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第487章 她是我要护着的人

    是夜擎。

    容九月顺势滑到地上坐下,闭上眼调整自己的气息。

    “没有心的人,何来狠心之说。”

    夜擎袍子一撩,在她身边坐下。

    “既然是想要摆脱的过去,何不到本将军这儿来,本将军帮你摆脱他们。”

    夜擎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在这个时候乘人之危。

    看着夜擎那张在月光下棱角分明的连扯了扯唇角。

    “你今年多大?”

    容九月的问话让夜擎微诧,下意识的回答:“二十五。”

    闻言,容九月撑着墙站了起来。“一把年纪的人,洗洗睡吧。”

    夜擎一愣,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回不过神来。

    他而立之年都不到,她居然觉得他老!

    他哪里老了!

    “喂,你给我回来把话说清楚了!”

    容九月走进梨岚的院子,看见好几个小嫩肉站在她跟前,而容非离一脸恼怒的挡在他们跟前。

    “你们都给我滚,我娘这里不需要你们的伺候!”

    容非离那跳脚的样子实在有些好笑。

    “时候不早了,你们都退下吧。”

    梨岚到还算正常,毕竟自小也是在纵横王朝长大的,又是大公主,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少见。

    那些小嫩肉也还算是懂规矩,到没有强留,都安分的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月儿,你怎么过来了?”

    梨岚看见站在院门的容九月走上前问道。

    “一个人难免孤单,今晚打算在娘这里蹭一个晚上。”

    “啊?”梨岚微微楞。

    “那奢儿呢?你怎么放心让奢儿独自一人。”

    容九月脚步微顿。“他身边又不是没有伺候的人。”

    “况且,他不是我的谁,我如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说完,也不等梨岚再开口,容九月推开一间屋门走了进去,将一脸疑惑的母子两隔绝在门外。

    躺在冰凉的锦被里,容九月看着青白的帐顶久久无法入眠。

    直到快天亮了,她才微微模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

    容九月睁开眼,下意识的伸手朝床边摸去。

    每次她睡醒的时候喜欢靠在她身上的小奶包总还是一副睡得很沉的模样。

    可当她的手摸到一片冰凉时,才恍然醒神,记起昨晚发生的事。

    她看着空档的床,掀开被子坐起身。

    习惯果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她穿衣洗漱后出了屋子。

    看见一抹修长的身影正在跟院内的小嫩肉们说着什么,那些小嫩肉一脸惊惧,转身逃也似的跑出了院子。

    容九月挑挑眉,她爹的醋劲还不小。

    容归竹回头,视线落在容九月身上,眸子带着丝丝愠怒。

    随后便朝她走了过来,容九月才发现他手上还拿着一个食盒。

    “喝了吧。”

    食盒打开,里面放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

    “我无病无痛的吃药做什么?”

    “你之前身子受了损,这药对你有好处。”

    容九月将信将疑的端起药碗在鼻尖闻了闻,容归竹加了花粉混淆了药的味道,一时间也闻不出来里面药物的成分。

    但想到容归竹也不会害她,一仰头就把药给喝了。

    看容九月把药喝完,容归竹转身进了梨岚所在的屋子。

    梨岚一看见容归竹,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转身就躲进了屋子里。

    “容小姐,将军在永和堂设了宴,让小的来请容小姐过去。”

    “只请我?”

    “不,是请容小姐一家。”

    说话间,容归竹打开门跟梨岚走了出去,容非离也到了院子里。

    “我已经找到落脚的地方,我们今天便可离开将军府。”容归竹走上前道。

    去参宴,就当是顺便跟月音道声谢,再怎么说,她也算是帮了他们。

    “好。”

    一家人刚到永和堂内边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靡靡乐音。

    侍卫看容九月他们来了,便转身进去通报。

    “将军,容小姐一家到了。”

    月音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请他们进来。”

    “是。”

    容九月他们走了进去,月音斜靠在主位上,她脚下各坐了两个肤白俊逸的少年。

    “坐吧。”

    容九月到一张小几前坐下。

    刚一坐稳,便有两个小少年上前给她倒酒,在身后站定。

    容九月他们刚一坐定,侍女又进来通报了,凤辰国的皇帝和太子,龙鳞国的太子还有不太受月国欢迎的夜擎都来了!

    “来者是客,请。”

    须臾,一身玄色长袍的权胤牵着权奢走了进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墨北流和夜擎。

    小奶包一进来一双大眼就落在容九月身上。

    小嘴动了动,最终也没出声,乖乖的跟在权胤身边。

    权胤黑眸缓缓的从容九月身上扫过,容九月却低垂着眼敛没有看他。

    墨北流进来后眸子一直落在容九月身上。

    夜擎到是饶有兴致的将屋子里的人都扫了一圈。

    “月将军还真是好兴致。”

    “这人生在世,总要抓紧享乐的时间,不然寥寥几十年一过,你又能带走什么?”

    月音轻轻击掌,一队舞姬款款而入。

    只是跟他们之前看到不同的是,这些舞姬都是男子。

    他们所跳的舞也大有不同,看着到是赏心悦目。

    欣赏歌舞时容九月身后的两个少年上前坐在容九月身旁,给她夹菜倒酒。

    容九月眉眼微臣,却在注意到对面传来的视线时没有避开,更是将手中的酒杯送到身边的少年嘴边。

    少年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张嘴要将杯中酒水喝下,却不想容九月手中的酒杯砰然碎裂!

    声音不大,却引起了主位上月音的注意。

    月音一挥手,所有舞姬都退下了。

    “怎么,权国君对本将军的歌舞有何不满?”

    权胤面色淡淡,黑眸灼灼的落在容九月脸上。“朕不过是在清理一些碍眼的苍蝇。”

    月音闻言坐直了身子,锐利的眸子在他们身上一一扫过。

    “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本将军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了,她,容九月是本将军今后要护着的人,就是本将军如今的位置,给她也不是不能,若是你们有人敢在扰她半分,就是在跟本将军作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