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第928章 娘子,为夫来接你拜堂成亲了

    “厉将军,你这是在质疑本殿的决定?”帝胤眯起眼眸,杀气凌冽,直逼厉将军而去。

    如同被急行中的重卡撞击,嗖的一声往后飞出去老远,重重坠地,却摔得不痛,厉将军一时间有些傻眼。

    他受了殿下一掌,居然没事?!是他变厉害了,还是殿下失手了?

    但在其他人眼中,厉将军是被帝胤一掌给打蒙打傻了。

    “不需要你来教本殿如何做。”

    暴吼,怒焰燃烧。

    “放他们滚出冥界。若活着,不许再踏入冥界半步,若死了,囚于暗狱之下,永世不入轮回,直至魂消魄散。”

    鬼王威压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席卷众人。

    蝮蛇不敢停留,生怕鬼王会再反悔,马不停蹄的带着萧北战离开冥界,至于其他被俘被抓的同僚,他可顾不上。

    帝胤只说放走萧北战跟蝮蛇,故此阴兵鬼将们手起刀落,顿时头颅滚成一团。

    死去的新生阴魂,直接被丢进暗无天日的暗狱,不到魂魄消散彻底洗去罪孽便不能解脱。

    经此一战,萧北战重伤昏迷,手下精干只余蝮蛇一人,即便萧北战醒来,想要卷土再来,没有个千百年,别想再形成气候。

    帝胤要的安稳,终于到了。

    待萧北战与蝮蛇狼狈逃窜离开后,他漫天杀气骤然一收,肃杀冷冽顿散,狭长凤目转过潋滟波澜,唇角微勾出无限风情。

    “走,随本殿去迎接王妃。”

    眨眼间,从杀伐果决的鬼王殿下,变成了柔情百转的新郎官。

    这下子,彻底弄懵了所有阴兵鬼将,齐齐想着,‘殿下怕是刺激过度疯了吧。’

    屁颠屁颠重新跑过去,厉将军不怕死的问道:“殿下,您是不是……”

    冷眼斜睨,凌冽杀机再现。

    厉将军及时将‘疯了’两字咽回去。

    居然有胆子问殿下是不是失心疯,可见真正疯的是他自己:“殿下,就这么去?”

    指了指身后的阴兵鬼将,杀气腾腾,还都沾了血,这是迎接王妃的样子么?不知道的还以为砸场子去了。

    “本殿让你准备的东西呢?拿出来。”

    厉将军脑子灵光了一回,恍然大悟道:“有有,属下这就去拿来。”

    说着飞快飘走,等看到其他阴兵鬼将杵着不动,当即叫骂一句:“之前怎么教你们的,还要我再教一遍吗?”

    顿做鸟兽散。

    不多时齐聚,方才的刀尖战斧已然换上了绑着红绸的乐器,演奏着往前走。

    厉将军讨好道:“殿下,您看这样行么?”

    他是死了千百年的老鬼,殿下让他准备娶亲事宜,自然而然的按照死前风俗,好好的整治训练了一番。

    别说,这么一弄,还挺像模像样的。

    帝胤眼角抽了抽。

    再看某人跟小狗似得一脸谄媚,他能说什么。

    中式就中式,遵古礼,并无不妥。

    “走。”

    话音一落,黑色衣袍上的金龙应声钻出,一声嘹亮龙吟,身体在半空舒展蜿蜒。

    载着帝胤,再一次去往妖界的传送通道而去。

    身后浩浩荡荡阴兵鬼将跟着,一路喜乐吹打不停。

    ***

    “白安澜,你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狐狸皮?”

    踹,骂街,跳脚,我都做完了,可奈何小狐狸眯着一双狐狸眼,老神在在的瞅我。

    无声独白‘瞅啥瞅,你再瞅也没用。’

    气的我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抓住他,一顿好打。

    “行,我打不过你,你厉害。”气馁的一屁股坐地上:“你打算关着我多久?我跟你说,帝胤很快就来了,到时候扒皮抽筋,你可别求我。”

    “永小黛,你能换点新鲜的么?”白安澜翘着腿,跟人似得,二郎腿还挺标准。

    “能啊,你放我出来。”

    我们这种无意义的对话,已经持续很久了,估计还会有一段时间持续。

    “你帮我个忙,我就送你去见帝胤。”

    瞧瞧,谈条件来了,这家伙不愧是狐狸中的战斗机。

    “说来听听。”

    谈判守则第一条,不能一口答应。

    “永小黛,想你做我女人是不行了,谁让我打不过帝胤呢,不过让你做我义姐还是可以的。”

    白安澜凑过来,狐狸脸瞅着我:“怎么样,你答应不答应?”

    “你又想玩什么?”

    我狐疑看他。

    “你不答应,就呆着吧。”狐狸尾巴甩阿甩的,甩的我眼晕。

    “行,不就是收你当小弟么,没问题。”我点头同意,小狐狸大概嘴上硬气,心底还是杵帝胤的,才要抱我大腿。

    “走走,这就举行认亲仪式。”说干就干的性格,果然很有小狐狸风格。

    换了衣服,大红色的中式礼服,层层叠叠繁复无比。

    要不是有花妖帮忙,我还真不会穿。

    “小白,认姐姐要穿这个?我怎么看着像是结婚用的喜服。”越看越是别扭。

    门外,白安澜声音传进来。

    “妖界的规矩,跟人界能一样?跟冥界能一样?”

    怼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得,我不问了,快点弄完好回冥界。

    心安理得的任由小花妖折腾,约莫半个小时,总算是弄好了。

    白安澜跳进我怀里,颐指气使:“走吧。”

    “走哪里?”

    我懵逼。

    “去大殿啊,认亲这种大事,总要有个尊长见证才行吧。”白安澜鄙视我。

    认命的抱着小狐狸往外走,隐约听到飞扬欢愉的乐声,十分喜庆。

    妖界的规矩,还真奇怪,认姐姐居然弄得跟结婚似得。

    大殿里,有人。

    大红色丝绸长袍曳地,一双红色金线纹绣的登云靴,笔直修长的大长腿,长身玉立,背着我逆光站定。

    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莫名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大红色的长袍下,熟悉的金龙爪怒张,腰系白玉带,吊着白玉双龙玉佩。

    这场面,怎么似曾相识呢?

    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撇开小狐狸不管,就像是我要跟眼前那人成亲拜堂似得。

    他慢慢转身。

    狭长凤眸,性感喉结,雕刻般的下巴,无一不完美,薄唇红如玫瑰欲滴,皮肤极白,像雪。

    美。

    美的不像话,美的像是虚幻画中仙。

    深邃眸底满溢着怜惜,展颜一笑,天地失色,正如我初见他时的惊艳。

    “娘子,为夫来接你拜堂成亲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