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停不下来!

    一股腥甜涌上,权胤唇角溢出一丝血迹。

    强制压制的燥热几乎将他吞噬。

    “唔,噗!”

    容九月“哇”的一下,又开始吐血,只是这次不同的是,这次的血是鲜红的。

    “我……真是快疯了!”

    容九月趴在地上,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似乎这样能够让她觉得舒服一些。

    可是缓解只是短暂的,接下来的抓心挠肝的难受让她更为抓狂!

    她知道权胤在顾虑什么,可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她现在,已经是个正常人了!

    因为就在刚才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心疼!

    所以她现在身上的疼痛完全消失了,只剩下疯狂的燥热!

    “权胤,如果你不碰我,我们也会死!”

    不碰,也会死!

    “一定还会有办法的!”

    权胤微微震愕,随后上前将容九月抱起,这是打算找出口离开这里了。

    容九月趁机伸出双脚缠绕在他的腰间,双手将他紧抱。

    微微侧首启唇含住他的耳垂。

    “嗯!”

    权胤身子微微一颤,闷哼出声。

    “月儿,别胡闹!”

    容九月却像是听不见一般,伸手沿着他的脖子直下,微凉的吻也一路直下,轻轻的咬住了他的锁骨。

    “我哪里是在胡闹,我只是在做爱做的事情……”

    权胤身子渐渐变得僵硬,拥着容九月的手也渐渐收紧。

    容九月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伸手撕扯着他身上的袍子。

    权胤不得不停下脚步去制止她作乱的双手。

    “容九月!”

    容九月身体都要被烤化了,权胤话刚一出口便侧首吻上他的唇。

    “唔!”

    权胤脚步一顿,抱着容九月将她抵在墙上。

    容九月抱着他的脖子,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轻轻撬开他的牙关一步步的加深这个吻。

    “月,唔……”

    容九月抓住他的手,落在自己腰间身子轻轻的在他身上摩挲。

    “放心,我不会死。”

    权胤早就被她“折磨”得快到极限,抓着她的手背青筋突起。

    “当真,不会有事!?”

    “难道我还会用自己的性命跟你开玩笑不成!”

    容九月看他松动,终于松开他的双唇。

    权胤一个旋身,将她抱着放到地上,欺身压下。

    “月儿,告诉我,你不是在骗我。”权胤看着她,黑眸一直保持着清明的神色。

    容九月理智已经快被燃烧殆尽。

    “当然!”

    得到她认真肯定的回答,权胤不在隐忍,上前急切却又不失温柔的将她吻住。

    容九月抱着他,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湿热的吻沿着洁白的脖子直下,一点点的将她吞噬。

    直到感觉到身上一凉,容九月轻哼一声微微睁开双眼。

    看着他精壮结实的胸膛容九月唇角带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下一瞬,空落的身体瞬间被熟悉的气息充斥。

    容九月轻哼着将他抱得更紧。

    权胤黑眸灼灼,落在她扬起的唇角上,再也克制不住将所有压制的情绪完全释放出来。

    “月儿,月儿,你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

    权胤将她抱坐起来,两人面对面相拥。

    容九月睁开眸子,看着他熟悉的眉眼,轻轻喟叹出声。

    “做梦,有这么真实的感觉吗,嗯?”

    权胤抱着她的手微紧,闭上双眸,全身心的感受两人之间的结合……

    容九月感觉整个人都快飘了起来……

    冰冷的山洞不断弥漫着甜腻的气息,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久久不绝于耳。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九月已经疲惫的闭上双眼,而权胤却还不知疲惫的在她身上耕耘。

    容九月是在一阵酥麻的刺激下睁开双眼。

    晶亮的眸子先是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等意识渐渐清明,身上的感觉就越来越明显了。

    她睁开双眼有些呆愣的看向身后。

    正好对上权胤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你……嗯!”

    喉间忍不住溢出羞人的*****容九月才记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而这个男人,这会儿居然还在……弄她!

    “你……还没够!”

    本想大声骂出口,可以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都有些沙哑了!

    她刚一开口,权胤突然抱住她的腰身,加快了速度。

    在一阵猛地的波荡后,容九月耳边传来他低低的沉吼,世界,终于安静了……

    容九月身子一软,烂泥似得靠在权胤的怀里。

    权胤从身后将她抱住,耳边传来他满足的喘息声。

    “月儿……我的月儿。”

    因为这里分不清白天黑夜,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这里弄了多久。

    两人就这么安静的相拥躺了好一会儿,直到容九月觉得缓过一口气来,权胤才抱着她起身,温柔的将一件件衣裙给她穿上。

    “我自己可以。”容九月有些受不住他温柔深情的神色。

    权胤却没有松手。

    “别动。”

    容九月被他抓着双手无法动弹,却不愿对上他的眸子。

    “月儿是在害羞?”

    害羞……

    容九月快速的转过身,避开他的视线。

    “你忘了,我是无情无欲的人,何来害羞之说!”

    “无情无欲,为何在我们做了最亲密的事情之后,你却无碍?”

    “那肯定是因为那些花刺,肯定是那些花刺暂时起了作用!”

    权胤看着她故意躲避的背影,黑眸闪过一抹浅浅的笑意。

    他虽然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容九月的反应,她肯定有事情瞒了他。

    容九月似怕权胤不信一般,又道:“兴许是花刺里面的毒素跟我体内的断魂冲突了,所有才没让我七窍流血而死!”

    “看着你无事,我才放心。”

    容九月看权胤的神色,便将话题转移。

    “还是快点找这里的出口吧,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地宫。”

    “嗯。”

    两人开始收敛心神寻找离开这里的出口。

    可走了一圈下来,他们发现他们每走过的地方好像都不一样,即便是原路返回也看不到同样的景色。

    容九月将衣裙撕下一块挂在石头上,等他们饶了一圈回来后,发现衣裙的布料还在,可却不是挂在石头上,而是掉在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