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3.第1778章 去赚大钱

    第1778章 去赚大钱

    “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和两山轮战的兄弟姐妹们,对这句话的越南语发音估计都会记住很多年。

    当初的必学内容,战前、战时分发的小册子里有,其它短句的发音记不住没问题,这句是都得牢牢记在心里的,抓俘虏的时候要用。

    至于对关老大、吴伟这类常常要深入敌境执行任务,甚至执行化妆侦查任务的伙计而言,需要掌握的越南语更多。

    两人随意用越南语交谈了几句,错不了,关兴权如今百分之八百能够确定吴伟的前侦察兵身份——越南语说得比自个还好,那会除了侦察兵和翻译之外,鬼才会有兴趣去学那么多的猴子话,记住一两句最重要的就够了。

    除了极少数情况,死猴子才是最好的猴子。

    关兴权会说越南话,但终究距离的时间长了,而且他那个身材当初在丛林里就算执行化妆任务,也轮不到他直接穿着平民服装去猴子打交道。

    个子太大,在猴子中间一出现...

    亮如太阳!

    倒是像吴伟这样一米七挂零的,在越南虽也属于大个子,但怎么着也不算特别碍眼。

    之前帕维尔-科舍沃伊就陪着两个女人看鞋子,没去过多关注关兴权这边的事。

    这会在店内一头听到顿“叽里呱啦”的猴子话,随口一句:“Vi?t Nam v?n mu?n chi?n ??u m?nh m?, và ch? trong tay anh m?i tr? thành m?t th?ng h?。”

    卧-槽,这边两人一愣神,都只听懂了个大概!

    特别是吴伟,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胖乎乎的中老年白人嘴里能蹦出如此流利的一串越南语。

    这里可是意大利,他瞬间都有点空间错乱的感觉。

    看到两人的反应,帕维尔露着一副邻家好大爷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语速太快,这两位没全听懂,笑呵呵地换成汉语道:“我说越军的作战意志还是非常强的。

    不容易呀,也只有在你们手里给揍成跳梁小丑。

    二十多年了,那时候我在越南住过一大段时间,基本上在河内。那些越南人从45年开始,差不多打了三代人的仗,比阿富汗的那帮家伙还要难对付。

    打一辈子的军人难对付,他们是三代人,比猴子还精,真正的丛林战专家。

    苏联和华夏还当了他们那么多年的老师,美军都吃大亏,也只有华夏军队有实力,也实际上做到教这帮丛林战专家怎么做人。”

    说到这,帕维尔又感慨了一句:“换成苏军也不行,丛林是地狱,真正的地狱,该死的!”

    说完,很潇洒的不再理会关兴权两人,而是继续给挑鞋子的阿尔宾娜当参谋。

    越军真是猴子吗?

    战略上可以藐视这个对手,可战术上你如果敢于这么干,那就想想当年美国人的遭遇!

    这帮猴子只会打打游击战?不敢硬碰硬?

    这帮丛林猴子硬-起来,照样让会你抓狂!

    关兴权记忆中有这么一次战斗——那是在84年,六个越军步兵团夜间强攻老山一处阵地,上头是咱华夏的一个步兵团守卫。

    如果不是前期情报工作做得好,提前知晓了越军动向,那回守阵地的那个步兵团就算不被彻底包了饺子,那也得损失惨重!

    感谢侦查,我方有时间调动集结两个军直属重炮团,在战斗打响时采取近乎不间断的最猛烈遮断式炮击,用重炮炮弹为步兵阵地提供了三道死亡防线。

    就这样,最终都有大量越军冲到步兵阵地前!

    这样的越军是搞笑的猴子?

    他们的战斗意志比猛虎还凶残!

    当年就一夜的时间,能统计的数字是越军报销了大约三千多,无法统计的是如今只要一下大雨,阵地对面这一路的山坡上都还会到处冲出骷髅、骨头。

    主峰在对方手里,顶着两个军属重炮团精确的远程遮断式炮击还能强攻,有几个国家的军队干得出来?

    他们傻吗?

    明明知道会被杀伤力恐怖的152、130炮弹炸得粉身碎骨,还那样集群式冲锋?

    只能那么干,因为没有其他办法,而且那处阵地极其重要,只能用这种方式才有攻占的可能性。

    关老大在战术上从来没藐视过越军,谁藐视谁傻蛋。

    别小看越南猴子!

    这头吴伟以略带惊奇的眼神看了几眼帕维尔:今天情况特殊,他没上去介绍店里的货物——顾客给自己的惊喜已经够多了。

    “不要奇怪,他以前是苏军军官,去过越南很正常...”关兴权没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也没提帕维尔曾经是个克格勃,还是个将军,犯不着。

    “对了,越南语在公司里基本没用,公司里也没一个越南猴子,我是说安保公司这一块。

    咱也不叫雇佣兵,其中一块如今流行叫安保承包商,在米兰那就有分公司。

    这类主要负责安保工作,有给富豪当保镖的,也有负责各大公司安全的,比如负责一些非安全地区矿场、企业安全。

    在非洲打仗的那些叫军事承包商,这部分倒是和传统的雇佣兵差不多。

    想要加入我们公司,现在你有三种选择。

    第一个最简单,最符合符合你的语言条件。

    我给你个地址,过几天带上你的绿卡去米兰,那边的人会送你去接受短期培训,以后就在意大利范围内当普通的安全承包商。

    我安排的人,这个一年收入多得可能没有,四五万美刀问题不大,危险性也小,就是个平常的工作,但有点浪费你的自身条件。

    第二个选择略微麻烦些,得经过至少小半年培训,还得经过公司严格的审查。

    咱在国内也有关系,要调查你的老底很简单,上查三代都是小意思。

    之后大部分时间会在法国南部地区,任务范围为欧洲和非洲法语区,年薪税后十万美刀打底...

    你别高兴,这个选择运气好的时候一年赚个几十万美刀也不奇怪,但危险性大得多,嘴巴更要严,做的活有些是不大上得了台面的!

    当然,大部分时候你还是可以像个普通人那样生活,平时喝喝咖啡、钓钓鱼,有任务时换个状态就行。

    要是选择了这个,万一泄露了不该泄露的东西,丑话说前头,后果会非常严重!

    第三个选择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你先得学上点英文,日常用语那种就行,然后派去非洲。

    到了那当教员还是军事承包商都由公司安排,不是当矿场安保就是去打仗,收入你这能耐的也是十万美刀打底。

    几种工作一开始都是五年一签,五年后看状态,身体素质差了的一般会换岗,只要别自己作死把自己身体搞垮了或违反公司规定,年纪大了后给公司矿场或者富豪看大门,当武装司机什么的,干到五十几岁没问题。

    至于玩命的活,公司里有极少数人四、五十还在干,我看你小子到那时候这点体能还是会有的。

    这有点像英国佬的特种兵,爷爷辈的都有,就看自身状态保持得怎么样。

    干满十五年以上,除了第一种,相信我,退休金就够你在欧洲过上还算体面的中产阶级生活。

    至于第一种,25年工龄的退休金也够了,不算你自个存的薪水。”

    听到这,吴伟思考了一下,看了店内另一边的帕维尔等人,问道:“像那位那样的呢?”

    关兴权笑笑,用温州话道:“他们的活你或许能干,也可能干不了,就是想干,那也得接受长时间的训练和审查。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的生命很多时候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你希望这样?

    对你而言,第一种当普通安保人员太浪费,我建议你要是有信心、胆子够大,而且自家底子清白,那就从第二种干起,在公司内部也比较有发展空间。

    还有,有钱了之后就去找个老婆,早点生孩子,那样能得到更高收入的工作也不一定...”

    吴伟脑子一点不笨,不会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婆、孩子”和高收入之间会有联系。

    无恒产者无恒心,这个道理他懂,更懂得有牵挂的人才靠得住!

    “关哥,我选第二种!我要赚大钱,让家里人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正确的选择。”

    说着,关兴权突然起身上前一手搭上吴伟的肩膀,一发力就要将其掀翻,而后者条件反射一般要错开,而且还成功了。

    “上手试试!”

    继续欺身上前,“嘭、嘭、嘭”几下,两人已经交手好几个来回。

    吴伟一开始只是下意识的做出防御架势,没更一步的动作。

    听到关兴权的话后,倒还试着想近身放倒关老大,但结果差点把自己给撂倒。

    “不错,连队里的路数没拉下,现在我彻底信了你是个侦察兵!

    到时候多学上点英语,有的是赚大钱的机会。”

    停手,很满意。

    刚刚关兴权略微收力了的,不然不可能处于玩命状态下吴伟早就该趴下了,但就算如此,这个吴伟也已经很不错。

    “太空游客”又不会抢他的皮具店,玩什么命呀。

    重要的是:关兴权已经试出,吴伟带着浓重的华夏侦察兵徒手格斗的路数,还是高手中的高手,不比单个的姜望峰、望秋兄弟差到哪去。

    我父亲一个年纪小得多的朋友当年就在那个团里,说要不是那两个重炮团的遮断式炮击,还有从团长到士兵都一起玩命,那那天夜里他们的阵地可就危险了!

    那六个团的越南猴子全不要命的!

    还有,他们团长很有名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