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第499章 人小鬼大

    夜深人静。

    静谧的月国将军府内,好几抹黑色的身影悄然的在黑暗中行动。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快到子时了。”

    “好,你们都埋伏好,随时准备行动。”

    “好。”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在暗夜中的身影都有些不耐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注意了,人来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人视线都集中到声源处。

    不多会儿,一抹熟悉的小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那抹小身影正是权奢。

    小家伙就像是一只被恶狼盯上的小白兔,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

    “趁现在行动!”

    话音一落,黑暗中的人便快速的冲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原本一脸白兔的小奶包转身就朝来的地方冲跑出去。

    跑出来的人都愣了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追了上去。

    “快,抓住那个孩子!”

    “救命呐,有人要抓我。”

    小奶包看似慌乱的逃跑,若是注意的,可以发现他是很有目的性的朝某个方向跑去的。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抓到小奶包了,突然一抹修长的身影飞身上前,将那些追上去的黑衣人震开。

    “什么人,居然敢在本将军的将军府放肆,来人,把他们都给本将军抓起来!”

    月光照在那抹修长的身影上,黑衣人一看,居然是月音,神色间带着惊诧。“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人多,若是被抓就麻烦了,我们撤!”

    “是。”

    月音哪里会轻易的让那些黑衣人跑了,飞身上前将他们拦住,跟他们缠斗起来。

    将军府的侍卫很快就赶了过来。

    “太子,你没事吧?”云来从暗处飞身到小奶包身边,刚才看见太子朝这边跑过来的时候他真是捏了一把汗,即便知道是他们之前就打算好了的,但是就怕有个万一出现,那就糟糕了!

    “我没事,你让人上前,可别让这些人都死了!”小奶包扳着一张小脸,稚嫩的小脸上带着跟他年龄完全不符的成熟之气。

    “是。”

    因为黑衣人怕被将军府的人抓了,应付起他们来有些心不在焉,转身就被抓了好些人。

    “把他们都给本将军关进大牢,本将军要亲自审问!”月音双目带着怒火等着那些黑衣人。

    “是。”

    小奶包见状迈着小短腿跑到月音跟前,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她。“月将军,那些人为什么要抓我啊?”

    月音听着他那奶声奶气的声音,心到是软了半分。

    “你既然住在我的将军府,我就不会让你有事的,不过你这孩子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小奶包眨着已经有些犯困的大眼,嘟着小嘴道:“有人说,外婆找我,所以我就过来了。”

    月音看着他那可爱的小模样,还没不觉得他是在说谎。

    “下次自己注意些,今天若非本将军恰巧经过,你就倒霉的。”

    小奶包乖巧的点头。“恩,多谢月将军。”

    “时候不早了,你开些回去歇息吧。”

    “好。”

    小奶包转身,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月音看着他消失的小身影,微微转动黑眸。

    “将军,那孩子看着可没那么简单。”

    月音的亲信走上前说道。

    “不管他简不简单,有人敢在我将军府造次,这也是真的,当真我这里是随便一只野猫都能撒尿的!给我严查!”

    “是。”

    月音的人将大多数的黑衣人给抓住了,但是还是有一些逃跑的落网之鱼。

    尚云走进墨北流的屋子,走到他身边低语道:“太子,他们失败了。”

    墨北流半靠在椅子上,闻言猛的睁开双眼。

    “失败了?!”

    “是,他们正要抓住那孩子的时候,月音突然出现了,我们又不少人都被将军府的人给抓了。”

    闻言,墨北流坐直了身子。

    他这次派出去的都是死士,倒不怕他们会说漏嘴,只是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孩子有了戒备之后,想要再抓到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将事情都抹干净了,不要让将军府的人发现一丝端倪。”

    “是,属下明白。”

    ……

    夜风拂过,权胤的话让容九月生生停下了脚步。

    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容九月微微皱眉,从穿越到现在的事情通通顺了一遍,事情顺下来好像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她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断魂的作用就是让人断情绝育,没听说能够让人失忆的,况且该记得的事情她都是记得的,应该不存在失忆的说法吧?

    可是……心底空落的那一块儿,总让她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觉得我能忘了什么?”

    容九月没有直接肯定权胤的话,却也没有否定。

    权胤就跟确定自己的猜测。

    “奢儿。”

    “奢儿,你的孩子?”

    容九月皱了皱眉,脑海里瞬间出现那小奶包的身影。

    “我忘了他什么?”

    权胤黑眸灼灼的看着她。“你忘了,他是你的孩子。”

    “什么?”

    容九月怔怔的看着他。

    转而又觉得他在骗她。

    “你先不要着急觉得我是在骗你,因为你忘记了,所以你觉得我说的是假话。”

    不等容九月开口,权胤已经将话说了出来。

    容九月抿唇不语。

    权胤拉着她的手,缓缓在山林里走着。

    “你忘记了,我就慢慢告诉你。”

    容九月没有挣扎,安静的走在他身边,即便内心是否认的,可她还是决定听听权胤会怎么说。

    “在四年多前,你怀上了我们的孩子,当时你不曾跟我说明你跟墨北流之间的关系,当时,我以为你对他是有情的,以至于后来,他使计欺骗了我,还短时间内受了刺激,选择了不理智的方式去处理这件事情没有相信你,但在离开京城之后我总是抑制不住的想念你跟孩子,我知道,那个时候其实我是选择相信你的,在战败了龙鳞国之后,我凯旋而归,我掐算着,那个时候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我回来能够亲自陪在你身边,看着孩子降生……”

    权胤说着,突然转身将容九月拥进怀中。“可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