复燃的味道啊。”

    “好吧,我跟他去是有原因的。”艳阳配合的勾着他的脖子。

    “什么事?”他撑在她上面,气息击打在她的眉眼上。

    她舔了舔唇,将事情前后都跟他说了遍,最后美滋滋的,“反正我也不吃亏,这不还蹭了顿饭,而且还沾了喜气!”

    “这种小事,你难道不会来找我吗。”贺元朗听后,心头火起。

    “还是算了吧,我欠你的都够多了。”艳阳悻悻然着,手在他后背抚。

    “既然都欠的够多了,还差这一件?”他捏起她的下巴,挑声问。

    “当然了呀。”她点头,散散漫漫的态度。

    说完后,她瞅着他,发现他目光沉沉的瞪着自己,一阵打怵后,只好有继续道,“这事又不是我主动找他的,是我同事有求于他,我就是赶鸭子上架帮了个忙,至于那么大题小做么!”

    贺元朗还是瞪着她,嘴角勾着阴测测的笑容。

    “好哥哥,你现在这样,怎么让我觉得有些像吃醋呢。”艳阳故意调侃着。

    “若我说是呢。”他声音很慢。

    “……别开玩笑了!”闻言,艳阳明显的顿了几秒,也分不出他的真假。

    神情不自然间,忙转了话题,“你女朋友今天抢到花了,是不是老开心了?”

    “谁说她是我女朋友?”贺元朗冷冷的反问。

    “哦对,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嘛。”她恍然大悟着纠正。

    贺元朗在她的上方凝着她,冷声一字一字,“艳阳,是不是我订婚还是结婚,对你来说都没有任何关系?跟在我身边这两年,你上我的船也只是因为欠我的,没有别的原因,是吗?”

    艳阳。

    他极少会这样喊她的名字,不是动情就是怒极时,可每一次,她的心脏都会习惯性的停滞。

    “不然呢?”她对上他的目光,看了许久都琢磨不透,到最后,换上了几分戏谑几分真的调调,“上船这么纯洁的事情,还能让爱情给玷污了呀?”

    她最后是散散的反问,可他没有回答,唇线逐渐抿了紧。

    “到底还做不做了啊,不做我睡觉了!”艳阳伸手在他胳膊上的肉拧了圈,懒洋洋的不耐。

    贺元朗危险至极的眯了眼,直接用实际行动来回答她,动作带着股狠劲,似乎要把她往死里整才甘心。

    “君君……君君……”喊声变得破碎,她甚至求死都不能。

    沉沉的夜里,她疲惫的昏睡,梦里又回到了白天的场景,花束高高的在半空中,然后落在她的手里,没有任何人去抢,周围都是热烈的起哄声,她将花束紧紧握住。

    抬眼看过去时,刚刚抛了花束的新娘子已经和新郎相偎着离开,不经意的回过头来,是贺元朗英俊的眉眼,和周彤彤幸福的笑……

    猛地,她一个激灵的坐起来,这才从梦里惊醒。

    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她重新躺了回去,男人声音响起,还有睡梦中的沙哑,“做噩梦了?”

    “嗯……”她点了点头。

    “没事,睡吧。”贺元朗将她腰上的手收的更紧了些。

    “……嗯。”她仍旧点了点头,再度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夜色还继续着,屋内的大船上,男女像是叠汤匙的偎在一起入眠。

    艳阳侧着身子背对着他,抱着他的一条胳膊,在他不知道的夜里……流泪。

    *************************************

    接到医院消息时,艳阳正在给学生们批改着卷子,当下跟主任请了假,急匆匆的跑出了学校。

    连续打了几通电话都没人接,她在贺氏大厦的一楼大厅里,急的来回的走,前台的小姐始终是副礼貌客气的模样,“很抱歉,没有预约,您不能见我们副总。”

    她是刚从医院来这边,妈妈忽然昏厥才进行了个抢救,按照主治医生的话来说,就是不太敢贸然再实施手术,虽然他们这边也一直都是美国那边的方案和配药,但给出的最佳建议是,希望能到那边继续手术治疗,而且越快越好。

    所以,她得找他,因为她什么都解决不了。

    “叮”的一声,专属电梯的门被缓缓拉开,里面走出的人正是她焦急要见的。

    心中大喜,她快步跑过去,嘴巴一张一合的,却没有声音发出,因为看到了他身边跟着的周彤彤。

    “你怎么来了?”贺元朗见到她,微微惊诧。

    “我……”艳阳张嘴,看着他,又看着他身旁的她。

    “发生什么事了?”他大步上前,焦急的问着。

    “我妈妈……她情况不太好,很紧急,需要立即转院去美国那边,我……”艳阳咬唇,声音颤颤着。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人通知我!”贺元朗眉头紧锁,沉声着。

    “元朗,你干什么去啊,不是说要去我家里的么?”周彤彤嗅到危险,上前精准的捉住了他的胳膊,很是无辜的提醒着。

    “你有事就先忙,我可以自己想办法。”见状,艳阳吸气,往后退了步。

    说完她就直接转身,脚下飞快的朝着门口方向奔,可才走几步,就被人追上,她惊讶的看着他,“你……”

    “一切由我来安排!”贺元朗伸手握住她的,眸里都是沉稳的安定。

    艳阳咬唇,拼尽全力的隐忍着眼底的热潮,他就像射过层层云翳的阳光。

    身后周彤彤的呼唤声还在,她感觉到的,只有男人传递过来的力量。

    *************************************

    连续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终于抵达了美国的医院,走廊里,艳阳双手合十的站在病房外,看着里面刚从手术室里推进去的妈妈,有医生和护士正陪同着检查。

    “放心,病人已经没有任何危险,如果这次效果好的话,以后应该不需要再进行手术了。”

    “真的吗?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吗?”艳阳激动的问着。

    “现在不行,病人需要休息。”医生摇头,笑着道,“这里有专门的医护人员,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再来就可以。”

    “可是……”她咬唇,犹豫的看着里面昏睡着的妈妈。

    一直没出声的贺元朗上前,伸手搂住了她的肩头,眉眼之间一片温柔之色,“放心吧。”

    酒店离医院很近,穿过一道街就能到达,站在落地窗边,艳阳俯览着陌生国度的夜色。

    头上有毛巾覆盖上来,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拿,想着回身给他去擦,却被他制止了动作,反而给她擦拭起来。

    “还在担心呢?”他看了看她的神色,问着。

    “没,医生都说没事了。”艳阳摇了摇头,眺望着远处的灯火,低而长的叹了口气,“你说,要是两年前没有遇到你,我可怎么办……”

    “想那些没用的做什么,不是已经遇到了。”贺元朗心头像是棉絮一样软。

    艳阳抢过他手里的毛巾,踮脚调换着给他擦拭起来,“你这样跟我来这边没事吗?公司还有你未婚妻……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

    “没必要。”他扯唇,似是很不想聊这个话题。

    “我好久都没出国了。”她见状,也忙转移了开,再次瞅了眼外面的夜色,缓缓的,“其实……我以前生活在加拿大,那里的夜色最美。”

    说到后面时,艳阳佯装不经意的看着他的眼眸,想要从中找到丝细微的松动,自以为将窥探掩饰的很好。

    贺元朗却全部收入眼底,嘴角扩散出笑容来,不紧不慢的,“是么,我前年才去了次,倒是没觉得。”

    “那是你不懂欣赏!”艳阳撇嘴,心里却一阵失落。

    睡觉的时候,两人相拥而眠,她睡不着,枕着他的胳膊瞅着他发呆,从浓浓的眉毛,紧阖的双眼,高蜓的鼻梁……所有的都和记忆里的旧时光重叠起来。

    小时候被姥爷从台湾赶出来,母女俩来到加拿大,他们所住的是合厨的房子,总不时会有新的租客进来,有过那样一对母子,跟他们一样,千里迢迢的从故土来到这边。可能都是单身母亲带孩子的关系,大人和孩子都能很快的融合到一起。

    她小时候的记忆有很多都是零散,可她始终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干净帅气的小男孩,走到正在堆积木的她面前,像是小王子一样童话,“我叫君君,我可以和你一起堆积木吗?”

    她歪头看过去,对上他黑亮的眼瞳,情不自禁的点头甜笑。

    不到八个月的时光,那样童真的年纪,那个王子般的玩伴,却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开始时她也无法确定,直到后来在他皮夹里看到了那张一家四口的全家福,也许长大后的他,自己不好辨认,可记忆里给她买水果的溪溪阿姨却没有变,和她珍藏的合照里,一模一样。

    可此时和彼时哪里一样,不过是曾合租过,不过是一时的玩伴,不过是八个月时光,她哪里敢心存什么奢望。

    小手不由的伸过去,在他的五官上轻划,有刻骨的情深蔓延开来。

    艳阳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君君……”

    “唔。”他无意识的回着,将她搂的更紧。

    她也闭上眼睛,梦里面又回到最难忘的旧时光。

    那才是真真正正的,与君初相识。

    ***********************************************

    在美国这近一周的时间里,虽然大多数都待在医院里,可艳阳却觉得很开心。

    她很想留在美国陪着妈妈,可却被他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带了回来,并且威胁着若她不温顺,就不给妈妈治疗。

    妈妈现如今所住的医院,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业医护人员看护,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担心,而她学校里只是请了假,所以不情愿,也还是得跟着他回来。只不过,这次想要每周五去看妈妈,已经是很难了。

    妈妈现如今所住的医院,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业医护人员看护,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担心,而她学校里只是请了假,所以不情愿,也还是得跟着他回来。只不过,这次想要每周五去看妈妈,已经是很难了。

    回到学校里,工作照常继续,马上快到了学生放假,也就比平时还要更忙碌一些。

    “潘小姐请坐。”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周夫人作出请的手势来。

    艳阳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下,在她繁忙的备题和批卷时,面前的中年女人找了上来,面上微笑,看不出来意。

    “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下,我是周彤彤的妈妈。”

    “周夫人,您好。”艳阳吸了口气,笑容不变。

    她以为,主动找上自己的会是贺元朗的妈妈,没想到是对方的妈妈。

    “在工作上把你叫出来,挺不礼貌的,所以我直截了当的把来意说明下。”周夫人开门见山,说到这里她顿了顿。

    低头从皮夹里翻着什么,然后道,“你和元朗的事我都知道了,包括你刚转院到美国的妈妈,这两年来也都是他帮衬着你。报上的新闻你应该也都看了,彤彤很喜欢元朗,他也是我们夫妻俩看中的女婿。”

    话虽听上去婉转,可深层的犀利已经全部表达清楚。

    “这里是三百万。”周夫人将刚拿出来的支票递过去,语气很轻松着。

    似乎这样一笔钱,对他们家来说很是无谓,而且能解决她这样一个麻烦,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原来他值这么多!”艳阳嘴角笑容更深,微微感叹着。

    ………………………………

    断了两天,抱歉啊!实在有难言之隐,望体谅吧,我希望这一年的生活能如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