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第929章 早生贵子,三年抱两

    十里红妆,喜乐震天。

    入目所见,皆是漫天的红。

    转头看身侧,帝胤乘在金龙头顶,风吹拂起他红色稠衣,宛若张扬的羽翼。

    而我,乘坐的是一只七彩凤凰,尾翎长长拖曳着,随风起舞。

    与帝胤脚下的金龙,恰好形成龙凤呈祥的美满之意。

    一切,彷如是存在于幻境中的美好,那么的不真实,可却又深深让我眷恋。

    一龙一凤并肩向前,直奔冥宫而去。

    “还没醒神呢?”

    三分鄙夷七分揶揄的嗓音,从我脚边传出。

    低头一瞧,一团白色从大红裙摆下钻出来,跳上我手,不是新任妖王白安澜又是谁。

    这家伙该不是一直就躲在裙子下,跟我从妖界混出来,到了冥界吧?!

    “怎么哪都有你。”无语的看着他:“你干什么躲在我裙子下?”

    “你都是我姐姐了,本妖王自然要亲自送你拜堂成亲,免得让人看轻了你。”

    白安澜仰着头,傲娇的不要不要的,只是言语中的关心,显而易见。

    “知道你对我好了,阿澜。”摸了摸他的皮毛,油光水滑,白如雪,柔软如丝绸。

    “你知道就好。”白安澜尾巴荡着,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可尾巴尖却微微挑起,明显是心里偷乐。

    “要是帝胤以后欺负你,你就回妖界,别怕,我给你撑腰。做妖精的,可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就是娶你当妖王王妃,也没人敢说什么的。”

    愣了愣,我哭笑不得。

    才成亲呢,他就惦记着我以后跟帝胤吵架的事情了,会不会太早了点。

    还有,敢当着帝胤的面撬边角,白安澜你胆子肥了啊。

    帝胤眉眼冷厉,冷冷扫过来。

    小狐狸瞬间怂的趴在我手上,毛茸茸尾巴挡住眼睛:“其实帝胤也不会欺负你的,他都对你这么好了,是吧?”

    憋着笑,我肚子都笑疼了:“阿澜你好可爱啊。”

    什么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妖王殿下诠释的很好很好。

    白安澜不敢对帝胤凶,却敢对我凶,龇了龇牙,示意我别在惹他,否则他就要发飙了。

    我笑的更厉害,险些没把白安澜给摔下去。

    窝里横的小狐狸,逗得帝胤忍俊不禁。

    白安澜扁扁嘴,特委屈的趴我怀里,屁股对着帝胤,闹别扭的小孩子一个。

    瞅瞅自己,要是早个两百年长大,倒是可以跟帝胤争一争,可眼下,就只能便宜帝胤了。

    心不甘情不愿,关键还打不过人家,妖王殿下郁闷的要吐血。

    冥宫正殿。

    半大仙,小善都在。

    帝胤的父母双亲,帝弑天跟宁小玉坐在高堂之位上。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帝胤的父亲,不由多看了一眼。

    帝胤的容貌与父亲很像,但更像的是浑身散发出的傲然高冷,如出一辙的气场。

    “本殿更好看。”

    捏了捏我的手心,帝胤如玉的指尖,在我掌心写下这五个字。

    我与帝胤共用一颗心,其实他不用写,只用心想我也能感受得到,可他偏要这样,倒像是调戏我一般。

    帝胤的母亲宁小玉,我见了几次了,很熟悉亲切,正满脸微笑的看着我。

    似乎是发觉了我跟帝胤之间的小动作,她脸上笑容更深,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小狐狸早就跳下去了,这种场合,他还是很知趣懂礼的,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看着我。

    小善是个小女鬼,她站在我身后,替我提起裙摆,仰着笑脸看我。

    玉女有了,金童却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孩子。

    半大仙坐在半首位,仅次于帝弑天跟宁小玉的位置。

    这一点,让我心底愈发激动。

    原来,帝胤一直都知道。

    半大仙养我教我,在我心里,他与我的父亲没什么两样,成亲之日,即便我嫁的是鬼王殿下,也不能忽视了大仙。

    “帝胤,谢谢。”

    “谢什么,为夫让大仙平起平坐,他不肯,降了半个坐才勉强答应。”帝胤无奈道。

    大仙一介凡人,自然是不肯与前任鬼王鬼后平起平坐,用他的话说,怕折寿。

    “我知道,这样就很好了。”忍不住握紧他的手,十指紧扣。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帝胤为了我做了太多。

    以帝胤的身份,拜天地是不需要的,毕竟天与地早已臣服在鬼王殿下的脚下。

    拜过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合卺酒时,众人都跟着进来。

    半大仙笑的见牙不见眼,唯一的一只瞎眼,也彷如看的格外清楚,他看着帝胤,郑重道:“殿下,我的黛黛就交给你了。”

    帝胤正色点头:“大仙放心。”

    宁小玉拉着我的手,给了我一个大红包:“黛黛,婆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就一点,早生贵子,三年抱两。”

    脸刷的红透,我低着头看脚尖,不敢接话。

    帝胤笑:“多谢母亲,我们一定努力。”

    帝弑天依旧是高冷的,可他眸光落在宁小玉身上时,却是温暖如春的缠绵。

    宠妻狂魔妥妥的。

    白安澜被小善抱在怀里,他倒是不排斥小善,或者说把小善当做移动人形座椅在使唤。

    “黛黛,以后你可就是大人了,不能耍小脾气了。”半大仙低声叮嘱着我,眼中满是不舍。

    “成亲了也是大仙的孩子,长不大。”我耍赖,眼泪氤氲。

    “大喜的时候,可不能哭。”说着,半大仙拍了我一下。

    “玉儿,洞房闹过了,该走了。”一直不曾说话的帝弑天开了口,声音清冷,十分好听。

    宁小玉一愣:“还没开始呢,才刚喝了交杯酒,我还有好多话要跟儿子媳妇说呢。”

    “走了,帝胤又不是三岁小孩,洞房还要教。”帝弑天说着,扣紧宁小玉的腰肢,广袖一拂,消失不见。

    我眨巴眨巴眼睛。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不待见帝胤的意思,嫌弃满满的不说,还被塞了一嘴的狗粮。

    瞅着帝胤,他倒是一副平静模样,彷如早就习惯了。

    “本殿与黛黛要休息了。”

    这就开始赶人了,他两可真不愧是父子,一样高冷傲娇,一样的直接了当。

    白安澜跳出来:“我要闹洞房。”

    可鬼王殿下的洞房是那么好闹的么?

    眼看其他人都识相的退出去,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