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第927章 萧北战,你输了

    萧北战向着帝胤急速攻去,招招直奔要害。

    帝胤只是闪避,并不与他正面冲突,似是看不起他,不屑与之一战。

    “帝胤,你躲什么,有本事堂堂正正与本神一战。”

    “你已然是困兽犹斗,本殿何必还要与你一战。”帝胤冷笑反唇相讥。

    堂堂天帝之子,天界最强大的天神萧北战,在帝胤眼中,竟如此不屑一顾,他如何甘心。

    眼神怨毒,如阴冷毒蛇,蚀骨怨恨驱使下,他一掌拍向‘我’。

    既注定要堕入地狱,那便一起……

    一起永世不得超生。

    毫无闪避,或者说,是‘我’来不及闪避,而帝胤也没料到萧北战会向我痛下杀手。

    短暂愣神。

    掌风将‘我’打得往后倒飞出去,撞在结界之上,眨眼间变成灰烬消散。

    整个过程不过是一个呼吸。

    “黛黛。”

    异口同声的呼喊,同样刻骨的痛意。

    萧北战站住脚,傻愣愣的看着‘我’消失的方向,失魂落魄:“黛黛。”

    又看了看自己双掌,沾满‘我’的鲜血,颠三倒四的呢喃着:“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黛黛,我没有真的想杀你,我是很生气,可我……”

    “萧北战,你亲手杀了黛黛,还做出这幅模样给谁看。”帝胤凤眸沁血,凌厉杀机,烈烈黑袍鼓动着,气势骇人。

    “我不想杀黛黛的,是你,帝胤,该死的是你,你为什么不救她,你不是时时刻刻护着她吗?为什么这一次你没护住?”

    萧北战愤怒看他,眼中满是怨恨。

    这一刻,他不像是天神,倒像是从九幽鬼蜮中爬出的厉鬼冤魂,向着帝胤索命。

    “萧北战,你说你对黛黛是真心,你的真心就是害死黛黛么?她的魂魄,先是被你带走,如今又被你打得魂消魄散,你这份真心,正是黛黛的催命符。”

    “不,”萧北战踉跄后退,再没有半分天神的威风,狼狈至极:“轮回镜,帝胤,你有轮回镜,黛黛不会死的,她不会消失,她可以转世重生。”

    “当初是谁,用天道害的本殿不能施法将黛黛还魂,逼得本殿不得不将半颗心给了黛黛,才保住她的性命,是你萧北战。”

    “如今想要唤回黛黛残魂,萧北战,你真当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天道了么?你想要黛黛死,黛黛便死,想要黛黛活,便能活。”

    “本殿告诉你,做不到,即便是轮回镜,也收不到黛黛的残魂,她已经死了,魂消魄散,被你亲手杀死,你满意了?”

    “这就是你萧北战要的结果,亲手杀死你口中所谓的至爱。”帝胤每说一句,便往前逼迫一步。

    法阵对鬼王殿下而言,如出入无人之境般轻松。

    萧北战步步后退,整个人跟傻了一样,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本能的躲闪着不敢看他。

    “不,我是无心的,我没有……”

    反驳,苍白无力。

    “你有。”帝胤打断:“是你一步一步害的黛黛死亡,是你亲手杀死黛黛,是你毁灭了黛黛所有一切复生的可能。”

    “我没有!”仓皇大叫,萧北战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如他最唾弃的无用凡人。

    “没有?你敢看着本殿的眼睛说你没有?你敢看着黛黛消失的地方说没有?”

    帝胤逼问,人已然走到萧北战近前。

    距离太近,近的一伸手便能要了萧北战的性命。

    而此时的萧北战,心神大乱,别说抵抗,就连基本的防备都忘的一干二净。

    亲手杀死至爱,这几个字,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萧北战身形踉跄,募得吐出一口鲜血,气势骤然委顿。

    “萧北战,本殿不杀你,本殿要留着你日夜煎熬。”

    帝胤目光冰冷,嗓音不带半分温度。

    看他,就如同在看一个身处炼狱无法脱身的恶鬼,存在一日,便要受一日折磨,抱着无法弥补的遗憾,永生永世受尽苦楚。

    天神寿命漫长,死,太过便宜,只有活受罪,才是萧北战应得的报应。

    而此时,冥界阴兵鬼将与萧北战带来的心腹,双方斗争已然到了尾声。

    萧北战这个主子当得失败,底下人更是没了卖命的理由,很快在厉将军的带领下,抓的抓,死的死,成为一盘散沙。

    “萧北战,你输了。”

    短短六个字,道尽一切。

    输得一塌糊涂,不论是心机,还是感情,全都被帝胤比了下去。

    血眸中杀意迸现,周身凛然的鬼气滔天,如同巨浪拍打。欣长笔直身躯,直指苍穹的气势,毁天灭地的威压。

    地要阻,便覆地。

    天要阻,便翻天。

    相比的失魂落魄的萧北战,帝胤更似战无不胜的神祗。

    是,他萧北战输了。

    从爱上永小黛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输了,只是他到这一刻才明白。

    亲手毁了自己所爱,才知后悔。

    痛么?

    痛。

    悔恨么?

    悔恨。

    可这份后悔与痛不欲生,已然来不及了。

    “黛黛……”呓语着吐出这两个字,萧北战直挺挺的往后栽倒,嘴角不断喷出鲜血,心头血。

    蝮蛇爆发出最后的力量,逼退厉将军,直扑过来,架住了萧北战倒向地面的身子:“主上。”

    最后一刻,哪怕只有一个蝮蛇忠心于萧北战,他也不算输得彻底。

    这是萧北战重伤昏迷前,脑中转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刀架在蝮蛇脖颈,冷意侵袭。

    厉将军只需要一动,蛇头落地,命陨当场。

    “放他们走。”

    帝胤冷喝。

    厉将军愣了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殿下,他杀了王妃,您当真要放萧北战走?”

    蝮蛇也愣住了。

    居然不杀他们,鬼王是看不起主上么?还是想要借着亲手杀死永小黛的刺激,而让主上就此一蹶不振。

    “本殿说了,放他们走。”

    帝胤冷冷瞧着厉将军,自己这一位左右臂,竟然为了他的王妃,而当众顶撞自己。

    “殿下您这是纵虎归山,难道王妃就白死了吗?”厉将军气哼哼道:“殿下您糊涂啊。”

    他是个混人,生前是,死后更是。

    而帝胤对他一直很不错,以至于他性格越发的滚刀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