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第930章 洞房花烛夜

    跑的太快,居然一个跟斗栽倒。

    狼狈模样看的我跟帝胤忍俊不禁,即便是帝胤这种高冷的性子,也笑弯了眉眼。

    “笑什么,不许笑。”色厉内荏的跳脚,白安澜也不跑了,干脆直接飞走。

    “哈哈哈……”

    痛快的大笑,前仰后合,要不是帝胤搀着我,我都能笑的坐地上去。

    可我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帝胤长袖轻挥。

    门,自动合上。

    深邃的狭长凤眸盯着我,那眼神怎么说呢,就跟白安澜瞧见好吃的时,一样一样的。

    鬼王殿下该不会是在想着,怎么将我吞吃入腹吧。

    心里打着突突,那我是从呢,还是从呢?

    “娘子,该就寝了。”

    又是这一句,之前是调戏我的成分居多,可今晚不一样。

    今晚,我跟帝胤正式拜堂成亲,就寝只是一句好听的场面话,潜台词是可以滚~床单了。

    怎么办?

    我紧张!

    帝胤本就离我近的很,猿臂一伸,便将我拉进怀里,往后一倒,我自然跟他一起倒入了床褥之中。

    大红色的床铺,两处金钩勾起的幔帐也是红色,红色秾艳稠衣衬得帝胤白皙的肤色近乎透明,凤眸满溢柔情,薄唇距离我一指之遥。

    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往后挪了挪,动作一大,撞上床柱,痛得差点跳起来。

    糟糕,一紧张,忘记自己已经不是自由飘荡的灵魂了,而是有血有肉,真真实实的人。

    “娘子这就害怕了?”帝胤挑眉挑的邪气,逼近:“不过娘子害怕的样子,为夫很喜欢。”

    “呵呵呵呵。”我干巴巴的笑。

    帝胤靠的更近,我被逼到床角。

    避无可避。

    “娘子,为夫帮你宽衣。”

    修长如玉的指尖抽开红色腰带,华丽嫁衣被轻易剥开。

    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喜欢帝胤是一回事,马上就要夫妻敦伦又是另一回事,怂的不行:“那个,我感觉我还得再准备准备。”

    从他身底下往旁边爬,还没移出帝胤的控制范围就又被拉回去。

    这一次,我被他压在身下,标准的床咚。

    “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凤眸锁着我,指尖挑着我的下巴,吻骤然落下。

    心跳。

    狂跳,乱了节奏。

    眼前满眼的红,唇瓣却微凉,像是层层火焰中的薄冰,将我点燃融化。

    闭上眼,沉沦。

    吻,很轻,很短。

    微凉消失,我竟不舍,下意识攀住他脖颈,贴近。

    再一次的吻,狂热,裹挟着强势如同要将我一口吞下一般,呼吸尽数被帝胤夺走。

    缺氧下,思绪越发混沌,只余下被动的承受,将自己完整的全部交给他。

    帝胤,我爱你。

    ***

    次日醒来,已然是日上三竿的时间。

    睁眼,帝胤就在我身边,俊美无俦的容颜侧对我,偷偷伸出手指隔空丈量他的五官。

    眉眼,鼻梁,薄唇,没有一处不完美。

    我上辈子是积了什么福了,才能得到这么好的男人做我夫君,莫非我拯救了银河系?!

    想着,偷偷笑出身来。

    腰间力量一紧,身体被拽向帝胤。

    贴近,毫无阻碍。

    脸热起来不自然偏开视线不敢看他:“我要起床了。”

    “起来作甚。”帝胤压根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反而将我抱得更紧,手指作乱游移:“母亲有令,要为夫与娘子早生贵子,自然要留下来好好努力。”

    楞了楞,从他眼中看出认真,丝毫没有说笑的意思。

    要不要这么非人类?!

    昨晚上折腾到天亮,他还能行?!

    “娘子,你这是在质疑为夫?”低哑嗓音更低了一度,暧昧与威胁皆有。

    再加上我们这个姿势,真心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啊。

    “那个什么,我饿了。”扯了扯被子,我心慌慌。

    “娘子饿了,为夫喂你。”

    “不用,我……”

    拒绝,从来都对鬼王殿下没有用。

    大半个小时后,快彻底累散架时,我的求饶终于有了效果。

    轻吻落在眉心,温柔的能柔化我的心,彷如身体疲惫也随之消失。

    我竟不知道,从几时起,帝胤的亲吻,还有这种功效。

    “娘子好好休息。”

    身为鬼王,掌管三界,帝胤要处理的公事比我想象的更多,何况我也是累急了,裹住被子,昏昏欲睡。

    早知道我就当个灵魂算了,干什么还要当人,累的散架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毛茸茸的弄得我鼻子痒痒,睁眼一看,竟然是妖王殿下白安澜。

    “你怎么还没走啊?”脱口而出,累的脑子都不会转弯了。

    “帝胤要开启轮回镜了,我特意来叫你,你却对我这个态度,永小黛,你过分了啊。”白安澜在我枕头边跳来跳去,轻飘飘的,没有半点重量。

    “阿澜你怎么是扁的?”惊讶看他,薄薄的一张,像是纸片人似得。

    “你才是扁的,帝胤那么小气,我敢来你们房间找你?回头还不让他扒了我的狐狸皮给你做围脖。”白安澜没好气的怼我。

    “要看就快点,我这法术维持的纸狐狸可维持不住多久,刚才还是立体的,现在都扁了。”

    合着这都是白安澜的妖术。

    叹为观止:“阿澜你好厉害。”

    “那是,我是谁啊,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妖王……”

    话刚到这里,扁平的白安澜顿时嗖的一声,变成了一张薄薄纸片,飘忽着落在我床头。

    捡起来看了看,可不就是一只纸狐狸嘛,剪的手艺还挺好。

    白安澜最近能用的妖术是越来越多了,果然是越接近成年,就越是法力强大。

    怪不得天狐一族会被天道制约,要每一只天狐都这么牛逼,那其他妖怪还怎么玩。

    不过白安澜不回去妖界真的好么?连清居然也不来找他,莫非,说给我送嫁是假,来冥界躲是非才是真?

    一边满脑子不受控制的乱想,一边给自己套衣服下床。

    轮回镜开启,表示摩崖的魂魄很快就能重聚,重新投胎,转世为人。

    到时候,小善是会选择留下来,还是选择跟着摩崖一起去轮回?

    帝胤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白安澜叫我,我就被蒙到最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